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洗脑班凸显中共邪教本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邪教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人进行精神控制,中共就是这样一个邪教。中共的邪教本性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共“六一零”在大陆各地设立的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就是中共邪教进行精神控制的一个典型标记。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因为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在大陆各地省市乡镇的各级政府,都设有“六一零办公室”。这个所谓的“办公室”所“办”的“公”,就是操纵公检法和各级政府,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劳教、判刑。这还不够,“六一零”还在各地设立了大量的洗脑班,把法轮功学员抓进去进行所谓的“转化”,也就是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六一零办”是一个迫害无辜公民的非法组织,是一个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犯罪系统。

“六一零”所办的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学校”或者“法制教育中心”,可是“六一零”把法轮功学员关押进洗脑班的过程中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是强行剥夺无辜公民的人身自由,是黑社会的绑匪行为,是明目张胆的犯罪。犯罪的绑匪怎么能对公民进行“法制教育”呢?中共上下的很多官员一肚子男盗女娼,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教育”别人呢?

在洗脑班里,“六一零”人员强行对法轮功学员灌输各种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对于拒绝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人员就进行野蛮的毒打和酷刑折磨。这是非常典型的精神控制,这种做法是典型的邪教手段。“六一零”洗脑班本身就足以证明,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比如黑龙江省五常市洗脑班头目付彦春,过去就是个地痞无赖,当地人都说他妻子就是被他打死的。付彦春对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的开场白就是:“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这里不是没整死过人!死也白死,算自杀,这是政策!”这个洗脑班所使用的酷刑有“上大挂”、“大字形吊铐”、电击、暴打等。

油画:吊铐毒打
油画:吊铐毒打

又如甘肃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将法轮功学员关禁闭,双臂反背吊铐在铁门栅栏上,面朝里,背靠铁门,往上一吊就是十天半个月,最长达三个月之久。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如法轮功学员刘植芳,由于长期吊、背铐,二零零五年七月被折磨致死。二零零五年七月,法轮功学员李冬梅被吊铐六天六夜;韩仲翠背铐四十五天;孙建峰背铐五十二天;张荣背铐七天七夜;陈淑娴双手反铐半蹲式背铐在铁制床头上,被铐了两天一夜,没过几天,又被铐了一天一夜。二零零七年十月,牛万江被吊铐八十一天,孙建峰吊铐七十二天,汪彩霞十四天,孙兰萍三十七天,张春莲二十四天。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床头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床头

因长期吊铐,法轮功学员双手、双臂甚至全身浮肿,痛苦不堪,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铐在铁门上,整个人被悬空,只是脚尖着地,胳膊失去知觉,腿脚肿胀、发紫、发黑,鞋穿不进去。有的法轮功学员大冬天被迫光脚站在水泥地上,恶警还往被吊铐学员头上浇冷水,打耳光。

被“六一零”抓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各阶层的善良民众,他们中有童叟无欺的个体经营者,有不收红包的医生护士,有清廉的政府公务员,有优秀的工程师、教师。如上面提到的被甘肃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刘植芳,是兰州豫剧团演员。另一位于二零零八年九月被该洗脑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钱世光,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

这些人修炼法轮功完全是自愿的,来去自由,他们可以自由的获取各种信息。他们在中共迫害下仍然坚持修炼,是因为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受益,获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这恰恰证明了法轮功的纯正。和法轮功修炼自觉自愿、来去自由相比,中共“六一零”洗脑班的强制洗脑、精神控制愈发显出中共邪教的罪恶。

获得身体健康和道德升华的法轮功修炼者本可以更好的服务于社会,可是却被中共抓进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迫害。法轮功提倡“真、善、忍”,本可以使更多的人向善,提升整个社会的道德,可是却被中共喉舌媒体诬陷谩骂。在中共贪官污吏的带领下,大陆社会道德在急速下滑,黑社会横行、毒食品泛滥,人人都在受害。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实也是对所有中国人的迫害。

中共非法私设洗脑班,妄图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控制。其实被中共统治的整个中国大陆又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洗脑班?中共控制了所有的媒体,对中国人灌输一言堂的谎言。中共竭力封锁互联网,阻止中国人获得外界的信息。中共一直在对中国人进行精神控制,由此看来,中共是所有邪教中最邪的一个邪教。我们都应该抵制中共邪教、谴责中共邪教、解体中共邪教,只有这样,我们的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才能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