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高文霞四次被绑架 曾遭四年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高文霞,应城市东马坊人,曾经是一名售货员,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想起那时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炼功、洪法的情景,高文霞是多么幸福。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在全国铺天盖地的诽谤法轮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高文霞这十几年来,相继被迫害了多次,其中主要的有四次。

二零零一年遭野蛮绑架 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早晨七时,高文霞把孩子带到商店,准备送孩子去上学,一名便衣来到柜台前问:“谁是姓高的?”高文霞顺口回答说:“高文霞是。”那人飞快跑到外面大喊:“快来,找到她了!”几名便衣冲进柜台翻箱倒柜,没找到什么,他们就又当着高文霞九岁孩子的面,抓住高文霞的头发,把高文霞拖到商店外面的警车后备箱中,拖到高文霞婆婆家(恶警这种野蛮的行为给高文霞孩子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以致后来孩子性格孤僻,一度想到过自杀),继续翻箱倒柜,也没找到什么。恶警们不死心,又将高文霞拖回商店翻找,终于找到一袋真相资料。以此为由,恶警将高文霞绑架到湖北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宾馆,非法审讯高文霞。他们审问高文霞资料从哪来的?跟谁发的资料?又欺骗高文霞说“你的法轮功学员都交待了”,还拿出资料给高文霞看。晚上,家人不断找关系托人来劝高文霞,高文霞看到妈妈下跪、儿子痛苦的表情,自己又有怕心,最后说了实话,导致法轮功学员王平被新集派出所陈靖、邱贤波等三个恶警用铁衣架、电棍毒打,全身是伤,脸都变形了!

第二天中午,高文霞与法轮功学员王平被非法绑架到湖北省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高文霞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多。看守所的人拒收法轮功学员王平,说打的太狠毒了不敢收。恶警只好把法轮功学员王平送进医院,六天后法轮功学员王平被再次绑架到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法轮功学员王平绝食抗议,出现生命危险时才被以保外就医的形式释放。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下午四点,何忠平指使两个恶警又将法轮功学员王平绑架至应城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应城市公、检、法、政法委、六一零不经任何审判程序非法秘密判刑。高文霞被恶人非法判刑四年,法轮功学员王平被邪恶非法判刑七年。

此次参与迫害的有:应城市“六一零”、应城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市委、政法委、国保大队、东马坊派出所,参与人员有东马坊派出所所长徐华平、指导员徐国华,聂么山、何建设、周涛等恶人。

高文霞们被邪恶关押在武汉市女子监狱同一监区,却很难再见面。邪恶可以让犯人互相之间说话、见家人,却不准法轮功学员和任何人说话,也不许法轮功学员见家人。每个法轮功学员有两个“包夹”日夜看着,不准买东西,连卫生纸都不准买,也不许别人借卫生纸给法轮功学员,谁借就扣谁的分、加谁的刑。

高文霞所在队的队长叫刘淑珍,指导员叫张彩红。她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不断对高文霞施压。高文霞每天要做她们安排的“作业”,看邪悟者造谣诬蔑师尊与大法的录像带。她们不让高文霞头脑有空闲时间,达不到她们的目的,就不许高文霞睡觉,每天还要高文霞去做晚班奴工(织布等),不断在精神上摧残高文霞的意志,在肉体上折磨高文霞,使高文霞精神恍惚,正念全无。

监狱为达到“转化”高文霞的目的,先将高文霞的精神拖垮,然后指导员张彩红反复找高文霞“谈心”,观察高文霞的变化,达不到要求就用手铐把高文霞的手反铐在床边,逼高文霞站着,“包夹”日夜看守,不让高文霞合眼,合眼就打高文霞,让高文霞不知道白天和黑夜。

三天三夜后,“包夹”利用高文霞的善心对高文霞诉苦,说高文霞影响了她们休息等等。然后又让高文霞的家人送东西进来,又让孩子写信给高文霞……高文霞一时间被她们迷惑了,也觉得自己难以承受了,写下了“不在监狱里炼功”的保证。最后高文霞在一次“批判会”上看到所谓的“法轮功学员转化了”时,屈服于恶警的压力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书

写了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书后,监狱为了“巩固转化”,继续安排“包夹”跟着高文霞,也不许高文霞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经常找高文霞到办公室谈话、写思想汇报,每天上午“学习”、写日记,下午还要给狱警织毛衣、做工艺活(监狱里的奴工活主要有:安装打火机、彩灯、搓橡皮筋、编彩绳、做衣服、织布等)。就这样每天如此。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高文霞才被释放回家。狱警还警告高文霞出去不要讲里面的事。

二零零七年被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冬天的一个晚上,高文霞在湖北省应城市长江埠镇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一名村长带领长江埠派出所的二名警察,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车上下来两个恶警拿着电棍,其中一个恶警用电棍打高文霞的腰,然后把高文霞和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长江埠派出所非法审问无果后,又将高文霞们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天。

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高文霞与法轮功学员在应城市东马坊派出所门口营救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时,被东马坊派出所何忠平、李贵明等恶警将高文霞们拽进派出所,对高文霞们进行非法搜身、审问,并说高文霞们是去闹事的,然后又将高文霞们绑架到一个铁房子里,最后把高文霞们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三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高文霞骑电动车回家,恶警许志斌、李贵明、何忠平、何志斌开着警车故意将高文霞和电动车撞倒在地,高文霞的腿被他们撞伤,然后他们一起扑上来将高文霞绑架到东马坊派出所。事后高文霞得知他们在此之前将高文霞租住的房子抄了家,并在半个月前到武汉找过高文霞。高文霞拿出手机要给丈夫打电话,何忠平见状冲上前企图抢走高文霞的手机,最后何志斌打电话给高文霞丈夫要他来派出所签字后,再对高文霞进行迫害。高文霞丈夫赶到东马坊派出所哭着质问恶警:“你们为什么抓她?她也没发资料,你们以前抓她理由是她发资料,已经关她几年了,今天又抓她干什么?”一个肥头大耳的恶警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说:“不为什么,就是要抓她怎样?还要送她劳教所去!”这个恶警边说边想动手打高文霞的丈夫。高文霞丈夫非常生气说:“你们是什么人民警察,太狠毒了!”接着一个恶警拿出一份将高文霞劳教一年半的材料要高文霞丈夫签字,本份老实的丈夫看到后气愤至极跑到窗前说:“跳楼给你们看!”恶警被高文霞丈夫的举动吓住了赶快说:“有话好说,不让你签字了,下来!”一个恶警趁机将高文霞丈夫抱住,然后哄骗他让他先回家。

高文霞丈夫刚走,许志斌、李贵明、黄国英(女)急忙将高文霞绑架到车上,直接把高文霞送往武汉女子劳教所。一路上几个恶警欢歌笑语,说:“找你好辛苦啊,今天终于抓到你了……”。此时高文霞已非常冷静,并不再理会他们。到了劳教所首先检查身体,结果显示高文霞心脏有病,他们不接收高文霞。几个恶警非常生气,不相信结果,医生说查了两次都有毛病。就这样几个恶警只好把高文霞带回来。回来后,不甘心的恶警还是将高文霞非法关押在应城第一看守所迫害了二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