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三圣寺洗脑班近期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彭州市三圣寺地处彭州市的桂花镇丰乐场,距天彭镇十多公里。彭州市“六一零”非法组织和国安特务组织看中这个地方偏僻,不为外人所知,从二零一零年起,就在这里挂牌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牌子上写的是“中共彭州市防×教转化中心”。其实中共才是一个邪教,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把无辜公民劫持入洗脑班,灌输谎言并强迫他们改变思想,中共的这种做法完全是邪教的做法。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在彭州市“六一零”头目常平、书记陈万平、副主任范泽俊的授意下,“六一零”成员乔立君到法轮功学员卿光蓉的监室叫陪教钱英把电视音量开到最大,自己受不了跑到监室外捂住耳朵,嘴里还用脏话骂卿光蓉。卿光蓉去把音量关小点,恶人乔立君就叫来彭州市濛阳镇协警唐露,彭州市桂花镇丰乐乡三圣村原邪党书记万文学(此人从二零一零年起一直在三圣寺迫害法轮功学员)、陪教郭兴会、钱英心领神会,迅速关上门窗,拉上窗帘,对卿光蓉大打出手。

恶人万文学一边扇卿光蓉的耳光,一边洋洋得意地说:“没有打你,谁看见打你了?”恶人乔立君用拖鞋打卿光蓉的头和脸,并说今天就是收拾你,直到她打累了,打不动了,还不解恨,就用双手狠掐卿的脸、手、脖子;恶警唐露把卿光蓉的头往墙上撞,把卿的手背、头发往墙上擦,擦掉了许多头发,头发被墙灰染成了白色,耳、脸、脖子上糊了一层厚厚的白灰,手背被擦烂。恶人乔立君、恶警唐露、恶人万文学、陪教郭兴会、钱英轮番上阵,直到把卿光蓉打昏死。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二零一一年以来,中共邪党人员先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永贤、卿光蓉、张国芳、张志芬、卢三福、郑维刚、刘顺国、周玉松、谭顺敏、张有义(张义祥)、赵云等到三圣寺洗脑班迫害。他们把法轮功学员每人单独关一间屋子,由两名陪教人员看守,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这些陪教人员都是在三圣寺煮饭的“袁二哥”、“尹五姐”俩口子的亲戚朋友。她们来到三圣寺后,邪党人员不断的给他们洗脑,时间长了,为了挣钱,个个变得阴毒,没有人性,成了邪党和“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他们称领导规定的不准法轮功学员出监门,晾衣服都不准,吃饭由他们端,法轮功学员稍有不配合,他们就叫来联防队员毒打法轮功学员,打人时关上门窗,拉上窗帘,电视音量开到最大,室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外面很难知道。

所谓的“联防人员”是每个乡政府派去的协警。一天晚上六点过,彭州市天彭镇派出所恶警欧某某(一米八五的个子)、庄某某(一米七零的个子)伙同彭州市濛阳镇协警唐露,毒打法轮功学员李永贤(女),嘴里污言秽语的骂着脏话。这些恶警没有人性,李永贤和他们父母亲都差不多的年龄,恶人们把她打得吃饭都咽不下去。“六一零”主任常平叫嚣:“李永贤以前绝食八个月都能翻墙逃走,这次要看紧点。”因此法轮功女学员李永贤是由两名男协警看守着。

彭州市濛阳镇绑架到三圣寺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分别是郑维刚、张国芳、张志芬、刘顺国和周玉松。女法轮功学员由恶人常平他们在当地招用的女人看守,男法轮功学员由濛阳派出的男协警看守,濛阳镇十四名协警全部参与了在三圣寺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看守张国芳老人的是曾队长,老人洗了内衣、内裤,从不准他出去晾晒,只好放在床下用体温慢慢烘干。老人在床上躺久了,下床活动一下,曾队长对老人连推带骂,曾对外面的人说:“今天又整他一顿(就是打他一顿)。”

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周玉琴,整天被陪教马龙秋骂着,骂老人不管家,不管丈夫、儿媳、孙子,跑到三圣寺亨“清福”。老人耐心地给她讲真相,善意地说:“我是被绑架来的,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没有错,这是迫害!”恶人马龙秋吼道:“我们都是坏人,就你是好人,就你们炼法轮功的是好人,亲戚、邻居都不抓,就抓你们炼法轮功的,修真善忍就是犯法。”

濛阳镇协警李队长、绰号李二牛,凡是濛阳镇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由彭州市濛阳镇“六一零”头目刘正芳亲自押送,租李二牛的车送到三圣寺迫害,跑一趟二百元车费,而且必到三圣寺附近的杨氏鱼庄火锅大吃一顿,庆祝绑架法轮功学员成功。李二牛在三圣寺值一个月班,在交班前与恶女人钱英谋划迫害法轮功学员郑维刚。李二牛说:“我要交班了,在交班前要狠狠收拾姓郑的法轮功,不准他下床,就在床上躺着。”恶人钱英马上附和:“让他拉屎尿都在床上,不听话就弄他,整他一顿,把电棍充足电。”

更恶毒的是从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看诽谤大法师父、诽谤大法的光碟,这是最让法轮功学员痛苦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大法师父清白、慈悲、伟大,在救度世人。大法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做善良的人,没有错!

彭州市“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书记陈万平、主任常平、副主任范泽俊、科长毛顺志、司法局借调到“六一零”的郭局长,夏大队长,“六一零”成员乔立君、钱安菊、张雪梅,还有一位新借调来的大学生尹某,他们为了往上爬,保住官位和资金,不择手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随意指使协警、陪教毒打法轮功学员,打人成了这里的家常便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法轮功学员卿光蓉绝食抗议迫害,恶人常平叫他表姐王礼菊拿开口器来,不吃就灌,并说:“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法轮功。”

恶人陈万平时常在口头上挂着一句话:“我是蛮子(蛮子是一些汉人对藏人不尊敬的叫法,意思是不讲道理,野蛮,此人是从阿坝州调出来的),蛮子是不讲理的,就是要打人的。”此人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恶党人员们强迫学员写“五书”写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话,还威胁说不转化就送去劳教,或送成都郫县教转中心,那里已拨款开始修建,不转化休想出去。

二零一一年七月以来,成都市“六一零”头目殷舜尧、徐丹等到彭州市三圣寺洗脑班蹲点,加剧了迫害。彭州市丽春镇的大法女学员谭顺敏,张有义(张祥义)、彭州市濛阳镇的法轮功学员郑维刚、刘顺国、周玉松,彭州市通济镇的法轮功学员赵云就是这段时间被绑架到三圣寺洗脑班迫害的。有个丽春镇的廖警察说:“姓谭的法轮功会说得很,我在车上我还打她一顿”。

恶人常平、陈万平、范泽俊、万文学把赵云迫害到生命垂危,站都站不起来,害怕赵云死在三圣寺洗脑班,怕承担责任,才把赵云放回家,听说赵云是抬回家的。赵云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血友病,没有凝血机能,一出血就会流血不止,医院都不收他,因无药可治此病,他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出现了奇迹,身体恢复了健康,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但邪党却不放过他,曾几次绑架迫害他。

三圣寺做饭的“袁二哥”,“尹五姐”俩口子,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干将,所有陪教者是帮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犯罪过程都有他们参与,因此她们也是罪责难逃。现将其住址和电话号码公布如下:

“袁二哥”、“尹五姐”:彭州市桂花镇丰乐场一大队人,现居住一大队统建小区,尹五姐电话:13688136964
陪教王芳:女,三十多岁,彭州市桂花镇三乐场一大队人,其子周磊在丰乐中学读初中。邮编611937
陪教郭兴会:女,四十多岁,现居住一大队统建小区,电话:13408566989
其夫顾老十:是丰乐场六大队机砖厂厂长,电话:13880925808  其子:顾鹏 邮编:611937
陪教王礼菊:女,六十多岁,原彭州市永定乡八大队人,邮编:611931
陪教刘光琼:女,六十多岁,原彭州市永定乡九大队人,其夫周良洪 邮编:611931
陪教钱英:女,四十多岁,彭州市丰乐场五大队五小队人,电话:18780731721
其子:尹游勇,电话:13548065307 邮编:611937
陪教尹四姐:女,彭州市桂花镇丰乐场五大队五小队人,是黄四哥的老婆, 邮编:611937
陪教向清风,女,五十多岁,彭州市桂花镇丰乐场七大队人,电话:18666691932 邮编:611937
陪教伍俊英,女,五十多岁,电话:13697013550
彭州市关口派出所警察:胡建华,邮编:611941
彭州市庆兴镇陈警官:邮编:611937
彭州市天彭镇派出所欧警官、庄警官: 邮编:611930
彭州市濛阳镇协警:唐露、李二牛  邮编:611934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