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前唱假戏 大陆民众勿中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有一首民谣这样唱:八月十五刮大风,哑巴唱戏聋子听,聋子还说真好听,再唱一个我还听。

这个民谣比较形象、幽默和直白,说起来还朗朗上口,成了人们对一些根本就不存在或骗人的事情时最通俗的表达方式。当然现实中是不会存在这样的事情的,哪有哑巴唱戏的?可是中共媒体在对中国民众进行欺骗时,却能做到让不能说话的人唱歌,而且还真的把观众当成了瞎子和聋子,这是中共对中国人的欺骗和侮辱。

中共在炮制天安门自焚时就使用了这些手法。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在天安门炮制了一出自焚的假戏,用来栽赃法轮功。在央视播放的录像中,有几个非常明显的破绽。

塑料瓶子烧不破

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是第一个点火的,电视画面中的他浑身烧的黑炭似的,可是他两腿间用来盛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有人专门做个实验,雪碧瓶装上汽油,点燃后,五秒钟瓶子开始变软,七秒钟收缩变形,十秒钟缩成一小疙瘩并燃烧。可王进东两腿间的雪碧瓶不但完好无损,连色都未变,绿莹莹的,煞是醒目。这怎么解释?

二零零二年初,报道自焚的“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非法私设的黑监狱),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焦黑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的漏洞。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承认: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刘春玲是被打死的

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还专门在现场打死了一个自焚者,这个被打死的人就是刘春玲。画面显示,刘春玲身上的火已经被扑灭。在一片烟雾当中,一名穿大衣的男子用一条状形的物体照着刘春玲的后脑就是一下,刘春玲本能地捂着后脑倒地身亡。虽说这个画面只有短暂的几秒,击打刘春玲头部的时间更短,可是镜头一放慢,仍然捕捉到了凶手击打后来不及扭头逃走的身影。中共制造死人事件,就是为了栽赃法轮功,挑起民众的仇恨情绪。

当然这样的画面不注意审视是观察不到的,相当地隐蔽。然而毕竟央视播放的镜头将这一瞬间收录了下来,成为中共赖不掉的证据。

上面的事实充份显示出中共栽赃法轮功时是把民众当成了瞎子来对待的。那么它为何如此大胆,它就不怕民众把这一漏洞看穿?其实它是有恃无恐,一是细节很隐蔽,一般的电视观众不可能那么详细地放慢镜头去分析,二是即使个别人看到了,可在当时那样肃杀的气氛中,在中国大陆谁敢出来质疑?所有的媒体全是中共的喉舌,又有哪一家媒体敢于发出求证的声音?本来就是炮制出来的,怎么能没有假?然而中共的狂妄使它非要把假的当成真的栽赃给法轮功。其实中共这样做也是把明眼人当成了瞎子,把中国人都当成了傻子。

切开气管怎么能唱歌

央视在报道其所炮制的这出假戏时,已经说了,十二岁的自焚者刘思影,因为有吸入性烧伤,所以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可是全国观众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个女记者李玉强亲自到医院采访刘思影的镜头。小思影在镜头前的回答,看似很天真和幼稚,可是那些回答却无不是为挑起民众仇恨而事先编排好了的。自焚炮制者是非常谙熟挑起民众情绪的手法的,那就是孩子越天真,越可爱,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也就越强烈。于是孩子的歌声在镜头前响起……

然而海外医生的揭秘令中共造假的黑幕再次被撕开。气管切开是不能说话,更不能唱歌的,因为气管在喉咙下方,气管切开后,人的呼吸都不再走咽喉了,没有气流的冲击,嗓子怎么发声?

这也象我们刚才所分析的那样,中共横行惯了,只顾栽赃,哪管那么多细节?何况在中国,哪个医生敢站出来说那是假的?反正只要能蒙混住老百姓就行,中共要大家由此仇恨法轮功,就算达到了目的。

我们常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我们虽说不是聋子,可是中共只给我们听一面之词,这不也等于把我们当成聋子来对待了吗?

中共没有料到的是,法轮功学员一直冒着风险讲真相,关于自焚伪案的种种揭露,也把中共的画皮彻底剥离。这正是:

天安门前唱假戏,火烧活人把人迷。
塑料瓶子烧不破,打杀春玲留踪迹。
气管切开还唱歌,谁要相信谁中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