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的法轮功学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遭到当地政府人员和警察的迫害。本文记述的是安次区的调河头乡、仇庄乡、落垡乡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殴打等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廊坊市调河头乡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1、陈志江:廊坊市安次区调河头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傍晚,调河头乡派出所所长高健生带几个恶警闯入陈志江家中到处翻东西,抢师父法像和几本大法书。强行把陈志江带到村委会,双手铐在村委会院子的电线杆子上。高健生还气急败坏地照陈志江的脑袋上狠狠地打,又打耳光,把陈志江关进乡政府洗脑班。在那里非法审问、限制人身自由,因陈志江不配合,恶人就把他关押在闷热的锅炉房里逼他写三书,并要他交五百元罚款,否则不让回家。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六日上午,派出所所长高健生带着恶警张俊学、靳山成、杜金童和小良子非法闯入陈志江家里,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把陈志江和在他家一起学法的几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用手铐把陈志江和法轮功学员刘向龙铐在派出所的暖气管子上。恶警靳山成和郭姓警察用枪恐吓他们,逼他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二月十七日陈志江不配合乡邪党副书记董子春的要求(每顿饭交十元钱),被强行送廊坊洗脑班迫害。陈志江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十三号监室,在那里被强迫背监规、卷筷子、做操,睡在阴暗潮湿冰冷的水泥地上,在那里遭受了非人折磨。一个月后,被当地派出所高健生接回调河头乡,继续关到乡办的洗脑班。

每逢四二五、七二零、六四期间,乡政府都派当地恶警不论白天黑夜上门骚扰,强行绑架到乡政府,不许回家,给陈志江及家人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2、李凤琴:廊坊市安次区调河头乡小会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得法,得法后身心健康,沐浴在大法中,那种快乐、祥和的心境无法用语言表达。丈夫、儿子、女儿也都跟着一起学法炼功,全家其乐融融。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调河头乡政府书记陈国荣、派出所所长高健生到李凤琴家把她绑架到乡政府,李凤琴不配合他们,派出所姓梁的司机把她推倒在地动手打她。二十三日早上调河头乡派出所所长高健生又带警察上门骚扰,并逼迫写诋毁大法和师父的“悔过书”,被迫上交了“师父在广州讲法”磁带。

十月一日前,李凤琴和另外几个法轮功学员又被骗到乡政府,软禁好几天,当时正是农忙季节,家里只有丈夫和两个年幼的孩子过大秋。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二上午,派出所所长高健生又带着几个警察闯到一法轮功学员家,嘴里骂骂咧咧并把李凤琴等几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李凤琴被铐在暖气管子上,后来又把她铐在汽车旁,并打了李凤琴一记耳光。晚上又把他们送到乡政府,把李凤琴铐在乡政府会议室的暖气管子上。深夜,又把她丈夫绑架到乡政府,家里只剩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在乡政府不许睡觉,失去了人身自由,就这样在小会议室待了七天,敲诈勒索现金四千元左右。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调河头乡派出所所长高健生再次把李凤琴绑架到乡政府迫害,政法委书记董子春带人抄家,把李凤琴家的三马车开到派出所,又勒索李凤琴四百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李凤琴又被绑架,被关在一个黑屋子里,门被反锁上,不许上厕所,无法睡觉,关了四、五天。

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十四,又到李凤琴她娘家骚扰,当时正是她父亲过世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七月,郝建明带一伙人把李凤琴绑架到乡政府,不分男女都关在一个黑屋子里,睡在水泥地上,不许上厕所,门反锁着,一顿饭要她交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四日,郝建明再次带人闯进家中绑架李凤琴,当时正是农忙,她妈妈正在她家给剥玉米,把老人吓得动弹不得,强行把她绑架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吴国栋、韩某。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恶警小靳带着几个人到李凤琴家骚扰。

二零零三年秋季,廊坊洗脑班以回访为名,再次骚扰。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乡政府人员和小会庄村曹文彬前往骚扰。

每当所谓的敏感日,如过年、“四二五”、“七二零”等,都有人到李凤琴家骚扰,这些年她们一家人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孩子们一看到汽车吓得就往家里跑,听见敲门声都不敢说话。

3、苏秀君:一九九八年八月喜得大法。得法后原来的神经衰弱等疾病不翼而飞,原来与丈夫打骂的声音没了,变得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晚上,乡政府派出所的人伙同大队部的人逼迫苏秀君及村里其他法轮功学员按手印写不炼功保证,抄走大法书。

二零零二年七月又把苏秀君劫持到派出所,被关押两天两夜,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

4、韩曾华,调河头乡前马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前得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调河头乡政府强制所有法轮功学员照像,韩曾华被乡政府勒索五百元左右。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韩增华在霸县工厂上班,村书记阮清江带调河头派出所一伙人到那里骚扰。

二零零二年四月,韩增华在仇庄乡讲真相,又被人构陷,被仇庄乡派出所非法绑架,被关押在廊坊市洗脑班迫害,五天后才放回。

韩增华的妻子——田月华,在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四日,因讲真相被绑架到廊坊市看守所,被勒索一万三千元。

5、刘向龙,一九九八年春得法。炼功后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原本在一九九三年做的绝育手术没做好,留下了后遗症,腰痛不能干重体力劳动,曾多次找计生办,计生办置之不理。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铺天盖地打压与抹黑法轮功,刘向龙也是其中受迫害的一名学员。七二零之前就不断受到以张俊学、梁化振为首恶人的骚扰,如听窗根、上门盘问。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张俊学(安次区码头镇杨官屯人),老贾(仇庄乡陈家务人)将刘向龙骗到派出所,非法拘禁二十四小时,二十号转到乡政府,强迫看诬蔑大法、师父的电视。刘向龙被乡政府两名工作人员寸步不离的看着,失去人身自由。一次因出去买日用品,被派出所协警姓高的(他是哈利港人,母亲是天津下乡知青)谩骂。关押十几天,伙食费是一百五十元,还敲诈五百元现金。期间强迫写悔过书和保证书。调河头乡政府政法委书记董子春(安次区码头镇东南庄人)伙同派出所所长高建生(广阳区北旺乡小海村人)前往刘向龙家抄家。抄走的有:师父法像、《论语》、法轮图两张和锦旗。二百四十元的单放机一台,师父的教功带、讲法带、真相带和书籍。刘向龙在乡政府关押期间,妻子严宗明去廊坊上访,家里的孩子年幼无人看管,把右腿动脉血管扎破,延误孩子治疗,导致伤口数月后才治好,孩子不能走路,十分痛苦。

十月一日起把刘向龙关押在乡政府七天。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七,刘向龙、王文兰、李凤芹前往调河头乡政府要书(非法抄走的大法书)。当时接待他们的是调河头乡党委书记陈国荣(广阳区白乡白务村人)、乡长刘兆福(安次区码头镇田庄村人)、李润花(娘家是别古庄村人,婆家是调河头乡朱官屯村人)。

正月十二,所长高建生带领张俊学、纪山成(落垡乡荣营村人)、汪培森(大城人)、梁化振(调河头小沈庄人)前去陈志江家骚扰。正遇上刘向龙、赵衫侠、李凤琴在陈志江家,强行把他们绑架到派出所,所长高建生满嘴脏话,骂骂咧咧,把刘向龙铐在暖气管上,还遭到安次区区长的侮骂。晚上又把他们几个关押到乡政府,深夜还把刘向龙妻子尹宗明绑架到乡政府,第二天又把他们夫妻二人铐在电线杆和大树上,遭到董子春的谩骂,他还说:“杀人放火都不管,专管法轮功,你们是现行反革命分子。”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把刘向龙和陈志江送往廊坊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对刘向龙妻子敲诈现金三千元,在乡政府关押半个月。所长高建生敲诈勒索送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伙食费二百四十元。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由于调河头乡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个公道。调河头乡派出所和乡政府把全乡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了乡政府大院里,人人过关,个个签字,刘向龙再遭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了有:冰柜、电视机、洗衣机(后来洗衣机被派出所用坏了)、一百五十元的双卡录音机和两台小录音机、师父讲法录音带。法轮功书籍,还敲诈了四百元现金(把麦子卖了凑了四百元),还被非法关押了十几天。

二零零一年过大年新上任党委书记靳宝国(安次区仇庄乡焦作人)伙同派出所把刘向龙绑架到了乡政府,非法要押金四百元,还要每天早晚两次打电话向所长高建生报告才让回家过年,否则押金不退。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晚上,由于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刘向龙夫妻二人被迫流离失所,再次被非法抄家,高建生,董子春为首几人非法侵入民宅,非法抄去大量财产,村治安主任王井周作证。(当时有单据)扔下年迈的老父亲和三个年幼的孩子,大的满十二岁,小的九岁,天天去骚扰,还到学校干扰孩子上学及正常上课,长达三个多月,家人生活在红色恐怖之中,由于过度惊吓,老父亲说出了刘向龙家里的摩托车是刘向龙表姐从家中推走的(表姐别古庄乡王希人)。派出所将刘向龙的表姐及表妹二人绑架到调河头乡派出所,关进了大铁笼子里,关了一天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托了很多人找关系,最后才放人,并且被非法勒索了一千元现金,才了此事(事后表姐向刘向龙要五千元)。在高建生、董子春等人每天对家里老人逼问和恐吓下,老人一个多月后就离世了,家里只剩下三个年幼的孩子,就是这样,派出所高建生、乡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董子春二人没停止对三个孩子骚扰,天天敲门,有时跳进院子,吓得孩子哭叫不停。

在老人发丧那天,调河头警车停在刘向龙的家旁边预谋绑架。使得刘向龙不能回家奔丧尽孝,他们还绑架刘向龙的大哥,让大哥给他们带路到亲属家里骚扰,三次去别古庄乡妻姐家和多次去岳母家期间,汪培森对大哥大打出手。

二零零一年十月八日刘向龙在永清县刘其营东壮村被安次国保和调河头乡派出所绑架,抄走摩托车、三马车、大量日用百货(价值三千多元)还有一千元现金和衣服,在调河头乡派出所关押一夜,当天晚上妻子尹宗明走脱,刘向龙被铐在两椅子上遭到派出所所长高建生和党委书记靳宝国的侮骂。第二天送往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后,又继续送往洗脑班迫害。还被派出所非法敲诈二千四百元。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九点汪培森、梁化振跳进刘向龙家,当时刘向龙质问汪培森为什么跳院内扰民,汪培森自知理亏,一直说好话,刘向龙才把他放了。

四月二十八日高建生、汪培森、纪山成、张俊学等多名警察到刘向龙家搜查,刘向龙正念抵制,高建生又叫来码头镇派出所参与迫害,妄图把他绑架到警车上,在家人和乡亲们的正义抵制下未能得逞。然后高所长又勾结区刑警队,把他绑架到安次区公安局,坐了一宿大铁椅子,第二天刘颜辉,高建生与检查局长在没有任何手续下非法拘留四个半月后,转两年劳教导致家境极度贫困,孩子失学。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四日刘向龙和妻子尹宗明在西德镇讲真相,被恶人杜德宝(西德胜村人,当时是南苑小区保安)构陷,又去景村卖货。被追来的仇庄乡派出所警员侯德迁毒打。把刘向龙车与货开往区局,又遭安次区国保迫害,他李镇、董辉、王金山、刘伟等人迫害,抢走三千元现金,抢走绒衣、绒裤、秋衣、秋裤若干件,汽车牌子被摘走,拘留未能得逞。刘向龙夫妻二人正念闯出。当时调河头派出所纪山成、张俊学前往家里骚扰,非法搜查,儿子刘学上前阻拦,被警员张俊学扭着胳膊按倒在地。刘向龙回家后,孩子说胳膊疼,他去找派出所论理,所长李爱民自知理亏,赔偿二百元。

二零零六年农历八月十七日,因法轮功学员杨建坡在唐山监狱迫害,刘向龙给家人带路前去探望杨建坡。遭到廊坊国保大队刘颜辉、冯国纪、严镇、吴洪伟(调河头乡朱官村人,父亲吴学明)等多人毒打,把左脸打肿并铐在床上。关押四十七天,期间食物下毒破坏中枢神经,药量太多,人出现生命危险,他们怕承担责任才送医院。

参与迫害的人有:调河头党委书记陈国荣、靳宝国、乡长刘兆福,其他人员:董子春、李润花、杜金童、张利华、派出所所长高建生、警员张俊学、纪山成、汪培森、梁化振等人。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有:韩志光、赵丽华、陈宾、李汉松、孙殿先、培建华、唐山老东(陪教穆文中、苏国庆二人(洛图庄村人)。

二、廊坊市仇庄乡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1、刘桂梅:仇庄乡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前得法。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仇庄乡政府派五六个人到法轮功学员刘桂梅家里骚扰,抢走大法书和几盘大法磁带,还逼迫签不炼功的字。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九日刘桂梅去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又被仇庄乡派出所陈军和一个司机接回,被关押在廊坊市拘留所拘留一个月,派出所威逼刘桂梅的丈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以保证金为由勒索刘桂梅一千元。这大队书记王成全配合邪恶,把一千元交给了派出所所长刘建国。刘桂梅从拘留所出来身上仅有的一张电话卡也被扣下,还交了三百元饭费。回家后,派出所所长孙某叫刘桂梅每天到乡里报到,大队书记天天在门口看着。回家没几天,乡政府又去了一个人,她正在看书,这个人进屋就把刘的书抢走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再炼把你铐起来弄走。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刘桂梅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被仇庄乡派出所陈军和一个司机接回,一起回来的还有永清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回来的路上,司机恐吓刘桂梅和永清法轮功学员交车费,不交就搜身,永清法轮功学员被迫交几十元钱。刘桂梅又被非法关押在廊坊市拘留所六号监室,刘桂梅在拘留所里不配合邪恶,和监室其他法轮功学员背诵法轮功经文、一起炼功,遭到拘留所姓邢的所长和姓李的所长一顿毒打。打完后,就把刘桂梅和法轮功学员张凤德、董颖背靠背胳膊挽着花铐在一起,还把同一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宋宝敏、张美兰、赵旭、李玉英、尹秀云用同样的铐法铐成一圈。把她们分开关了一天,也没给饭吃,解开后,手腕起了一圈大泡。后来又把她们调到大监室,刘桂梅她们反迫害集体炼功,又遭拘留所邢所长、李所长和一帮恶警迫害,把她们七个人的胳膊挽成花铐成一圈,中间用两个手铐十字拉紧,铐在炕上的铁环上,炕上坐四个人,地上坐三个人,其个人中只要有一个人动一下,其他几个人都疼的惨叫,从那屋子里发出阵阵的惨叫声,恶警在门外窗户看着嘲笑地说:“你们炼啊,怎么不炼了?”一直铐到天黑。

在二零零零年的两会期间,廊坊拘留所把法轮功学员分两地关押,霸州关押二十人,固安关押二十人。刘桂梅被关押在霸州看守所,因她们反迫害炼功,被外号叫电脑的所长等毒打。

二零零零年四月五日,刘桂梅、张美兰和张凤德被送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十月份刘桂梅由于坚持炼功,天天早迫害,用“束缚带”吊在床上,窗户上、树上,用电棍电。犯人高云波伙同恶警闫红利把表往前拨一小时,加长迫害时间。恶警闫红利指使执大岗的两个犯人李峻清、赵丽君,把刘桂梅强行拉出去铐在柿子树上,把刘桂梅的裤子扒光,只剩一件上衣,用皮带抽刘桂梅长达四个小时。两个人轮换着抽,抽坏了一根皮带,又换另外一根。还用手电筒打刘桂梅,用拳头打,用脚踢,往脸上吐唾沫,打的刘桂梅遍体鳞伤。

二零零一年绝食反迫害,遭强迫灌食迫害。有一次恶警犯人共计二十来人一起动手打刘桂梅,拳头象雨点打在刘桂梅身上,还有的用脚踢,揪头发。一帮人把刘桂梅按倒在地,压在刘桂梅身上,从鼻子里插胃管,灌的从鼻子嘴往外冒,几乎窒息。灌完后把刘桂梅推出屋子,头发蓬乱上衣的扣子也没了,裤带也断了,鞋子也丢了。渾身上下湿漉漉,满身是灌的食物,比遭土匪抢劫还惨。参与迫害刘桂梅的恶警有闫红利、刘丽英、李双、李强等等……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派出所李姓警察骗刘桂梅丈夫说,要刘桂梅到派出所核实点事就送回来,两辆警车六、七个人强行把刘桂梅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又把刘桂梅送廊坊市拘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刘桂梅与法轮功学员韩淑芬在井村讲真相,发过年的福字,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恶意举报。仇庄乡派出所把刘桂梅绑架到廊坊市安次区公安局,后又被送廊坊市拘留所,因出现病态第六天才放回家。这期间安次区公安局的人还经常到刘桂梅家骚扰。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也就是上次被绑架后的一个月后,仇庄乡政法委书记杨广风和派出所所长带七、八个人强行把刘桂梅绑架到车上,法轮功学员韩淑芬在另一辆车上,一起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三年。当时刘桂梅病业状态,劳教所拒收。仇庄乡政法委书记杨广风、派出所所长伙同安次区公安局刘伟、王金山等买烟送礼,劳教所受贿,非法把刘桂梅和韩淑芬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恶警们为了让刘桂梅放弃信仰,晚上九点多,把刘桂梅拉到二百多里外的地方给洗脑,清晨三点多再回来。刘桂梅没有向邪恶妥协,就把她关在小号里迫害。参与迫害的警察有闫红利、李小凤等。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安次区国保大队刘伟等六、七个人突然闯进刘桂梅家。刘伟进屋就翻东西,抢走一本《转法轮》和两盘磁带。嘴里还说:“回来就回来吧,不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又炼。”然后强行把刘桂梅绑架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两个月。

二零零八年八月,仇庄乡政府李元静伙同大队书记刘伟成、大队长张万强、妇女会主任王成芬上门骚扰,还派几个十八至十九的男孩寸步不离地跟着刘桂梅,晚上在门口看着,理由是怕刘桂梅上北京。

二零一一年中共邪党两会期间,仇庄乡李元静、大队妇联会主任王成芬上门骚扰,告诉两会期间不许外出。

2、张刚: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人,走进大法前,是一个打架斗殴的小混混。学法轮大法后,变成了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妻子看到丈夫得法后的变化,她也修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张刚为证实大法,被关押在仇庄乡政府十五天,并勒索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张刚与法轮功学员妻子张玉英发真相资料,被仇庄乡派出所程军与另一恶警绑架,摩托车被扣,抄走现金四千元,还有一堆硬币、洗衣机、电视机、手机、充电器、香炉……把二人绑架到廊坊市看守所。张刚被秘密判刑七年,被关押在冀中监狱。老母得知儿子被判刑后,精神失常,疯疯癫癫。

张玉英在看守所关押六个多月,后送廊坊洗脑班,洗脑班利用诱惑,灌输等手段,来达到洗脑的目的,后由家人交二千元钱放回。(在张玉英被关押期间,家中只有年幼的孩子与白发苍苍的奶奶艱難度日,孩子身上长满了似痱毒一样的东西,奇痒难忍,老人又没钱给孩子看医生,幼小的孩子就这样可怜的忍受着。)

张玉英回家后,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和一个精神失常的老人艰难度日。(她的日子那是别人无法想象的艰苦)。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二零零六年至零八年奥运期间,中共邪党也没放弃对她的骚扰。

中共的邪恶,把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迫害成了这个样子。

3、王存月:仇庄乡大麻庄村一村民,自得法以来,身心受益,由原来疾病缠身,到现在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八月,乡政府得知王存月炼功,把她强行带到乡政府并勒索五百元钱。一起被勒索五百元钱的还有仇庄村的法轮功学员赵玉明。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期间,乡政法委一伙闯进她家,强行翻东西,连儿媳妇屋都弄得一片狼藉。之后他们把把王存月绑架到乡政府勒索七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过年期间,麻庄的村长李广远,书记徐广臣到她家骚扰。同年春天,仇庄乡政府的王汝光又带几个人到她家把身份证拿走。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本村的李志生又带仇庄乡政府一伙人到她家骚扰。

据我了解,仇庄乡小已庄十二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政府每人勒索一千二百元钱,后由小已庄的书记强行帮村民一一要回。

廊坊市仇庄乡幸福村九九年前,有几个炼功学员,他们得法后,身心受益,特别是董颖和户文健夫妇俩,自得法以来,由原来的家庭矛盾重重,到有一个人让人人都羡慕的和睦家庭。

自九九年中共疯狂镇压法轮功,董颖一家人和上万法轮功学员一样,上访要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当地派出所。仇庄乡派出所的恶警把董颖打的死去活来,遍体鳞伤。她的丈夫户文健被送唐山劳教所,他被劳教所的人毒打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被家人接回后住进廊坊医院,医院费花了上万元。董颖还被仇庄伙同廊坊公安局勒索五千元。因董颖承受不了思想与经济的过大压力,放弃修炼,离丈夫而去。户文健因生活不能自理,自己独自一人过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凄惨的生活,于二零零五年春,他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过年期间,乡政府因怕幸福村的法轮功学员娄玉凤、于桂兰,廉景荣,叶杜莲等……去北京上访,通知本村干部,又把他们十几个人抓到大队,关了四天,他们都被不同程度的勒索一千一百元至几百元不等。

同村法轮功学员叶牡莲因去北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到廊坊农校,第二天,又把她绑架到涿州公安局关了一天,恶警还强制她看诬蔑大法的电视,不看就用电棍打。后来恶警打电话通知仇庄乡派出所,把幸福村书记杨士刚,治保主任李宝生,还叫她丈夫的大哥花了三百元租车到涿州把人接回。

第二天仇庄乡派出所所长蔡某,通知幸福村的村干部王宏广,李宝生,叫她去乡政府办学习班,在当天晚上,政法委书记刘凤军叫她们看诬蔑大法电视,刘凤军还叫每人骂师父,叶牡莲被仇庄乡政府关押七天,并勒索四百元钱。

一九九九年九月,仇庄派出所所长蔡某和政法委书记刘凤军、杨洋,王俊青,还有六、七个牡莲不认识的人闯进她家,把大型录音机和八本大法书抢走。合计五百元。她又被绑架到乡政府关押七天。政府通知她的丈夫拿四百元钱把她接回。

二零零零年她为了让人们有个合法炼功环境,又去了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然后送廊坊分局,国保大队长刘彦辉把叶牡莲打倒在地,还狠狠的踢了几脚,然后把她铐在暖气管上,刘彦辉他们就吃饭去了,吃饭回来,刘彦辉又打了她几个嘴巴子,后来把她带到廊坊看守所,关了十五天,在这十五天里,天天让拣豆子,卷筷子,直到晚上十点。在看守所里,叶牡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被恶警发现,十多个恶警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手拧成麻花,铐在一个圆形的铁环上,三天三夜。十五天后,廊坊分局通知仇庄派出所和大王务派出所把叶牡莲接回,仇庄派出所同时抓去的还有几个本乡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被刘凤军和普照营村的书记苏莲普拿一根椅子腿威胁着让他们鼻子贴墙站着,挨个问还炼不炼功了。她们都说“炼”!苏连普就挨个打,把臀部都打紫了。刘凤军和二个人把叶牡莲打倒在地,还踢了几脚,把一双新鞋底子都踢掉了一只。第二天普照营村的治保主任卢振南揪着法轮功学员的头发挨个往墙上撞,有的头被撞破了,有的被撞出了大包,还揪着叶牡莲的头发,打了几个嘴巴子,脸都变形了,牙都出血了,头发也揪掉了许多。

刘凤军和大王务乡派出所的刘建国把叶牡莲叫到别的屋里问话,问谁带头绝食,她说不知道,他们不信,又打了叶十八个嘴巴子。后来她就趁人不注意,离开了仇庄乡政府。家人担心,又请刘凤军吃饭花了三百元。家人又被勒索四百元,没有任何手续。

二零零一年三月晚九点,仇庄派出所所长蔡某和政法委书记刘凤军,杨广丰,王俊青一伙,十多个人把叶牡莲绑架到廊坊二招转化班,第三天强行让她看诬蔑师父的录像,因她思想压力过大,心脏病突发,晕倒。杨广丰见此情景紧忙把叶送进廊坊医院,医生说病情严重,埋怨他们送晚了,时刻都有生命危险。杨广丰他们怕担责任,紧忙通知家人。

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仇庄派出所恶警曹永强一伙又把叶牡莲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三天,后她心脏病突发,他们又怕担责任,通知家人接回。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廊坊市安次区公安分局局长与王金山恶警还有仇庄乡政法委书记曹永强,他们几人又闯入叶牡莲家,把电脑、打印机、录音机和大法书,还有二百元现金全部抢走。她为了不再被迫害,流离失所了。从此家里的庄稼没人管理,经济损失达到四千元。

二零零六年仇庄乡政府书记与本村干部上门骚扰。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仇庄乡政府一伙人与幸福村干部有多次去叶牡莲家里骚扰。

王国娟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宋王务村法轮功学员。自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一身顽疾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迫害手无寸铁的善良群众。

九九年“七二零”王国娟进京证实大法被仇庄乡政府关押七天,一起关押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张刚、何志友、安其才、陈志尊、董颖、叶牡莲、史钟、蔡国江、张学伟、王荣花。乡里强制他(她)们拔草、擦玻璃、锄粪,在四十度的高温下高温下暴晒三个小时,每个人被勒索五百至八百元不等。

九九年九月仇庄乡又把王国娟绑架到乡政府,威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并勒索四百元。

二零零零年一开春,大王务派出所所长等一伙人、乡政府的人、村干部时不时的到她家骚扰她,给他及家人精神和生活上造成很大的压力。

二零零三年的夏季的一天,仇庄乡书记杨广丰带一伙人到她家,那天王国娟恰巧回娘家了,这伙人象土匪一样就追到了她娘家那里。

二零零六年想政法委三人和村干部魏志德、李桂全到她家,预谋要绑架她和抄大法书,村干部说她不识字,已没有书了,这才不了了之。

这些年来,在所谓的敏感日,如:二零零八年奥运、邪党两会、七二零、四二五、六四等期间,乡政府人员和村干部都要派人监控王国娟。

李秀娟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宋王务村法轮功学员。九八年喜得大法,修炼前一身疾病,修炼后顽疾不治而愈,全家人深知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乡政府王俊清和一姓贾的人到她家强迫她叫大法书,并绑架她到乡政府洗脑班洗脑并勒索一百元。在所谓的敏感日,如:二零零八年奥运、邪党两会、“七二零”、“四二五”、“六四”等期间,派出所、乡政府人员和村干部都要派人骚扰李秀娟,叫她不许炼功,不许上北京。

三、廊坊市落垡乡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自九九年以来,落垡乡不法人员一直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月份,落垡乡政府徐连玉带领政府工作人员及派出所所长王术海将法轮功学员毕俊兰、查万年、孙朝华、路会香、娄立芬、董磊六人非法绑架乡政府七天,勒索现金每人一千元。

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晚,徐连玉带领乡政府工作人员及派出所所长王术海、张万春和部份民警非法大面积抓捕落垡乡、东张务、东小营、贾庄子、柴刘杨、丈方河、邢官营、倪官屯、岳庄子、西马圈、苏庄、陈东庄、许东庄、孙东庄、落垡等各法轮功学员近百名。不分男、女非法关押在一个只有四十平米左右的一个房间里,强迫他们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报纸。强迫他们写不炼功保证。并强迫他们交不去北京和不炼功的保证金一千—二千元才放人。并强迫每人交五十元车费。不管坐车和自己去的都必须交五十元车费,最远的离乡政府才十二里,仅这一次徐连玉和派出所王术海就勒索现金十多万元,至今未退还。并且所长张万春还殴打法轮功学员于雪清好几个耳光,赵凤军和唐某经常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

还有部份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后,被廊坊市公安局和落垡派出所所长王术海、徐连玉劫持廊坊看守所半个月各交饭费一百二十元,放回来后徐连玉想继续勒索法轮功学员每人二千元押金,遭抵制。后又逼迫他们每天到派出所无论刮风下雨、大雪纷飞都得去,一直到腊月二十八。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娄立芬、窦广侠、孙朝亮、路会香、张美兰、宋宝敏、赵旭、董磊、张会英、毕俊兰、刘文军、孙秀娟、王景春、王景侠、张汝兴,他们将法轮功学员查万年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现金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去北京上访的部份落垡乡法轮功学员被看守所放回后,仍然被乡政府软禁,软禁其间,乡政府工作人员魏文浩、王俊丰、肖占国、王爱民、孙庆军强迫法轮功学员王书林、张振杰、张书兰、宋宝敏、曹新兰、路淑英、张玉玲给计生办和办公室擦玻璃、打扫卫生、打扫集市多年堆积如山的垃圾。当时赵旭已怀孕几个月,他们还强迫她打扫卫生,刷汽车、擦汽车。魏文浩还强迫宋宝敏、张书兰给洗床单和枕巾。在此期间宋宝敏因去家中浇地被魏文浩、王俊丰租车接回并让她自己付车费,最后书记李焕金和徐连玉强迫她们写不炼功保证并勒索每人一千元做保证金才放人。直到今天一分未退还。由于张书兰、曹新兰、查万年、张玉玲不写保证书,徐连玉、王术海再次将他们送进看守所一个月,又各交饭费二百四十元,并强迫每人交二千元所谓保证金才放人。徐连玉及王术海、张万春还将在家部份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乡政府关押一个多月,强迫他们写不炼功保证,并勒索每人五百现金才放回家。这次遭迫害的学员有:刘文军、孙秀娟、查万逊、王书学、于雪清、娄立芬、窦广侠、孙朝亮、董磊、路会香、张会英、毕俊兰、张汝兴、张玉玲、陈宝英、孙朝华。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法轮功学员张美兰被廊坊市公安局非法劳教。在唐山劳教所张美兰为维护自己的信仰,绝食抗议反迫害,在医院检查身体出现病危情况,十一月底通知家属接回。二零零一年再次被廊坊公安局、徐连玉伙同派出所劫持到唐山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法轮功学员张玉玲去北京上访被落垡乡徐连玉及王术海伙同廊坊公安局劫持到唐山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九徐连玉带领乡政府人员及派出所所长张万春、刘双池、李振、孙庆军、魏文浩、王俊丰等非法将法轮功学员查万年、毕俊兰、于雪清、曹新兰、张会英、张淑兰、宋宝敏软禁乡政府至零一年正月初四才回家。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底,落垡乡政府徐连玉和王术海、张万春曾无数次带领派出所和乡政府人员不分昼夜骚扰各村法轮功学员。他们还安排派出所人员住宋宝敏、查万年家中监视。二零零一年十月份,乡政府书记杨某伙同派出所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查万年、宋宝敏、赵旭、于雪清、窦广侠、娄立芬、毕俊兰等,将他们送洗脑班。二零零一年他们又将查万年送月城宾馆洗脑班,勒索现金四千元。二零零三年,徐连玉伙同派出所恶警刘双池把于雪清绑架到派出所,把他吊起来又打又骂,还说打死算自杀。大约在二零零三年,徐连玉伙同派出所恶警刘双池等人非法绑架大方河七十岁老人刘振华劫持看守所一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法轮功学员王书林出去讲真相被落垡乡派出所张万春送廊坊看守所,后被劳教一年。同月徐连玉带领王术海等人又将妻子张美兰绑架、劫持到唐山劳教所,并抢走大法书籍和部份私人物品。

二零零四年,法轮功学员张书兰因坚持自己信仰,被廊坊公安局伙同落垡乡政府徐连玉及派出所绑架、并抄走部份私有物品。

二零零四年,廊坊公安局伙同徐连玉、王术海及其他人员夜间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文军家中,抄走大法书籍和部份磁带及广播小喇叭等各种私人财物,非法绑架廊坊看守所后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落垡乡派出所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孙朝华家想非法绑架,遭妻子的正义抵制,绑架未遂。

二零零六年春,法轮功学员赵旭带着孩子去岳庄子张汝兴家去看病,被孙庆军非法劫持到派出所,经核对张汝兴与赵旭说的实情一样,他们找不到迫害的理由,才把赵旭和孩子放回来。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派出所恶警刘双池带领不法人员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并抢走宋宝敏、赵旭、张玉玲家师父法像。

二零零八年奥运其间,孙庆军带领毛占国、魏文浩、侯某等人多次骚扰落垡乡各村法轮功学员,并将赵旭、张玉玲家师父法像抄走。

二零零九年,法轮功学员窦广侠讲真相救人被人举报,被廊坊公安局劫持洗脑班。政法书记孙庆军就此时机威逼、恐吓家属直接勒索现金四千元。

二零一零年四月份,法轮功学员于雪清、张书兰被落垡政法书记孙庆军、毛占国及妻子卢伟伙同派出所所长王志华劫持到廊坊洗脑班,并抄走大法书籍及私有物品,并且到乡政府又打又骂。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落垡乡政法书记李勇、孙庆军、毛占国、卢伟伙同派出所王志华的配合,非法绑架张美兰至廊坊洗脑班迫害,并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和现金八百元左右。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廊坊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头子韩志光与落垡乡政府政法书记李勇、孙庆军、毛占国、卢伟将法轮功学员查万年从家劫持到廊坊洗脑班。孙庆军还多次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同时还到法轮功学员宋宝敏家绑架未遂。之后又多次骚扰东小营与东张务、西马圈、岳庄子等法轮功学员正常生活。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落垡乡政法委书记李勇、孙庆军等一行十来个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赵旭家中,当时赵旭不在家,家中只有多病的丈夫,这些人把赵旭家翻的一片狼藉也没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他们还叫两个人看着赵旭的丈夫不许动,使的赵旭的丈夫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早晨,落垡乡政法书记李勇、孙庆军、毛占国将岳庄村法轮功学员张汝兴、西马圈村法轮功学员张会英绑架到廊坊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清晨,落垡乡政法书记李勇、毛占国带领二十几人到宋宝敏、毕俊兰、张振杰家,把她们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同时抄走大法书和部份物品。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张玉玲因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人举报,被落垡乡政法书记李勇、毛占国去家中抄走部份大法书籍和现金二千元。

以上是自九九年落垡乡政府、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