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现年五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刚得法不久,我就看到眼前有大大小小的法轮,都在变化着颜色,还有银河系、大光圈等等。在修炼中我体悟到了许许多多大法的殊胜。这里我只写出以下两例。

一九九六年我们村里强迫妇女结扎,那时我三十九岁,是躲不掉的。我刚得法两个月,自己是炼功人,没与村干部争吵就自觉的去了。到了乡医院一检查,说我血压太低,身体有病不能结扎,并叫我到县城医院做检查。在县医院拍照,医师看了片子大吃一惊,说:“你的膀胱右边长了两个黑黑的象鸡蛋一样大的半圆形的东西,我们从来没见过,你得赶紧去市医院检查。”医生问我“痛不痛?”又再三叮嘱我赶紧去治疗。结扎这一关就顺利的躲过了。

这意外的发现,使我丈夫有点犹豫,但我心里很平静。因为我明白:自从得法以后我身体好,气色好,脸色红润,怎么会有哪些问题。我没有把它当回事。过了也就不到半个月,有几天从小便排出的都是紫黑色的东西。自那以后一直到现在,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二零零五年六月的一天,我家建房上水泥预制板。上水泥板的方法就是把四个角用绳子拴起来往上吊。大家知道那水泥板该有多重啊!正在往上吊着,突然一根绳子松掉了,猛的一声巨响,正砸在我的头上!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只见我已满头满身全是血,一件白褂染得透红。我的头和脚打得弯曲在一起,人事不知。当我丈夫和同村的一个同修把我扶起来后,我慢慢苏醒过来,懵懵懂懂中就听到说:“救护车来了。”我立即说:“我没有事的。”

我靠坐在床上,不能学法炼功了,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第三天上午九点钟,我突然听到身上的骨头响了一声,我的手立即可以活动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可以做家务了。在恢复期间,从鼻子里时常出来一些紫色血块,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半个月后,我的身体完全康复了。师父讲“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用正念解体了邪恶的迫害。这是大法的超常,在常人无法理解的。

我这十几年来的修炼路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但与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要精進再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