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法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这是我第一次投稿,我不知道怎么写才好,想到哪就写到哪。敬请同修多多的指正。

提笔我要先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我是二零零四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其实我在九八年前就知道法轮大法了。那时我正怀孕,身体很不好,有心脏病、颈椎病、脑供血不足、心供血不足、心脏偷停、肾炎、妇科病等等,听说婆婆还让我丈夫去庙里烧香。我的心情自然一直不好。

我的大法缘

一天丈夫带我去早市,我看见路边有许多人,还挂一些横幅,但我也没心思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只听丈夫说,你看这个功法多热,都在炼,各个地区都有辅导站。我丈夫早就知道法轮功,那时他基本上都在长春,还知道当年师父办讲法传授班的消息,但他没修炼。不过他对这个功法还挺了解。我从来都没听说过,那时我除了想办法保胎就是想法补血,他跟我讲的这些我没往心里去,也没问是什么功。

一直到九八年后半年,我的小姑(丈夫的妹妹)来我家串门跟我说,她炼法轮功了,说是长春来人教的,有书,还有人教功,还集体炼功学法,很好。还有人天目开了,等等。我很爱听她讲的这些事,因为从小我就知道人是有前生来世的,虽然共产党搞的无神论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我在想如果人死了什么都没有,那么我的思想、我的意念能死吗?他们又能去哪里呢?他们不应该没有了呀(那时概念不清,我当时想到的“思想”和“意念”其实应该是《转法轮》中讲的主元神吧),还有其它好多自己弄不明白的事。那时不论谁给我讲神、佛啊,什么轮回呀,我都特别爱听,也相信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也很喜欢進庙,尤其喜欢進大殿,我心里感觉象过年似的,我喜欢看佛像,也喜欢那个环境。我也有过出家的念头,曾经也想过,这要有不用出家就可以修炼的方法该多好。还想象着家人在那屋里睡觉,我在这屋敲着木鱼打坐念经,那多好。我还不是偶尔这样想,而是时常这样想。现在听见妹妹说这个法轮功可以开天目、还能这样,还能那样,这跟我想的也能搭上点边,于是我就想看看这本书,就跟妹妹说给我买一套书呗?她当时答应了,后来也许是她忘记了,就不了了之了。这一拖就到年底了,我的预产期也到了。

也就是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份,我就看到电视里开始抹黑法轮功,接下来就是什么“天安门自焚”事件(其实是中共栽赃陷害),那时看着电视自言自语的说,我幸亏没学。我丈夫说:“你别胡说,这里边肯定有事,法轮功炼了这么多年咋没有自焚的,政府不让炼了就有自焚的了?我看就是炼法轮功的人多,他们(指江泽民一伙)害怕被夺权搞出来的。炼法轮功的人越多他们就越害怕。”我丈夫一直认为法轮功是正法,是被陷害的。不知为什么我丈夫从没听信过中共说的法轮功那些不好的话。他也没有修炼,他为什么这么坚定?我一直也搞不懂。后来听说妹妹和婆婆都不炼了,都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还听说婆婆炼功没多长时间就来月经了。因她们也是刚开始学法就被迫害,对法还没有更深的理解,才会放弃的吧!

但是不知为什么,尽管这样我还是忘不了这个功法,只要妹妹一来我总是先要问一下她那里炼法轮功的人的情况。到二零零四年的年末,我非要接触这个功法的心已经迫不及待了,那个时候什么迫害呀、抓人呀,在我根本就不想这些事情,好象啥也不怕,没有那个概念。正好这时妹妹也来我市了,因她丈夫在这打工。她在我市租房的房东大嫂是炼法轮功的,在这个房东大嫂的劝说下妹妹又开始修炼。

我正迫不及待要修炼,每天盼着妹妹能来我家,给我带来师父的讲法等书。记得开始她给我拿《明慧周报》之类的故事给我看。我着急要看师父的讲法,可她也没有书,她看的都是大嫂的书。她就给我借。记的第一次给我拿的是《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并告诉我说人家还要呢!我看了师父的讲法就爱不释手,因书里师父讲的有些我不觉得陌生,可想到人家还得要呢!怎么办?抄吧!我就开始起早贪黑的抄。丈夫看我这样,他心疼我,说你去睡吧,我给你抄。因我身体不好,是活丈夫都不让我干,严重时我睡觉他都得看着我,怕心脏偷停过去了。还怪了,别的什么事他替我做都行,可抄师父的法这事我还信不着他。就这样,妹妹拿来一本,我抄一本。终于有一天妹妹费了好大劲帮我请到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我看着《转法轮》这本书激动的都不知咋的好了。应该说,从这时起,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师父说的都是真的

大法书有了,可是难题又来了——我只念了二年书,书的每一页都有不少我不认识的字,而这本书是不能念错一个字的。这怎么办?我开始找字典,开始边查字典边看书。孩子上学用的拼音田字格我几乎查了一本子。奇怪的是,就查了一遍,这一本子上的字只要我扫一眼基本就全都认识了,而且他们出现在《转法轮》的任何一页上我全都认识。这样,在看第一遍《转法轮》时,我就只需查没见过的那些字了。

我看书学法、学功一起来,所以书看的慢。可是我出功可不慢。我还没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炼功中会出现什么状态呢,我炼功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师父所说的:“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转法轮》)我刚开始炼功就是这样的,只要一打坐就象被什么固定住了似的。有时我自己特意想动一下都挺费劲的。有一天打坐突然感觉自己的腿没了,想不起来这腿哪去了,正想着这腿怎么还没了呢?突然感觉啥都没了,脑袋都没有了,但却能听见炼功的音乐声,也知道自己在炼功,啥都知道,就是感觉自己的肉身全都没了,感觉我在一个非常大的空间中。那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一种舒服美妙的感觉。但是我害怕了,因为书我还没看到那儿呢,不知道会有这个状态,所以就害怕了。我想我是不是魂出来了?我记得老人说过,人的魂出来时间长了,肉身会死掉的。如果时间长了我肉身真的死了咋整?觉得舒服还怕出事,就想找个借口赶紧起来看看是咋样?这时我就听见流水声,就想是不是水龙头没关紧,去看看吧,就起来了。根本就没有流水。

还有一次坐着坐着,忽悠一下又進入那种状态,看见象电视的蓝屏似的带着雪花嗖嗖的从我眼睛处向上飞去,也把我给吓得爬起来了。那段时间打坐基本都这样的。等到妹妹来了,我就问她我咋会这样呢?她一听,就说这是好事呀,师父在书里都写了,会出现这个状态的。我说在哪写着?当时我半本书还没看到呢?她翻开书叫我看,当时我真后悔,我要知道是这样就坐它一宿好好的体会。从那以后我一打坐炼功就想有那个状态,但是一次比一次时间短,之后就没有了。我知道是自己起了求心造成的,通过学法对法的深入,将近一年才把这颗心放下。

当初得法的一天早晨,我正擦桌子,突然觉得好象是从上边掉下什么东西一下掉到我的腹部那种感觉,把我震的一惊,腹部感觉抻了一下,有一丝痛感,很快就过去了。一天早上我醒来时,手往小腹一碰就觉得小腹部位象有个风扇似的乎乎的转,都能感觉到好象有风。转了大约有十多分钟。

我平时很爱吃肉,什么肉我都吃。可是一修炼,我就不能吃了。才刚刚开始学法怎么会这么快就反映出来了呢,而是发自内心的不想吃了。早上丈夫做菜,我也不知道菜里放肉了,我也没看见肉,可是一吃就恶心,根本就吃不了,有老大的肉腥味。后来我问丈夫菜里是不是放肉了?他说我放的是鸡肉,从那以后不馋肉,也不想,一年多想不起来买肉,去超市从不往卖肉的地方去。甚至后期无论吃什么,只要是感觉什么好吃,味道好,就这样一想,再想吃同样的菜,用同样的做法做出了,就觉的不是那个味了,而且会觉的那个滋味很难吃,甚至永远都不想吃这个菜了,问家人,人家说很好吃啊,跟那天的一样。

挺过消业关

一开始看书我就進入消业状态:腰疼的睡觉不能垫枕头,就是脑后梳个辫子都不行,都得把头发全散开平躺在床上,感觉脊椎骨好象裂开了手指宽的缝一般,疼痛难忍,但我知道这是在消业,师父在管着我。因我生孩子住的那家医院的产床边的墙上有一个洞,不知通向哪里,我喂孩子时腰被从那洞里出来的风吹了,就落下了腰疼的毛病,听说月子的病得在月子里养才能好,我丈夫就赶紧买药,在月子里就已经治好了,但我把此事都忘了。这次师父帮我把它彻底推出来,真正的把这个东西拿下去了。我知道如果我要是不得法的话,也许将来我会因此而瘫痪。当时没想这是病,就知道是消业,是好事。奇怪的是只要我一有事要出去,比如去接孩子、买菜,腰马上就好,只要一上楼没啥事的时候就又开始疼,一直痛了两个来月。没修炼前有一段时间我的胯骨掉了,走着走着就不敢动了。还有,医院大夫曾经说我的心脏还不如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呢,那时我才二十八、九岁。可想而知我这业得有多大!是师父给我消了业,赐给我健康的身体。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的健康。

最神奇的是一次我去超市买大米,超市是不给送的,我自己骑着自行车把米带回家,那是50斤一袋的米,我竟然能把米扛在肩上,再把自行车锁上,再把它扛上5楼,扛着米把门锁打开,把米放在地上,大气都不出一口,就象空手上楼似的,一点也不累,也不喘。就我这样的人,竟然能干小伙子干的活?连我自己都吃惊!后来搬家到七楼,冬天买土豆,都是七、八十斤一袋子,我也能把它扛進家。

初得法的一天,丈夫上班走了,我在家做饭,并准备送孩子上学,这时突然肚子疼的厉害,简直直不起腰,我寻思上床趴一会就好了,没想到越趴越疼,连胃带肚子翻江捣海的上下翻滚的疼。自从得法身体的任何难受我从没想过它是病,这时我在想它疼它的我干我的,反正我都得法了,我才不怕呢,况且师父讲过“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的法理,于是我就忍着痛去做菜,越疼越严重,眼看到点孩子该走了,怎么办?给丈夫打电话又怕他送我去医院,决定不打电话给他,这时菜也放到锅里了,我就進屋把《转法轮》拿起来,靠着窗台翻开书就看,大概看了一页,不知不觉肚子不疼了,我感觉非常神奇,蹦啊、跳啊、用手按,怎么都不疼了,就象刚才肚子根本就没有疼过一样,太神奇了!

别看我修炼前身体那么多的病,但我不是为治病走進大法的。因刚得法,只知道哪不舒服,难受是师父给消业,不是病,这是听妹妹说的。大法能治病,我很清楚。自从看了《转法轮》这本书,感觉我整个人都在变,同时也很快的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有好多我从小就迷惑的事情,学法后我也都明白了,对师父讲的法,我没有一句怀疑过,我知道这都是真的,所有师父讲的神通啊、特异功能啊,我没有一样是陌生的,比如说,师父讲的“摄魂大法”:“我们还有一种功能,过去叫作摄魂大法,那种功能更厉害,能把人的整个元神揪出来,那个人立即就不会动了。”(《转法轮》)看到这里,我感觉这事我好象早就知道,一点不奇怪。还有师父讲的天目所有的功能,好象也早就知道。

《转法轮》里讲的三千大千世界学说,使我明白了小时候为什么我老是认为无论多小的东西里面都有象我们一样的人,他们也做饭、挑水、反正我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哪怕有针尖大的东西我都细细的看,感觉里面都有生命,同我一样的生活着,或是感觉如果我進去,里边也是很大的,同这一样大。《转法轮》里讲“他说人的一个汗毛孔里边就有一座城市,里面跑火车跑汽车。”,这我都知道,感觉小的时候都有人告诉过我,如果能看到,会看见“满身体都是人”的感觉。而且小的时候还能看到东西,以为人都能看见,就没跟谁说过,各种颜色的形状不一样的东西飞来飞去的非常好看,只要想看,静静的坐着或想一下就能看见。有时我还用手去接。记得和别人打仗的时候,无论人家怎么骂我,当时气得身上直哆嗦,就是张不开嘴,脑袋一片空白,人家头脚走,我后脚啥都想起来了,倒不是怕,就是想不起骂人的话,还恨自己怎么关键时候就想不起来呢!其实我的脾气是很暴的,我就记得小的时候爸爸告诉我说我是男元神,所以感觉象是有什么东西在制约着我,所以自己也很生气,为什么我一身的能耐(常人的)就使不出来呢?自从学法炼功之后不但自己的一些谜团解开了,而且在法理上还悟到了很多,但是我悟的有些我说不明白,表达不出来,有时说着就象大白话了,觉得也没什么呀!心里知道的意思,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的说的好象不是那么回事了。你说别人能听的明白吗?所以我现在悟到什么,说不明白的我就不说,不象以前表达不出来还要说,那时有意无意的都有显示的心在里边。

证实法中出现的神奇

在妹妹的房东大嫂那里我认识了一位老同修,我们只见过一次面。后来我去市里每次都能碰到她,就象约好似的,她感觉也不是偶然的,于是她帮我找齐了师父的各地讲法。我很感激她。就这样通过她我认识了好多老同修。她们看到我也感觉很亲切。奇怪的是我一个新学员又是在这样一个严峻的形势下,她们却都那么的相信我。当然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开始接触资料点,每次的资料量都非常的大,象大号的化肥袋子,基本都是一袋子一袋子的取回来送出去。

师父把我丈夫当弟子一样保护

我丈夫特别支持我,每次外出送资料的时候丈夫就帮我;只要我学法丈夫什么都不让我干,而且每天看着我炼功。我修炼不长时间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什么都能干了。丈夫不象我们每天学法、炼功,但他说他也修炼,只是偶尔的看书,他说他照师父说的做,他说整天捧着书不按师父说的做当啥?丈夫是搞工程的,特别忙,我不知道象他这种状态是否属于咱们修炼范畴内的人。

丈夫的前半生非常苦。有一天晚上他看见门后一个大大的东西在转,他说里边是亮的非常刺眼,他想仔细看看时,没了。还有一次他骑摩托车出去,半路车就坏了,又是冬天,很冷,他就推着车走。冬天工地停工了。我丈夫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从来没有架子,在外面又包了点小活,他就往那干活的地方推。推着走了一段路,他说他就想起了大法,于是在心里就跟师父说:冬天没啥事,我也没啥能耐,就干点小活,这车又坏了,还怕耽误了人家的事(大概就是么个意思)。他说,他在心里就这么一想,一脚就把车打着火了。骑到那干完活又骑到修理部。到了那人家问咋来的?他说骑来的,修理部的人说这车怎么能打着火呢?那个线缺了挺大一块接不上啊。我丈夫说太神奇了。

最近又发生一件事情,想起来我都有点后怕。工地离家较远。他骑着摩托,前面正是交通灯,等绿灯的车堆了老多,我丈夫是左转的,这时丈夫说他看到前面象一汪水似的东西在路上,这时灯亮了,我丈夫往前骑,结果就他被那东西滑到马路中间了。他说他当时眼睛一闭心想这下算完了。过了一会他睁开眼睛一看,周围什么都没有,他心里纳闷,那么多的车哪去了?也没听见周围有车开走啊。这是后来我妹夫来他才说起来的。当天他怕我害怕就没敢告诉我,我只看见他的一只腿又青又紫的挺吓人的,问他咋弄的他说摔了一下,没事的。由于这些年修炼对常人有病应该去医院的理好象已经淡忘了,没想起叫他去医院,他自己也不去。

自从我得法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不用丈夫再看着我了,他就出国呆了一年多,只是在出国体检的时候去过一次医院。检查说脂肪肝,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从那以后没去过医院。哪儿不舒服就看《转法轮》,可是这一次他腿肿的很吓人,膝盖骨和周围大面积肿的象气球里面灌着水似的,我说你要好好修不就好了,他说我要不修炼命都没了,后来他给我讲当天的经过,他说是师父救了他,不然的话都得被车碾碎了。后来还是买了点药水涂了涂,我叫他有时间就默念“法轮大法好”,他说我念,因工作很忙,晚上回来的晚,但他每天都坚持抄书。《中国法轮功》这本书他抄了两个月左右,他说抄书比看书还好,理解的程度不一样。结果他的腿也很快好了,他买的那点药也没怎么用。

我怎样讲真相

在讲清真相方面我喜欢面对面的讲,资料也发,开始的时候发的量大,后期比较注重面对面的讲,也不害怕,我讲的时候,好象旁边的人都不注意,所以效果也好。

我现在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就是用电话直接讲真相。当然注意安全是很重要的。我每次拨号前都发一念:让我的信号走另外空间,邪恶不配听见我的声音,即使听见也会马上抹掉,让它想不起我说啥。师父讲过“随意所用”的法理,师父给我们的神通只要我们用于讲真相救人,那想咋用就咋用。

我想电话或手机在我们中国来说,几乎是家家都有的通信设备了,几年的光景,不分城乡的,手机是几乎人手一部了,我想,这种情况的出现也不是偶然的,也是为法而来,为法而用的。我要用手机这个法器来完成我的史前大愿,一部手机在手,就可以畅通无阻的周游全国。

在初期用手机讲真相时,我把号码拨过去,就怕有人接,心跳也加速了,几次都是这样的,一有人接心跳的就快不行,而且说话打漂,甚至不知道咋说了,忘词了。我想这不是我的状态,平时我面对面讲都没有这样过,这是怎么了?是谁在怕?这不是我,我要突破它,当时我悟到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人,其实不光是救人,这里边有我们要修的部份。当时我就发正念铲除我体内使我怕的物质因素,立即解体干扰我证实法的一切邪恶生命,让它全部灭尽。说来也神,念头一出马上稳定下来了。是呀,我在救人,多大的好事!我没做坏事,我为什么要害怕?当我再次拨通电话时,心里就变的很平静,而且发出一念:清除接电话人背后的邪恶生命,然后对方接起电话几乎都听我给他们讲,退的也痛快,有的几句话就退了,一般我都把要说的写在纸上,后来我感觉象背稿似的,用起来不灵活,因为这是直接对话,不象语音电话,后来基本就是临时发挥,就向跟亲人唠家常似的,只要有正念心很稳的时候,都用不着几句话就都退了,还有没念过书的老人我就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然后叫他念给我听,他们就跟着念“法轮大法好”,有时一气能退几十人。

有一次我打电话,是一个年岁大一点的男士接的,听我刚一说,他就破口大骂,我当时想到师父讲的摆正与人的关系,于是我说:大爷,您别生气,我是个修炼的人,我是修真善忍的,所以我不会欺骗您的,您看现在的大灾难这么频繁的出现,它不是偶然的,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有救人的责任,所以我们知道这灾难是冲啥来的,所以我要告诉您怎样才能躲过这大灾大难,而且不用您花一分钱,你也没有任何损失,就连这电话费都是我出的。当时大爷的语气就软了下来,而且老俩口都做了“三退”,还很高兴。还有的人怕上当受骗,我就告诉他说,隔着电话我能骗你什么?而且我们是为了你好,是分文不取的,你想一想,现在哪有不花钱的事?买份保险一年还得花个千八百的,还得人死了或出事了才能有赔偿,甚至有的保险都得不到补偿。我们告诉你这些,让你不用花一分钱就给自己买一份真正的平安保险,不是再好不过的事吗?就这样,多数也都退了。

当然,啥样的人也都能碰上的,有的要约你出去;有的在电话里耍笑你;有的问你在哪里,说要当面感谢你;还有的听你一说就把电话放一边的,等等。当然这都是初期讲的时候有过这类现象的,但不多见。我知道遇见这个事不是偶然的,这就是有我该修的东西,看我的心怎么动,是随着他动还是坚定正念?我想我不会上这个当的,我不会放弃,让邪恶得逞,只要我按法的要求做就一定会成功,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任何风浪都无法阻止我救人。

我虽不是开着修的,但我知道救人或除恶使用神通是管用的。师父在法中讲过,世上的一切,“为法而来的、为法而成的、为法而造就的,都在这段时间中展现出来了。”(《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我想从今以后我要好好的利用这万古难逢的大法与师父给开创的这个机缘来救度所有的众生,不辜负师父的苦心度化,一定做好我该做的,助师正法到底,完成与师父的誓约,让师父放心。我从看了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才深知我是怎样入门的,我对师父的感恩之心无法用语言来表。我想这几年的残酷迫害也是给我们新学员建立威德的机会,我却没有好好的利用这段时间,还连累了一些同修身处难中,真是愧对师尊。

同时我也想向同我一样得法晚的同修说几句。我们即使得法晚也不能拖正法的后腿,要利用好现有的条件做好我们该做的,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救度之恩。我们这次得法是不容易的,靠我们自己進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好好学法,多读师父的新经文,勇猛精進吧!想到自己有时的懒惰与懈怠,我真是觉的汗颜。我想,从我写出这篇体会开始,我不会再被任何的借口与观念挡住我前行的路,什么都不配干扰和耽误我救众生。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别的我都不承认。

初次写稿如有不妥的词语还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