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到派出所正念要回师父法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我去了二楼進了“教导员室”,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他说:“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和所长商量商量。”我说:“这有什么好商量的,你把我师父的像片给我不就行了吗?”他说:“我不能给你,我要给你我要犯错误的,你的胆子够大的了,象你这样的人,我们想找都找不到,你还送上门来了。”我微笑着坦然的站在他的面前正视着他。我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加持着我、点化着我。我向他讲叙着大法的美好、讲叙着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讲述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的天理。他说:“你走吧,这是政法部门啊,……”

当我把车锁打开,再次双手举起师父的法像高喊时,发现院子里的警察、警车没有了,他们都逃走了,很大的院子空空的。我又一次体悟到:师父的伟大!大法的威力!

——本文作者

我今年七十六岁了,一九九五年五月初喜得大法,在伟大慈悲师尊的呵护下,在伟大法光的沐浴下,我身心受益良多,感激之心无以言表。暗下决心:听师父的话。

得法十六年来学法炼功没间断过。我每天早上三点五十分开始炼一~五套功法、上午或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或做其它的证实大法的事。每天下午基本上能学三讲《转法轮》。晚上学师父在各地讲法。十六年来我逐段逐段的背,背了四遍《转法轮》,抄了一遍《转法轮》、每半个月背一遍《洪吟》。通过多学法,在我现在这个层次中体悟到:大法净化我的心田,大法开启我的智慧,大法坚定我的正念、赐予我勇往直前的勇气。大法赐予我的太多太多,说不完。十年来,四个整点发正念,我没间断过。

二零一一年五月下旬的一天十点钟左右,某派出所的三个恶警无故到我家骚扰。他们临走时,要拿走师父的法像,我着急中心生一念:要保护好师父的法像!我当即从恶警的手中把师父的法像夺下来了,放回原处,并义正词严的说:“不能拿!这是我师父的法像。”他们又拿放在放像机旁边的光盘,我一边说:“不能拿!我晚上没事放录像看的。”一边伸手从他的手中夺回光盘,他们把光盘放下了。我把他们送出大门外,回到屋里,突然发现师父的法像没有了,被他们偷走了。我焦急万分,和同修们交流了一下,归正人心,坚定正念。我决心去要回师父的法像。我求师父加持我。于当天下午两点半我以纯净的心态骑上自行车直奔某派出所而去。

到了值班室,我说:“我来报警!我家被偷了。”值班警察问我:“丢了多少钱?”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今天上午十点左右你们派出所的三个警察到我家去偷走了我师父的像片,我来要我师父的像片。”值班警察又问我:“他是偷的吗?”我肯定的回答说:“他是偷的。”我把当时的过程说了一遍。一会儿偷师父法像的恶警進来了,气势汹汹的说:“法轮功是×教,像片不能给。”我走到他跟前,一边向他讲着大法的真相,一边看着他的警号,他把身子转向一边,厉声的说:“不许在这里宣传法轮功,你坐那坐着吧”。这时一个普通人讲起炼法轮功的如何了不起。那人又问我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那是假的,是为了迫害法轮功造的假。”大家都在听着。这时又進来一个年岁大一点的警察,当我问值班警察,刚才那个警察哪去了时,这个年岁大的警察厉声的说:“哪个警察?哪个警察?”他边说边把我推出了门外。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心坦然不动。

我去了二楼進了“教导员室”,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他说:“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和所长商量商量。”我说:“这有什么好商量的,你把我师父的像片给我不就行了吗?”他说:“我不能给你,我要给你我要犯错误的,你的胆子够大的了,象你这样的人,我们想找都找不到,你还送上门来了。”我微笑着坦然的站在他的面前正视着他。我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加持着我、点化着我。我断断续续的向他讲叙着大法的美好、讲叙着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讲述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的天理。他说:“你走吧,这是政法部门啊,你的胆子够大的了,这些年来,我们收了好多这样的像片,没有一个人来要的,你是第一个。”我继续向他要师父的法像。他不给,几次催着我走。最后我无意识的说了一句:“教导员啊,你好糊涂啊,我怎么才能救了你啊!”这句话,不是我想出来的,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说的,这位教导员可能就是我今天要救的人。他说:“我也说你一句,大姐,你好糊涂啊,你怎么能到政法部门宣传法轮功啊。”

当我无可奈何的推着自行车走近派出所的大门时,脑子里出了一念:师父的法像没要回来,怎么能走呢?我悟到,这又是师父的点化。我顿时精神起来了。心想:是啊,师父的法像没要回来,不能走!我返回二楼要去找所长讲大法的真相,被值班的警察截住了,我再次向他们要师父的法像,其中一个警察说:“法轮功是×教,像片不能给。”我说:“你拿出法律条文我看看,法律的哪一条规定法轮功是×教。”他说:“拿不出来。”我说:“你拿不出来,法轮功就不是×教,是正法。”他叫我走,我说:“我要不回我师父的像片,我就不走。”他说:“那你進值班室坐着吧。”我坐在椅子上,心想:我是正神,我一定要把师父的法像要回来,你们在我的面前敢说一个不字,这事师父说了算,我说了算,你们人说了不算。这时师父的法,展现在我的眼前。师父说:“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开始了长时间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旧势力、黑手、烂鬼操控某派出所的恶警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

过了一会儿,警察叫我去院子里拿师父的法像。当我走到院子里,看到有许多警察和警车。一个警察拿着师父的法像走到我面前,当我一眼看到师父的法像时,我如同与亲人久别重逢似的,高喊了一声:“师父!”我如同進入无人之地,双手接过来师父的法像高高举起,用尽全力,边走边大声高喊:“师父好!法轮大法好!”当我把车锁打开,再次双手举起师父的法像高喊时,发现院子里的警察、警车没有了,他们都逃走了,很大的院子空空的。我又一次体悟到:师父的伟大!大法的威力!我在院子里,再一次双手高举着师父的法像大声高喊:“师父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法轮大法好!”这时我感到我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维护大法、保护好师父的法像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把师父的法像放回车筐里,像朝外,让过路的世人都能看见,我缓慢的骑着自行车,一路上畅通无阻。

到了宿舍区门前,我下了车,打开手机一看是下午六点二十四分,心想:我要把今天的事讲给单位里的人听。揭露恶警的丑闻,让世人看到大法的威严。我推着车子向院内走去,刚走近体育活动场,其中一人喊我,问我到哪去了?我看见有好几个人在体育器材那活动,我随着她的问话把今天某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把我师父的法像偷走、我又要回来了的事,概括的说了一遍,最后我又说:“他们太不象话了,到我家去偷。”我们说话时,有人围过来听,有人拿着师父的法像看。

我感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扶我走正;加持着我,将邪魔除尽;带領着我走过了这场正与邪的较量。

我的心性在提高、层次在升华,是神的壮举。

在此,弟子向师父合十,谢谢师父的呵护、谢谢师父的加持、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们的帮助。合十。

因个人修炼的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谢谢,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