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纪实(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接前文《牡丹江市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纪实(一)》

五、迫害案例

(一)拆散家庭 摧残老幼妇孺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然而牡丹江当局竟不顾最起码的人伦,经常敲诈六十岁以上高龄的老人;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经常造成老人无人照管、孩子没了饭吃的悲惨局面。

1、两个幸福家庭被生硬拆散 四名幼儿被亲戚收养

在牡丹江师范学院有两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一家是金宥峰、姜春梅夫妇,他们有两个男孩,大儿子金禄易十岁,二儿子金盼盼才一岁多;另一家是刘知渊、申春花夫妇,他们有一双儿女,儿子刘成成三岁,女儿刘双双才一岁多。


金盼盼(男孩)

刘双双(女孩)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夜间,牡丹江市公安局恶警到两家实施绑架,因孩子无人看管,恶警以把四个孩子送到孤儿院相威胁,逼迫其亲戚把孩子接走。

他们四人都被枉定十几年重刑,他们的孩子由其姥姥收养,金宥峰在牡丹江监狱遭酷刑折磨后含冤离世。金盼盼的姥姥本来生活就不富裕,为了抚养孩子被迫去捡废品。下面我们着重介绍一下金宥峰在狱中遭受迫害的情况:

在牡丹江监狱,金宥峰因不放弃信仰,恶警给他戴上手捧子和三十八斤重的脚镣,然后用一条铁链子把手捧子和脚镣连在一起进行污辱。他还经常被恶警关进禁闭室酷刑折磨,那个禁闭室有个“老虎凳”, “老虎凳”靠背上有两个洞,恶警把金宥峰的手从洞中推到背后用两副手铐铐紧,踩住身子拽着头发疯狂暴打,然后往他的鼻孔里灌注辣椒面。刑警队长叫嚣说:“这次让你尝尝刑警是啥滋味。”期间狱警司洪涛堵住他的鼻孔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牡丹江的冬天非常寒冷,恶警不让金宥峰穿棉衣,到晚上还故意把禁闭室的窗户打开,更难以忍受的是由于金宥峰的手脚都被锁着,大便只能拉在裤子里。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金宥峰被转到七监区一中队迫害,第二天,在大队长朱在良的指使下,恶警栾玉用手铐把他铐在窗外的铁栏杆上,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对他大打出手。

由于长期遭受酷刑折磨,金宥峰出现肺结核症状,二零零七年八月他的左肺全部溃烂,右肺仅剩一小块还有功能,医生说他病入膏肓,生命垂危。监狱以保外就医为诱饵企图迫使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金宥峰不为所动。这样一拖就是十个月,到二零零八年端午节前,金宥峰才被保外就医一年。由于长期延误治疗,金宥峰病情非常严重,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金宥峰在狱中被野蛮迫害(2008年11月29日摄)

金宥峰含冤去世前(2009年1月19日摄)

2、张丽被非法劳教,女儿靠亲戚抚养

牡丹江市阳明派出所恶警勾结街道办事处、居委会,长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肉体及经济上的迫害。

在中共十六大召开前,阳明派出所恶警刘志强、张溢涛等在所长杨旭辉、指导员陶文的指使下,闯入法轮功学员张丽的临时住所抢劫了一千元存折,将张丽和其年幼的女儿绑架。他们从张丽女儿口中骗取情况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吕淑繁、于波和李志豪。后来,张丽被非法劳教三年,吕淑繁、于波和李志豪三人被刑讯逼供后也被非法劳教。

张丽的婆婆得知张丽被劳教后,承受不住打击,很快就悲愤离世,张丽的女儿只好靠亲戚抚养。

3、敲诈没有经济来源的老人,钱少打欠条,交钱无收据

据牡丹江公安局内部人士透露,公安局给各分局、派出所下达了敛财指标,阳明派出所为了完成任务,把魔爪伸向没有经济来源的老人。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中午,阳明派出所恶警闯进法轮功学员老赵家将三名六十多岁的老人绑架到看守所,向老赵勒索五千元现金,老赵的家人只能拿出三千元,他们强迫老赵打了两千元的欠条,而老赵家人交的三千元现金却不给开收据。

(二)牡丹江修炼法轮功的教师被迫害案例

尊师重道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牡丹江一些教师由于修炼了法轮功,对学校、对学生认真负责,备受人们尊重,但是中共邪党却把他们开除,非法关押、酷刑折磨,有的被迫害离世。

1、教师汪继国、郭春英被迫害致死

汪继国,男,四十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夫妻二人都是法轮功学员,家中有一个八岁的孩子。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夫妻二人均被劳教,汪继国在劳教所被迫害患肝硬化腹水而保外就医。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汪继国出院仅三个月,身体病症还很严重,师范学院恶徒又将他劫入牡丹江监狱。本来身体就没有恢复,又遭受监狱的残酷迫害,汪继国生命垂危,经医院抢救无效,于二零零三年九月离世。

郭春英,六十六岁,宁安市红城村小学教师,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被恶警骚扰,当夜含冤离世。

2、师范学院朱秀成、汪淑娥夫妇被枉判重刑

牡丹江师范学院朱秀成、汪淑娥夫妇多次被恶警骚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朱秀成在第二次非法劳教回来后不久又被绑架,在牡丹江市公安局被国保人员踢打面部,门牙被踢歪,嘴角被踢伤,关进第二看守所后又遭灌食迫害,囚禁七个月后被枉判五年半徒刑劫入牡丹江监狱,其妻汪淑娥也被非法判刑而劫入哈尔滨女子监狱。

3、中学教师佗文霞遭残酷迫害

佗文霞,女,牡丹江市北方中学教师,家住牡丹江爱民区向阳小区,她六次遭绑架,被开除工作、停发工资,家中现金和存折都被中共恶徒抄走。国安特务还赶走了佗文霞对门的邻居,住进去对佗文霞进行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并找机会偷偷往佗文霞家安装了窃听器。

4、东宁县教师张忠、姜敏善、金锦善、贾艳凤被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东宁县育龙小学教师张忠送给每个学生一个法轮功护身符,希望孩子们在天灭中共的劫难中能得到平安,被不明真相的家长诬告,东宁县公安局枉判张忠五年徒刑把他劫入佳木斯监狱。张忠被判刑后家中失去经济来源,他的妻子靠给人打短工供孩子上学,找着活干还好点,找不到活干就干着急,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生活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使她精神恍惚,无法照管孩子,只得在亲戚家暂住。

法轮功学员姜敏善是东宁县职业高中对优秀女教师,二零零二年一月份,被林晓伟等恶警绑架,恶警不让她睡觉进行逼供,折磨了四天四夜后把她投入看守所。姜敏善绝食反迫害,看守所恶警对她灌食时故意把她的鼻腔扎伤了。姜敏善肚子里整天火辣辣的痛,被迫不断的喝自来水,很快她全身都胀满了水,眼睛肿成一条缝。东宁县公安局对她枉判十年徒刑劫入哈尔滨女子监狱,监狱恶警又把她关进禁闭室毒打,后来她高烧不退,脊椎处疼痛难忍,每天趴着,生活不能自理。

金锦善是东宁县第三小学的退休教师,她和丈夫李桂哲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李桂哲被枉判四年徒刑关进鸡西监狱,狱警罚他到煤矿做奴工,李桂哲的腿被砸断后转到牡丹江监狱继续关押。二零零五年李桂哲将要获释的前十三天,金锦善又被枉判四年冤狱,二零零八年就在金锦善还有三天就要获释时,走出监狱的李桂哲又被第二次枉定两年劳教,所以,他夫妻二人多年来没有见过一次面。

贾艳凤,东宁县第二中学的教师,二零零五年被恶警绑架,关押近四个月后获释,可东宁县教委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后才能上班,这样,她一直被停薪停职在家,丈夫因此和她离了婚。四年来,她带着一个上学的孩子,靠打工艰难的维持生活。

5、中学教师李荣琴遭受的迫害

李荣琴,女,四十三岁,牡丹江分局八五八农场中学教师,一九九七年,因患气管炎无法继续教学,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她神奇般的恢复健康并担任班主任的工作。一九九八年,她被评为优秀教师,他教的班级也被评为“牡丹江农管局优秀班集体”,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被开除并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三月,李荣琴依法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农场公安局关进看守所并被开除工作。当时二十多名学生家长到李荣琴家看望,他们含着眼泪说:“这么好的老师不让教学,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李荣琴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希望能够重登讲台,得到的答复是你只要说一声不炼法轮功了,马上就可恢复工作。李荣琴不肯违背良心说假话就一直没能如愿。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李荣琴再次进京上访,被农场恶警截回后非法劳教三年,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在劳教所,恶警史英白和张波多次对李荣琴进行殴打,罚她坐铁椅子并超负荷奴役,持续的迫害致使李荣琴出现严重的卵巢囊肿症状,劳教所惧怕承担责任而将她释放。

在李荣琴遭受迫害期间,她丈夫也被株连而停职,她九岁的儿子所在学校也要无理的高额收取学费。面对多方面的压力,李荣琴的丈夫只得携儿子离开农场,回江苏老家谋求生计。

李荣琴走出劳教所后,在回老家的途中被谢金和、范玉喜和张立春等恶徒绑架,他们在逼李荣琴的父母作出监护保证后才将李荣琴释放,为避免迫害,李荣琴流离失所。从那以后,公安局局长谢金和等恶警不断给李荣琴的丈夫打电话假称李荣琴已被通缉进行恐吓。李荣琴的丈夫不堪长期迫害,于二零零七年与李荣琴无奈的离了婚。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