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4)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天目看到有个同修长期被铐,我发正念另外空间她的手铐就开了,这样三次。那个同修人心很重,总埋怨别人,我就让夹控人员带我去她那里,夹控说不行,我说只讲两句话。我到她那里说:今天晚上你的手铐就会开,但你要心里想“真、善、忍”,不要想别的了,你一直念“真、善、忍”。后来她过了心性关,就没有铐了。邪恶就是让你过这个关,一直迫害到你认识到为止,执着心去了,才行。
——本文作者

(接前文《明慧法会| 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3)》

闯出劳教所

马三家劳教所的乱法鬼来这破坏法,我叫同修不要去听。警察很气,叫了人看住我。后来我被转到二大队,是所谓“法轮功学员专管队”,里面什么人都有,有乱悟的。我不管那么多,也不劳动,叫同修一起学法。来自潮州的学员很能干,背法,一边劳动。那些坚定的弟子打坐,警察就把他们往那些水泥地上拖,拖的屁股血淋淋的。有个大法弟子知道我被拖过,我告诉她不要说,因为人跟人不一样。

我在劳教所曾看到一个人不能动,在那里趴着,好辛苦,我就出来一个很不好的念头:怎么这样子,假如我不能动就怎么怎么办。后来有一天,不知道怎么,我真的突然就不能动了,下身没有知觉,浑身很痛,又没有尿,出现很危险的症状,叫我去打吊针,半夜扯我去。我心里说:师父,这个吊针我不要,请师父帮我从另外空间拿掉。师父真的一下就拿掉了,没有打進去。我在那里背法,看到女警察打瞌睡,好辛苦。我就想:我怎么修炼修的这样?还要人看着我。

我很难过,说师父我要走,我就看到11这个数字,但我不知道师父是否真让我走,就向师父说:真的能走就按下我的头,真的有人按了我的头,我怕是假师父,我又说:是不是李洪志师父?不是李洪志师父就不要按我的头。师父又按了我的头,我就一下蹦站起来了,站在警察面前。她就吓一跳,说你怎么站起来?觉的很奇怪。我说师父让我站起来,你看那里不是有个11,不是让我走吗?她说现在怎么办?我说我们回去睡觉。

很多人及有些同修以为我是装的,警察说我不是装的,因为针扎在我脚上没有感觉。我睡不着觉,第二天很早就起来,起床号还没有响就站在外面,看到天空很漂亮,有很多法轮、很多龙,我叫大家不要睡觉了,快来看,有些大法弟子也看到了。警察也来看,但她看不见。

劳教到了一年,我不想吃苦了,我不想再在那里呆了,当时定了我两年。我说师父我要出去,师父告诉我能出去。谁都没有想到我出去,那些人说,“你表现最不好(指不放弃信仰、不配合恶人),几个夹控看着你,你哪能出去?”但公布提前释放名单中就有我,我提前一年出了劳教所。

成道

在劳教所,有个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我的床好漂亮,金光闪闪,其他人的床都有很多蛇和其它不好的东西。她要到我床上睡,我就让她睡,我在那里打坐。师父把我调到了另外空间,那里全部都是仙乐、花,很多东西,还有我修的很多东西。我看到自己是道的形像。天上很漂亮,我没有心思看,就看师父的表情,师父对我没笑过,师父对我落泪,我也落泪,我看师父没有表情,师父说:某某大法弟子,你现在已经修了很多卍字符了,你数一数,也可以了吧?我吓得哪敢数。师父说,你多好了,你修的多苦啊,多少众生都为你感动,不修了吧?我说:师父,我不喜欢这个手这个脚,我早就不喜欢这个手这个脚,这个还是人体,我要修到无形。师父说好吧,咚,又把我打下来了,我又回到劳教所里面了。

我时时都满含笑意,对人都是笑的,警察和我也很讲的来。出劳教所后,我找警察要回了身份证,也是笑着跟他们说。他们说,你是铁路的,都认识,不用身份证,去哪里都行,你没有身份证也一样能住的。

从修

这时打坐,我的身体硬梆梆的,单盘的腿都是脚翘的很高,我硬是把另一只腿搬上去双盘,腿断了。后来接上之后,我打坐非常的痛,实在忍不住了,看到师父在我后面为我承受,我只承受一些,大部份是师父帮我承受。师父打坐时汗水都是大滴大滴往下流,但师父还微笑。我看到师父为我承受这样多,都这样坦然,我就继续忍下去,连续打坐三个多小时,在另外空间看,我的脚被火烧过,象碳一样。

初发正念

在劳教所里,我看到师父新讲法《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的一句话“久违了!”,哭了。二零零一年七月,我一出劳教所,就非常重视发正念了。发正念是师父讲的“三件事”之一。

我到深圳,去了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家里,她被警察收买了,做了特务。当时我们不知道,很多人觉的她很好,跟她走。她告诉我,在哪里有挂很大的诽谤法轮功的横幅,还演出,已经演了多少场。我说那就发正念消掉。她说:你先去,我晚点到。我就到了剧场,看到横幅上很大的字,下面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围着那里大喊正法口诀。有人来了,说我很远就听到你叫,发正念不是这样(喊)的。我说我看到消了很多邪恶,我本想找个梯子把横幅取下来,找不到。我就坐在那里默默的发正念,看到另外空间那横幅被销毁了,诽谤的东西也演不成了。

师父又点化我去公安局发正念,我都是这样喊——当时没有领会好如何发正念,就觉得那个发正念的口诀能量很强,声音一冲出去就死很多邪恶,这几个字也真是太好,大法的威力真的很大。

第二次非法劳教

那时广西的情况相当恶劣,没有大法资料。我们这有大型的资料点,大量制作大法书籍、新经文、真相资料。我们把一箱一箱资料带到广西。一次我和两位同修送大批资料到了广西,资料发的差不多了,剩的给了当地辅导员,师父点化我与两个同修分开,我不忍心离开她们,结果三个人都被绑架到了广西劳教所教育队。其中一个同修的孩子小,被劫持去了洗脑班,跑出去了。她跑回深圳,打电话告诉我们的家人,我们两个被非法劳教,家人才知道我们的下落。我被非法劳教三年,从二零零二年一月到二零零五年一月。

劳教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分成“转化”和“不放弃信仰”两部份,分别关。“不放弃信仰”的也会被关到“转化”那边,关一个月,“转化”了就留下来,不“转化”还关回原处。我却一直被关在“转化”这边。有些同修就以为我是叛徒。

邪恶让我写东西。我第一次写了“法轮大法好”。又要我写,我想可能没坚定,又深入写。又让我写,我想可能还没有讲清真相,又写清楚。这样写了九次。那个警察明白了。

他们想放我走,但不能大明大白的放,那个门总是开的,想让我偷偷走,但我不想走。广西那个地方邪恶因素比较多,师父都没来讲法。我遇到那里同修最早得法的都是九八年,好乱。当时我想不去哪里了,就在那里消邪恶。很长时间被关到教育队。师父让我去另外空间正法,通常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元神离体,消了很多邪恶,做了很多很多事情。差不多出劳教所的时候,我修到了无形的境界,师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莲花。

帮助同修

在劳教所,邪恶常用电视、喇叭迫害大法。我经常发正念,看电视,电视也黑了,开喇叭,喇叭就不响,修也修不好。

我天目看到有个同修长期被铐,我发正念另外空间她的手铐就开了,这样三次。那个同修人心很重,总埋怨别人,我就让夹控人员带我去她那里,夹控说不行,我说只讲两句话。我到她那里说:今天晚上你的手铐就会开,但你要心里想“真、善、忍”,不要想别的了,你一直念“真、善、忍”。后来她过了心性关,就没有铐了。邪恶就是让你过这个关,一直迫害到你认识到为止,执着心去了,才行。

有一次在梦中,我在前面走,看到水,就跳下去,后面一个人也跟我跳下去,看到不好东西不管,就游,后来上岸了。另外一个学员也做了这个梦,她对我说,昨晚我跟你跳,后来就看不到你,你跑的很快。我告诉她我们昨天晚上实实在在过来个好大的关。这个学员跟我很谈的来。有一次,这个同修被迫害的很厉害,脚不能动,又吐,要送她去医院,她就大喊:“谁都不能动我,我要某某大法弟子来看我!”有个人把她的情况告诉了我,我就到她那里去,想去就去,虽然我也有夹控,我也不管了,三两步跑到那里,警察也抓不到我。见到她,我叫她不动、发正念,我也帮她发正念,后来就好了。另一个同修也是这样,学上面那个同修让我去看她,我又去看,她也好了。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