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提醒自己 师尊就在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没见过师父一面。在初期这就成了我很大的遗憾,每次听到跟随师父参加过好几个班的同修讲当时的情景时我都羡慕不已,我恨自己得法晚;又听到师父移居海外,一想能见师父一面的机会渺茫感到很是失落。但是师尊在法中讲的很清楚:“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随着修炼的深入,经历了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情,让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师尊就在我身边。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大法修炼者,在十几年的风雨修炼中,刻骨铭心的感受,就是每当痛苦的过关或遇到魔难时,想起师尊就在身边,立刻感到温暖、踏实,不稳定的心绪就能平复,能够找回自己;找出自己错在哪里的时候,能看破假相,否定旧势力迫害性的安排,坚定正念。在心底深处那种对师尊感激、仰仗,还有更多的是用人类的语言是无法形容的。

我没见过师父一面。在初期这就成了我很大的遗憾,每次听到跟随师父参加过好几个班的同修讲当时的情景时我都羡慕不已,我恨自己得法晚,又听到师父移居海外,一想能见师父一面的机会渺茫感到很是失落。但是师尊在法中讲的很清楚:“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随着修炼的深入,经历了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情,让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师尊就在我身边。

在第一遍《转法轮》没等看完,师尊已经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全身浮肿、头晕、发冷、周身酸痛、盗汗、水泻等等,但不觉的乏力,反而觉的轻松,还有感受到了几年没有过的饥饿感。这样十多天就把多少年医院都治不了的高血压、心房纤颤、血管神经性头痛、萎缩性胃炎、肾盂肾炎血尿,双肾功能衰竭、脊椎多发性骨质增生等十多种病一扫而光。平时不能吃、不能睡、浑身乏力,做家务都很困难的我,能吃能睡,什么活都能干。当时的感觉太阳都是全新的,浑身暖融融、轻飘飘、整天美滋滋的。早晨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参加小组学法,风雨无阻。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独自行走时,脚下的路也是那么的明亮,经过废墟、经过小树林、经过铁道都不觉的害怕。就感受到师尊就在身边护佑我。也有两次来取命的劫难中师尊呵护我安然无恙。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的迫害开始初期,我真的不明白政府为什么这样?师父和大法一切都是真实的,感到特别委屈和气愤。因为出去证实法,被两地看守所非法拘禁,在哪里都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没有害怕。出来后,发真相传单、邮寄真相,同修之间传递经文和真相、切磋等。后来在师尊的点化和同修们的帮助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开始做自己所需和周围一些同修所需的真相资料,用各种形式讲清真相,走过了艰险的证实法的路 。

师尊嘱咐:“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致澳洲法会》)可是要学好法不容易,经常有人心勾着鬼上门,被不该执着的东西搅扰的没时间学法,学法心不静。有时需要强迫自己每天拿出二~三个小时盘坐集中念头学《转法轮》一讲到二讲。到后来,形成规律能静心学法的时候,越学越想学、越学不困不饿,反而轻松有劲,每次学好法,证实法的事情很顺,魔难少,心怀慈悲、正念足的时候讲真相,对方容易接受,感觉化解了有形无形的恩怨。

除四个整点发正念外,在家时赶上整点都发正念。习惯于出门前发正念,每到一个地方都发正念。没机会讲的,按照师尊的吩咐办事时对着个体生命都发正念留下慈悲。师尊用深奥的法理不断的点悟着、用指物化物来点化着该怎么做,每走一步都渗透着师尊精心的呵护和内心的疏导。

有太多的例子,在此只例举最近的两件事与同修交流。

(一)提醒自己师尊就在身边

在开始用真相币时胆怯,人心随时冒出,到后来求师父加持后每次必用。在商场、超市、邮局、医院、菜市场,在哪里都可以见到真相币。随着正法的洪势和同修们的努力,现在很多人认可真相币,说见到过写有真相的钱。有一次在展销会上,看到一个商户拿着一张五十元的真相币说:人家假钱都敢花呢!这钱怎么了?有时人家给找的零钱里好几张是真相币。

也有个别的时候。有一次,我去邮局邮包裹,人很多。在排队等候的过程中看到窗口的工作人员收每份钱都用验钞机过一遍外,再反复看反面,显然是在看有没有字。这时我突然想起我的真相币都是手写的(开始用的是打印的真相币,后来看打印机磨损的厉害就改用手写,已有几年了)。我照常发正念,清理了场。清理每个生命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众生顺应大法得救度。

该到我办理时,我想零钱不多,让他给找零以后好用。但转念一想:师尊让我们每次的机会都不能落下抓紧救人,我又从新拿出真相币付款,并发正念让他看完找给有缘人。这次他也照例验完再看,可他没把钱放回钱柜里而是放在桌面上,一边对照看我填的包裹单、一边还看钱上的字。这时,我心里有点不安,心想:在填写包裹单时,我看字迹淡,又在上面特意印着写了一遍的,包裹单里的地址、电话号,都那么详细。但立刻否定这一念。提醒自己师尊就在身边,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邪恶干扰不了。心态一下平稳了。最后我还问多长时间能收到?对方说十五天左右。

在回家的路上和到家后也冒出过不正的念头,但很微弱,很明显的感受到都是旧势力黑手和观念的东西在干扰。再次提醒和反问自己:害怕吗?担心吗?回答都是否定的。因为坚信师尊就在身边!没有师尊的呵护就没有弟子的一切。

有一次,发“神韵”光盘时发给一位中年女士,这位女士再三表示感谢,我心里很高兴。快到家时忽然发现一个警车跟到小区、跟到家门口了。我立刻发正念:彻底解体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并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后,脑中杂念即刻弱了。到家发强大的正念,发现我在讲真相或发神韵光盘时太在乎常人的表现,随着常人的表现而心动。这次也是,回家的路上反复回忆当时的情景觉的舒心,没有继续给她们发正念清理她们的空间场,让众生进一步了解真相得救,只是讲完、发完了事,很象常人完成任务似的。在师尊的加持下找到了症结后一下子整个空间场都清凉了。也没出现什么担心的事了。

有一个周末,我去比较大的市场先发真相资料后再买东西,在付款时照常花的是真相币,又和另一位售货员讲真相,她说:什么也没入过。我告诉她“法轮大法好,诚心敬念危难来时命能保”。但是讲真相的过程中明显的感受到时间有点仓促,状态不够充实。因快到下班时间还有几位顾客。

从他们那出来到另一个门市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男的跟踪我,直觉告诉我,是市场派出所的。他盯我的时候,我边发正念,正视他,他马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走出市场后想,师尊讲过:“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是大法弟子,师尊在身边,我做救人的事情,任何生命不得干扰。

接着我又到了超市购物,开始没有什么。但后来感觉有点不对,推车去收款台时发现两个可疑的男子在紧盯我,我还是发正念的状态。快到我付款时,那两个男的马上靠拢我一个紧贴着站在我身后、一个站在我边上,眼前立刻浮现被邪恶挟持的情景,我定神即刻否定它,并求师父加持弟子,心里马上就坦然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发着正念:让他们不要助恶为孽,摆放好位子,给自己生命留下美好。结完帐,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在路上审视自己;谁也动不了大法弟子一根毫毛的。可为什么让邪恶干扰的了我?想起来,修了这么多年还没有真正修出法中的慈悲,表现出不够稳就是做事。求安逸,懈怠,不按时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执着常人电视剧,学法时心不静,变相的承认邪恶,把思想中有时冒出做邪恶不高兴的事会有危险的邪念,当成自己的了。在与陌生人讲真相时不能够堂堂正正的说自己是大法弟子,还愿意用第三者的身份讲,又是完成任务似的急于求成。这一找吓一跳,脑中邪念多自然削弱正信。这些给了邪恶钻空子的机会。差一点促成大错,给大法带来损失。

(二)没有师尊的呵护弟子寸步难行

我家里的电脑几乎是我自己用。有两次突然发生故障,用什么方法也上不了网。上电话局从新取号按他们的要求输入也不行,找懂技术的同修来看也不行,有同修告诉我输入密码后还得加指定数字,可还是不行。

最后我想:因为是我的法器肯定与我的心性有关,用别人的方法当然不好用了。向内找很是惭愧:我有很强的依赖心。同修一部法十多年了,却与同修们比差的太远。常向往七二零之前的修炼环境,一有事愿意找同修商量,不管什么,喜欢听同修的指点。学人不学法。还有疑心;与同修交往时担心,有些不注意安全的同修连累大家,变相的承认旧势力邪恶强加给的东西,自己给自己设难。有时瞧不起还没修炼的丈夫,他说我时顶嘴的时候多。师尊在《转法轮》中讲:“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最基本的标准都还没达到,还算修炼人?

找到这些后发出强大的正念:这些东西全不要!不许占据我的空间场,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提醒自己师尊就在身边,求师尊加持,弟子一定要做好。这时,之前的一切担心一扫而光,已经感受到电脑没问题。然后,一开机上网,一切正常。

另外一次,电脑无端的不工作也开不了机,用什么方法也不行。问经销商,按他们的说法又是清洁又是拆紧部件,还是不行。请懂技术的同修来怎么修也没有反应,同修建议换台手提电脑,因为这台电脑已经用好几年了,最后我想送经销商那儿修理一下再看看。当时心里特别不甘心,已有几周都上不了网了,虽然自己不够精進,但它也没怎么让常人动过。

突然脑子清醒过来,全盘否定了这一切,静心向内找:找出了那些日子对亲情很执着,对娘家的事乱掺和;还对常人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每天上网先把明慧网首页下载后,开始进别的网看自己感兴趣的常人的东西,对“三件事情”很松懈,整个是常人状态。

这时一想师尊在身边,真的觉得汗颜、无地自容。师尊讲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每一天、每一件事情都不会再有。同修们都在用心,尽全力做好每一件弟子该做的,我都干了些什么?

虽然没脸求师父但我能做的了什么呢?我还是求师尊原谅这不争气的弟子,这时已经感受到师尊的慈悲!我把搬出去的主机放回原处,从新连接,一切正常。我忍不住呜呜哭,真的没脸见师尊。

虽然不断的努力去掉以往的执着,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又冒出类似的或另外的执着。那些安逸心和困魔象老鹰的爪子死抓身心的时候,真的很痛苦。我知道虽然不修炼的常人都说:睡觉是最舒服的事,而修炼人却是正相反的。

在常人的大染缸中,在旧势力强加的毁灭性的迫害中要修出去,就得听师尊的话去做,师父说:“在这个世俗中全靠你自己走正,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怎么样能从常人中走出来。常人所追求的,常人想得到的,常人所做的、所说的、所行的,对你来讲,那都是要修下去的。”(《曼哈顿讲法》)用大法不断的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有坚如磐石的正念抵御一切。

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没有师尊的呵护弟子寸步难行,更谈不上做什么,一切都是师尊做的。每次求师尊加持后基本没有别的想法,坚信师尊一定会为我做主的,每次都是转危为安。

但是到目前,自己只是在有事的时候想起师尊在身边,如果平时常提醒自己,师尊就在身边,时刻不忘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那么会更好的做好师尊所要的,救度更多的众生!

再一次谢谢师尊!谢谢同修!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