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一次,我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我一边绝食抗议,一边躺在床上背法、发正念,同时找自己的问题,也给他们讲真相。过了几天,我想我应该离开了,我要出去救度众生,不应该呆在这里。于是我就求师父给我安排好离开的路,并发一念:在我到达安全地方之前,不让洗脑班里的人发现我走了。

一天夜里,我发正念把警察都定住,然后拿着毛巾等物下了楼,可是我楼上楼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出楼的门,我就停了下来,心想:没有路师父也能给我创造出一条安全的路来,并默念“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然后我心里求师父:师父啊,我要出去证实法,路从哪走啊?走近一看,门开了,我出来了。到了院子里,正准备找东西垫高翻墙过去,同时想:请师父加持安排。这时突然发现院门裂开了一尺宽的缝,我便钻了出来。整个过程非常的神奇,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

此时正值冬天,我只穿了一身单衣服,单袜子没穿鞋。我顺着墙根赶快走,脚下是冰块、雪地、砖头、垃圾,还有玻璃碴,这些我都无暇顾及,只想赶快离开此地。当我走到一片野地里时,听到远处有汽车响声,我赶快过去一看是出租车,我便上了车,司机一看我的样子吓一跳,因当时正月的西北风刮的非常冷,我只穿这么单薄的一身衣服,还没穿鞋,而且半夜三更的,所以司机问我是干什么的?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一看这种情况只好下车了。接着顺着野地往前走,走到头是条河,过不去只好又返回来。这时我又看到远方有车灯,闪着向这边开来。我发正念,想我是大法弟子,请师父法身保护我,让司机把我看成正常人,顺利的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结果出租车司机真的没有问我,中间我换了次出租车。最后我艰难的来到了一个同修家。

当我站在同修屋里时,同修惊讶的问:“你是谁?”打开灯一看,是我。同修更加惊讶了:“大爷,大院门每晚十一点都锁上了,我们楼的单元门和我的房门都锁着,现在已是夜里三点多了,你是怎么進来的?”我说:“我也说不清楚,不知道怎么進来的。”说完我躺在地上就动不了了。同修赶快给我喂饭,发正念,念法给我听,让我睡一觉后,又陪我炼功,之后同修把我送到了更安全的地方。

通过这次神奇的走出洗脑班,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了。

还有一次,我被非法关押在某监狱,七个多月一直绝食抗议中共邪党的迫害。这期间他们基本上都是把我双手在背后铐着或者让我在“死人床”上度过的。每次灌食后都是处于昏迷状态,如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这六十多岁的老人真的很难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当我清醒过来时,我就背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我心态纯净时,虽然我躺在死人床上,但却体会到了“似空非空,动静如意”的舒服美妙的意境。后来我身上多处出现脓包,流着脓,尾椎处有两大块褥疮,烂的都见到骨头了,两脚肿的象馒头,体重也只剩下30多公斤,生命奄奄一息了。狱方都认为我活不了三天了,他们怕担责任,赶快把我送回了家。当时我躺在床上,翻身都需要别人帮忙,同修都来帮我发正念,帮我学法、切磋,我也不间断的听师父讲法录音。一周后就能扶着床、桌椅站起来了,半个月生活基本上能自理,三个月后我这个被中共迫害的快要死的老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竟神奇般的恢复了正常,我又汇入了正法洪流中了。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这七十多岁的老人有很多神奇的事,今天仅写两例与同修交流。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师父的浩荡佛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