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不再认为入错行

立足工作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现在,我不再认为自己是入错行了,不再认为这个工作不适合我了。有合适的工作能转行则转行,没有我就继续干我现在这一行,一切顺其自然。不管是干哪一行,都热情热心,都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
——本文作者

“男怕入错行”。当初,我认为自己入错行了!

我是做社区便利店的。我们这儿行业协会不作为,形同虚设,业内没有个规范,便利店、副食门市想怎么开就怎么开,三步一个五步一个,竞争激烈,利润微薄。经营户大多是家庭式的,以店为家,起床开门,睡觉关门,尽量增加营业时间来增加营业额。为避免丢失顾客,维护客户人群,各经营户开关门时间基本都一样:夏季一般早晨六点开门,晚上十一点关门;冬季早晨七点开门,晚上十点关门,中途不关门休息。

店小,店里没有雇员工,经理、出纳、会计、保管、装卸、售货、收款都是我一个人。妻子上行政班,孩子上学,上下午时间就我一个守着门店。中午十二点和下午六点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时间,正好是顾客购物高峰,说我要发正念,把顾客撵出去,关了门,做好十五分钟,再开门做生意,以我目前的心性还做不到。只好另找时间补发误了的发正念。货得自己理,顾客购物之后货架上出现的空缺得自己進库房补足;擦除货架和商品上的灰尘,保持便利店的干净整洁;组织货源,检点库存。点点滴滴,事必躬亲。晚上十一点收摊关门之后,累的饭都吃不進去。经常性的站立和走动,一天下来脚有些肿,脚板火烘烘的。关门歇息之后,最大的愿望就是热水烫烫脚,消除疲劳,恢复体力。歇一歇,吃过饭,问问孩子的学习情况,赶紧抓紧时间洗漱,就是晚上十二点发正念了!

学法只能是拣购物顾客相对少的时间,店里没有顾客,相对清净的时候学一会儿法,那也很难完全静下心来,总免不了有零零星星的顾客,学《转法轮》一讲里的一节,书得几次拿起放下。再一个就是晚上回家吃过饭洗漱后,十二点发正念前和妻子孩子共同学十五分钟或半小时的法。

平时顾客少时,我一个人能维持门店的正常运营。因是副食门市,上午下班和下午下班,也就是午饭和晚饭前是两个购物高峰,一个人操持门店是很紧张的。因此妻子上午和下午一下班,就是往门店跑,和我共同应付一天里有规律的两个购物高峰。只有在星期六和星期日两个休息天,妻子在购物顾客相对少的时间替我守着门店,我才有一点时间出去发些小册子和光盘等真相资料,还得是妻子把一家人一个礼拜的衣物洗出来,关照我爸我妈,到娘家看看我岳父岳母后,才能给我挤出一些时间来。

“改改行吧!重找一个工作,能有较好的时间做三件事的。我们都是修炼人,不是要赚多少的钱,发多大的财,我们能吃得饱穿得暖,过个普通百姓的日子就行,只要能多学法多讲真相多救人。”我不只一次的,经常的和妻子说,妻子非常赞同。

我和妻子时常关注着这件事情,希望能找到一个我们期望的、适合的职业。很长时间过去了,我还干着老本行,所有试图改行的努力看上去都是徒劳的。

“在这个行业中,有你需要提高的因素在里边,”妻子说:“你老想着改行,不安心你的工作,表面上你是想自己能支配的时间多一些,多学法多讲真相多救人,看上去挺对的。可你应该好好的向内找,大法弟子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在这个行业中,你该修的修好了,事情就会有所改变。”

师父在经文中讲:“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精進要旨》〈路〉)

在大法真相资料中经常报道有的大法弟子一心一意扑在三件事上,这种大法弟子常使我羡慕不已。我也注意到,便利店这一工作接触的人和事,是我先前念书和在单位上班时后勤办公室所接触不到的,看来我自己有自己的路要走!

便利店面向社会,门打开了,什么人都来。高的低的;富的穷的;美的丑的;干净的脏的;有修养的,素质差的。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你是个开门店的,作为顾客登了你的门了,什么样的人都得接待,什么样的人都得应付。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门店不大,有世间百态。明明是好烟,烟草公司来的烟,正宗行货,先不给你付钱,打开烟盒,抽出一支,点上火,抽上几口,烟从嘴里吐出来,慢慢的用鼻子吸進去,再从嘴里细细的一股烟,对着手里的烟头吹出来,吹掉烟头上的烟灰,当着别的购物顾客的面,说:味不对啊,不好抽!

早期这种情况常有,这包烟他不要,不给付钱。开门店的常因这种事引起争端的很多,那时候我常忍着愤怒,默默的把烟拿回来,不和这种人言语,不和他要钱,也不问他这包烟该怎么处理,这时候这种人往往看我不言语不争辩,也不再说话。嘴上叼着抽着的烟转身走出门店。

冷静下来,向内找,我有一颗不容别人怀疑的心。我们修炼“真善忍”,实践“真善忍”,严把质量关,门店里每件商品都从正当渠道来。一片真心,一店真货,这没含糊。这种人也不一定是有意的,中国大陆的环境很复杂,产假货的多,卖假货的多,抽惯假的了,遇上真的反倒觉的味不对了。当时对法理的理解仅限于我是修炼人,不和你计较,说心性的容量能把为难你的人也讲真相救了,还真没做到。

再有就是用大钱买小货的。拿一百元买一块钱、一块五毛钱、二块钱的东西。那个时候,我一见这种情况一股无名之火油然而生。一瓶纯净水一块钱,拿一百元来付款结帐。更有甚者,進了店,拿起一瓶水,拧开盖,仰起脖子一饮而尽,之后掏出一张百元大钞让你找,先斩后奏。我告诉他,饮料白送给你,你白喝得了,你把你的一百元拿好,我不要你钱。此话一出,这种顾客便软了。他会无奈的告诉你,他主要是想找零,一般的地方不给找零,银行也不给找零钱,麻烦你给我找开零钱吧!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要与人为善,便强忍着给找零钱。一次一个顾客用一百元买了一块五毛钱的东西,我憋着一股气,强忍着给找了零,当着顾客的面没发作,顾客走后越想越生气,对着远去的顾客发出很不好的念头,后来心性提高上来之后,想起这件事,还觉得自己修的差劲。

我们这儿,不知别的地方怎样,说零售门店零钱多,不全对。是多,但只是五元、十元的多,五角、一元的特别缺,银行名义上有找零业务,实际上很难从银行获得这种帮助,零售门店零钱多,从零售门店兑换零钱成了人们的一个共识。 一天中应付的老顾客不买东西兑换零钱就不少。陌生人、新顾客用购买小额商品以期把百元钱找兑开,也成了许多人的选择。商品零售中收回的五角、一元,远远弥补不了找零找出去的。做生意没有零钱找零寸步难行。而从钉鞋的,卖菜的,卖豆腐等处收集来的五角、一元,皱巴、撕口、破损,说不好听的,就象一堆垃圾一样,很难直接用,得一张一张的撑展、粘好、压平,才能备用。其中费时费力、细致曲折非一般人所能知。一元的面值,一天大约得动用储备三十张,最多时一天用一百五十张。但不管怎样,就是再比这难,也不能成为阻碍向内找、向内修的借口。

我妈说我缺乏应有的善心,慈悲心还修的不够。人都有为难的时候,家有千万,还有个措手不及。她认为:你应该谢谢他们!这是师父给你往大加容量。用这种人,来把你的心的容量往大撑一撑。是你的情绪遮住了你的理智,你没能好好做到忍,也没给他讲真相救度他!

长期的门店经营中,各种冲击心肺的事常有,几乎大大小小天天有。妻子说:师父看你这些执著不好去,为去你的执著,给你安排了这个工作。我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在长期的学法修心,长期的魔炼中,慢慢的我能包涵、宽容这些人和事了,也好象这种人和事渐渐少了。当这种人和事再次引起我的关注并回味时,我发现这种人和事其实一点没少。随之出现什么情况呢,当我能容忍作为一个常人经商做生意难以容忍的,对一些为难的人和事笑脸相迎时,“这家门店服务态度好,货都是真的,卖的又不贵!”顾客普遍有这样的反映。老顾客不走,新顾客渐渐的在增加,营业额稳中有升。我、门店、顾客都成了“真善忍”的受益者,最关键的是为后来讲真相劝三退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因为能走出去的时间少,能出去发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时间有限,我开始从新定位自己讲真相的方式方法。我大部份的时间是在便利店,如果能在店里讲真相劝三退,我的时间就能充份利用起来。在店里讲真相劝三退我一直有顾虑,有怕心。外出了,离开自己的工作场所、离开了家,走路、坐车、走到街上、骑自行车去郊区去乡下讲真相,不会留下个人的任何信息。萍水相逢的人,一般说来,没人会关注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工作单位。说路上碰到一个人,给我讲了法轮功的真相,你再回头要找这个人,找不着,最起码你不好找。在店里讲真相则不同,经营场所固定、人固定,所以在店里讲真相我一直相当谨慎。

类似我这种情况,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讲过:“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

“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大法弟子更是这样,因为承担了救度众生的使命,范围更大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个世间,每个人有一个范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全世界就都变了,因为你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承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代表了一方众生。”(《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从师父的这些讲法中能感受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师父告诉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誓约的,师父把救度众生的使命赋予我们,重任在肩,却因后天形成的观念,怕心、求安逸的心障碍了我,怕这怕那的,有负自己的誓约、有负师父重托、有负众生对我的期盼。师父用讲法来开启我们的智慧,重塑我们的神圣和伟大,敦促我们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同时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别的弟子要救度众生,还得走出去找人。而我这是众生到我这儿来,是众生来找我,众生找我来听真相,找我来得救!

我的便利店服务半径约一千米,有一定数量的固定客户。若真有一天,真相显了,我还没把他们给讲真相劝退了,他们面临淘汰时责问我:我们常在你身边为什么不救我!?那时候让我们如何面对他们。

我开始在门店里发真相小册子,发《九评共产党》,讲真相,劝三退。今年初夏的一个晚上,十点多了,我收拾准备关门,一个操外地口音的小伙子来买电池,要两节。我利用他看电池、拿钱包掏钱、给他找零的时间发正念清除小伙子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能接受真相办三退。就在他拿好电池和找的零钱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我和蔼赞赏的对他说:你和我的一位同学特别像,看上去特别潇洒和自信!“是吗!”小伙子友好的回答。“我那同学叫建宏,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某某,”他回答。劝三退他接受并同意,没看出来他还是党员。给他讲大法真相他也接受,临走时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好”!他高兴的说记住了,并谢谢我。短短的三分多钟一个生命得救了,因为时间短,他走的急,当时是否给他真相小册子,不记得了,他是我目前劝退成功中唯一的当面对我表示感谢的人。

法学得好、正念足时,一天可劝退四、五个,目前一天劝退最多是九人。法学得不好、有顾虑时,只能劝退二、三个。差劲的,一天一个没有。

一些顾客陆续被劝退、一些居民陆续被劝退、一些流动顾客陆续被劝退。

商业同行中,我劝退了我们这儿部份品牌商品经销商。如:青岛啤酒的经销商、雪花啤酒的经销商、燕京啤酒的经销商;五粮醇的经销商、劲牌劲酒的经销商、汾酒的经销商、女儿红的经销商;可口可乐的经销商、康师傅饮料的经销商、娃哈哈饮料的经销商、健力宝饮料的经销商;统一饮料的经销商;双汇食品经销商、旺旺食品经销商、达利园食品经销商、香飘飘奶茶的经销商、华龙方便面经销商、丰华文具经销商。各种商品经销商的送货员、上一级商品经销商驻我们这儿的业务员很多也劝退了。商业界里,人们为生计奔波,整天忙于生意,在我讲真相过程中发现,很少有人接触过真相。

二零一一年神韵光盘出来后,我在门店里发神韵光盘,面对面的。大部份是老顾客,发出的光盘能回访的约占三分之二,当他们再次到我这儿来的时候,就能问他们光盘看了没有,看的时候看完了没有,感觉如何,让他们把光盘再推荐给亲朋好友。发到六十多张时,怕心翻出来了,原因是一份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资料中谈到,一个弟子在发真相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关押迫害非法判刑。之后的几天里,我停止了门店里所有的讲真相劝三退的活动。但很快就感觉到,大法真相资料目前还难以普及,就是接收到真相资料,真能认认真真看完,主动寻找渠道要办三退的不多,甚至很少。要使世人明真相,办三退,还得面对面。唯一的区别是,接触过真相资料的人,劝起来要容易的多;初闻真相要劝三退,则稍费劲!

静下心来学法,发现自己还是法学的少,心中装的法不多。正念不足时,常人心往出翻,阻碍了自己讲真相救众生,很快我又恢复了在门店里讲真相劝三退。随着多学法和面对面讲的多,劝退成功的也多。目前我的学法还是跟不上,学法时间不好往出安排,不好往出挤。我常常羡慕那些能一心一意做三件事的同修,一天学《转法轮》学一讲两讲的。每当我在困难的时候,我常想起师父的一段讲法来勉励自己:“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相。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的更好。”(《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现在,我不再认为自己是入错行了,不再认为这个工作不适合我了。有合适的工作能转行则转行,没有我就继续干我现在这一行,一切顺其自然。不管是干哪一行,都热情热心,都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我知道我做的还远远不够,但我会努力的!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