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路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为了寻找修炼之路,我去了许多名山大川、名胜寺院、普陀山,五台山等等,都不如愿。

九五年七月五日老伴带我参加了师尊的讲法录像学习班。见到师尊时,我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千年等一回”!千年轮回的等待,红尘梦醒,缘归大法,慧者心清。

当场师尊就给我净化了身体,觉得一身轻,脑袋也净化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看《转法轮》时书里发出非常高的透明光柱,象喷泉一样。字越看越大,渐渐的象广告牌上的大字一样,带了几十年的近视散光镜也摘掉了。

现将证实法路上几件事写出来:

沙尘让路

大法遭到迫害,很多同修走出来证实法,而被中共警察绑架、拘留、劳教,我们地区许多同修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折磨。那时我们对此都很关注,一天我们十几名同修前往劳教所探望,警察死活不让看。我和一名同修决定从后山上去,那里可以看到劳教所院里的情况。

刚到半山腰,一座石灰窑正在加工石灰,遮天盖地的石灰象沙尘暴一样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同修停住了脚步,我望了望劳教所的说:“你想什么呢?”他没有吱声。我又说:“同修都在魔难之中,这点风沙算什么!”话音刚落,象龙卷风一样的沙尘暴立即调转方向给我们让出了前進道路!我拉着同修快步通过。回头再一看,黑黑的沙尘暴又吹过来了。我们都心领神会的感到神在相助。这件事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灵。

一念风雨停

去年夏天,同修被恶警绑架、非法判了重刑,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被绑架同修家属是个男同修,又要上班又要照看孩子,非常艰难。我和两位同修前去看望。去的时候天就有点阴沉沉的,并没有下雨。在同修家坐了不到两个小时吧,问他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他坚定的说:“我能行,没困难!修炼人嘛,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师父说:“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无论怎么迫害,也不过就是把大法弟子锻炼成熟了。”(《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从同修家出来,外面风雨交加,路无行人。甲同修想避一避,乙同修说:“这怎么走啊。”我不加思索的说了一句:“我们上自行车雨就停了。”果不其然,没等我们上车呢,雨即刻停了。我们都感到惊奇:雨真的停了。我家最远,直到家中身上一个雨点都没落上,刚到家,连风带雨的又下个不停,能见度很低,路无行人。

轿车突至

那是一个中秋的夜晚,我和同修去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因为同修不会骑自行车,我只好陪她坐公交车,途中还要换一次车,在离劳教所正门约200米远的玉米地里发正念,解体邪恶黑窝,加持同修正念正行闯出魔窟救度更多众生。坐在玉米地里,发出了强大的正念,只听风吹玉米叶沙沙作响,无心咀嚼乡土的气息,顾不得蚊虫叮咬。大约发了三个多小时正念吧,天已漆黑,我们走出玉米地已是晚上九点半钟,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早已没有公交车了,劳教所坐落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离城里十几里远吧。我们两个六十多岁老太太只好步行往回走了。那个同修说:“这怎么走啊?”我说了一句:“师父自有安排。”

我们还没走出50米呢,在我的左侧只听咔嚓一声,我吓得一躲,一辆轿车停在了我的跟前,司机探出头来对我们说:“捎脚吗?”我说:“捎,要多少钱?”“八元。”司机回答,我说:“快上车。”这车简直是从天而降。我们一路给司机讲真相,开始他不太认同,我想是师父安排的,一定要救了他。因为路程较长,真相能讲到位,最后他认同了,做了三退,临走时还说谢谢我们,告诉我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俩说:“有缘还坐你车。”

奇灯照路

因为我较忙一些,家务事多,还要做好三件事,只好起早贪黑的做。早市是我经常讲真相的地方,几次遇到便衣警察,都是在师尊的呵护下脱险,有人甚至取出手机想报警,师父给我智慧,我讲给她善恶有报的道理,她马上把手机放回去。

我经常利用晚上和年轻的同修骑自行车去十几里、几十里的农村发真相资料,一个漆黑的夜晚,我们走在乡间小路上,骑自行车很难行我只好推着走,走一段后小同修告诉我阿姨上车吧,这里好一些。我刚上车,一道汽车灯光似的光照到我车前两三米远,我以为后边来车了,我喊后边来车了。因为乡间小路躲车必须得下车。过了一会小同修说后边没来车,这就奇怪了,举目遥望星空漆黑一片,没有月光,仔细观看可见繁星闪烁。这光是从哪来的呢?好奇怪呀!猛然悟到,师尊在看着我呢,师父的法身在给我照路呢,一直把我送到家。我在师尊法像面前合十说:“师父我回来了。”泪水夺眶而出,久久才能停住。谢谢师尊慈悲救度!

十几年来在证实法的路上,神迹不断展现,一条条金澄澄的条幅挂在树尖上,一份份带光的资料发给千家万户、一张张传单贴在门上、墙上、电线杆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随处可见。

因为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是师尊呵护的大法徒,在神的路上证实着法,救度众生,不断纯净了自己,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断坚定大法、坚定正念,佛法神通会不断展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