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师尊赋予的神通反制行恶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二日得法,那时我上大学四年级,得法后坚持精進学法。因家中做生意,白天来往的杂人较多,我经常晚上一人住在库房看书,一直看到天明。有一段时间我一个人住,我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剩余的时间就看书。那时我感到自己的思想业力被大量的消除,对法的理解越来越深刻。有了学法的坚实基础,所以才能在灭绝人性的酷刑下,想到师尊,想到大法,并用师尊赋予的神通反制行恶者。

同修在单位被绑架,将恶警领到她的家中,我正好住在她家,我被绑架到公安局,邪恶之徒高兴的说:“别看人长的小,这可是大姐大,国家公安部通缉的。”

(一)“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

在最邪恶的恐怖氛围下,他们用尽了最邪恶的招数,我遭到了残忍的迫害。人是无法承受的了的,是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是修成佛性的一面对法的坚定,走过来了,闯过来了。

我被吊起来,这种姿势一分一秒都难以承受,让人痛的生不如死。那一刻,善心出来了:“无论谁出卖了我,我都能理解,这种折磨真是让人承受不了的。”师尊法中讲:“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的过来。”(《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心里想:师尊,弟子一定能走过来!我感到我一次次的承受到了极限,又一次次的闯了过来。越迫害,我的意志越坚定,丝毫不可动摇!“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

(二)用神通反制行恶者

遵照师尊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一直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第三天,公安局找来了两个会武术的打手。在当地,他俩以打人出名,男犯人都被他们打的跪地求饶,他们专打穴位。

他们一动手打我的时候,那种疼痛,真是无法用词汇去描述,痛不欲生和生不如死都不够份量。我感到我已经承受到了极限的极限,实在无法再承受了,那一刻,我记起师尊法中讲:“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个能量团一下子将我包围住,奇迹出现了,一点也不痛了!

我被打的昏迷过去,等我醒来后,他们仍旧不死心,还打我。师尊法中讲:“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恶》)

我从心底发出了一念,“将痛伤转到施暴者身上”,只见,打我的恶人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吃惊的看着我,他再也不敢打我了,我知道神通已将痛伤转到他身上了。

而另一恶人,又开始动手打我,我又发自心底的一念:“正念制止行恶”,他一下子也住手了。这两个最邪恶之徒再也不敢动手打我了。

看到这一幕时,我记起了师尊的讲法:“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北美巡回讲法》)有我们伟大的师尊在,邪恶是不敢肆无忌惮的逞凶的,是师尊在为弟子做主。

(三)“行不行一念之差”(《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被绑架后,我绝食反迫害,四五个恶警按着我,强行灌食,我坚决抵制灌食。慌乱之下,护士把胃管误插入气管里(我是医学专业的,护士应把胃管靠近咽后壁,在会厌软骨后侧,進入食道,插進胃里)。我明白其后果。我发出低低的嘶哑的声音:“快给我拔出来,插到气管里了。”几个恶警命令她快点灌食。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想起师尊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一下子,灌進去的液体,从口和鼻中,一起喷出。护士看着我很痛苦的样子,拒绝灌食。恶警命令她,再灌一次。此刻,我默背着师尊的这句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 ”。灌進去的液体,从口和鼻中喷出了绝大部份,一小部份進了我的呼吸道,这一小点,就快让我窒息了。护士不愿再与他们为伍,拒绝灌食。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向内找自己,在同修家帮助同修做证实法的某个项目,怎么会被迫害呢?回想一下,当时我周围的环境不好,辗转了两个城市,到了她家,在她家住着舒服,又可以做证实法的事,再往深挖思想的根——安逸心。我请求师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即使弟子有漏,也不许邪恶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二十天后,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的身体出现了病危的假相,臭名昭著的劳教所将我退回当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