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是有福份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二零零零年,中共迫害大法不断升级,层层施压,我所在的单位也受到来自上层的很大压力,厂长害怕自己受牵连,名利受到损失,让我在学大法和上班两者之间选择其一。我告诉他:我什么也不放弃,都要。他不答应,我说我选择修大法。分管的总经理很不理解、很生气的对我说:咱们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了(我有二十六年的工龄了),就不如和你师父三年两年的交情了吗?我平静的说:这不是一回事。交钥匙时,我要辞职证明,厂长不敢开。

我上班时,每月的工资只有三、四百元,厂子效益也不好,不能按时发工资,有时能押三到四个月才能发到手。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转法轮》)我不能上班了,没有收入了,而我丈夫的工资却很快由原来的每月七百元一下子涨到了一千二百元,以后又增到一千五百元,还加发二百四十元的电话费,加起来每月收入一千七百四十元。后丈夫又被别的工厂高薪雇用,每年工资三万多元。我们家庭条件越来越好。

几年后,偶尔碰到我原厂的一个副厂长,他问我:这几年在哪发财?我乐呵呵的告诉他:在家发财。我家盖了个将军楼,外加阁楼和地下室,建筑面积有五百多平米,那年钢材、水泥、砖等建筑材料价位低,工钱也便宜,完工后再加装修,共花费二十多万元。接着又给儿子娶了媳妇,又生了个大胖孙子。我家房子本来就用不了,亲家条件好,儿子结婚后,亲家又给买了一个一百多平米的楼房,还给买了家庭轿车,各种家用电器等,儿子家中什么东西都不缺。一次,我本家侄媳妇羡慕的对我说:“婶子,你家过得这么好,什么也不用你操心,什么都有,这真是你修大法的福份。”

这是真的,她说的一点都不差,这确实是我修大法带来的福份,大法是美好超常的,不会因为修了大法就会变的一贫如洗的。别看邪党费尽心机的迫害,那都是徒劳的,而大法带给修炼者的幸福和美好却是永存的。历史会见证这一切的。

堂堂正正走出黑窝

二零零一年,我被邪党抓去洗脑班迫害,因我不放弃修炼大法,邪党不放人。我认识到:我不能呆在那里消极的承受,我必须离开黑窝。当时,走廊有大铁门锁着、外面有四个值班的警察,白天黑夜轮流值班,被关的房间有铁棍焊制在窗棂上。一天,我趁夜深人静的时候从窗口爬了出去,离开黑窝大约几百米后,老远看见有摩托车追了过来。我躲到公路旁的植物后面,等摩托车过去后,我顺路来到大山里。在山里呆了一天,不断听到山下一阵阵的刺耳的摩托车声音。傍晚太阳要下山了,我就下了山。

刚到一个村庄,就见街上坐着的一个人看了我一眼后,对着另一个人说:这个人就是从山上下来的。我听后意识到,邪恶已通知附近村庄了。果不然,我刚走到村口公路时,就发现有两个警察和一辆警察摩托车守在路口,我又机智的返回田间的地堰处。那时不知道要发正念。我停了不长时间,就出了村子的小路。当时我转向了,一个种豆的妇女给我指路,刚進另一个村庄,就碰到了我丈夫的姑姑,将我领到了她家中。

第二天,我就顺利的回到了家。邪恶之徒三番五次的去我家找我,都没有发现我,那时,我一直在家中。

其实,这一次我能顺利的逃离魔窟,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和慈悲呵护。我打心眼里感激师父的救度之恩,使我在后来的邪恶环境中更加信师信法,不断精進。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邪党非法劳教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关押。在那里,邪恶二十八天白天黑夜安排人不让我睡觉,不停的灌输歪理邪说,妄图打乱我的思维,让我离开大法。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东西,同时,我发出一念:我睡一秒钟,也比你们睡一宿强。结果,看着我的人睡觉都不少,但个个都迷迷糊糊,不断的打瞌睡,而我几天不睡觉也不觉太困,他们都说我真有精神。我后来才悟到:师父看到我心坚定、念正,帮助我把困转移到了行恶者身上了,叫他们发困。

正念使摄像机失灵

在洗脑班时,邪党媒体用摄像机去录所谓的“转化成果”也就是逼人说谎造假。为了不叫邪恶毒害众生的阴谋得逞,我们几个同修共同发出强大的一念:叫摄像机失灵!结果,在师父的加持下,摄像机真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了,来录相的人灰溜溜的走了,邪恶的阴谋失败了,从中避免了一些人对大法的犯罪。

动真念洗脑班马上解体

我们当地“七二零”前的一个负责人,迫害后在劳教所被“转化”,回到当地被邪恶利用办洗脑班“转化”别人。我看到不少学员学人不学法,看到那负责人“转化”了,也跟着所谓的“转化”。我心里很难过和着急,担心影响更多的人,于是从心里动了一念:(那时还没有发正念的口诀):让那个办班的人头痛、浑身骨头痛,只要他不去,这个班就办不成。

当我发出这一念后,那个人就再也没去办班,结果洗脑班不到两天就解体了。在修炼过程中我悟到:只要弟子正念强大,师父什么都为我们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