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九六年老伴有病,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们就抱着祛病的想法听了师父讲法录音。由于我识字少,加上伺候老伴,就没学法。一直到九八年老伴去世后,我参加了一次法会才知道这法轮功不只是祛病,还是修炼,这才真正走入实修。

十二年来,我信师信法,稳健的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在这里,我想将自己这些年的体会和大家進行交流,因不会写字,就只能请同修代笔了。

一、我识字了

小时候,我仅上过八天妇女识字班,所以只认很少的几个字。九八年学法后,我在家里建立了学法小组,因就我一个人住一栋房子,很方便;所以以后的学法交流经常在我家开。

开始认字时,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学,后来同修念《转法轮》我就跟着往下看,经常是这句话我早就背过,但并不认识这些字,后来,我便用小纸条写上同音字,夹在书的这一页里,同修念,我就跟着小声念,这样认字速度很快。我非常感谢师尊开启我的智慧,感谢同修的帮助,并庆幸我们的学法小组能坚持不懈的走到今天,即使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们都未停止集体学法。两年后,我能通读师父所有的著作了,也能理解大意。

二、证实大法,义不容辞

修炼前,我患肺“空洞”症,每年冬天咳嗽、关节炎、血压低,动不动就晕倒,脉搏才45次/分,小便失禁。学法后,我每天炼功,守住心性,不知不觉的,疾病全部消失。

九九年七月,大法被残酷迫害,我与儿女分开住,条件宽松,证实大法我义不容辞,于是便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我想我就是来证实大法的,所以走到哪里,就把大法真相讲到哪里。当上访无望后,我们开始向民众讲真相,救度被恶党蒙骗的众生。《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我一直在大资料点做资料,与同修配合默契。

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产生了自己做资料的想法。零八年在同修的帮助指导下,我学会用电脑和打印资料,还能上明慧网浏览每日明慧。制作了许多《转法轮》和《九评》。我常常感恩师尊对我的加持,让我家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小朵,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散发着清香。在迫害最严酷的时候,经常在我家开法会。我家的学法小组、资料点自始至终平稳的运作着,从未受过任何干扰。

三、否定旧势力迫害,堂堂正正讲真相

零三年十二月六日,我骑自行车经过一路口时,被侧面急驰而来的摩托车撞倒,当时只觉的神情恍惚,腰痛,我马上请师父保护,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没事儿。骑摩托的小伙子扶着我回了家,他要将我送医院,我坚决不去。儿子回来后,他俩逼我去了医院。骨科主任说:“在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的基础上又发生了三节腰椎压缩性骨折,病情比较重。”我执意要出院,医生劝我平躺在板床上。我就自己走,坐电梯下楼回家了。当时腰的确疼得厉害,我悟到是旧势力迫害我身体,要否定它。就这样,一周后我就能骑自行车出去讲真相救人了,完全恢复正常。撞我的小伙子也明白了大法真相。

零六年以后,我与一老年同修配合天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发《九评》、光盘及小册子,我俩一人发正念,一人发资料。赶集时经常就背上一大书包资料,一会儿就发出去了,有时到建楼的工地去发,当地农村的、外地的民工都有,我们边发资料边劝退,有时一天退二、三十人,四年如一日。

有人问我:“你一个老太太独自在家,不寂寞吗?”我说:“不寂寞。”我心想:“我哪里顾得上寂寞?我只觉的时间不够用,学法不够扎实,救的人还不够多。”我有幸成为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听师父的话,再精進,与同修配合的更好,多救人,兑现誓约,早日与师尊团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