文史漫谈:警戒刻薄者 提拔直言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明朝永乐年间,高文雅陈述时政,首先提及建文帝的事,其次谈及救灾恤民的问题,言辞非常直率,什么都不忌讳。都御史陈瑛,请求治高文雅的罪。

明成祖朱棣(1360-1424年)说:“高文雅以前没有做过官,不知道官场的忌讳,可以宽恕。他所说的话中,有可以采纳的地方,不能因为讲得直率、难听,而废弃。”

明成祖又另外召见尚书郑赐,告诉他说:“不因直言而治罪,就会使忠言进,谀言退。自古以来拒谏的事情,明主是不做的!你应当体会我的心意,今后有谈论政事的,只看其能用与否。人的见解有所不同,如果有违逆之处,不可加罪。陈瑛这个人比较刻薄,不能帮助我实行善政,你们要警戒他!高文雅直人直言,诚实堪嘉。可由吏部衡量其才能,授予官职。”

(事据明代余继登《典故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