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沐浴浩荡佛恩 走出家庭绝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转眼过去一个礼拜,尽管丈夫承认和那东北女人的事,可是却没有一丝愧疚和道歉的意思,一副有备无患、洋洋自得的样子。他经常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晃着腿、随着剧情、时不时的还笑出声音来。他的亲戚,这时也一边倒的表示管不了这“就算他亲爹活着都管不了”的闲事。从姨表姐的谈话中无意中得知:婆婆为了保护她儿子,早已和丈夫商量好了,故意搅浑水,在亲戚中散布流言。丈夫以我学大法、做资料为筹码威胁我说:“你又想進(劳教所)去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去年明慧网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刚刚开始征集稿件的时候,也正是我处于家庭魔难之中的时候。在我的这个小家庭里爆发了一场在常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避免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我通过不断的学法,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在同修们无私的帮助下,以及我对师尊、对大法的坚信和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坚定的维护着法。不断的向内修、向内找,一步一步的走出险滩,使这个即将覆灭的家庭小舟平稳的驶向法轮大法这一幸福的港湾。

一、起因

去年八月底,一个周末的下午,路遇俩同事,说起本月的工资已经打入工资卡,他们都已经取出来了,催我赶快回家拿卡取钱。

我回到家,用屋门的钥匙却怎么也打不开门。我知道此时,儿子出门找同学玩去了,只有丈夫一人在家,于是我便敲门。敲了半天,才听见丈夫慌慌张张跑到门口,隔着门问:“谁?”一听是我的声音,他非但不开门,反而往回里跑。我又用力敲了好长时间,他才极不情愿的打开了屋门。進屋一看,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穿紧身短衣、短裤、浓妆艳抹、神色慌张的东北女人,她光拿眼瞅着我,而丈夫也只穿了一条大裤衩,连上衣都没来得及穿。

我本想拿了工资卡就走人,可又一想,我这样走了不也太窝囊了吗?我转过身来问那女人:“你是干什么的?你家里有丈夫、有孩子吗?你跑到我们家、青天白日、孤男寡女的插上门干什么?”那女人支支吾吾:“我什么也没干,我什么也不知道,是他打电话叫我来的,门是他插上的。”丈夫一看,赶紧叫那女人先走了,转过头来对我骂骂咧咧的。因为敞着门,他又不敢大声骂,就小声骂。

我不再听他胡搅搅,转身下楼,去了住在我家后楼的他姨表姐家。我想让她评评理,给我做个见证人。第二天,家里的储藏室空了一半:丈夫把他平时贪污的公家的酒啊、茶叶啊等等,象老鼠搬家一样,转眼之间搬的不见了踪影。反而把我过年贴在门上、厨子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字和年历全部揭下来敛在一起,藏在厨子顶上,被我无意中发现,及时发了出去。看来他是做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了。

二、迷茫

回到班上,我心中很郁闷。修炼十四年了,大法已经在我心中深深扎下了根,遇事我也知道向内修、向内找,可还是修得跟头把式的,找不到自己漏在哪儿,不知道怎样才能从法理中升华上来,把它圆满的处理好。虽然我并没把这件事情看太重,却也是头一次遇到,快下班了,如何回家面对这一切呢?正巧,A同修路过,我与她谈了事情的经过和心中的迷惑。A同修说:“邪恶就怕曝光,你这事不能拖延时间,就看你站在哪个基点上去做。”我说:“那我下班就去,借此机会找他的亲戚、邻居讲真相、劝三退去。”

见了亲戚、邻居的面,我本着礼貌、平静、柔和的语气给他们讲道理、讲真相。一圈转下来,谈话在一片祥和的氛围中结束了。婆婆说:“我天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姨婆婆退出了曾加入过邪党的团、队组织。姨表姐、姨表姐夫、和婆婆的邻居都同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叔子媳妇同意用自己的真名写在钱上退出团、队,花出去。同时,所有接触到的亲友都一致表示站在我这一方,答应劝导丈夫。晚上回来,我觉得心里十分宁静,恭恭敬敬的给师尊上了三支香,感谢师尊慈悲的呵护。香烟袅袅,不断爆出香花,三支香非常齐整的燃烧到底。我认为这是师尊在鼓励我。

转眼过去一个礼拜,尽管丈夫承认和那东北女人的事,可是却没有一丝愧疚和道歉的意思,一副有备无患、洋洋自得的样子。他经常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晃着腿、随着剧情、时不时的还笑出声音来。他的亲戚,这时也一边倒的表示管不了这“就算他亲爹活着都管不了”的闲事。从姨表姐的谈话中无意中得知:婆婆为了保护她儿子,早已和丈夫商量好了,故意搅浑水,在亲戚中散布流言。丈夫以我学大法、做资料为筹码威胁我说:“你又想進(劳教所)去了!”

我和丈夫之间的摩擦在不断的增加,火药味越来越浓,就象地下涌动的火山岩浆,一点小事都可能随时引起爆发,干事心驱使我象囫囵吞枣似的把这变了味的粥强行咽下。后来我俩的关系渐渐的转入冷战危机,他做的饭我不吃。我炒的菜他不动。他也开始三天两头的深夜才回家。而我每次出门,都锁上我的屋门,怕他趁我不在家,偷偷進去查抄。

事情似乎不可逆转的僵持在那里了。

我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回来看明慧文章,炼功、发正念都没落下过,也没把这事当作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我只坚信一点:师尊在所有的讲法中从来没有讲过“大法弟子要离婚”的法,那么无论天塌地陷我也决不走离婚这条道。无论我在历史上犯过什么错、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或者个人修炼有什么漏洞,我统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我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大法弟子在人间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师尊要的,我就必须无条件的去做到,这也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一定给将来的人类留下大法弟子正面的形像。

三、归正

一天,一位同修有事邀我去B同修家。席间,我无意中谈到了自己当时的处境,因为当时我觉得这一关尽管过的跌跌撞撞的,也已经成为过去了,没必要再提起了。可是听完我的一番话,B同修毫不客气、一针见血的指出我所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和漏洞来:

1)、常人中的事就是常人中的事,大法的事就是大法的事。两者不能掺,两者掺在一起就互相干扰,出错。你利用此事讲真相,常人为了自保,顺着人情同意“三退”和念“大法好”,并非真心实意的从心里真明白了。
2)、你丈夫和家人还会把你丈夫的错误都推到大法身上,会找各种借口说都是因为你炼法轮功,他才那样的。这不但给大法抹黑,还让他们对大法犯了罪。
3)、在这个问题上,你的丈夫和家人一直没道过歉,就说明,他们根本就不认错,更谈不上悔改。你没有能力摆平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你还有要修去的东西没修去阻碍着你。你现在是一筹莫展、很被动,你在这一个问题上是彻底的失败了。

B同修说的很浅白、很明了,事实真是如此。对照法理来说,我知道他说的是正确的。可是,如何去面对,我还是觉得一头雾水。B同修继续给我提几点建议:

1)一定要在自己的心性上多下功夫,看看自己还有什么人心没放下。
2)你对你丈夫和你儿子的情放下没有(爱和恨都是情)。
3)你是否还有怕再次被劳教的人心。
4)常人中的事你就用常人的办法去对待就没有错。

B同修还告诉我,他在这方面已经修得很明白了。他这几天正好休班在家,让我随着事情的发展,随时都可以去找他交流,他随时都可以无条件的给我提供帮助。我知道这是师尊看我陷在泥坑中走不出来,安排同修帮助我呢。

师尊说:“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精進要旨》〈再去执著〉)

“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

“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亿万年的等待,千万年的轮回转世,今天,我终于有幸被师尊选择成为了这漫天的神都羡慕、都想当而当不上的大法弟子,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在人世间,我所遇到的一切一切的不如意,不都是我不愿放下的执著才感到彷徨吗?不都是我脱离了法的力量才感到孤立无助吗?不都是师尊为了我的提高而给我铺路的吗?

对方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丈夫的表现不也是把我内心深处、隐蔽很深、不易察觉的执著被无情的翻出来了吗?我的第一念是他错了,我没有错,这又违背了师尊要我们遇事向内修、向内找的修炼原则。在不平衡的执著心的驱使下,第一时间就把丈夫推到了我的对立面上。怕心、疑心、仇恨心、妒嫉心等等各种各样的人心潮起云涌,统统暴露无遗还不自知。所幸我还没忘记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才不得已强忍着,忍的很苦、很累。

可是反过来思考一下,十几年来,在共产邪党对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打压下,我曾三番几次的被邪恶非法抄家、劳教,丈夫一个人承受着社会、家庭、单位、各个方面的强大压力,我站在他的角度,替他着想过吗?他所承受的那些本不应该承受的,不也是因为我他才承受的吗?我非但不及时归正自己,还“常有理”似的,怎能让人家瞧得起?

这件事情的出现,本来就是应该自己要提高、有自己要修的,可是我却里外不分的去向常人诉苦,去向常人寻求平衡。还利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讲真相、劝三退”来搪塞自己的不足,掩盖自己的人心。人能解决神的事吗?这怎么能让世人看到修炼大法的美好呢?只能让世人看到不好:劳教、扣工资、流离失所、离婚等等,那不是破坏法、往地狱推他们了吗?我真切的感受到:只有修好自己,才能真正救度众生啊。

从法中我知道,制止家人对大法弟子犯罪从而免于被淘汰,也是慈悲,也是在救人。同时,我也明白了面对邪恶不能太软的问题。为什么要软呢?其实就是怕。怕失去名、利、情的方方面面。

后来,丈夫又一次威胁我说“你又想進(劳教所)去了!”的时候,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你千万别这样干,对你没好处,千万别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就不择手段,你千万别和自己的命过不去。我以前单位里的书记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死了,他是你同学,你认识。后来的书记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也死了,他是咱家前楼上的邻居,你也认识。劳教所什么样,我早已见识过两回了,可是你还没见识过呢。现在你嫖娼,还领到家里来,你犯法了。你贪污公家的物品,你犯法了。你那个所谓的职称也是托门子、走关系才得到的,你也犯法了。这一次我就一定把你送進去见识见识劳教所什么样。更何况,破坏大法弟子家庭也是罪不容恕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再一意孤行,不听劝告就一定会遭报应的。请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不知你如何去面对?再说了,人无完人,谁没犯过错呢?这点错算不了什么。人这一生,不在这上犯错,就在那上犯错,我也不敢说自己绝对没犯过任何错误。改了就好,只要你彻底改过,断绝和那女人来往,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可以不计较过往之错,咱都可以把那一页翻过去,从新来过。”

儿子怕我们离婚,也警告他说:“谁让我过的不自在,那谁就别想过自在。”

丈夫被震慑的哑口无言,从此以后大大收敛了他的言行。

四、曙光

我对儿子说:“修炼的人不能杀生,更不能杀人。作为人子来说,这样过火的话以后连说都不能说,连想都不能想,那样大的罪业是修不成的,还要自己去承受偿还。我那样说他,目地只是让他改过,别让他犯罪,咱们还要正常过日子的,并不是真要如何他。大法弟子不能离婚,你放心吧。”

儿子连声说:“我可沾了大法的光了,我可沾了大法的光了。”

一个多月以后,婆婆因白内障住院做了个小手术。我告诉丈夫,这是婆婆有眼不分善恶、不分好坏得到的报应,是上天在警示人。丈夫愤愤的,不以为然。

又过了两个月,丈夫突发颈椎骨质增生,那种生不如死、活受罪的滋味实在难以煎熬。他整夜整夜的只能坐着,根本睡不了觉。躺下起不来、起来又躺不下,那种杀猪一样的嚎叫在寒冷的夜空中飘荡着。他惨痛着、喊叫着,躺在床上起不来小便,我毫无怨言的用一个剪开的大塑料瓶帮他接尿。他受不了要住院治疗,我主动去医院接送、陪护。丈夫非常感动和愧疚,坚冰一样的心在融化,在一点一点的向我靠近。

丈夫时不时的希望我给他按摩按摩。我谨记师尊的教诲。不为亲情所动。我告诉他:“你可以去找医生按摩。我不是大夫,也不懂穴位,如果把一根筋痛按摩成两根筋痛,那不就太糟糕了吗?老人们都说:病魔病魔的,其实那个病就是个魔,我这个肉体凡胎能动了它吗?你去听师尊的讲法吧,师尊讲的是法,只有法才能消除这个病魔的。”

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尊又给我一次提高的机会,给他一次得救的希望。我对他说:“这种病治表不治根,这只是老天爷对你做错事的惩罚,如不改正,后果更甚。除了大法能救你的命,没有其它办法。你必须诚心实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行。”出于求生的本能,丈夫开始念这救命的吉言,并且用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我陪他听了一遍师尊的讲法录音,他还经常自觉自愿的看神韵晚会。

我利用一切机会给他播放明慧广播:《解体党文化》、《九评共产党》、“神传文化”、“天音净乐”、“修炼园地”、“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还给他看《绝处逢生》、《明慧画报》等等,丈夫身体的疼痛在减轻、在好转,在恢复。从此他彻底的转变了他对大法负面的观念。

今年五月十三日,师尊生日的前夕,我们一家三口通过明慧网给慈悲伟大的师尊发送诚挚、感恩的问候贺卡。师尊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丈夫又看了明慧网上如潮水般源源不断涌来的各界问候师尊华诞和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贺卡、贺词。他连续看了两个来小时,非常仔细,那种震撼是无法形容的。此后,丈夫开始主动要求看师尊的《洪吟》了。

第二天,世界法轮大法日是师尊的华诞,清晨,丈夫早早买来了新鲜的水果,洗的干干净净,挑选带鲜枝绿叶的上品,放在盘子里,摆的漂漂亮亮的供献师尊。

以后的日子里,在生活上我对丈夫多关心、多体贴,绝口不揭他怕揭的伤口,经常站在他的角度多替他着想,他做了可口的饭菜,我和儿子不忘记及时说几句鼓励、表扬的话。他回来晚了,我都给他留好饭菜等待。他因工作关系经常不回家吃饭,我也表示理解。同时不限制他的任何自由,不跟踪、不怀疑。渐渐的丈夫越来越向好的方向发展。偶尔在周末的时候,我会安排好时间陪他去赶赶早市、爬爬山,或者一家三口外出旅游一下。我利用外出的机会,拨打语音真相电话,丈夫也会很配合的拔掉自己的手机电池了。当我感到疲劳的时候,丈夫会体贴的说:“你去休息一会吧,我看着表,到发正念的时候,我叫你。”

今年夏天,婆婆突发脑梗住院,半天的工夫,就被病磨的没了人样,昔日优越的棱角不见了踪影。我告诉婆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诚心诚意的才有效。有了丈夫的例子,婆婆念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大夫查房的时候,告诉她病已经好了。婆婆由此信心大增,有事没事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婆婆的面色白里透红、皮肤细嫩,前几天还和姨婆婆一家出门旅游去了。

在丈夫家的亲友聚餐和生日宴会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都尽量准时参加,展现法轮大法给我们家庭带来的美好。在大年三十的家庭晚宴中,婆婆举起盛满果汁的酒杯,说了第一句话:“咱们家得感谢你们大嫂,是她给带了一个好头。”今年大年初一,我丈夫和两个弟弟,三人共同带着各自的媳妇和儿子,在亲戚朋友们羡慕的眼光中去各家拜年。三个儿子、三个孙子、三个媳妇,家庭和谐、美满幸福,婆婆的喜悦和自豪溢于言表。

五、结语

经过风雨才得以见到美丽的彩虹,抖落风尘才知道修炼升华的喜悦。

在写这篇修炼文章的过程中,感触颇多。我深刻体会到,开法会、写交流稿不仅仅是单纯的写文章,而是在回顾这一年来的修炼历程、总结经验、查找不足、修去人心的过程中,师尊在帮我打开我修炼中那郁结的一道道铁门,使百脉畅通无阻。深刻体会到,在每一次的过关和考验中,都是师尊对我学法和修心的检验,都是师尊建立弟子威德和运用佛法神通的机缘。每每在明晰法理、解体魔难,迎来柳暗花明的天清体透之时,我无数次从内心深处发出由衷的感叹:修炼真好!修炼真好!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