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会理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录(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综合报道)(接上文

四、上百人次被非法拘留关押

(一) 周国顺,男,会理镍矿退休工人,家住老街乡老街村。二零零四年六月,周国顺因本村的尹启俊构陷,被会理公安局副局长卢建荣、国保大队长杨绍亮、国保警察任建红、温晓红,红旗派出所所长马越等几个警察到家绑架。他被强行戴上手铐,六个青年恶警,分成两组,一个按他的头,将他按成九十度,两个把他的双手扭在后背,并抢走他手中的所谓的“搜查证”。六个警察一路轮换将他的绑架到红旗派出所,路上、街上观看的人很多,他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派出所二十分钟后,他被劫持到拘留所。一进拘留所他就被所长李顺宾、一个彝族警察和犯人一顿拳打脚踢。第三天,卢建荣、任建红来逼供资料的来源,未果。第五天,唐国强和任建红又来逼供,并抢走他放在葡萄园中的大法书籍。第十天,公安局副局长卢健荣给大法弟子周国顺发了传票,准备非法审判。由于子女紧追要人,同修揭露邪恶迫害,国保大队要他子女用五千元钱“取保候审”。在放他那天,任建红、马建林二人还企图要他照像和签字。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因邪党“十七大”,公安局的俞明刚、杨绍亮、刘剑平、唐国强、温晓红,城北派出所的胡启平,他们行江泽民之令,就假借两个家长的构陷,又一次将他绑架到城北派出所,强行搜身,抢走两个MP3。另一些以杨绍亮为首的,擅自闯进他的葡萄园,抢走两本《九评》和一些真相资料。当天,周国顺被绑架到拘留所。俞明刚、刘剑平、唐国强对他进行非法审讯,被周国顺用道理反问的哑口无言,只得灰溜溜地走了。下午,六点左右,周国顺被转送到看守所,九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六日,刘剑平和唐国强两次非法审讯他,未果。

(二)赵国伟、男、五十多岁,会理车站职工。走入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胃病、咽炎,更严重的是脑炎后遗症,此病不可断药,医生说:“不吃饭都行,不吃药不行!”那时他工资很低,药费又高,每月入不敷出,生活非常拮据。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上述疾病不药而愈。

赵国伟坚持修炼“真、善、忍”遵照大法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多次遭到会理县公安局警察、“六一零”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和经济勒索,无理的人身迫害使其遭受到了难以愈合的精神和肉体的创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公安局国保大队科长恶警杨绍亮、任建红、江光照等把他非法绑架到公安局一科,逼问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才通知车站站长曹蓉生将他带回单位。过了几天,公安一科又到车站来,强行用车把赵国伟非法绑架到了红旗派出所,杨绍亮叫赵国伟谈谈对法轮功被“取缔”的认识。赵国伟就谈了他为什么炼法轮功;法轮功给他带来的身心变化和好处。当时广播局的参与者给赵国伟录了像。过了几天,会理有线电视台播出了按照他们的需求经过剪接拼凑的录像内容,把赵国伟说法轮大法好的内容全部删除了。播出的内容变成了“和中央保持一致”的话。他们想让人们误认为他已站在邪党一边了,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栽赃陷害赵国伟,毒害了众多世人。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国保大队俞明刚、任建红把他非法绑架到公安局,逼他说出全县有哪些人在炼法轮功?有没有人管,他说:“我们炼法轮功的是松散的,没有组织,没有领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人强迫谁炼的。”他们实在问不出什么后,就用车把他非法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关押了十七天。在拘留所期间,城南派出所所长李祥到拘留所逼问他:“你还做不做好人?”赵国伟说:“我这辈子,好人做定了!”恶警就威胁他说:“你还说做好人,我就把你送去劳教。”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当地一资料点被抄后,他们怀疑此事与他有关,就把他非法绑架到会理拘留所关押迫害了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七日十一点左右,车站书记曹蓉生把赵国伟叫到办公室,他一到办公室,国保大队的恶警马建林和任建红就把他非法绑架到城北派出所,对他进行轮番的逼问。真相资料哪里来的?他拒绝回答。下午六点,就把他非法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了两个月。在拘留所里,恶警熊志祥加重对他的迫害,把他关押在整天不见天日的黑屋里七天。

二零零七年十月,邪党“十七大”期间,十月八日,国保大队警察刘健平、江峰良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件的情况下,到他家非法查抄,抢走一个mp3和mp4后,把他劫持到国保大队。恶警刘剑平把他的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对他进行轮番逼问,一夜不让他睡觉。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温晓红、普茂华对他非法拍照,他坚决不配合,恶警普茂华就打了他一耳光。九点半,恶警杨绍亮、刘健平、江峰良、温晓红、普茂华把他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才放他回家。

因赵国伟坚持修炼,车站站长倪常平经常遭到国保大队和社区的施压、骚扰,他就逼迫赵国伟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赵国伟坚决不写;倪长平就不安排他的工作,只要国保大队和社区来找赵国伟一次,就扣他一次工资。几年来,倪常平扣他的工资和奖金共计五千多元。倪常平因迫害好人遭恶报,二零零七年因贪污被判刑五年。

二零一零年三月,六一零、社区、车站书记曹蓉生逼迫赵国伟在“保证书”上签字。九月,曹蓉生又把他叫到办公室,逼迫他在“保证书”上签字。他坚决不签字!。赵国伟说:“大法教我做好人,难道做好人这么难吗?”曹蓉生说:“共产党不要你做好人,签了字就是坏人!”赵国伟说:“我这辈子只做好人,不做坏人。”

二零一一年四月初,民主巷社区李超坤等六人逼迫他在“保证书”签字,并威胁说:“如不签字,六月份就送他办洗脑班。”四月二十七日,六一零、国保大队、城关镇、社区、张思卫、李超坤、李雅丽、胡××、谢金花、周定福等又到他单位来逼迫他“保证书”签字。因他不签字,六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多,张思卫等十多个恶警从他家强行把他扭扯架抬到警车上,脚上的鞋都被扯落了,到国保大队后又非法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迫害50天。

(三)周廷秀,女,六十多岁, 会理县南阁乡中河一组村民。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南阁乡武装部长王定军、南阁村书记彭定荣等人强迫她去乡上,逼问她,她们村上炼法轮功的还炼吗?当周廷秀说:“还要炼”时,王定军叫去了公安局警察把她非法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十五了天。

一次国保大队杨绍亮、李永坤和村书记的彭定荣、民兵连长李宗富等人,强迫周廷秀与陆正琼两人去公安局,去了之后杨绍亮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周廷秀说:“原来头疼,一身冷骨风痛都好了,还要炼。”陆正琼说:“炼功,把一身病炼好了。”听了她们的回答,杨绍亮就说:“国家不准炼,你们还要炼,罚你们每人三十元钱。”就这样,两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勒索了三十元的现金。

二零零二年一天队长的妻子周国翠来家叫她去村上开大会,南阁村书记彭定荣把全村法轮功学员强行叫去村委会开会,彭定荣在会上辱骂大法与法轮功学员,还威胁他们说:某某法轮功学员要判十年刑。

二零零二年,周廷秀同村一同修上访后,一天早上九点,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李永坤、俞明刚等五人到周廷秀家查抄,到处乱翻,最后在她家楼上翻到了十四盒法轮功讲法磁带和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他们就把她非法绑架到公安局,李永坤用手铐把她铐在公安局大门栏杆上两个半小时,并威胁、恐吓她。下午三点过,又把她绑架到城北派出所进行轮番恐吓、威胁她,不准炼法轮功,直到下半夜两点,杨绍亮让她打电话给她家儿子去接她回家。

邪党开“十七”大期间,村上的彭定荣、乡上的山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共三四个人专程开车去她女儿家找她。怕她上访,叫她当天必须回家,回家后民兵连长李宗富天天去她家骚扰,还叫她儿子看好她。

二零一一年五月四号,国保大队恶警王紫发,乡长,县上的陈书记村上蒋成军等八九个人来逼问她还在炼法轮功吗?强迫她在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签字,她坚决不签。六月三十日,南阁村的民兵连长李宗富、刘兴正又去强迫周廷秀再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她还是坚决不签。八月十八日,以会理县610的谌洪安为首的一伙人,将南阁乡六十多岁的周廷秀绑架到凉山州西宁洗脑班迫害。

(四)许世开、男、沙坝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会理县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查抄他家,强行抢走《转法轮》两本、师父法像、介绍法轮大法特点的横幅一幅,并威胁许世开及家人不准再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七月,会理县国保大队恶警和区、乡政府有关人员又非法查抄他家,抢走了师父法像,《转法轮》一本,又一次威胁许世开不准炼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国保大队恶警刘剑平等七人,又到他家非法查抄,抢走他家收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的接收器“大锅盖”、电视机一台、电脑一台,把他非法绑架到公安局,逼问他为什么要收看新唐人电视台,是谁调出的节目等等,从上午十一点逼问到下午六点。许世开的儿子知道此事后,到公安局去找他父亲,并说是他调出的节目,与老人无关,才放他回家。然而,许世开的儿子却被他们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了三十六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红旗派出所警察段友华和区、乡恶人又到许世开家威胁,中共开“十七大”,怕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访,逼许世开交出身份证,两个月后才归还给他。

(五)王发敏,女,四十岁,会理县太平镇大村二组村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公安国保怀疑真相资料是王发敏提供的,公安局副局长卢建荣、李永坤等十几名警察,在邮政街非法查抄了她的店铺,抢走了大法书籍和法轮功资料共计二十七件。并把她和周连云非法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威胁、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遭到拒绝。就把她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三十多天,国保队大队长杨绍亮、卢建荣、温晓红、吴燕等恶警多次威胁、恐吓她。并勒索了她家二千元现金,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7天才放她回家。回家一个多月后,杨绍亮、温晓红又把她非法绑架到车上,强迫她签字。后来,城南派出所、社区经常有人来骚扰她。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社区不断有人去恐吓、威胁、骚扰她。二零一一年七月,610主任张思卫、城关镇、社区的莫定琼、王琼英、余会琼、徐某、赫某等人又去恐吓威胁:要送她到西宁洗脑班,不准炼法轮功。

(六)沈玉芬,女 ,会理红旗镇南阁乡南阁村村民。沈玉芬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住院三次,做了两次大手术,医生说她胃萎缩治不好,只能靠吃药维持一段时间的生命,吃东西、喝水胃都痛,每天靠吃一小碗稀饭吊命。长期的病魔缠身,开支大量的医药费,给家庭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她度日如年,真想早一点死去,得以解脱,也给儿女们减轻经济负担。九九年二月,沈玉芬有幸得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身上的各种疾病逐渐好转,后来就消失了。沈玉芬遵照师父的教导,用“真、善、忍”标准来要求自己,逐步去掉自身不好的东西,在家庭、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会理公安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李永坤、俞明刚等五人,逼问她:“还炼不炼?”她回答:“炼!”李永坤就叫她签名,第三天,他们又来说:“要炼就罚款二百元。”她说:“没有钱。”他们勒索一百元才走了。

九九年九月的一天,沈玉芬和几个同修去会理县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让他们给法轮功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当天下午,公安国保科大队队长杨绍亮就带了四个警察开车到她,通知她第二天到乡政府开会。在会上杨绍亮和乡上的就在她们面前大肆污蔑法轮功,威胁她们:不准炼法轮功。她们坚决不答应,就把她和周廷秀、卢正群非法绑架到拘留所关押我们十五天,还威胁家属:要没收她们的承包土地。

二零零一年五月,沈玉芬给世人讲真相,杨绍良带了六个警察闯进她家,抢去大法书籍六本,又把她非法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了二十二天,勒索了五百元钱。又强迫她丈夫李明华写“转化认识”,同时又勒索他八十元钱。恶人手段卑鄙无耻。

二零零二年六月,杨绍亮又带警察来非法抄家,抢走她的大法书籍四本,两张师父法像。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江丰良带了九个警察开了两辆小车到她家,抢走一张师父法像、大法书一本、四盒炼功带、两个录放机。

(七)付雅会,女,岁,会理车站职工。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车站负责人倪长平把她叫到办公室,并威胁她把法轮功的书交出来,并强迫她写诬蔑、诽谤法轮功的认识。二零零二年,国保队的二个恶警来到她所经营的打字复印店,发现了她复印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立即叫来一大帮警察,非法抢走了法轮功资料、现金、电脑、复印机、两箱复印纸等物品。又查抄她家,把她和她丈夫非法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威胁、恐吓,随后又把他们绑架到拘留所迫害一个月,勒索了她一千元现金,回家后,车站负责人曹荣生把她叫到办公室,拿了一张表格,并威胁她谈对法轮功的认识。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社区恶人威胁、恐吓她:再说法轮功好,就把她经营的门市关掉,逼迫她放弃修炼,剥夺她的信仰自由权。

(八)廖玉珍,女,会理车站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车站领导倪长平威胁她把法轮功的资料交出来,并威胁不准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恶警余明刚伙同城南派出所警察到她家非法查抄,并把她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又转到拘留所迫害一个月。

(九)罗吉金,男,四川省会理果园九腾村村民。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非法查抄,抢走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并威胁他不准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又逼迫他到公安局,勒索了他二百元现金,并威胁不准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每逢邪党“敏感日”,国保大队、610等恶人都要去骚扰他,并威胁他不准外出。二零零八年八月,国保大队恶警以开“奥运会”为名,又威胁他,不准出远门,不准到北京上访。侵犯他的人身自由权。

(十)赵开友,男,七十五岁,会理县果元乡积水村四组村民。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号会理县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李永坤、温晓红等四人到他家逼问他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说是,恶警就非法查抄他家,抢走大法资料两份。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晚上九点左右会理县国保大队李永坤、卢洪友等十几名恶警非法查抄他家,什么也没有抄到,就把他强行绑架到红旗派出所,非法审讯逼问他去没去北京,他说没去,恶警又问四月至十月这几个月他到哪去了,他说去河北女儿家了。之后他们就把他强行绑架到拘留所非法迫害一百一十四天,在这期间李永坤、江丰良多次非法审讯,叫他写交代。十一月的一天温晓红等四、五个恶警到拘留所叫他按手印,脚印。二零零二年一月份,恶警张德会等人把他叫去非法审讯,没有达到目的,就把他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才把他放回家。

(十一)刘得珍,女,果园乡村民。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五日中午,她到果园乡大花桥刘天厚家去学法,进门一看没有人。转身刚走出大门,就被国保大队的警察温晓红、吴燕非法绑架,搜身,什么也没有搜到,就把她推进屋里。这时,四个恶警押着戴手铐的刘天厚,提着抄搜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上了警车。她和另两个同修也被拖上了警车。她被城北派出所的警察冯刚非法审讯后,杨绍亮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她三天,才放她回家。

(十二)韩孟,女,四十岁,会理汽车站职工。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国保大队的俞明刚、任建红把她非法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四年八月四日下午,四点钟被城北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抄搜走了大法书籍,讲法光碟,八月五日红旗派出所警察非法把她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二十二天。二零零八年八月,写党“奥运”前,韩孟回西昌度假,车到益门被“610”的张思卫、国保大队的黄丽萍、江丰良、普茂华等拦下车,不许她回西昌。二零一零年五月,她又被610的陈义祥、张思卫、社区和城关镇的李超坤、李雅丽、周××等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迫害了二十多天。

(十三)许德均,男,五十九岁,会理车站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他被国保大队的俞明刚、任建红非法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二零一零年五月,他又被“610”的陈义祥、张思卫;社区和城关镇的李超坤、李雅丽、周××等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迫害了二十多天。

(十四)吴敦琼,女,六十七岁,会理县益门区云甸乡云河四组村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九点左右,云甸乡警务处的孟利新带领四个警察非法闯进了吴敦琼家,一进门就翻箱倒柜,抢走了吴敦琼: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磁带、讲法光碟、炼功带、MP3,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将吴敦琼绑架到云甸警务处。恶警孟利新打电话给会理国保大队,国保大队的王紫发、庄明清、温晓红三个警察又将吴敦琼绑架到国保大队。警察把抢到的东西一一照相,就把吴敦琼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逼她穿号衣,打报告。杨绍亮、王紫发、庄明清多次威逼她说出资料点,她拒绝回答。五月二十日,警察王紫发、庄明清把她戴上脚镣加重迫害,又用车把她拉到云甸乡的白云村、云田村贴有真相资料的地方照相。

六月八日晚,吴敦琼被迫害的无法起床了。六月十一日,恶警王紫发、庄明清开车来把她拉到国保大队。威胁她回家后要配合他们,如有大法弟子到她家,就打电话报告,并叫她配合找到资料点。六月三十日,恶警王紫发、庄明清的目的没有达到,庄明清就威胁吴敦琼“只要你在明慧网上曝光,我立马把你抓回去,判你三年刑。”

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会理县国保大队警察王紫发、庄明清再次闯入她家骚扰。王紫发、庄明清一进门就气势汹汹的对吴敦琼说:“你在明慧网曝光我们,我们要弄你去州上(迫害)。”然后,就开始抄家,抢走《明慧周刊》两本、真相小册子两本,并威胁吴敦琼老人下次直接到家中抓她。

(十五) 庄洪蓉,女,四十八岁,会理龙山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家属。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日有幸得大法走入修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恶党镇压大法弟子的恶浪掀起后,公司邪党组织把公司修炼大法的弟子集中起来,宣讲恶党邪说诬蔑大法,收缴大法书籍,还逼迫每个大法弟子签字,保证不再修炼大法,侵犯的信仰自由权。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七日晚,当地同修散发放真相资料,被公司保卫科恶人朱彧,打电话构陷,有二名同修被非法绑架,庄洪蓉和同修一起到会理国保大队要求释放被绑架的同修。十八日被朱彧再次构陷,国保大队队长杨绍亮、伙同益门派出所的段所长黄文荣等十几名恶警在未出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到公司生活区我家非法查抄,抢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师父法像。强迫我丈夫在清单上签字。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杨绍亮、普孟华、温晓红、王紫发等恶警非法闯入庄洪蓉会理家中,以安小锅盖收看新唐人电视台为由,强行将楼上的小锅盖、家中的接收机、大法碟片等强行抄走。当时庄洪蓉在下村营业,国保大队的杨绍亮就打手机叫益门派出所和下村乡政府的徐胜盛明、毛泽芝等七名恶警、恶人强行将她从三楼上非法绑架上警车送到会理县拘留所关押了一夜。

第二天普孟华、王紫发恶警强迫要庄洪蓉说出安锅盖及收视设备的同修,庄洪蓉不配合普孟华举手想打她,还强行照相,下午就把她送进会理县看守所,刚进看守所恶警指导员邓会明要庄洪蓉在被捕证上签字,她说:“是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把我绑架来的,我坚决不签。”邓会明就指使几个犯人把她的手都掰出血了,强行把她的手拉去按了手印,并非法关押迫害了她二十四天,九月八日才放她回家。

后来,下村乡政府指使公司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朱彧威胁庄洪蓉;今后出门:必须向他们报告。

(十六)李关秀,女,五十多岁,会理岔河锡矿职工家属。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李关秀有幸得法走入修炼。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她在果元乡爱国村向村民讲真相时,由于当地恶人构陷,被国保大队队长杨绍亮、普孟华、江丰良、刘剑平等恶警非法绑架到看守所,铐在看守所的椅子上、照相、审问和强迫按了手印,迫害一个月,勒索家人一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下旬,会理县城南派出所、社区和国保大队七、八个恶人非法到李关秀家中威胁说:“奥运会”期间不准外出,强行收缴了她的身份证。二零零九年十月、二零一零年“亚运会”前,上述人员又到李关秀家骚扰,并威胁:不准炼功、不准外出讲真相,要她写保证,被拒绝。他们另三个人就去诱骗她的丈夫代写了保证,才离去。

(十七)李青秀、卿洪秀,女,四十多岁。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晚,会理县益门镇下村乡卿洪秀、李青秀被当地保安朱彧举报到益门派出所,益门派出所绑架了两位大法弟子并通知会理县国保,抄了两位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九评》。

(十八)周国明,男,会理县望城村四组村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周国明家多次遭到骚扰和迫害,南阁乡政府和望城村一帮恶人非法闯入他家查抄,强行抢走《转法轮》二本、《新经文》一本、炼功带一盒、讲法磁带二盒和师父法像。二零零二年,望城村村长周国清、和支书陶开定带一帮红旗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周国明家强行抢走大法书籍,一十八岁的女儿周朝芳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四十天,勒索他家二千五百元钱(只开了一千元收据)这期间,村上的周国清、陶开定、正世金等恶人肆意干扰他家的正常生活,侵犯的人身自由。二零零三年,红旗派出所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周国明家折腾一天,强迫要他一家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他们坚决不写,只好无奈才走了。

二零零八年,陶开定再次领了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周国明家威胁;强迫不准炼法轮功,还几次把全村的大法弟子强行逼迫到村委会进行辱骂、殴打,强迫放弃信仰。

(十九)杨帮群,女,五十多岁,外北乡云岩村二组村民。九八年,杨帮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杨帮群家深受其害。外北乡政府王天有、老街乡政府郭小马等七、八个恶人非法闯入她家查抄,把大法书籍和磁带强行抢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国保大队杨绍亮、温晓红、王紫发、等五、六个恶警非法闯入杨帮群家,抢走《转法轮》书籍、资料和她儿子的身份证。强行把她绑架到红旗派出所非法审问七、八个小时才放回家。一星期后又把杨帮群的儿子骗到公安局非法照相、审问、按手印,接着把她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八天,强迫她家人写“保证”,不让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不准炼功,勒索了一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下午外北乡政府邪党书记货连军、李尚明把杨帮群和她的家人强行控制在建设路一家饭馆里三、四个小时,然后县政府、政法委和红旗派出所十多个恶人强行把她们带回家,非法抄家并逼问了杨帮群三、四个小时。

二零一一年四月,下旬会理县国保大队王紫发、温晓红、政法委李某、红旗区的李书记等十几个恶人非法闯入杨帮群家强迫她诬蔑大法、不准炼功。县“610”、外北乡政府李尚明、韦光发村长等六人,非法闯入杨帮群家骚扰强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她不写。他们就威胁家人说,不签字、不写保证,就送洗脑班,强迫家人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他们才走了。

(二十)张永珍,女,会理县外北乡云岩村二组村民。张永珍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她经常遭到非法迫害和骚扰。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下午,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刘剑平、卢建荣。乡政府的贺连军、李尚明等十多人非法闯入我家抢走小锅盖一个,接收机一台、电视机一台。丈夫(同修)被迫流离失所一个月。杨帮群被非法绑架到公安局,温晓红、刘剑平、江丰良等恶警非法逼供一夜。第二天下午一点过,刘剑平把她送到看守所,卢建荣等恶警非法照相、逼供。并非法迫害了她二十二天,后来威胁家人写了“保证”才放她回家。

(二十一)宋基培,男,南阁乡望城村六组村民。一九九八年,宋基培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想把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告诉世人。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宋基培去散发真相资料被望城村五组,不明真相的村民张正伍构陷,当时来了三十多个村民围住我,七嘴八舌要勒索他五千元钱,五组队长刘加民说:“罚款二千元”,打电话叫民兵连长带了七、八个人到他家,强迫他把二千元钱拿给了他们。零八年七月五日,张正五又威胁宋基培说:“你在散发真相资料,就叫会理县国保大队的警察来抓你”。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望城村村长周国军把望城村的大法弟子集中到村委会,逼迫他们写“不外出、不讲大法真相、不散发真相资料”的“保证”,他们坚决不写。周就破口大骂大法师父。辱骂一通后,还对宋基培说:四号那天国保大队的警察要到你家查抄,是他们(村长周国军、民兵连长郑世金、文书夏兴军)把警察们挡在新桥请他们吃饭,才没有到你家的,以此为由强迫宋基培给他们三百元钱。

二零一零年二月上旬,周国军又把村的大法弟子集中到村委会,再次逼迫他们写“保证书”他们坚决不写。周国军一把抓住一位大法弟子的领口狠狠的踢了四脚。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在会理县“610”、政法委、公、检、法直接参与迫害下,会理县大法弟子二人(罗俊玲、刘天厚)被迫害死,九人被非法判刑,(最长的达九年半。)三十人次被非法劳教,(其中最小年龄十八岁,最大年龄七十三岁);一百多人次被非法拘留关押,一百多家被非法查抄并罚款,这些都是610、公、检、法、国保大队犯下的罪责。

责任人:
县610(所谓“维稳办”)的陈义祥、张思卫、谌洪安;
县政法委、法院、公安局的李启元;
公安局的卢建荣、马越;
国保大队的杨绍亮、马建林、任建红、刘剑平、李永坤、俞明刚、普茂华、唐国强、李祥、江丰良、庄明清、王紫发、王兴华、韦国忠、温晓红、吴燕、黄丽萍;
检察院的叶东华、李友琼;
法院的陈娥、邱云、陈福刚等;
看守所、拘留所的熊志强、周朝勇、卢洪友、汤红、张德琼。

攀枝花市“610”的张伯林(50岁左右)、田萍(女,40岁左右)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的恶警张晓刚、沈锐、赵进辉、王邦应、朴静(音)、苏欣、龙理平、高蕴源、杨警、游宁、
袁建、冯加茂、胥泽军等。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的任凤明、
社区的李超坤;
会理人民医院的院长罗成渝、书记王文珍;
村民孙德华、彭兴龙、王定军、董以勇、陈燕;
会理一中的邓十庆、程晓蕾、王建荣;
益门煤矿治安室龙华,益门水泥厂治安室朱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