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微之处见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同修的儿子结婚,几个交往比较多的同修,按常人的习俗,随了几份贺礼钱,委托一个同修送去。同修说什么也不收,说:我真想借这个机会让大伙来聚一聚,也是一个切磋交流和讲真相救人的机会,但钱我不能收,因为大法弟子的钱是大法资源,我不能花大法的钱。他这样一说,送钱的同修有些为难:你如果不收钱,他们也不好意思来。他这样一说,这位同修说:那我就把钱收下,转给资料点吧。

回家后我把这事告诉了妻子,我问:如果这事放在咱身上,你能不能也这样做?她说:还真想不到这里,就把这事看成是人之常情,礼尚往来了。是啊,有多少同修不是这样想呢!师尊经常教导我们,常人有常人的理,大法弟子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衡量。如果你把这事用“人之常情,礼尚往来”来对待,那么在这一个问题上你就是个常人。我为这位同修的悟性、心性感到由衷的佩服,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大家都知道师尊要求弟子要实修,我的理解,实修不是看表面,是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你遇到的任何事情,看你这颗心怎么动,你的一思一念是不是符合炼功人的标准,修炼不就是修这颗心吗?

由此我联想到我们的资料点。我认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老两口都修炼,他做资料已有几年的时间了。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老人,弄电脑、打印机这些高科技的东西,期间的困难和辛酸自不必说,单说在资金的付出上他怎么看。做资料几年,电脑、打印机换了两三茬,全部是自己掏钱买,另外还时不时的向别的资料点付出资金,少则几百,动辄千元。有一次,这位同修到我这里来,顺便又带来了几百元钱(在这之前不长时间,他曾经付出一千元)。我说:这钱我不能收了,你已经付出的不少了,你买耗材也得花钱。他说:做资料的费用我自己负担,不能花同修的钱,对大法的付出是另外一回事儿,一码归一码,我都有安排。这位同修是一个企业的退休职工,经济条件好一些,那么也有比这位同修经济条件还好的,又是怎么做的呢?其实,我看经济条件只是一个次要方面,关键看心性。

例如有这样一位同修,他是一个地道的庄稼人,老两口靠耕种三亩旱地和经营一个小果园艰难度日。屋里迎门是破旧的方桌,一把椅子没有了扶手,没有沙发、橱柜,一个21寸的旧电视是唯一值钱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日子的艰辛。可有谁会想到,就是这位同修,为了解决因当地没有资料点而带来的不便,自己主动提出:“我试试看行不行。”并主动拿出三千元钱,委托同修买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克服了种种困难,一个家庭资料点成功的运作了若干年,解决了他那一大片地区的资料一直靠从外地传送的困难。记得有一次换上网卡花了四百多元,我硬是没让他付钱,就从同修付出的资金解决了。事后他说什么也得把钱补上,“该我花的钱,我觉得花同修的钱不是那么个事儿”,他话里透着朴实和真诚。

可能这位同修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没有其他同修做得好,在交流切磋时也没有什么话说。在认识他的同修中,大概不会有人认为他精進、心性有多高(当然,谁也想不到自己手里的周刊、小册子、真相传单等就是他制作的)。我们这位同修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默默的做着他该做的事。

我做资料也有几年时间了,相比之下,在这些方面我不如以上两位同修。回想刚建资料点时,电脑、打印机、耗材都有同修送上门,若干年过去了,在一些方面至今还没有摆脱对其他同修的依赖;电脑换了几个,只有现在用的是我自己付的钱;打印机换的更频(同修间调剂),我从来还没有单独付过钱,都是统一买耗材时一块结算;有时买个优盘、哈珀等小器件等,也都在买耗材时都算在“大堆”里了。当时都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只是想:我已经为大法付出了,再买东西理所当然的就应该从“大堆”里出了,更何况资料点是为大家的。这种想法乍看起来也有道理,可是与以上谈到的三位同修比,不就看出悟性、心性、境界的差距吗?不就看出私心、利益之心和对钱财的执着吗?

悟到了,就应该在这方面提高了。后来,添置一些自己点上用的小宗的耗材和器具,也用不着再和哪个人说,骑上车到县城,一会儿就买回来了。自己能办到的就别等靠,因为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都是在兑现你下世前的誓约。你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天上的众神看得见,师父看得见,你还要让谁看呢?这不就是你建立威德,修炼提高的机会吗?

一点浅显感悟,不妥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