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整体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悉尼同修向中国大陆民众打电话,始于一九九九年的迫害之后。那时有许多学员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被抓被打就拿起电话,向迫害单位包括派出所和公安局,讲真相、制止邪恶、营救我们的同修。先后有几位同修参与协调悉尼电话组,后来随着正法的推進和媒体的出现,协调打电话的同修陆陆续续离开。到二零零七年,一直坚持打电话的同修就不是很多,以至于在纽约二零零七年八月《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有同修提问有关打电话的问题,请师父多讲点。

纽约回来后,这位提问的同修(悉尼电话组的主要协调人)开始组织同修集体打电话,我们电话组的多数成员是那个时候加入進来的。下面我就分几个方面将我们这几年在打电话救人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向大家汇报一下,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保持学法交流的环境是坚持打好电话的基础

二零零七年新的电话组成立后,大家都意识到要想持之以恒的打电话救人,就必须坚持学好法,保持学法交流的环境不受干扰。所以我们在一开始就坚持每周一次面对面的学法、交流、打电话。在学法中升华,在交流中提高,在打电话中救人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过程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一次交流中,一位老阿姨讲了她在一次参加大法活动回来,又渴又饿,来到一个面包店,想买块面包充饥,当看到最便宜的面包都要一元钱时,忍了忍还是坚持到家。她说:“我真的不舍得花一元钱买面包,一元钱能打很多电话。”听的我好心酸。还有一次,我提供给她的号码都是手机号码,当时用电话卡打手机很贵,打市内固定电话两三个而打手机只能打一个。她找我要市内电话。我说没有。过了几天,她在交流中说:“我突然发现我对钱还存在着执著,觉得自己应该提高,既然想救人,就不能执著钱。当夜打手机号码讲真相就退了十一个。我体会师父奖励我做对了”。

还有一位阿姨不经意的讲了她一次去歌剧院发资料,那时没身份,女儿给的零花钱,大多用在打电话上,到了下午同修问饿不饿、买点东西吃吧!她说:“不饿”,可是肚子已经在叫了。她说那时真的没钱买啊!听后我们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可我们知道这位阿姨从迫害开始打电话,打电话救人已经伴随她的修炼走过近十个年头了。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群体中修炼和升华,虽然我们电话组成员居住得很分散,北区到南区来回车程需要二小时,再加上接送同修需要三小时,半夜一点回到家也是常有的事。现在回顾那段学法修炼救人走过的正法之路,大家感慨万分。不管是同修身体出现干扰,还是思想出现懈怠状态;不管是来自常人家里的矛盾,还是同修之间的心性摩擦;大家都会从学法交流中找差距,加强发正念,从而坚定救人信心。我们风雨不误坚持了三年。一直到我们参加全球打电话平台,才改为一个月一次的学法形式。

二、救人、抢人就得有紧迫感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我们深切的体会到,时间就是生命。只有在有限的时间里,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有位阿姨每天坚持打电话四五个小时,送外孙回家,她总是带上笔记本电脑,外孙在里屋玩,她在客厅打电话。等她女儿回来她再走;家里网络出了问题,要几天才能上网,她一天都等不了,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抱上手提电脑去女儿家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任何事情都不能耽误她救度众生。她的生活很简单,打电话从不含糊,三台电脑同时用,哪个电脑有问题都不会影响到她救人。七十多岁的人,自认为没有文化,但是讲真相条理清晰,让人听到感到亲切、入耳。我们从中也学到很多,如她常说:“我一不让你出钱;二不让你出力;三不让你加入什么组织。就是让你保个平安。何乐而不为呢?现在骗吃、骗喝、骗钱、骗色都有的是,哪有骗你平安的?不就因为咱们都是中国人吗!中国人都向着中国人啊,为你好啊!当你三退后,你就平安了。”这句平常的话,打动了许多中国民众的心。

我们还有位阿姨上午去景点讲真相,下午回家打电话。讲起话来干净利落,由于正念强,对方常常静静的听,偶尔冒出一句:“你们搞政治”诸如此类的话,她马上说:“搞什么政治啊?哪有工夫搞政治,当前就是保命,三退保平安是最重要的。我为什么这么着急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你们好,快退吧!”民众感受到她真的为他们好。一天去学法的路上闲谈,我问她“正法结束,你最想做的是什么?”她说:“好好睡上两天”。我的鼻子一酸的那瞬间,体悟到救人、抢人的紧迫感在她身上的体现。

三、放下自我,配合整体:

“大家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建立的一些反迫害的项目、讲清真相的项目、救人的项目,最主要的是大家要配合好,互相配合好才能把事情做好。”(《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在悉尼经常听到有人说做协调难,在这方面我们电话组倒没感觉。我们电话组学员,都能放下自我,互相配合,圆容集体,以法为大,以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为第一。有一位年轻的同修,是电台项目组的,即使项目很忙,打电话却是好几年没间断过。每次遇到讲稿要更换时,只要说一声,不管多忙,从不抱怨,总是能及时的整理出来,使打电话的学员能及时跟上全球电话组的正法進程。

为了能使全体悉尼学员参与到打电话促三退的项目中来,佛学会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在每次的集体学法、交流时,都给机会让打电话多的同修交流体会,但有时也会遇到些难度,找不到人发言,包括我自己,都不愿在大的场合发言,怕讲不好,怕被同修误解,怕丢面子等等的人心。后来在一次学法中学到师父在《致法国法会》中说:“这种时候要按照佛学会的统一安排做,无论个人认为怎样,都要放下心来配合。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认识到讲清真相才重要。”我们悟到:讲真相不仅要对常人讲,也要在同修之间讲。要放下自我,配合整体。在多种场合与大家交流打电话的体会,以此带动更多的学员来参与。使大家在打电话中,集体提高,集体升华。

四、整体配合,平衡好项目之间的关系

我们悉尼电话组加入全球打电话平台是去年七、八月份,十月進入值班。那时正是我们推广神韵演出的时候,神韵演出在悉尼连续五年,每年神韵演出期间,我都协调部份办公室的工作。那一阶段真是很忙,每年那几个月我都会减轻体重五公斤以上。每年的那几个月,我也理所当然的告诉电话小组的其他协调人,我很忙,你们顶上,别找我。几个月过去一个电话都没打。今年神韵在我们这演出时间长,而且场次多,票是过去几年的总和,工作量也加大了一倍。那时心想今年也不例外,电话是不能打了。平台的协调人也一直鼓励和帮助我们。看到她整天在平台上全身心的扑在救人的项目上,本想把自己一周一次的值班推出去,请她找人替我,但总觉的说不出口。到后几周同修都忙着推票,老年同修忙着接力发正念,打电话的人越来越少。全球打电话会议那天,安排我们真人实打,已经安排好的同修临时有事,不能拨打。怎么办?那时脑袋空空的,一切都很突然,没办法自己拎起电话就打,平时打电话还不紧张,可那天开始的时候很紧张,说话感觉都有点颤,一边打一边调整自己,也请师父加持。

由于自己的思想很空,没有对结果的追求,也没有对同修的埋怨,只想对大洋彼岸的众生负责,对在线的同修负责。打了第一通那人就退了,因为还没有讲完大法真相,那人就撂了电话。在线同修鼓励我再打过去,结果拨错了电话,第二个人接了电话,我又从头讲起,那人也退了。放下电话,我的眼泪都出来了。因为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师父看我有了这颗救人的心,就把有缘的众生安排到我的话筒前,从而得救。我沐浴着师父的佛恩浩大的场中,那一刻我体悟到我是最幸福的生命。在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我肯定会说声对不起!不会自己这么果断的去拨打。师父看到我这一点点的心性提升,就给了弟子很多很多,也使我更深一步的理解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内涵。

非常感谢那位同修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突破我自己,也非常感谢平台上的协调人和同修给予我向内找的环境。没有因为神韵忙而找借口,从而在自己的观念中走出来,圆容整体,平衡好各个项目的关系。在这个平台上真的是受益良多,希望更多同修能参与進来。

现在,我们直接在平台上排班主持的另一位同修,一周一天七小时,打得也很精彩。我们将这个平台广泛的推广给悉尼的同修,在这个平台上很多同修确实感觉受益良多。有很多的同修由拿不起电话到能拿起电话;也有的同修从间断很久的状态又捡了起来,从新坚定信心;长年坚持拨打的同修在这个平台上,也找到了可以彼此借鉴的经验。希望有更多的同修拿起电话与国内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挽救更多的众生,只有这样才能对的起自己立下的史前大愿,才能对的起慈悲伟大的师尊。

五、存在的问题

由于自己协调不好,使许多想要打电话的同修由于技术上的问题,望而却步;由于我忙为借口,使有的老年同修出现的技术问题没能得到快速解决,耽误了很多救人的时间和经济上的损失;由于我没能完全放下自我,承担起更大的责任,使得沟通不顺畅,整个悉尼没能形成一个正念打电话之场,还停留在每一个点上,没能达到百脉皆通的状态。

例如在二零零九年,我们电话组的学员就意识到,要想让更多的同修参与打电话促三退,就必须抓住各炼功点的辅导员。通过各炼功点每周的学法,让辅导员主动组织同修们集体打电话。因为那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和环境,我们要充份的利用好这样的条件。那时每次的辅导员学法我们都有两位同修参加并随身带上打电话的讲稿和号码,并主动分给他们。我们也与辅导员联系,带着电话组的同修到各炼功点现场打电话示范和交流,我们先后去了北区、西区、南区和中区的几个点。在师父的加持下,在佛学会及各辅导员的配合下,那时那几个区都有了自己的电话小组。然而由于我们没能持之以恒的做下去,使已经形成的“网”逐渐的变成了“点”。

加入全球打电话平台后,我们看到了差距,同北美、韩国、日本和台湾相比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在写这个发言稿时,我接到了来自营救平台协调人的电话,我们在营救同修方面还是仅仅停留在个别案例,个别人拨打的状态,整体还是个空白。我们会在学法和向内找的环境中走出来,缩短这个距离;也会在比学比修中坚定的走好每一步,跟上全球电话组的步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