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我返乡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我今年七十九岁,虚岁八十,在法轮大法修炼十七年了。在修炼的早期,有幸五次见到了师父。听师父讲法、与师父见面的那些情景如今仍历历在目,让人终生难忘。

这些年来,我每个星期日都去参加当地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知道讲清真相、救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今年五月,我只身坐火车,从辽宁回到上海和杭州老家探亲,我的目地也是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告诉那里的有缘人。

火车上的有缘人

我买的是火车的卧铺。我对面铺位上的是一位远洋公司的船长轮机手。他见我年高,只身一人,就热心的帮我打水、泡方便面。我想这是缘份,我必须救他。就向他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大难来时能保命,并讲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他都接受了。当我劝他退出邪党组织时,他却回避话题。我们一直谈到晚上十点熄灯。第二天我还是不放弃,又谈了一上午,他还是不退,并在南京站下车了。我想,如果他有缘再遇到其他大法同修给他讲真相,可能会得救吧。

按以往情况,如果我和人说这么多话,我会感到很累,但我这次能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我。所以一路上虽然遇到很多困难,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遇难呈祥。

病危的同事临终前听闻真相

在上海我去探望了一对曾是同学也是同事的夫妻。他们在邪党建政初期被整的很惨。女同学一九四九年前曾加入过国民党,单位发现后,被开除公职打回原籍上海;她的丈夫很有才华,受单位器重,但单位要求他必须同妻子离婚,否则开除公职。丈夫并没同妻子真正离婚,但向单位报告已离婚,后调回上海。在那个黑暗的年月,多少生命遭受中共魔爪的蹂躏,家破人亡。我的父亲是国民党高官,一九五一年慈祥的父亲被中共枪杀,我在万分悲痛中成天被学校要求和父亲“划清界限,站稳立场”。初中毕业,我考取了上海的护校,也考上了高中,本可以留在上海,但我只想赶紧摆脱这种痛苦的生活环境,就落魄的来到远离家乡的这座沿海小城继续我的人生。如今我已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欣喜的事了。

我去时,这位男同事患晚期肝癌已卧床不起,医生判他只能再活三个月。我去看他时已过去了两个月。我先问他们母子全家是否相信神佛,他们都说信,然后我认真的跟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神奇,告诉他们全家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把护身符放到他的胸前。这时,他的家人都说,他已经很久没有笑容了,我一去他又露出笑脸。告别时他们母子送我出门,他儿子肯定的对我说,他爸爸有了改变,过去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说我讲的很有效,非常感谢我。同学夫妻没入过任何邪党组织,我只给他儿子做了“三退”,他愉快的接受了。我还没有离开上海,一天,女同学打电话到我家里,说她丈夫已去世,人走的很安详,没有痛苦。我想听闻和相信大法真相的生命是有福份的,他定会有好的去处。

师父救我出危难

这两天一夜的长途旅行让我感到身体疲惫,晚上在亲戚家吃过晚饭就早早的躺下了。可是躺下不一会就觉着心口气短,说不出的难受,过不一会胸口大面积的疼痛,可能是常人说的心绞痛吧,自己也觉的不行了,就求师父,说:“师父啊,我不是来玩的,我是来讲真相救众生来了,求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但另一方面,人心不自觉的也往出冒:啊呀!今天晚上可不要死在人家家里……。这时我马上坐起来边发正念并想要炼静功,但这我自己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心不静,炼静功也没用,也炼不了。尽管如此,还是强迫自己坐那双盘,只坐了一会就痛的坚持不住又躺下了,自己也没想到一会儿竟然睡着了,约有三个小时。这在过去是根本不可能的。就这样“心绞痛”不见了,人又恢复了正常。

我心里完全明白,如果不是师父救我,这一晚我肯定过不来了,我也深知不管弟子在这过程中做的好还是不好,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啊!尽管在魔难中甚至出现“不要死在人家家里”这种不正的人心和错念,但师父并没放弃我,仍然帮我度过了这一大关。在此弟子深深的叩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第二天,我就象没有发生此事一样,没有跟任何人说,离开上海到了杭州。

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在杭州乡下堂妹的陪同下,我走过附近4个村庄和1个城镇,给更多的有缘人讲真相做“三退”并赠送大法护身符。到这些乡镇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也都体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有一次,我已与姑姑家的表弟表妹约好,第二天到他们那里去。但是当晚我一夜没睡着,按以往惯例,次日人就什么也干不了,胸闷气短,只有躺床上休息了。但这次我想救人急,况且已跟人家约好,不能耽搁,就什么也不管乘上客车去了。我把所有能请到的表弟表妹都请到,饭后大家围着桌子聊天,我就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我的身体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越讲越有劲,越讲越有精神,所有在场的表弟妹都高兴的办了“三退”并一人拿了一张大法护身符。

往回走时,一位亲戚租了辆轿车送我们,我就不用在路边等拥挤的客车了,一切都那么顺利。弟子深切的感到,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

回家的路无比顺畅

我觉着我来这里的任务基本完成了,就想快点回家。由于是旅游旺季,火车票非常难买,亲戚很费事才买到一张三层的卧铺票,大家都很担心,因我的腿平时走路就有点东倒西歪的,别人看见我这把年纪,走路的样子还可能害怕呢。

上火车后,亲戚找到列车长把情况跟他一说,加了100元钱,顺利的换到了一个下铺床位。我又向周围铺位的三位有缘人讲了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真相,告诉了他们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并每人赠送一张大法护身符,他们都表示感谢。

这次回乡,我共劝十七人退出邪党及其附属组织,赠送给有缘人大法护身符三十多张。

和其他同修相比,我做的微不足道,差距还很大。我下决心,在大法修炼的路上再精進,多学法,去执着,做师父满意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