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张淑芳老人在南京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宁夏善良老人张淑芳,在中共邪党的长期迫害下,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在江苏省南京市儿子家中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张淑芳以前患偏头疼、坐骨神经疼、乳腺炎、乳腺增生等疾病,中医、西医,打针吃药,练其它气功都不起作用,还曾皈依过佛教。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三日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一年的时间,身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她的姐姐张毓芳、妹妹张兰芳、张丽芳、大姐夫徐耀珍、外甥女徐燕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在中共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以后,她姊妹四人、大姐夫、外甥女因坚持修炼,都遭遇了劳教等残酷迫害。张淑芳大姐夫徐耀珍已在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大姐张毓芳因遭迫害致残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张淑芳曾被非法关押,几次被绑架、多次被抄家。二零零八年五月张淑芳在南京再次被非法绑架劳教,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曾遭严酷迫害,出现严重的病态,经江苏省当地医院检查罹患:肺癌、胆管毒素、高血压,走不成路,人严重变形。劳教所看她快死了,怕承担责任,才办了所外执行,让她回家了。

张淑芳回到宁夏养病期间,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国保大队的恶警、恶警指使的居委会人员、街道办事处人员等多次到家中骚扰、抄家,还两次被非法绑架。因恶人频频骚扰抄家、监视迫害、绑架,致使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旧病复发,最终离世。

下面是张淑芳及亲人遭受迫害的简要经过:

1、合法上访被非法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二月底,张淑芳到北京上访。三月六日被恶警绑架到北京的一个看守所里关押了几天,十日被送回银川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后办了取保候审回家。

2、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张淑芳到江苏南京儿子家。五月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绑架,她儿子家也被抄。她被非法关押到在南京看守所。在那里她给其他人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牢头知道后罚她干脏活、重活、不让和其他人说话。看守所的牢头、犯人在看守指使下使尽手段折磨转化她,她坚决不配合。

后来她被非法劳教一年。恶警逼迫、欺骗她在“劳教书”上按了手印,恶警还指使犯人把她扭着按在牢房窗台上在“劳教书”上签了名,接着被关押到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该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有“包夹”监视,凡不“转化”的,吃饭、上厕所都要请示管教,只要管教不同意就只能憋着;家里给她们押了钱,管教不让买吃的东西,只能吃牢饭;劳教所的队长、管教轮流找她谈话,伪善地劝她:这么大的年龄了,赶紧“转化”,何必受罪呢!她不“转化”,就被赶到生产工艺品的车间干活。

生产车间做出口的工艺品,每人分的工作量很大。为了完成任务,恶警逼迫所有被关押的人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打扫卫生;然后开始做广播操、手语操、逼迫唱邪歌、吃早饭;早上吃饭只有十分钟时间,狼吞虎咽吃完饭就到车间了,一直干到中午;中午吃饭也只有十五分钟,紧接着又开始到车间干活;晚上在食堂吃完饭还要训练走正步、站军姿,一直到天黑,每天累的筋疲力尽;回到牢房还逼迫写“作业”、抄邪书、写思想汇报,写不完就不让睡觉、罚站,就用这种方式逼迫“转化”。张淑芳依然不“转化”,管教就开始体罚、长时间不让睡觉、每天晚上吃完饭后逼迫她不停地走正步、练体操。短短的一个多月后她吃不下饭,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呼吸困难、全身浮肿。恶警强行给她灌药也不管用,看她快不行了,将她送到医院检查。当时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肺癌、胆管毒素、高血压,全身都是病,走不成路,人严重变形。劳教所看她快死了,怕承担责任,就办了所外执行,让她回家了。

张淑芳回到儿子家后每天只能躺着,后来她开始炼功,渐渐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二零零八年十月她抱病回到银川。但就是这样一个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的人,恶人们没有一丝的怜悯,依然频频骚扰迫害。

3、在家养病期间屡遭骚扰迫害、两次被绑架

她刚回家,银川市金凤区明园小区辖区街道、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就轮番到她家“看望”。后来又几次遭绑架抄家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张淑芳在银川市西夏区一朋友家时,银川市“六一零”警察、街道、居委会人员强行撬锁绑架了张淑芳在内的六名法轮功学员。张淑芳被警车带到辖区派出所强行作了笔录,警察还逼迫她按手印。

二零一零年“七二零”之前,宁夏公安厅副厅长兼“防X办”主任乔恩成丧心病狂地下达指令在全宁夏大范围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七月上旬银川市金凤区国保大队恶警谢金良等到法轮功学员张淑芳家中抄家。

张淑芳家所在的楼后面是居委会的办公室、前面是小区的自行车棚、门卫。她们三楼有两户,邻居住着老两口、小两口(后来父子俩都死了,婆媳将房子卖了,搬家了)。邻居、看自行车的、门卫的人受办事处、居委会的人指使长期监视张淑芳家的动静。每当张淑芳家来人敲门,邻居都会悄悄开门窥视。二零一零年夏天的一个深夜,张淑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从外地乘火车夜间回到家中,尚未坐稳,就有人砸门。张淑芳丈夫开门询问,结果银川市金凤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一伙警察闯进去就抄家,随后将他们夫妻二人绑架到金凤区的一个派出所审问了一夜,第二天才放回。

有一次,张淑芳的女儿从云南给她邮寄了一些土特产,快递公司交给门卫的人,没想到门卫竟然擅自打开了(检查)。等到张淑芳取包裹的时候,包裹已破烂不堪,里面的东西也少了很多。她去找门卫,那些人无言以对。

4、张淑芳亲人遭受的迫害

大姐张毓芳,宁夏灵武市防疫站退休干部。因坚修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被劳教二年,非法羁押在宁夏女子劳教所。劳教期间,遭受了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极度的精神折磨和每天十几个小时高强度奴役劳动使她血压逐渐增高,血压超过200MM汞柱时,恶警的迫害依然没有停止,最终导致她得了脑血栓,半身瘫痪、残废了,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大姐夫徐耀珍:在大姐张毓芳被劳教迫害期间,姐夫徐耀珍也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宁夏白土岗子劳教所。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外甥女徐燕:姐夫、姐姐同遭迫害,外甥女徐燕被迫流离失所。大姐被劳教所迫害致残后,二零零三年八月徐燕听到消息,无奈回家照顾母亲,不久即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大妹妹张兰芳,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大法。零三年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洗脑班,后被取保候审。因“六一零”警察、居委会频频骚扰,张兰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宁夏灵武市法院派人到张兰芳家中通知称:张兰芳只要到法院去一趟,办个手续就可了结案子。张兰芳不在,无人到法院回应。灵武市公安局警察恼羞成怒,竟将张兰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非法扣押,作为人质。张兰芳十二月十六日得知消息找到公安人员质问时,当即被绑架至银川市看守所,随后即被劳教。二零一零年七月,灵武市“六一零”恶警再次到她家抄家并企图绑架她。

小妹妹张丽芳,家在宁夏固原市,多次被绑架抄家,二零零五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张丽芳在银川市兴庆区女儿家中再次被宁夏固原市恶警伙同宁夏“六一零”警察绑架,随后即被送往宁夏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因恶人频频骚扰、绑架抄家、监视及亲人屡遭迫害致使张淑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特别是被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回家后,身体时好时坏,走路、上楼梯都困难。到二零一零年年底病情加重,二零一一年六月,家人曾将她送到医院治疗,经检查发现她是旧病复发:恶性肿瘤已扩散、血压居高不下……

张淑芳诚实善良、心灵手巧,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儿子研究生毕业、女儿大学毕业,因成绩优异,毕业后都直接留在大城市工作,而且儿女都非常孝顺。她的离世,留给亲友的是无尽的悲伤和思念……

从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张淑芳和她的亲人承受了太多的磨难与痛苦。她们姊妹四人的家庭一直上演着家散人离的悲剧,如今两家又家破人亡,大姐还瘫痪在床……回顾中共邪党专制独裁统治的六十多年里,一次次“运动”迫害了多少好人,人为制造了多少人间悲剧?追随中共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你们可曾想过:历史一定会重演!清算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已经为时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