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港北监狱(现改为滨海监狱),是日本侵略中国时专门为残害中国人而建造的。吊铐、地锚也是日本法西斯残害中国人的铁证!可悲的是被中共政法部门继承下来,用法西斯的酷刑再加上自己所创造的流氓土匪手段,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致疯、致瘫,迫害长达十二年之久,而且还在继续疯狂的迫害着。

那么,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上乘功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标准来指导修心向善。作为真修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抽烟、不喝酒、不争夺名利、做好本职,不计世间得失,在哪里都要做好人,是一群道德高尚的人。

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一九九八年,在北京市、武汉市、大连地区、广东省及其它地区(如南昌、广西、安徽等地)分别由当地医学界组织,对当地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初步的医学调查。五次调查收回调查表格近三万五千份,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百分之九十八,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药费。法轮功学员每天炼习五套功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言行,没有影响和伤害任何人,而且他们的信仰是受宪法保护的,所以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向社会传出后七年间,有上亿人学炼法轮功。

江泽民及其中共帮凶对这样一群道德高尚的好人吓的要死,嫉妒的要命。一九九九年,成立凌驾于国家宪法与法律之上的“六一零”机构,宣称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江泽民集团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搜罗精神病杀人案栽赃法轮功,以便引起群众的仇恨。从全国各地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投入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进行迫害。且看下面揭露出来的港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事实。

一、迫害手段残酷

天津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只因坚定自己的信仰,修真、善、忍做好人,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港北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被“吊铐”二十八天,大小便失禁,又被铐压在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闭室里一年多,被各种酷刑折磨关押整整八年。出狱后,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绑架,并秘密判刑,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劫持到港北监狱,仅仅十天的时间,经受折磨,最后用地锚酷刑十多小时活活折磨而死。

酷刑演示:吊铐的一种
酷刑演示:吊铐的一种

天津南开区法轮功学员朱文华,被狱警刘超和罪犯,残酷摧残六个多小时,被活活打死。死后一直两眼圆瞪,狱警怎么捏弄也合不上眼。

天津静海县法轮功学员任东升,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马洪志被残害至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法轮功学员王杰被打的耳膜穿孔;法轮功学员宋之山在监狱险些被掐死;法轮功学员聂宝利、周向阳、卫广华等多人被残害的生命垂危,还有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港北监狱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各种各样的残酷迫害。

近期,因为法轮功学员周向阳不放弃信仰,恶警们每天给他野蛮灌食,并用地锚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聂宝利,遭受港北监狱酷刑迫害,无奈绝世抗议,遭到野蛮灌食,上不来气昏死过去。狱警叫狱医用钢针扎十个手指尖,再不醒,扎脚心。

酷刑演示:指尖插针
酷刑演示:指尖插针

还有一次,狱警唆使犯人刘海军拳打脚踢,并且四个犯人把聂宝利抬起往地上摔,把后背骨摔裂了,队长张士林和姓蒙的医院院长说“天津政法委叫我们把你整死”。

这俩人敢明目张胆的这样说,因为各级政法委内均藏有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后改名所谓“维稳办”,国保、公检法司都受它的控制使用,它凌驾于法律之上,相当于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组”。例如天津政法委副书记滕锦然就兼任这个办公室的主任,提拔李宝生为副主任。今年天津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么猖狂,其根源就来源这个黑窝。

在港北监狱,如果有人依法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即被加重迫害。监狱长郭炜曾两次在大会上讲:对这种人要严厉打击,决不手软!(此人已升为监狱局副局长)如果没有中共邪恶的撑腰他敢这样嚣张吗?

港北监狱为掩盖真相,封锁消息,家属接见时,都有狱警监听,一谈到酷刑残害,马上把学员拖回监房,把家属赶走。

二、操纵和利用罪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天津监狱和各个劳教所,最擅长的是操纵和利用那些没有道德底线的强奸犯、杀人犯、吸毒犯和抢劫犯来迫害殴打法轮功学员,而港北监狱表现的最为突出。

例如:恶警刘超和罪犯把朱文华活活打死;恶警宋学森在禁闭室外面操纵罪犯残害周向阳,一时听不见惨叫声、毒打声,就威胁行凶犯人“还想不想干?不想干就出来!”

罪犯从书德,因强奸罪判刑七年,由于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竟然获得多次减刑。“警匪一家”不光表现在社会上,在这里更是明目张胆、淋漓尽致,他们就是要把好人转变成坏人;把坏人变成更坏的人。

三、违背法律,违背人性

监狱、劳教所、六一零人员明目张胆的说“给我讲什么法律?到我这,我说的话就是法律!”周向阳的母亲,按照规定日期到港北监狱看儿子,监狱不但不让见,其母从早八点等到十一点多,突然二十多警察跑了出来,他们一手拿着黑色盾牌,一手握着警棍或电棍,站在两旁,李国宇带着五六个队长出来,其中有宋学森、张士林等,恶狠狠的对着老太太说“不想走,站远点!别超过警戒线!”中共警察对着老太太耍威使横。下午周母要求看不准接见的通知,一个队长说:“找胡锦涛去!”一副流氓土匪的形象。

执法部门害怕请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百般刁难。有一部份正义律师为了捍卫国家法律尊严,一身正气履行律师的天职,不怕阻挠,挺身而出,当庭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有根有据、理正词严,讲的法官无言以对,只好耍阴谋休庭。随后再秘密开庭既不通知律师也不通知家属,想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武清和蓟县的法官就亲自向大法弟子讲:“你越请律师辩护我判的越重。”中共冠冕堂皇的法律到中共法官这里已经连遮羞布都不用了。

中共法院对李希望、周向阳以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都是秘密开庭,不通知家属和亲人旁听。如果家属得知开庭消息执意要旁听,也只准许去一个人,而且法庭外面警察林立,不准别人靠近,阻止法轮功学员打听消息。恶人们知道做的是缺德事,害怕暴露,但又必须得走开庭的形式。就象港北监狱,天天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对外宣传“人性化的管理”“春风化雨”。

请想公检法司、监狱局等等这些部门连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法律都不执行,随心所为,那不可怕吗?社会能不乱吗?能“维稳”得了吗? 其实执法部门法官警察不按照法律办事,那就是土匪黑社会,对平民百姓也不会讲法律。前几年发生多起强占土地、强拆民宅,引起百姓群起反抗,结果造成枪杀流血事件,有冤无处诉,这是中国人的悲哀。

四、用金钱和提职来鼓励行恶的警察

港北监狱就是用经济和提职来鼓励警察行恶,所以对那些见利忘义、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最为得心应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这样一群善良的人,恶徒们残害起来毫不手软,共产邪党就是要培植这样的人。

例如推行地锚酷刑的原监狱长郭炜提升到监狱局副局长;残害法轮功学员最为邪恶的恶警张士林提为五大队长;操纵罪犯残害周向阳的恶警宋学森也当上了五大队的教导员。

恶警李国宇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为疯狂,由一个小队长提为副监狱长,还把他的外甥李维义弄到港北监狱,据说很邪恶。还有恶警赵大棍子也升为六大队长。恶警祁书海也升为监狱警卫大队副大队长……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了。

试想提拔这些杀人犯、流氓犯、土匪掌握邪党的执法大权,能有好人的活路吗?对于中共自己来说,提拔重用贪官酷吏执政执法,就是从里往外烂到根了,中共恶贯满盈,把自己整的土崩瓦解了,还不自知呢。

当然这些执法部门,包括监狱劳教所也有不少的警察和官员心存善念、良知,不愿参与迫害,甚至厌恶迫害好人,敢怒不敢言,也有的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神目如电,这些都是能看的清的。希望更多人赶快多了解法轮功真相,以便得到逃出大劫难的良方,免遭陪葬的结局!

法轮大法洪传几年间即有上亿人学法修炼,中共疯狂迫害十二年不仅没有迫害倒,相反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谁人能做到?这不是偶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