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安排 真修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在我县一位同修的建议和在法理上切磋后,我认识到,应该把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神迹写出来,这并不是证实自己,而是证实法轮大法

一、得法

我出生在东北农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从记事开始就浑身难受,成天哭,谁也哄不好,家人给我起个外号叫干磨。一九七四年春,又得了肺结核病,肺部有空洞,并伴随着大量咳血。一九七五年三月参加工作后,因公费医疗,中西药全吃到了也没有好。在这样情况下,我就天南海北去找神仙。在一个深山里,我找到了一个修道人,对他讲了我的情况后他告诉我说,佛落东北,你找到他就好了。可是,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啊!

一九九六年一月,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转法轮》,心头一震,我有幸得法了。在看师父讲法录像时,天目开了,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我,被装在网里,怎么挣脱也出不来。当时的情景问谁谁也说不清楚。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没得法之前的我,是师父将我救了出来。修炼大法后,我所有的病没有了,所有的痛苦消失了。我天天乐呵呵的,工作越来越顺、越来越好,年年被评为先進个人,在国家、省市的专业会议上都做过报告发言。

二、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邪恶集团悍然发动了一场对上亿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的迫害。我也在其中。邪恶两次要让我在电视台露面表态,与大法决裂,不学不炼,并现场实况向全县人民播放。我当时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听他们的,也决不能让他们达到目地。开始向有关领导讲明大法真相,理智、智慧的告诉他们大法是好的,打压法轮功是错的。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我采取了多种办法,写标语,挂条幅,送光盘,发传单小册子等。有时与同修配合,雇车带上上千份真相传单,或光盘、条幅等,跑遍全县的乡镇村屯,及相连的地区,一跑就是大半夜。

三、死而复生

二零零五年过年前后,我连续出现病业现象。一次是肠梗阻,鼻子大出血;第二次是突然呕吐,竟然昏死过去。被单位及家人送到沈阳市陆军总院紧急抢救,被诊断为脑枕叶出血。在我昏死十二天要醒来前,我做了一个清清楚楚的梦,在我的床边先是有两个大猩猩走过,然后是两条象大缸一样粗的大蛇爬过,它们的意思是接我来了,叫我跟它们走。我说我不跟你们走。说完后我醒了。当知道自己在医院已昏死十二天并在继续治疗时,心里非常难过。我坐起来,双盘打坐,然后叫妻子给我找笔和纸,我不假思索的毅然写到:请宇宙众神作证,我是跟着李洪志师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来的。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不能跟着你们走。我还要跟着李洪志师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我要看到李洪志师父法正人间的时刻。写完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标明年月日。然后,我强烈要求办出院手续,我认为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到大法弟子中来。在我强烈坚持下,我出院了。

脑枕叶出血,就是管记忆力部位出血。由于昏死时间太长,脑细胞大面积坏死,记忆力基本丧失。我遇到了一生中前所未有的困难。一是亲朋好友、单位的同事大部份都不认识了,人的音容笑貌记不清了,自己的家不知道在哪儿了。二是学法时眼睛跑趟,一句话念不全,念不成句子。炼功时,动作都记不清了。三是高血压,睡不着觉,心律经常出现一百二十次以上,五官不正,对眼,流口水,小便失禁、尿裤子。四是自己走路时经常撞树、撞墙、撞电线杆,分不清东南西北。五是精神上出现了严重障碍,经常反映出杀人的念头,自杀的念头。但思想中又知道杀人罪大,自杀也有罪,还知道这是给大法抹黑,是破坏大法。这时,“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宇宙最根本的特性这句话在我头脑中闪现,我就开始默念“真、善、忍”,坚持天天念,睡不着就坚持念,就这样,越念越好,越念越愿意念。同时悟到,自己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与旧势力迫害有直接关系。我就郑重声明:“在历史的长河中,在冥冥的迷中,我可能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定,如果真的签过,我现在严正声明,与旧势力所签定的一切全部作废,不算数,不好使,我要全盘否定”。

四、学法炼功

我的“病情”有所好转后,就要求上班,单位领导考虑到我的实际情况,没有安排具体工作。这样,我就把大法书拿到单位来看。开始的时候,眼睛根本就看不清,老跑趟,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一句话一句话的看。后来,单位一把手,主管领导,负责迫害炼法轮功的领导相继找我,叫我不要在单位看书,我都智慧的回答他们,还是坚持每天学法,就这样,我坚持不断的学法,一个劲的学法,学着学着,书上的字由看不清到看的清,一个句子由读不完整到能读完整,由原来的读完没有印象到能记住一点,到记住越来越多。这时,心性考验和干扰又接踵而至。

一天,单位一把手喝完酒后突然来到我的屋里,看我正在学法,就气势汹汹的喝到:“明天你再学,我就撤掉你的一切待遇”。我说,我是大法给的生命,不学能行吗?他看我态度坚决,就没有再说什么。第二天,他又来到我的办公室,对我说,真没想到,你恢复的这么好,不给你安排具体业务工作了。从此后,他们就再也不来干扰我学法了。我还记得在我学法时,耳朵嗡嗡响个不停,象站在电线杆下一样,思想中胡思乱想,思想业非常严重。面对这种情况,念完一句我就想:我就听师父的,这样坚持下来,感觉效果很好,慢慢的,我看到书上的字出现了不同的颜色,黄的,绿的,粉的,紫的,红的,有时字很粗,有时细,有时立体的,鼓起来的,行间还出现波浪似的横杠,有时整本书象一盆清水,非常清凉,非常透彻,有时书面还出现法轮旋转。大法无边的内涵使我天天都有新的领会,新的收获。现在,我真正感到大法的每个字、包括偏旁部首都是师父,法轮,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都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我想,师父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我们,我真是太幸运了!

写到这里,我又泪流满面,放声痛哭,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我开始学法时,由二十页,到三十页,四十页,到五十页,六十页,最多九十六页,坚持很长时间,我把《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等师父的讲法反复学了一遍又一遍,不敢浪费一点时间。

出院后,我不能炼功了,动作都不记得了,就这样,同修们不厌其烦的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教我。双盘打坐时,两只脚心都是黑的,疼痛难忍,两个踝骨把腿都磨出了大紫泡。坚持到后来,大法的超常、美妙的感觉在我身上一一体现。在炼法轮周天法时,先是听到和感受到后脑勺咔咔往开裂,不久又听到和感到前额也在咔咔往开裂,炼着炼着,后背脊椎骨咔一下全裂开了,整个身体当时感觉就象分成两半。现在,我早上五套功法炼一遍,晚上炼一遍动功。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自己感到一身轻,走路生风。同修们看到我时都说,我脸的颜色白里透红,皮肤细嫩,很年轻。随着身体的不断变化,发正念的次数也增加了,感到心态平稳,正念强,真好似自己就是新宇宙的保护神。

五、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刚刚出院后,我也想讲大法真相,可是不好讲啊,认识我的人看我自己都这样了,还跟人家讲,谁能相信呢?所以他们就回避。看到这些,我心里非常难受。这时,师父的一段讲法打到我的脑中:“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转法轮》)我想,我先对另外空间讲。由于眼睛看不清东西,大脑不定向不定位,家人领我在大街上走的时候,我就发了一念,我身体内的一切灵体,一切物质、一切生命都跟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法理打到行人脑中,打到他们灵魂深处,叫他们在末法末劫中不被淘汰,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我要助师世间行,请师父加持。开始念的时候,天空中有个声音问我:你的师父是谁?我就打出意念告诉他:我的师父是万王之王无上法王,宇宙的法主李洪志师父。在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强大正念下,我的身体一天一个变化。

上班后,尤其还在单位工会主席一职上,讲真相,劝三退更是如鱼得水,往那儿一坐就是在证实大法。不得不叫我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老乡、街坊对大法相信的五体投地。他们在后来告诉我,我昏死十二天,脑袋上做手术时打了两个窟窿,脑细胞大面积坏死,死一个就少一个,不能再生,花了二十多万没有治好,竟然炼法轮功炼好了,还能上班,真神了!辽宁省人民医院给我看过“病”的专家,听到我学法轮功学好后,也想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和信息。辽宁省陆军总院给我做过手术的专家(博士)听到我炼法轮功炼好的消息后,他们还要带医院的学术小组来看我。我县医院门诊的专家是我原来的朋友,看过我当时的片子后告诉我说,咱不是外人,我才告诉你,你脑枕叶出血,脑细胞坏死这么多,可能一天不如一天,将来也可能会小脑萎缩,你要有思想准备。当我学大法身体痊愈后站在他面前时,他简直异常激动,声音都变了,大声告诉我:你炼!炼!你必须接着炼!一个眼科主任给我看过眼睛,当时一个零点二,一个零点三。当看到我炼大法炼好后,连续说到,神奇!太神奇了!

六、提高心性

通过生死关的考验和真正在法上实修,使我从大法无边的内涵中逐渐悟到一点法理。师父为度我们吃尽天上人间苦,还将宇宙中最好的给了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修好自己,没有理由不去掉名、利、情,我们必须要从常人的亲情,物质利益、勾心斗角的矛盾中跳出来。在心性的提高方面,我能做到严格要求自己。

现在,我因看“病”还欠单位六万三千元,单位规定每年从我的工资中扣除五千元。当单位领导得知我家生活比较困难时,就在第一年过年困难补助时给我二千元,第二年又给时,我没有要。有一个朋友找我给他办一个土地证,说办成后给我一万元的好处,我没有给他办。因姑爷婚后有外遇,和我姑娘离婚时是净身出户。我当时的楼房是单位集资盖的,一百一十八平米,姑爷的楼是一百一十六平米,我单位盖楼时,姑爷和姑娘说我的楼好,要和我换,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也没有签什么协议,换楼五年后,他们离婚时,姑爷把我告上了法庭,说这两个楼都是他的,价值一百多万,面对这一情况,我对姑娘说,这个案子就委托你了,能打什么样就打什么样,我随其自然。最后,法院还是把楼判给了我。

六年前,我在省里争取到一个项目。当时把这个项目交给我的一个当乡长的同学,他当时就满口答应项目完工后给我买一户楼。按当时的楼价,买八十平米的楼房也要十五万左右。最近,当他来单位看我时,连一个这事的字都没有提。当时,我心里很不平衡。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私心、是利益之心、是争斗心。是贪心。当时我在心里说,我不要了,我要功德,不要名利情。

我住的楼上一家开麻将室,整天人声嘈杂,流行音乐不绝于耳。弄得我不得休息。有人给我出主意,叫我报警。如果这样,他们就要被抄家。会损失很大。但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有更高的法理指导自己,师父一再叮嘱弟子遇事要向内找。那我就无条件的向内找,把这个环境当作提高心性的大好事。我没有报案,只是加强发正念,向内找。就这样,楼上的人声小了,流行音乐声也没了。我的心性也在其中提高了。

就在我提高心性的过程中,我妻子看我总是恶狠狠的,我说话不对,办事不对,在屋里走不对,有一点动静不对,总是不对。起初,我心里非常恨,总想和她离婚,这时想起了师父的法,我悟到,善是佛性,恶是魔性。我要用善来对待她。当我的观念一转,内心深处有一种美妙的感觉,我真的谢谢你啊。为了叫我吃药,一次妻子叫来两个女儿,跪在我的面前,这时我就给他们念师父的讲法:“一个人想修炼实在太难,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转法轮》)我说,我这一生就听我师父的。我没有病,我不吃药。他们都不吱声了,也同意了。

想说的很多,想写的也很多。师父啊!千言万语,万语千言难表弟子对您发自肺腑的赞颂,人间的语言再找不到弟子对您慈悲众生、佛恩浩荡的倾诉!

我深信,我一定会看到师父法正人间的时刻,这一天已为时不远!由于修炼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认识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