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承认邪恶的迫害中再去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同修的家人被恶警绑架了,同修让我帮助找一下能联系上的同修帮助发正念。交流中她说:“如果来抓我的话,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放下了生死,死算的了什么?豁出去了。宁死也不背叛大法,不出卖同修。”我马上纠正说:“你千万别有这念头,这不是正念。你这样说,等于是对邪恶迫害的承认,也是在求。你有这一念,邪恶马上对你就要安排,因为它们抓到了迫害你的把柄。我们就跟师父走,什么迫害都与我们无关。一定要在救度众生中等到法正人间那一天的到来,跟师父一起回家。”同修说:“你说的对,说的对。”

同修走后,我又联想到了另外几件类似的事儿,觉得有必要写出来,大家交流一下。

最近几年,我们地区一直没有发生恶警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于是,同修中有人就说:“邻近地区每年都有大法弟子被绑架的事儿,我们地区就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发正念和讲真相做的好。整体配合好,邪恶不敢迫害我们。”这话表面上好象是对本地区状态的一种夸奖,或者是对自己及同修没有被迫害到的一种潜意识的欢喜。而实际上是对旧势力邪恶迫害的承认,是在求,是站在个人基点上看待正法。结果,近一段时间,本地有两名同修被恶警绑架。

这是不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呢?是不是我们自己招来的呢?

“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迫害这些年里,邪恶迫害不光是抓人,它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让你学不了法 或者学法心不静;当你有执着或执着不放时,往你空间场扔脏物,放大你的执着之后,再抓住你的执着和漏作为理由,再進一步迫害你;特别是色欲心、怕心,和病业心等,都是它们迫害的重点。只要抓到漏和机会,就会修理你。问题是我们不能承认,在理性上要清楚。就象以上的同修,看似坚定,实际上是承认和认可。当一些人心和魔性感到难去时,我觉得应该求师父:“求师父加持和帮助,去掉这些心之后,目地是更好地救度众生。”基点不是为了个人提高,而是为了去掉这些人心脏物后,目地是更好地助师正法和完成史前大愿。站在这个基点上去人心和执着也许提高起来会更快。

写到这儿,我想起了两件事:一件事是:一次百余人同修在一起开法会,忽然被恶警包围,并被绑架。当时是晚上,恶警把同修分别强行推到几辆大客车上。可是在赶往市里的路上,突然有两辆车坏了。同修悟到这是师父在救大家,纷纷打开车窗跳下走了。随车的恶警乱了营,天黑又不敢撵,咋呼了半天一个也没抓到。可是,就在这时,有一部份同修又回来了。他们是这样悟的:“我们不能走,应该给他们讲真相,这是救度警察的机会。大家都去公安局,整体力量大,把这个法就正过来了。”结果,去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判刑。这种被迫害是不是自己找的呢?

还有一件事是:一个同修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当时公安国保大队的恶警打电话给他:让他去一趟。并一再保证:“就是核实一下一件小事儿,不抓你,一会就回来,尽管放心。”同修觉得对方口气不硬,心想没事儿,就着这个机会也给他们讲一下真相,救一救他们。结果,同修前脚去了,后脚恶警非法抄了他的家。而且同修被非法劳教。

这两件事都有共性。迫害这些年来我们看到,被邪恶因素操纵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几个对大法弟子手软的?如果幼稚的对他们抱着幻想,那只能害我们自己。不能叫去就去,说几句好话就把我们哄的找不到北了。我们就是全盘否定的不配合他们,软的硬的都不听他们那一套,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同时还发出强大的正念去解体迫害,这样才是正念正行,在这个前提下再通过讲真相把警察救了。不是在承认迫害之中反迫害,而是它们安排的一切我们都不接受,不配合。而且,修到今天我们看到,每一个大法弟子所起到的作用都是别人无法取代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在理性上清晰,才能真正超越迫害,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