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六一零”假借“庆典”迫害民众(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六日】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共邪党在武汉市假借“庆典”之名,行迫害之实,把一场所谓的“庆典”变成了与辛亥精神完全相背离的,肆意践踏公民权利的灾难。

在湖北省、武汉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犯罪组织的统一指挥下,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和武昌区国保大队伙同当地派出所为了捞取政绩,开始集中绑架法轮功学员。截止九月底,全市近九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绑架,其中至少四十一位是武昌所在地学员。

据悉,在这次行动中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还被非法抄家,至今仍有张伟杰、张甦和熊炜明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起诉过程中,有关人员还不告知家属学员的下落和被拘禁的地点。与此同时,几乎所有武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当地“六一零”挨家挨户的上门骚扰、威胁和恐吓。

二零一零年,原武汉市长、现任市委书记阮成发就公开表示,武汉要花两百多亿元筹备纪念辛亥革命庆典。但“庆典”是中共一贯的装饰,不是真正为武汉人准备的,相反,省、市“六一零”密谋在此期间进行对法轮功学员和上访维权人士的迫害。武汉市“六一零”还相应成立了以头目陈仕国具体负责,由国安保卫处新任处长赵南华牵头的秘密迫害机构,并以口头的方式将迫害任务秘密传达到各派出所。

尤其是二零一零年九月,湖北省“六一零”头目杨松因迫害法轮功而在访问台湾时,一下飞机就接到法轮功学员的诉状,而且无论走到哪儿,到处都是抗议的人群,从而引起了恶人的恐慌,一直试图伺机报复。

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开始,在武汉市“六一零”头子胡绪鹍(现已被免职)的亲自指挥下,在全市进行大规模的秘密绑架,同时对全市法轮功学员暗中跟踪、监视和电话监控;并挨家挨户的上门骚扰,声称要以纪念辛亥革命台湾有人来参加为由,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抓进洗脑班关起来;并于中共党魁来湖北的当天(即五月三十一日)上午,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彭亮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审判。

从九月底开始又动用全市两万警察,每天出动百余台巡逻车及数千警察在三镇街头游荡,还派出一百名武警和两百名特警携枪巡视,一千二百名社区警察带着数千名安保、警察等,全天候巡逻,全市二十五万个监控探头二十四小时覆盖各个角落。不少武汉市民认为,中共似乎预感末日来临,一遇重大活动和敏感日子,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直至今日,全省各地“六一零”还在肆无忌惮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将他们劫持到湖北省所谓的“法制教育所”(实为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非法私设的黑监狱)和各地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和酷刑折磨。

下面是今年以来,武汉市“六一零”和国保处借“安保”之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一、频频非法入户侵扰

五月十九日这天,武昌区小东门民主路社区主任张某带着一帮人在法轮功学员高碧珍家门口按门铃。高碧珍回忆道:“我知道他们来绑架我的,没开门也没理他们。他们急了,不停的按门铃。过一会按一阵。我的女儿(因我多年遭绑架关押受惊吓导致的忧郁症)被干扰的心烦意乱。我拆掉了门铃,他们就捶门,边捶边大声喊我开门。捶门声喊叫声震耳欲聋,直到下午五点半以后才消停一阵。晚上七点左右,他们又来捶我家的门。好在我家是铁门,要是木门早就捶垮了。女儿被干扰的无法控制,只有提前服药。邻里街坊说烦死他们了,有人说他们吃饱了没事干。还有人说:社会上贪污腐败没人管,偏要管一个炼法轮功做好人的老太婆。”

高碧珍证实道:“武昌区六一零、中南派出所、东民主路社区居委会平日常来干扰我家,在所谓的敏感日更甚。从今年四月二十一日到五月十九日,我家更是没有几日安宁。”

今年以来,武汉各区均有法轮功学员相继遭到市“六一零”、国保大处(一处)、派出所、居委会的恶性干扰与威胁。他们强行要求学员写“保证书”,如有不配合,就威胁送洗脑班或看守所。有的区甚至试图要求辖区内学员人人表态过关。据社区讲,是因为辛亥庆典,届时会有很多华侨来访,实为中共害怕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曝光。

这种骚扰,几乎遍及武汉市各区,并还在持续之中。

四月某日,汉阳区政法委主任叶新民带一伙人,在一法轮功学员家门口骚扰,妄图绑架;二十日,武昌区中南路派出所万敏一行六人,骗开了八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易素华家的门,强行闯入抢走她的大法书籍和私有物品,甚至把她过世的老伴书写的“真善忍好”的字画也撕下劫走。

五月,武昌法轮功学员赵珍娇,被徐家棚派出所所长和洪山公安分局的两名恶警非法抄家,被抢走法轮功书籍多本。

六月,青山区“六一零”头目袁良洪带一伙恶警到法轮功学员朱春莲家骚扰。 朱春莲于两月前被袁良洪等一伙恶警秘密绑架。五十天的迫害,一双小腿浮肿好粗,血压高压达两百多,低压一百多,……

七月六日,汉口火车站附近白金领城的法轮功学员丁晓清家中闯进六个恶警,恶警直接上楼冲向房间拍照。其丈夫手机信息被取走。随后门口每天便衣蹲坑,手机骚扰不断;十九日,江岸区黄埔大街的法轮功学员欧阳的家遭到恶警的上门骚扰。

八月,东西湖养殖场恶人李玉清、代方伟、邓小东等在区“六一零”头子曹斌的授意下,不断上门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签字、填表、写保证等。

以上只是列举迫害个案,实际被骚扰人数不计其数。如武昌首义路和汉口将军路就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家出走。

二、诡秘卑劣的大规模绑架

一月初至九月底,遭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九十五人,八人未遂。其中,一至三月至少十八起,至少十八人被绑架;四月至六月五十三起,至少四十九人被绑架,四起未遂;七至九月十六起,至少十五人被绑架,一起未遂。

今年武汉的大规模绑架具有如下几点明显的特点:

1.与中共邪党高层密令有关

四月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之一周永康到武汉视察,半个月后武汉市掀起第一波绑架高峰。四月二十日当天,武汉“六一零”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至少十名武昌法轮功学员,三天之内至少绑架十六人,至五月底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全市至少绑架四十五人。其中大多发生在首义之地武昌。

据悉,这一次大规模绑架,由武汉市公安局策划和指挥,行恶者还有市公安局国保处(一处)、六处(即技术行动鉴定处)、武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等机构。这些机构串通一气,采取了跟踪、监听、同时行动等卑劣手段进行秘密绑架。据说武汉市公安局成立了一个“联合办案组”直接实施这一精心策划的大型绑架恶举。

2.鬼鬼祟祟,手段卑劣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人员本属特务,行事诡秘,所以绑架过程多是长时间跟踪之后避开家人秘密进行。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冯震,是被原工作单位骗到社区绑架,李国华在自己开设的商店中被绑架,付国启是在上班途中被绑架,夏阳、李火生、冯云、蔡秀英等是独自一人在家中时遭绑架。韩淑华、田细娥在回家时,被守在家门口蹲坑的便衣警察绑架。

五月五日上午八时左右,法轮功学员张甦、程静夫妇,在常青花园火车售票处被四、五个彪形大汉绑架。他们采取黑社会的流氓手段,一上来就掐住张甦的脖子,将辣椒水朝他的眼睛里喷,张甦当时就大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随后即被掀翻在地。夫妇二人被无辜绑架到常青花园派出所。直接参与此次绑架的近二十人。

另外,四十多岁的武汉农科所会计徐洁英。于六月十八日遭武汉市和江夏区“六一零”伙同新疆恶警劫持时,徐洁英为了躲避非法抓捕,从三楼摔下,胸骨摔断,大腿摔断,面部摔变形,身体其它部位多处受伤。

3.肆意抢劫,侵犯家属权益

以武昌区熊炜明为例。四月二十日早上,熊炜明在其位于徐家棚友谊小区的住处被秘密绑架。事后,其房间被抄的一片狼藉,电脑、手提电脑、打印机等均被抄走,满地烟头,满屋子烟味,还有七、八个空矿泉水瓶。

每次绑架都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事隔多日,多数被绑架学员的家属仍未收到任何书面或口头通知,更不知道亲人被绑架的原因。亲属多方打听,“六一零”与国保大队互相推诿。事隔很长时间才得知,学员已分别被转入各区洗脑班和看守所非法关押。四月二十日早上五时多,武汉市“六一零”和市公安局国保处伙同武昌区中南街派出所一伙恶警,在宝业集团湖北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社区人员的带领下,来到郑东升的家,因郑东升当时外出,绑架未遂。恶警除抢走两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外,还对其家人进行恐吓、威胁,并到其孩子学校进行骚扰,甚至授意社区居委会安排不明真相的人员对郑东升家进行非法监视、举报,给郑东升家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