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平凡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我今生有幸得大法,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四个年头,心得多多。真修的大法弟子都亲身感受过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经历了许多神奇的事。我记述这些片段的故事,无比感恩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也是同修相互勉励,彻底击碎中共邪党用以毒害世人的无神论,救度更多有缘人。

送馍的故事

二零零零年初的那个大年,我们十七位進京护法的同修被囚禁在某驻京办楼上走廊里。时间早已过中午了,我们连早饭也没吃。这时有位同修说:我这有馍谁吃?边说着她打开了一个一尺来宽、二尺来长的箱子,里边装满了过年的馍和一些熟鸡蛋,小袋包装的榨菜、小辣椒。

我们都分享了她带的过年饭,喝凉的自来水,谈笑风生,边听着她讲带馍的故事:临行前那天她做了很多馍,装了满满的一箱,带着就往火车站走。路上熟人问:“你去干什么呢?”她随口答道:“我去送馍!”说完她还在想:我進京护法,怎么说是去送馍呢?现在才知道我们这么多人饿了大半天啦,没有人管饭。是师父法身早就安排好的。

我们吃着凉馍,喝着冷水,真的心里暖暖的,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后来又進来一批同修共有三十多位。当晚还是吃着这小箱里的馍、枣包等。

监牢里发生的几件事

二零零一年初,邪恶疯狂的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一批一批的同修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原定十个位子的铺板关押了二十六人,其中十四人是法轮功学员。我们整体状态很正,就是坚持学法炼功。有一次我们十四人围坐一圈学《转法轮》。当时我心里无意闪了一念:《转法轮》五光十色我还没有见过。轮到我念第八讲“谁炼功谁得功”那一段,正念着书就变成了南瓜喇叭花一样的黄色,字变成了紫色,那个漂亮啊,任你想象。双手捧着宝书,心里感恩师尊,以平静的心态读完这一段,把书恋恋不舍的传给下一位同修,自己低下头任由泪水静静的流。伟大师尊用这超常的奇妙鼓励我更加坚定了我坚修大法的意志金刚不动。

在劳教所,有同修执笔写了约三千字以上的文章:内容是取缔劳教所制度、撤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包夹”、不许迫害法轮功。在劳教所那个大队里流传,四十七名坚修的大法弟子全都签了名,有力的震慑了劳教所的邪恶势力。那帮管教手足无措惊慌了好些天,最后以扣除每个“包夹”三百分告终。

那个十月一日的一大早,有二、三十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齐刷刷的跑到劳教所院子里围着旗杆炼功,也是管教所始料未及的,她们对每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指派两个人二十四小时“包夹”监管,自以为戒备森严。管教们气急败坏又指使“包夹”狠命的毒打炼功的同修。

那天早饭后,劳教所组织演出,公开恶毒的诽谤法轮大法。演出刚开始法轮功学员就打出来字大如斗的“法轮大法好”横幅,震慑了邪恶,使他们乱成一片,光天化日之下对我们同修大打出手。场上同时又有许多同修高喊:“不许打人!法轮大法好!”此起彼伏,演出无法進行。恶警害怕之极,立即强制大法弟子全部退场。恶警继续狂舞。刚开始不久那个疯狂的恶警的裤裆嚓一声当场破开。一切都是天意,这里绝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

还有一次,一中队长夜班总是干扰我们。我就想定住她,结果那晚我们的环境宽松了许多。次日大清早那家伙大吵大嚷:昨天我怎么啦!一趟就睡过去,一夜也不醒!后来才知道那晚不少同修不约而同的发出正念定住她!以后那家伙也收敛了许多。

信师信法 生死不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受到邪恶的严重迫害。只因我去了北京天安门,就把我一个好端端的公民“挂上号”了,上头只要抄名单下来,派出所就“莫须有”的把我“请走”或者非法劫持。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把我抓了放,放了抓,总共七、八十来回,放回时也从不给任何手续或给个说法。

不管它什么敏感日或什么谣传,我只心生一念: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势不可挡。谁想抓我叫他肚子疼,非抓不可就叫他疼得受不了。至今,除了天安门那个恶警打过我,再没有任何人在我面前能凶起来。当然那都是师尊的呵护。

警察每次闯到我家时,我不是在做饭,就是洗涮,或者睡觉。每次去我家的警察至少两个,也有三四五个的,最多一次去了八个,从未出示过任何证件,也都没抓住任何所谓的“证据”。例如:一次搜走了我家的香炉。我问那小警察:你搜这香炉干什么?烧香的人多着呢,这又不犯法!他说:我给你送回去。就放回到屋里桌子上了。

信师信法,生死不怕。无论走到哪或者面对谁,我就是要告诉他:为什么那么多人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大法好!起初也不知道这就是讲真相。心里就是不想叫人们听信中共谎言而干错事,总是心平气和的讲给他们正法理,有时在说笑中劝人。例如我告诉他们:炼法轮功一身病咋好的?没有上医院打针吃药,也没有滋补疗养,……唯物主义解不了的事太多了,但是客观存在着。

二零零三年,“六一零”和派出所又到处找我。我干脆就去找他们,在大门口谈过一次话。我问:“找我什么事?”他们说:“没事,只要见到你就行,否则我们将被迫下岗。”我叹了口气说:“唉!你们忙你的公务,我干我的家务,咱们相安无事,‘上头’邪劲下来了,搅和的家无宁日。”看着他无奈而可怜的样子,我接着说:“你们以后再找我就没有那么容易啦!我不是买菜就是去洗澡了,不能总是等着你们随便想抓就抓了。”他们答道:“那是。”自此之后他们没再动过我。

只要以法为师,遇事向内找,就能感觉到师尊时时的点化;只要心在法上,就有大法的威力在,这是大法弟子安全的最根本保证。

平稳做好三件事

有一次我去贴小粘贴。拿的比较多,心想今天一定要把这些做完,一路也比较顺。就在刚从楼中间走出来时,突然我脚一崴就卧地上了。心想这怎么啦?立马向内找。莫非是做事心招惹的麻烦?我对师父说:弟子知错。定了定神,然后慢慢的就站起来了。当时我念正,很明白有师尊保护我,边走边劝自己:什么也别乱想,就只有纯净的心态救人,该做什么做什么,做多少算多少,不能用完成任务的心态做大法的事。后来不知不觉中也做完了。

我最早看到的《明慧周刊》是二十几期,觉得好就找着看,又转给别人看,逐渐的我传递真相资料了,越做越大,陆续又分给别人做一些。制作真相资料的同修忙不过来,我就去帮忙。要真相护身符的人很多,我和同修共同做护身符。再后来光盘总要不及,心想自己做多好啊,在同修的帮助下又开始做光盘,做《九评共产党》的人少,我又学会了做书。切磋中知道谁想听MP3、想找什么光盘、需要什么资料,或者是谁想自己做资料,急需找人帮忙做资料等等,就帮同修找一找同修,解决一个是一个,尽力的做吧。有时自己悟到点什么就写出来请同修帮忙投给明慧网。就这样每天平稳做着我该做的三件事。

尤其送资料,我要求自己必须及时。有一次大雪过后,我走湖边时连人带车摔倒,爬起一看,这段地面象玻璃板,我也没有多想,找着包放车上,又看见自行车座没了,走几步拣起来安到车上继续走。有遇到雨雪天,送完资料后回家一看,泥水湿了半截裤腿,却从未感到腿脚冷。切身体悟到是伟大师尊无处不在的精心呵护着每个大法徒。

那些日子,我基本上做到五套功法炼一遍,每周看一遍《转法轮》;抓紧时间通读师尊经文和各地讲法;也参加小组集体学法。认真的学法、修心、遇事向内找,是伟大师尊把我从地狱捞起来,而且又一次一次的洗净。遇机会就面对面的发资料,讲真相,劝退。

也曾遇到过昔日的同修,就劝他们这么好的大法可千万别丢,尽快的走回修大法的路,同时多给他们些真相资料和新经文,希望他们叫醒他周围的昔日同修。天天挺忙的,但是从不感觉累,而是活的充实愉快。

再后来自己的学法时间就越挤越少了。学法如任务,看书心不静。在打坐中师尊点化,才悟到事情严重了。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出自己有较重的做事心,总认为自己能行,活再多也压不垮。怎么出这么强的做事心呢?继续深入向内找:有求名的心,自以为是的心。通过向内找,自己又从另一角度悟出:你这老太太干这么多活,那不是把别人建立威德的机会给拉下了吗?然后,几经周折又开出了几朵“小花”。

越到最后越是救人急。唯有实修才能算做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才是给伟大师尊的最好回报。

叩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