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已经八十二岁了,但是人们看我就象六十多岁的样子,皮肤紧致,白里透红,身体健康硬朗,说话流利清晰,还不只这些,我根本也不觉得我是个耄耋之年的高龄人。这一切都是在大法中修炼的福泽,师父给予我的太多了。

我虽然修的不好,但我还是请同修将我的修炼故事写出来,一则勉励自己,二则与同修分享。

一、劳碌一生终得法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里,因为家里很穷,我九岁就帮人家做工补贴家用,十多岁就挑起了家庭生活的大梁……,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中共一次次的政治运动给中国人带来了深重灾难),吃的苦太多了,我只知道自己的命很苦,心里常问自己:人生在世到底是为了什么?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俗话说:人到七十古来稀,我都快到古来稀的人了,总觉得几十年来的我就在这冥冥中期待着什么?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什么都明白了:我的生命就是在等待着大法、期盼着师父。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一身都是病,身体很差,每天吃的药比吃的饭还要多,可还是常常发病,又因为家庭琐事的烦躁与刺激,导致精神上也有了毛病,他们怕我发病,全家人在我面前说话都很小心,都不敢说错一句话。自从修炼大法后,我全身的病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没有人能够否认我修了法轮功后健康的身体,红润的脸庞,宽容的心态的变化。

我总是用自己身体的变化和亲身经历向人们讲真相,证实大法的殊胜。见证的人们不得不认可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二、我自己能看《转法轮》了

我从小没上过学堂,不认识字。修炼法轮功后,我很想能自己学大法,会读《转法轮》,想明白更多的法理。开始的几年里,我一边努力的去认字一边学大法,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前,我家里是一个学法小组,大家在一起读《转法轮》时,我就拿着书一边听着大家读一边看着书。平时我自己读的时候,一句话中能大概猜出来那么三、四个字,其它不认识的字,见到谁就问谁:女儿、女婿、小孙女、其他同修,我都向他们问字。

为了加深印象,我就开始抄写《转法轮》,那不叫写字,完全是画字、照着画。写出来的字东倒西歪的,画不了几个字,捏笔的手就是满掌心的汗,但我还是用尽全力去控制那个不听使唤的笔,尽量把字写得工工整整的。开始,我一天只能抄写一行字,到后来一天可以抄写半页纸了。就这样我凭着对大法渴求的心,加上坚强的毅力,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抄完了一遍《转法轮》,我也能自己通读《转法轮》了。

这十多年来我每天至少都要坚持读完一讲《转法轮》。奇怪的是,我虽然能够认识《转法轮》上的所有字,但是如果换了其它常人的任何一本书,我又很难认识上面的字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弟子学法用的。在得法后的十多年的修炼中,通过学法我不断的悟到了大法的法理,我按照师父说的努力去做,遇到矛盾向内找,修自己,不断的去掉各种人心。

三、家人遭中共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不断升级,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非法劳教或判刑,我的独生女儿和小孙女(同修)也被中共人员非法抓進了监狱。我年轻时就曾经在与继母的家庭矛盾中精神受到过刺激,曾经严重精神失常过,自修炼大法后就彻底的好了。女儿和小孙女突然被绑架使我犹如五雷轰顶,两个最亲的亲人一下子被抓走了,幸福美满的家塌了大半边,我的精神几乎全垮了。我沉陷在思念女儿和孙女的痛苦之中,有两天的时间我都是坐在沙发上发呆,不吃、不喝、也不睡。直到第三天女婿回家来,我才从那痛苦之中回过神来。

后来同修们知道消息后纷纷到家里来看望我,和我一起学法切磋,慢慢的我从亲情的笼罩中走了出来。通过不断学法后,我从人的情中解脱了出来,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一刻都不停。我和同修们与不修炼的女婿为被冤屈的女儿、孙女四处奔走,到处上访、上诉,借此机会讲真相救人。

四、师父呵护闯命关

有一天下午三点左右,我独自一人在家里,我从卧室出来到客厅时突然脚下一滑,仰面跌倒在地,当时只感到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但还有知觉,可是全身却不能动弹了。这时我心里一点都不害怕,也不慌乱,凭着十多年来我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我想一定会没事的。虽然眼前一片黑暗,四肢、身体都动不了,但我的头脑很清晰,于是我就开始在心中背诵《论语》,背了一遍又一遍。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眼前渐渐有了一点点光亮,慢慢的就完全亮了,能看见眼前的东西了;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四肢也能动了,我自己慢慢爬起来,活动活动,身上一点事都没有。我知道,这是来取我命的,是师父保护了我。要是一个象我这么大年纪的常人,这一跤跌下去,不是一命呜呼,也得筋断骨折,瘫痪在床上起不来了。但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却一点事都没有,我再一次亲身经历了大法的神奇。我也更加体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那么大岁数,搁个常人,能摔不坏吗?可她连皮都没破。好坏出自一念”,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延长来给我修大法的,所以在修炼中我从来都不敢懈怠,每天学法修心,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从不间断;全世界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也从不遗漏,就是有事耽误了,过后我都要补上;每天我都出去讲真相,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多讲真相,多救人。

五、我要跟师父回家

师父说:“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

我在修炼过程当中曾遇到过三次另外空间来干扰我的事。一天晚上我正在客厅里打坐,突然看见从墙角出来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对我说:“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时间到了,我们这就来带你了!”我不怕、也不动心,对他们坚定的说:“我不认识你们,为什么要跟你们走!”结果它们走了。但是过了没有多久它们又来了,我说:“我要跟我的师父走,我的师父是李洪志!”

大约是二零零九年,女儿和外孙女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监狱期间的一天,这些东西又来了,来了三个,我还看到一个大坑,有两个人扔了一具女人的尸体進去,另一个人就来跟我说:“坑都挖好了,你该走了吧。”说着就来拉我。我说:“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只跟我师父走。”他们说:“你不走,我们就把你的脚砍下来好去交差!”我说:“脚也不给!”它们就说:“不给就算了!”等我醒过来,双腿从膝盖以下就疼起来了,疼的走路都很困难,而且疼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也不把它当一回事,照样学法炼功。也许师父看到我坚修大法、坚如磐石的决心,帮我化解了历史上所结下的恩恩怨怨,助我彻底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和邪恶的迫害,我感谢师父又一次帮我还了命债。

文中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