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尊的无边法力与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

见证那震撼的一刻

那是二零零一年冬的一天,南关法院非法庭审十一位资料点的同修,他们创刊了《法轮大法在长春》。当天约有上千名大法弟子聚在南关法院,大家互相之间都不认识,当那栋五层高的楼梯间里站满了同修。只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发现墙壁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真相标语:“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在三楼隔着铁门的走廊里,遭到酷刑折磨的同修戴着手铐脚镣在恶警的拖拉下往卫生间走去,外面的同修喊着他们的名字,他们与外面的同修轻轻挥手微笑着相望,那神情在向我们诉说,他们坚定的走在正法的路上。

当时请了十位律师,在中国大陆第一次准备做无罪辩护。这一刻邪恶惧怕了,一再拖延开庭的时间。最后耍起阴谋,告诉大家上五楼开庭现场,这边外面的同修将开庭现场挤满,那边邪恶调来四、五车荷枪实弹的警察,从另一侧的密道将被绑架的同修运走,然后同时宣告改日改地再开庭。等同修知道去阻拦时车已经开走了。被押走的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上千的同修密匝匝站满街道两旁。齐声回应:“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那声音久久在上空回荡着,路上的行人与车辆驻足,空气都凝固在那里瞬间被同化,邪恶也没敢动一个大法弟子。见证了那一页证法的历史。“法轮大法好”响彻天宇,当时在另外空间销毁了无数的邪恶,象块木头渣在一炉钢水中被解体。

不论何时再回想起那一刻,总是被这种正念震撼的落泪,在邪恶迫害最顶峰的时刻中,众生看到了希望。

真相钱币处处用

我刚开始花真相币时,小心翼翼的,可老被发现,还被退回来。经常听见同修传回来消息说:某某菜店不能花真相币,那家人态度如何如何恶劣。女儿向我要零花钱,我给她真相钱币,她吓跑了,大热天的宁肯渴着也不接钱,还和我生气。我知道了,是自己有怕心了。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众生越来越接受真相了。我现在兜里常常是成沓的最小票面,日常开销全用它了。人家说三十元,就拿出一沓,很快数完三十张递过去,人家高兴的说:“你这钱真好,都带字呢!”就是同修说拒收真相币的菜店,现在也转变态度,来者不拒了。好多次我都是十几块,二十几块的付出去。问题的关键在于大法弟子的心态。

记得两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东西。当时动了一念,好哇!停电了,十八块钱都给他带字的,天黑他看不见,我花着也安全。这一念之差,基点落在为私上,带来了不同的后果。收款员非得把钱拿到蜡烛下对着看了半天,当时就发现上面有字,说什么也不肯收。任凭我再和她讲真相她也不肯听了。

现在我明白了,我在做师父交待的事情,师父在管我,所以一路上畅通无阻。现在,家里的大法小弟子也花真相币了。

梅花的故事

那还是前年的事呢,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在我的鼓励下,开始和同学讲真相,劝三退。突然有一天,女儿放学回来,高兴的拿出一串名单,叫什么小珍珠、小贝壳,一下劝退八个同学呢。名字起的好听极了,真不简单啊!

后来有一天,女儿放学我去接她,问她今天劝三退没?她说还没有呢。我一看前面有个孩子,就问女儿:“你认识她吗?给她讲真相,妈妈给你发正念加持你。”女儿追上去,拉起那个孩子,头头是道的讲起来。讲完真相她对那个孩子说:“现在上天要灭共产党这个大魔鬼,你应该听白胡子老爷爷的,退少先队才能保平安。你看我都不戴红领巾啦!”小孩高兴的退了。我问女儿怎么讲的这么好啊?有些话我都没听过。她说:“还不是总听你们大人常跟人家讲真相,我都学会了。”

女儿的同学(这里叫她梅花吧)来我家做客,我见梅花没事,就给她看《转法轮》,她一口气看了一讲,对我说:“阿姨,我也想学法轮功。”我说:“好啊,那你常来啊。”记得第一次看见梅花时,大热的天,女儿把书包忘在了门卫室。梅花在楼下按门铃,跑了六层楼把书包送到家门口转身就走了。看着她小小的身影,我心中似曾相识,就叫女儿一定多和这个孩子交往。

梅花向女儿讲述:她从小就有心口痛的毛病,有一次犯病痛的难受,似睡非睡中看见师父来对她说:你学大法吧,在四年级的每个班里都行(能得法),特别是一班和四班都有我的弟子,你将和她成为最好的朋友。这样,正巧梅花上四年级开始和女儿交往,女儿早给她讲了三退。直到遇见大法,梅花才明白梦中的一切。

听了这些,我才明白原来一切都在师父有序的安排之中啊!师尊这么信任我,把小弟子交给我,我有什么理由不把他们带好呢?

心性在维修机器中升华

修炼前在常人中,人家说我多才多艺,其实我什么都只知道些皮毛,就是什么都不精進钻研。你说我不知道吧还懂一点,说我懂吧其实还不会。上学时修了几年美术专业,每次画画的起稿或者到中间的部份都经常被老师拿来讲解做示范,而到了后期深入刻画的时候我就跟不上去了。人家给我总结是程咬金的三斧头,砍完就没招了。我把这种习性很自然的带入到自己的正法修炼状态中却浑然不觉,所幸经过这么多年摸索,也吃了不少苦头。

我开始反省自己做事的方式, 我是完完全全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这时内心深处好象打开了一个壳,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所以我决心既然要修机器,就一定修好,不能半途而废的放弃。

我曾经是一个电脑文盲,那时给同修传看每日明慧的文章直接下载网页格式的打,不知道直接下载WORD文档,我还纳闷呢,这明慧咋给我出难题呢?这一天的内容全打下来得将近二百张纸啊,当时也没有人可以让我问。就这样,我从一个啥也不懂的门外汉、曾经同时面对四台闹毛病的打印机情绪低落到极点,一直发展到现在,不论是彩喷还是激光机,比较简单的问题,如改连供、墨水盒不上水、打印断条、颜色上不来、激光机灌粉、换鼓芯、换定影膜等,自己都能得心应手的处理了。

前段时间,同修接二连三找我,机器出现各种故障。我看了一边和同修分析故障的原因,一边和同修讲解,把我所能知道和了解的毫无保留的告诉她们,并告诉以后再遇到怎样怎样处理。虽然按照自己的判断解决了问题,旧势力的干扰因素也在从中起着破坏作用,总是演化假相叫我看到它并没好,这时我没有动心,结果机器就真的好了。

这看似平常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从中我体悟到大法的伟大,师尊的慈悲与呵护,师父真的是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啊!师父啊,谢谢您,带我回家,师父啊,弟子永远跟随您,返本归真。永不离开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