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刘英梅四次遭中共监禁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刘英梅,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十二年中,先后四次遭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在狱中遭受了近八年的非人折磨和奴役。

刘英梅,今年六十一岁,原是辽宁省凤城市内燃机总厂的一名职工。她以前因生孩子患下了多种妇科疾病,中西医治疗都不见好转,全家的收入几乎都用在给她治病上。一九九八年秋,刘英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使刘英梅的身体很快恢复到无病状态。

三年中连续三次遭绑架、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刘英梅与凤城市其他法轮功学员去省政府为法轮功澄清真相,刚到省政府大门就被绑架到公园内,凤城市公安局在当天晚上将他们劫回,把刘英梅和弟兄山镇、白旗镇等地的七八名法轮功学员关进了凤凰法庭(友谊商场胡同里)的铁笼子里。第二天文化派出所恶警强迫她交二百元罚款,被她拒绝。警察中午把她放回,可是隔两天又把她骗去派出所,并将她直接关进拘留所。刘英梅在拘留所里吃的不如猪狗食,睡在有老鼠经常出入的凉铺板上,这次她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刘英梅在大堡镇闫家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大堡镇“一一零”警察将她绑架,当天下午刘英梅被劫回凤城市文化派出所,恶警赵松(现任刘家河派出所指导员)将她右手铐在派出所的暖气管子上,一直站到第二天他们上班。

在看守所,刘英梅被强迫不分昼夜在铺板上做奴工,无论是拘留所还是看守所环境都很恶劣,厕所和铺板相连,臭气熏天,每天吃、住、睡不管多少人,都挤在只有几平方又潮又凉的铺板上。九月份刘英梅被关进了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刘英梅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城东邮局贴真相传单被恶人诬告,遭凤城“一一零”警察绑架,并将她们关在铁笼子里,扣下了几十份资料、刷子和装浆糊的小铁桶。上半夜又将她们关进拘留所。次日赵军、崔喜深等恶警象土匪一样抄了刘英梅的家,抢走了锁在柜子里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四个月后,法制科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刘某、罗世爽二人将刘英梅与另两名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三年。

马三家的非人折磨和奴役

苏境是马三家黑窝里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忠实帮凶。马三家是半军事化管理,被关押者的床铺白天是留给参观检查用的,法轮功学员无论身体怎么虚弱都给集中到教室里。

刘英梅被强制洗脑,每天上午被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材料和电视,中午十二点半到晚九点,做奴工。冬季,在被封闭的监舍里做有毒物品和其它手工品。省司法厅、局还冠冕堂皇说:怕法轮功学员想家“上火”。其目的一是给法轮功洗脑,再则是给它们创收。许多学员出现迷糊、恶心、不想吃东西、面部肿胀等中毒现象。管教不管学员的身体情况,厂家给加钱,就一直让学员做完毒活。多数时间都是这批活没干完,下批活又派下来,两批活一起干,完不成任务九点以后,拿到床上做完,才让睡觉。不管年龄大小、有无劳动能力,按人头分活。

七月刘英梅被折磨出现冠心病心绞痛症状,吃药、挂吊瓶、每天含六次药物,走路需两人搀扶,成了劳教所的负担。八月十七日,她被保外就医。回家需交高额押金,因病情严重,还交了三百元押金,押金被苏境扣下,在刘英梅被迫害期满时,也没还给她。十九日,刘英梅在凤城市中心医院抢救,家人昼夜护理,就这样的身体状况,恶警赵松还到医院监控刘英梅。凤城治不好她的病,医生让刘英梅到沈阳安心脏支架。

是法轮大法再一次挽救了刘英梅,刘英梅回家学法炼功,很短的时间里,她又恢复身体健康,家里的体力活,她又可以一个人承担。在这期间,她给凤城市政府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等机构写真相信,同时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一月,文化派出所四五个公安来刘英梅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又将她骗到派出所,随即送拘留所。三天后,赵松等人将刘英梅送进马三家劳教所。

这次,刘英梅被隔离在一楼一间很冷并且有老鼠经常进出的监室内,有两名包夹人员不分昼夜、寸步不离的监控她,不许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五一”前才允许刘英梅回以前关押她的监室。每天早五点,就让她离开监室到严管教室内,这里集中的都是身体虚弱的法轮功学员。到晚九点后,人都睡觉了,才让她回到自己的住处。所有室内的法轮功学员都由专人看管,不许和他人说话更不让谈论有关法轮功的事情。到刘英梅被迫害三年期满时,又给她加期两个月。

被凤城“六一零”非法判重刑

凤城市政府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大队、社保不但从身体上迫害刘英梅,还从经济上迫害她。刘英梅被非法劳教期间的工资全部停发。几年来单位、公安局、派出所、社区等一直打电话或到家中骚扰她。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日凌晨,刘英梅在凤城四中后面居民区发真相传单,被一名牵着狗的老头和他的儿子诬告,他们抢去了刘英梅包里的传单和自行车,恶警将她绑架到凤凰分局,非法搜去她的现金。其中一名小个子警察假装关心她,用刘英梅五十元钱给刘英梅买了一碗面条(楼下食堂是三元钱一碗)。这一次,刘英梅被凤城市政法委“六一零”(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而且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判重刑三年六个月。十二月八日,刘英梅被关进了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警察扒光她的衣裤,拆开被褥搜查,然后由两名刑事犯监管站立体罚,不让她按时睡觉。在监狱里早六点四十出工,只要没有参观和外来检查的晚九点收工,收工后还要搜身检查。

监狱自称“人性化管理”,实际是非人的待遇和无休止的奴役。她们剥夺关押人员节假日休息权益,即使是节假日休息也是星期日做奴工换来的,并且星期日做奴工还与休息人员一样两顿饭。平时只有喝杯水、吃饭或上厕所的时候就算休息了。三伏天气温不到三十度不让开电扇。监狱对外讲午睡到一点钟,其实是为了保养机器(三监区是服装厂),才让中午休息到十二点半,有参观的就让她们就地躺到一点钟。夏季吃的是又臭又咸的大块咸菜,一直吃到新咸菜下来。早晨的窝头谁先抢到手谁就能吃饱饭。检查人员问起监狱伙食情况,谁要说了真话,就得挨训斥。

法轮功学员的权益低于刑事犯人,给家人写信都得到指定地点写并有专人监控,平时笔和纸都受控制,写完的信都得先经过队长检查,都得违心写她们好才给邮。如果不符合她们要求不但不给邮还得遭训斥。所有亲人来信必须她们看过才交给本人,送来的衣裤都得写上女监二字,不写就没收。刑事犯人可以经常与亲人通电话,任何人来在大厅可接见,可共享接见餐。法轮功学员只允许和几名不学法轮功的直系亲属在规定的小屋内接见,并由两名警察监控,不允许共餐。星期日有四名法轮功学员不出工,值班刘队长不但不让休息还踢了她们一脚。三监区服装厂张厂长在全场大会上说法轮功学员触犯了刑律就得“改造”,完不成产值就拿队长试问。刘英梅被迫在四小队做奴工,张队长是转业军人,她抢走了刘英梅的手抄法轮大法经文和刑事犯交给她的三退声明。

二零零九年元旦,刘英梅冤狱期满,队长高某(警校毕业)安排生产组长金丽军盘查她的所有衣物,生产科长王某带六名刑事犯在车间强行扒刘英梅的衣服检查,科长李某不让刘带回自己的衣物,她们怕学员带出去材料和证据,把他们的罪行曝光于天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辽宁凤城刘英梅四次遭中共监禁迫害-247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