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近期遭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十月十八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等从家中绑架。在家人的多次营救下回到家中,但人已被迫害的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面目表情非常痛苦,身体非常虚弱。

十月十八日早上七点左右,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带领五人去法轮功学员陈凤敏家,把正在做饭的陈凤敏不容分说、连拖带拽拖上警车。然后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他们又翻床倒柜翻的一片狼藉。事后通知家人说送往齐齐哈尔,吃得好,住得好,一个月就回来。

十月十八日晚,陈凤敏在哈尔滨读大学的儿子得知妈妈被绑架,着急万分,立即请假回家。一身病的婆婆也哭着来到儿子家和孙子为伴。一些好心人来看望她们,老人家边哭边述说着:“儿媳妇早年得了肾病,一个肾坏死,一个肾只有一半的工作能力。为了治病到处寻医问药,结果徒劳往返,未见好转。钱也花得不剩分文,家里生活十分紧张。儿媳妇有幸得大法,勤学苦炼,修心性,很快病情好转。儿媳妇也能干活了,身体也觉得很轻松。过去烦躁、发脾气、情绪愁闷、痛苦的表情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媳妇好了,儿子又患上了脑血栓,半身不好使,得需要人照料。儿媳妇不辞辛劳的操劳,无怨无恨,为了儿子上大学,还得外出打工,家里家外整天的忙碌着,十分辛苦。现在儿媳是家里的顶梁柱,从打学了法轮功之后还孝敬老人,耐心的照料病人,处处为老人着想,真称得上是贤妻良母。这样的好媳妇上哪去找。明天我豁出老命也得去要回儿媳。”

十月十九日,陈的婆婆和儿子决定上长胜社区居委会找社区主任去要人。因社区也参与了迫害,长胜社区、东风区政法委、安庆派出所合谋抓的人。社区主任掩饰的很伪善,当陈凤敏的儿子问:“你们把我妈送到哪去了?”她说送到伊春。到底送哪去了谁也不清楚,他们今天说送齐齐哈尔,明天说去了伊春,没一句准话。陈凤敏的儿子又问:“你们到底把我妈送到哪里去了,天气这么冷,我还要给我妈送衣服呢。”主任回答说:“不用送衣服,那里给买衣服,吃的好,住的宾馆,还给家属一千元钱。”当时孩子的舅舅因不明真相将钱接了过来,陈凤敏的婆婆和儿子说什么也不要,孩子说:“这不等于将我妈妈换了一千元钱吗?我要妈妈,不要这一千元钱。”邪恶的诡计,在老人和孩子面前败露了。社区主任又拿出二百元钱送给孩子,孩子说:“我不要钱,我就要妈妈,你说我妈一个月就回家,我不信你的话。前几年在我还小的时候,警察到我家说叫我妈跟他们去一趟,说一会就回来,这一去就是三年冤狱,受尽了折磨,那时我还小,没有妈妈照顾我,我很难过,想妈妈想的我经常哭。”孩子对社区主任说:“刘姨你看我家没有我妈我们怎么活下去啊,爸爸脑血栓,每年得住院两次,我还上着大学,这些费用从哪里来啊,我家都两年交不起供热费了,求你们让我妈妈回来吧!”如此的请求并没有打动社区主任那颗冰冷的心。

在社区里面,主任伪善的对待祖孙二人;在社区门口,他们布置了警车横在那儿,监视着是否有法轮功学员参与;陈凤敏住宅也有政法委人员蹲坑监视,并扬言要抓门外的法轮功学员。而后社区主任把来这里要人的祖孙二人支到了东风区政法委。

陈凤敏的丈夫回来了,他们祖孙三代又到东风区政法委讲真相要人,政法委书记王海伦还是那一套嗑:“一个月就回来了,住的象招待所一样,吃的好,还给买衣服。”陈凤敏的丈夫说:“那我也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把我送那去吧,我也住住宾馆,住住招待所,我这脑血栓病在家谁照管我?”陈的婆婆说:“我儿媳妇肾病非常严重,一个肾坏死,一个肾有一半工作能力,炼法轮功都好了,家里活都能干了,你们既然不给她送回来,那我也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把我也送去吧,和我儿媳妇关在一起。”政法委书记王海伦诱逼老人说:“你们是不是法轮功背后指使着来要人的。”老人回答说:“我脑袋又没进水,俺家媳妇被抓了,非得有人指使才知道要人吗?”王海伦被问得哑口无言。

过一会,来了一个警察,说是代表公安局长和派出所来的,严厉地威胁恫吓祖孙三人。当时陈的丈夫和婆婆丝毫不惧,老太太问道:“你代表公安局长,那公安局长叫什么名字!派出所长叫什么名字!”警察没敢说出来,老太太又问:“我儿媳妇是不是你抓的,你能不能把她放出来。”警察说:“不是我抓的,我也放不出来。”陈凤敏的丈夫说:“那你是个帮忙的,啥事你都说的不算,你走开,哪块远你往哪走,越远越好。”在强大的正义之场下,那警察乖乖地走了,老太太又说:“我这么大年纪了,我怕啥,我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哪一句话两句话说走了嘴,就给扣上个反革命的帽子抓起来。那时候不也是这个党吗,现在不也是这个党,这个党怎么了,我儿媳妇炼法轮功身体都好了。在家里老的,小的,有病的全靠她呢,你们把她抓走了,我们可乍活呢,她出去打工挣的再少,也能为家添个七、八百元钱。现在这个社会贪官遍地,你们怎么不去抓哪!为什么偏偏抓这好人?”最后王海伦承认是他领着五个人去抓的。陈凤敏的丈夫又问:“你们抓人,抄家,拿出逮捕证和搜查证我看看。”他支支吾吾地说:“这手续都齐全。”“手续齐全你拿出来我们看看,法律是重证据的,你拿不出来,就说明你们是非法抄家,非法闯入民宅,是你们在犯罪。既然人是你抓的,我就管你要人。”王海伦见此,又矢口否认是他指使抓人了。陈的丈夫在政法办公室,质问王海伦:“你亲口说是你领着五个人去抓我媳妇的,怎么这会儿不敢承认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说得王海伦支支吾吾、无言以对。政法委的几个人相对,都走出门去,扔下祖孙三个等了一下午。

到晚上政法委的人来了,王的口气缓和多了,对陈的家人说:“我也没有办法,我干这个工作也是上指下派,迫不得已,东风区接到上边一个转化的指标,上边有安排,凡是挂号的法轮功学员都得轮流进入洗脑班。三年之内全部完成。”陈凤敏的家人看到政法委也无能为力,也就回来了。

十一月一日上午,老太太和孙子又去长胜社区找到社区主任刘云霞说:“咱们都是女人,可是你心太黑了,你明明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儿子脑血栓,孙子上大学,我又这把年纪了,家里家外全靠我儿媳妇支撑着,你报上名单,他们才抓的人。王书记说了,我儿媳妇的名单是你给报上去的,我现在非找你要人不可。”刘云霞见此状况,自己的名字被政法委书记给供出来了,一百个不承认,并发誓道:“如果是我给报上的名字,我就不得好死。”如何如何的起誓发愿的。老太太一再告诉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来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和长胜社区刘云霞内心也感到空虚,害怕。过程中祖孙三代正念都十分强大,尤其是老太太丝毫没有怕心,说话十分有力,句句在理,击中要害,真是很大程度震慑了邪恶,对制止迫害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陈凤敏被绑架,给家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连续几天去要人,东风区政法委和社区主任互相推诿。老人家身体也承受不住了,以前就有便秘和心脏病,现在更加严重了,憋的肚子疼痛难忍,最后还是住进了医院。陈的丈夫本来就有脑主干血管堵塞,由于妻子被绑架上火,现支细血管又往出渗血,也住进了医院,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哭笑无常。医院里的病号无人照顾,冰冷的家里又无人做饭,可怜的孩子只身一人往返在奶奶和爸爸的病榻间。

十七天后,陈凤敏从洗脑班回来了。如今的她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面目表情非常痛苦,身体非常虚弱,很想下地干点家务,但浑身无力,更是无力照顾病重婆婆和丈夫。看得出,在洗脑班里她经受了严重的精神摧残。几近破碎的家、冰冷的房子、无钱治病的亲人、正在就读的儿子,只靠陈凤敏一人支撑,如今她又被邪恶迫害成这个样子,真是令人痛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