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的命是大法给的 走回来了(2)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因为没有集体学法环境,我心性守的不好,也根本不知道救度众生,但是谁要是说法轮功不好,我就跟他们讲法轮功不是象电视上说的那样,我病倒三年,就是法轮功把我救活了。谁说不好,我就把《转法轮》拿出来给他念一段,他们还不好意思的告诉我要注意安全。
——本文作者

(接上文)

人心起 渐掉队,师父慈悲 多次点化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诬蔑大法和师父,迫害抓捕法轮功学员。当时我正在乡下带新学员,新学员看到此状况不知是怎么回事,就都不炼了。那村领导把我们的名字都报上去了,上了黑名单。我住在同修家,那村的领导来了,我就跟他讲我三年大病是如何炼法轮功炼好的,并告诉他们病到什么程度:我弟弟当时说那真是蒙上一张纸就该哭了(意思就是我和死亡只有一线之隔了)。我接着说法轮功根本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我就是受益者,我有亲身体会,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那村领导一会儿就走了。

迫害不久,儿子又把商店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去了,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一个同修也接触不上,因为迫害有的被抓了,其他的学员都不出来炼功了,我只能自己学法炼功。自身体健康后,我就想从新工作,也不能老让孩子养着,我就开了一个小店,这样有活的时候干活,没有活的时候我就学法炼功。因为没有集体学法环境,我心性守的不好,也根本不知道救度众生,但是谁要是说法轮功不好,我就跟他们讲法轮功不是象电视上说的那样,我病倒三年,就是法轮功把我救活了。谁说不好,我就把《转法轮》拿出来给他念一段,他们还不好意思的告诉我要注意安全。

有一次两个妇女对我说:“你看那人象炼法轮功的,神神叨叨的。”我当时就知道是师父考验我呢,看我敢不敢证实法,想到这我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你看我神神叨叨的吗?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天安门自焚是中共自编自演的,只知道真修弟子是不会那样做的,师父不会叫弟子那么做的,因为书上写着:“自杀是有罪的。”(《悉尼法会讲法》)大法弟子连苍蝇、蚊子都不想打死,怎么会掐死自己的孩子?还有王進东说的那句话也根本不是大法里面的。听我说这么多后,那两个女人就走了。

邻居听见我说的话,劝我以后别这样说了。我知道她是为我安全,但是我知道我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没有同修也没有师父的消息,自己没有悟到要走出去证实法。

有一天省城的同修来电话说要去北京证实法,问我去不去,在人心障碍下我没答应。放下电话后我心里很难受,那天晚上我边炼功边流泪,觉的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了,大法给了我那么多,大法和师父受到冤枉和侮辱我都不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还算什么大法弟子啊?后来这位同修和我妹妹一起去了北京被邪恶迫害了,妹妹被迫害一年多回来了,回来的一年后从千里之外来到我家里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还有不干胶、小粘贴,告诉我发正念的口诀,后来我自己在晚上九点出去把小粘贴都贴完了,我知道师父会保护我的。我老是不重视发正念,只发了一两次就不发了,时间长了就有干扰,心性守不住就往下掉,开始随波逐流了,带修不修的,有一段时间不炼功了。有一天早上睡醒觉,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看见金光闪闪的法轮旋转,里面的四个太极都很清楚,正转反转两边转,我那时想这不是法轮吗,放着金光,真漂亮,心想我都这么多天不炼功还能看见法轮,自己还感觉挺不错的呢,根本没有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继续修炼。

后来给女儿看孩子,女儿的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大夫说孩子有先天疾病。我叫女儿把孩子放我这,我给孩子听法,孩子后来神奇般的痊愈了。就这样我一边看孩子一边照看生意,由于太忙没有时间学法炼功了,后来慢慢的就掉下去了。掉队后心里一直还有大法,我不炼功不学法,只是睡觉前盘腿半小时,就是这样一个状态持续了两年,最后晚上睡觉前也不打坐了,彻底掉下去了。

然而,慈悲的师父不放弃一个弟子。有一次我被一个朋友骗去了基督教堂,路上我问她去哪,她也不说,当到那的时候,她给我本书,我一看是基督教的。我当时头脑中映出一念: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怎么能来这个地方呢?这时一个人走上讲台要开始讲话了,我当时想到“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从耳朵往里灌。”(《转法轮》)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立刻边接电话边往外走,是女儿来的电话,她说没有事随便打个电话,这时我悟到是师父看我心里还有师父和大法,就帮了我一下,我当时在心里,感谢师父的帮助。

二零零七年末,我的偏头痛的老毛病又发作了,疼的我吃不好睡不好,十多天了受不了了,实在是受不了了,明知道自己那三年大病是修炼大法好的,可是心性掉下去了,怎么就那么难走回来呢?去医院针灸了五天,还是不行,实在不行了,我想还是炼功吧,炼一次就不疼了。我知道是师父用这种方法叫我走回大法,从此以后我又天天炼功,因为心性还没上来,学法心不静,学不進去。

这时以前的两个亲人同修A和B也都走回来了,这样我们三个人都开始从新修炼大法了。二零零八年外地的同修C给我们请来了师父的讲法,这些年师父的讲法和经文也都请来了,有了MP3、真相资料、《九评》小册子、真相光盘、护身符等,我们把资料都发出去了。过段时间妹妹同修来了,带来了很多资料,看到同修能做出这么好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从心里佩服这些大法弟子。相比之下看到自己的差距,开始后悔这些年没跟上正法進程,耽误的时间太可惜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要奋起直追,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我要跟师父回家,请师尊加持我。

我把师父的讲法都看了一遍,知道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责任重大,要想走好走稳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就必须学好法多学法,发好正念,才能多救度众生。我把《洪吟》、《洪吟二》都背下来了,《精進要旨》也背下来一半。

有一件事真的很神奇,我有一枚法轮章,在我掉队的日子里,我把法轮章别在呢子大衣兜里子上面,把大衣封起来放好了,后来我找法轮章就找不到了,怎么找也没有了。后来我悟到可能师父看我掉队了把法轮章收走了,我不配拥有法轮章了。这次从新走回大法,我试探着再到衣服兜里找一下,奇迹就出现了,法轮章完好无损的别在衣服兜里了,我感谢师父再次把法轮章赐给我。真的感谢师父!以后我会更加珍惜法轮章更加珍惜大法。

建立家庭资料点,去人心

我和同修每天做三件事,每天时间都安排的很紧,我们发的资料都是妹妹从千里之外拿来的,拿来后我和AB同修发,不多长时间就发没了,而且妹妹每次给我们送资料都要花几百块钱的路费,费用大、安全性低,还耽误同修的宝贵时间。妹妹又一次送资料,说让我开资料点,我因为有怕心顾虑心一口回绝,还找了很多理由,什么屋里放不下啊,又说怕孩子不让有压力,说完这些又说:“这些可能都是人心。”妹妹说,是的,你说的对,就是人心。可是心性不是装出来的,一想都是难处,觉的自己文化程度低,胜任不了。一次C同修带来两千元钱说是一个同修给的,让买打印机,我白天也要工作,觉的时间挺紧张的,还是觉的难。过了几天随着我做三件事,心性提高了,我赶紧给C打电话我说我要做资料,你先别回去,留下来教我,看着自己做出的真相资料,真的是很开心,后悔没有早做资料,给同修减轻负担,就这样我也开了一朵小花。

资料点开始运作了,我白天基本都是工作,晚上回来做资料,开始还挺好,后来就问题出现了,不断发正念,结果还是不行,我只能站着注意力相对集中来操作。那时候基本都是晚上通宵达旦的赶制出三五十本小册子,就这样我一直站在打印机旁一整夜。我知道遇到什么事都要找自己,我就想自己哪里错了?一个劲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一切迫害我、干扰我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我悟到自己有一颗干活就想多出数的心,电脑、打印机一出问题,我的心就有些急躁,师父看见我有这样的心才帮我去掉的。经常通宵达旦的忙活干还是不出活,经常一宿一宿不睡觉,身体有些受不了,感觉晚上一宿不睡觉白天就冒虚汗,迷迷糊糊,本来在工作环境学法心就不静,就更学不進去了,总想躺一会儿,可是工作也不能老躺着,真的体验到了资料点的同修的辛苦。后来听卖打印机的老板说卡纸是那种机器的通病。因为我们每个月都有几次大面积的发资料,平时每个人都小面积的发放资料,这台打印机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后来C同修把她的打印机和我们换了,我觉的真的是太好了,不卡纸,速度快,心里高兴但是也知道不能产生欢喜心,可是心里还是一阵阵的高兴。这回做资料可快多了,每天能多做出四五倍的资料,心里这个高兴啊。紧接着我开始打印《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正在打的时候我的脚一动把电源碰掉了,这个时候打印机停下来了,我当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可是师父的讲法啊!这时候我想给C同修打电话可是长途这么贵,我这么笨,要是在电话里把我教会了得多少话费啊!又一想这可是师父的讲法啊,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我马上打电话按照同修教的打完了新经文。我向内找悟到是我换了新机器,欢喜心出来了,自己悟到做资料就是修心的过程,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谢谢师父让我悟到。

发真相资料中查找人心

我在打坐的时候经常能看见学生背着书包走,或者是学生排长队,有时候看到学生在滑旱冰。我不解,为什么总能看见学生,就这么一想,眼前出现一排大红字,两头看不清楚只看见中间有两个字特别的清楚“儿童”,我悟到是师父叫我救学生救孩子,点化我他们在下滑呢。

开始觉的有难度,可是想想师父一次次的点化救度我们不难吗?悟到就得做到。我打印了一些有针对性的适合孩子看的一些真相资料如:《品学兼优的秘诀》、《小鸟的故事》、《青青校园》等,适合老师看的有《给教育界的一封信》、《写给老师的心里话》等很多有针对性的资料,开始我是往学生、老师的车筐里面放资料,楼内楼外都贴不干胶、发真相资料。很多次刚贴完学生就过去看了,看完也没有撕下来。我自己多次到学校去贴去发,有一次看见学校快要放学了,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去那学校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尊加持。这时候学生开始陆续的走出来,我迎面走去,边走边把真相资料发给学生们。他们问我是什么,我说对你们学习有好处的,他们都接受了。到学校大门口时有两个小男孩追来,我听见身后有人说:是这个人。我回头一看,两个小孩就停住了脚步,有点不好意思,我一下子明白了,他们是来要资料来了。当时资料发完了,包里就剩下神韵光盘了,我送他们一人一份,他们高兴的就上了公交车走了,校门口的人很多,老师家长人来人往的,他们好象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我又一边发正念一边往院子里去,边走边发神韵光盘,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不允许他们看见。

去学生公寓发真相资料,同样是在家发好正念,等到学生到班级上课的时候進到公寓里面去发,床上枕头边课桌里一连串的七个房间都发过多次了,有一群小学生在院子里玩,我正念让他们到前面院子去玩,他们很快就跑到前院去了,我赶紧進屋去发资料,很快又把那一连串的屋子都发了一遍。

有一天我想老师也得救度,每年放暑假、寒假的时候,一般都有一些补习班开课,所以学校大门是开着的,趁这个机会進教学楼从楼顶往下一层一层的往下发,把真相资料顺门下面塞進去。这个学校我多次去发过,这年的假期我又打算去发,到校门口看见,两侧都站着一个学生,肩上披着红色条幅,站在楼门的两侧,看到这情况我没多想,只想谁也不许干扰我救度众生,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到楼门口没看他们一眼,同时我看到屋里有个男人顺走廊往另一边走去,那人没看见我,我就从他身后就進了屋里,直接就上到顶楼开始发资料,每个门缝都塞一份。我在发资料的时候看见老师在一个房间里开会呢,但是没有人看见我。到二楼的时候,正好和前一次发过的接上了,就在这时候,门口那两个看门的学生上来一个,看见我的时候眼睛瞪的大大的很惊讶的样子,也许是惊讶什么时候上来的人啊,下楼的时候那男人正站在楼门往院子里看,我从他身后就走出去了,在师父的帮助下顺利的发完资料。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从这个学校出来,包里还有没发完的资料,于是我又去了另一所学校,那学校也是我以前发过几次的,第一眼看到那所学校也有两个站岗的学生,屋里还站着一个女人,我看了一会儿转身回家了。自己边走边想为什么,两所学校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为什么结果不同呢,向内找,去第一所学校时,自己正念十足,后来在路上走的时候正念减弱了,第二所学校就没有进去。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得正念十足才能做好的。所以我们时时处处都得正念正行才能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大众化的资料我和同修一起大面积的发放,有一次我和两个同修一起去发资料,到平房区去发,街道两边都是大门,我们每次都是一人负责发一面大门,第三个人在后面稍远一点贴小粘贴,连发带贴的一趟就过去了。可是发了一会儿,一转眼她们俩就不见了,天黑看不见人,我赶紧找她们俩,到另一条街上看见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我就在后边紧追那俩人,后来那俩人又不见了,这样我一个人发一边另一侧没有人发,剩下那边怎么办?下次也记不住,心想怎么这样呢?自己状态就不好了,就把资料带回家不发了,一会她们俩发完回来了,我心里不太高兴,就说她们不对,其实自己已经不对了。当天晚上我在打坐中看见一个拖布的头唰的一下拧个劲儿,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呢,和同修没配合好拧劲儿了,过一会儿我又看见有一块香皂上面有四五个漏洞,我悟到是师尊点化我有漏,又过一会儿看见一个断开的尺子,两个半截往一起去,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我悟到是师父让我和同修好好配合成为一个整体,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让我找到那么多的不足之处。也让我真正体验到了师父时时处处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点化着我。

发放神韵光盘

刚开始发神韵光盘的时候觉的很为难,因为我的性格很内向,特别不爱说话,更不爱和陌生人说话,带着人心发了半天正念,给两个老太太,她们都不要,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随着不断的修炼提高多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再出去发的时候就很顺利,越发越多。我拿六十份光盘两个半小时发完了,拿七十份没用上两个半小时,带一百份就更快了,没到两小时就发完了,很少有不要的,多数人都高兴的说谢谢。有人知道是法轮功的也笑着拿走了,有个司机很高兴的接过去连声说谢谢,还说去年看过了很好,我说祝你平安,他说谢谢。我对自己说不要生欢喜心,我深知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再次体验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七旬老人卧床三年,修大法一月康复

一位七十多岁卧床三年的老人不能走不能坐,七十五岁的老伴伺候了她三年。我和这位老人的女儿认识,师父点化我救老太太的女儿,我就去给她讲真相,她听了我的经历后说:我告诉你我妈妈的地址,你去给她讲讲。就这样我拿上了地址到了老太太家,开始去她们不怎么接受,排斥,后来我给她听法,老太太不认字,我送给她MP3,她说听法听到不失不得,就一定要给我钱。她开始听法就不吃药了,体质很弱也坚持着什么药都不吃了,一切都交给师父了。她说她想炼功可是站不住也坐不住,我对她说只要你诚心诚意想炼,师父就会帮你的,大法可以创造很多奇迹的,就这样她靠着柜子,斜着身子炼功,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后来能坐起来了,不用靠柜子站着了。短短的一个多月,她能走了,拐棍也不用。我去看她,她都会热情的到院子里给我摘樱桃、黄瓜、柿子等。她说了很多感谢我的话,我对她说,你要谢就谢师父吧,是师父给你调整的身体,她就说:“谢谢师父!”她说她炼功后师父点化她得到宝贝了,她的儿女们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帮助讲真相了。

在卧床的那三年里,老太太说她每天都在呼喊“天老爷,救救我吧!要是叫我病好了,每天磕三遍头都可以。”是啊,她这样的遭遇我是感同身受的,我们是同样的情况,都是师父把我们从无边的苦难里解救出来了。在听过我讲真相的世人中,有几位看了《转法轮》,还有几位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了。

前几天我去省城办事,我想我走到哪里都要救度众生,我发正念请师尊给我安排有缘人,带上资料等来到省城。遇到了七八个来省城办事的外地人,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给他们护身符和真相资料等,他们都很开心的接受了,我感谢师尊的巧妙安排。我只是做了最表面的一层,其实都是师父在做。

这么多年,我炼功每一个动作都是随机而行的,真是很美妙,手就自动的随着强大的能量而行。时时刻刻能感觉到功和法轮的带动,我很喜欢炼功,无论炼静功还是动功都是一种享受,感觉到自己是最幸运的人。

开始也不是这么美妙的,那时候相当的疼,每次我都咬牙坚持,知道自己一身的业力要消下去就得吃苦,“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随着炼功,修心,半年的时间我能打坐两个小时了。有一次我在很冷的屋子里炼功炼的浑身淌汗。学法时经常盘腿学完一讲再放开,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在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会征稿的时候,师父多次点化我写交流稿,我文化程度有限,写不成文,儿女都不在身边,时间耽误太多了,最后没写完,我暗下决心,明年一定提早动笔,也是在师父的一再点化和帮助下,这篇交流稿总算是写出来了。在修炼的路上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我会用我全部的生命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努力的走好师尊安排的最后的路。初次写稿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