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问题出在哪里?

归正自身,继续走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从表面上看,这次迫害是同修承受不住说出了我,我知道,实际上是自己修炼中长期有问题造成的。在这之前,我已经有整整两年的时间处于失眠状态,在修炼路上,我遭遇到了与另外空间邪恶长期对峙的压力,每天晚上,另外空间邪恶都会在我睡眠时攻击我的肉体,每晚都要起身几次正念除恶才能入睡的情形,耗费了我相当的体力。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法会,上次的法会投稿虽然没被采用,但是在以后的推荐文章里登了出来,与精進的大量救度众生的同修相比,我在修炼上还有很大的差距。大家都在大法中修炼着自己,在共同救度众生中兑现着生命的使命,这次庄严的法会,给全世界大法弟子提供了比学比修的平台,我知道师父在期盼着,众生在等待着,自己应该向师父交这份答卷。

下面我想说自己最近三年来,在坚持学法和修炼中归正自己,从新开创环境,继续走修炼路的心得体会。

一、跌倒爬起来继续前行

二零零八年恶党奥运前夕,因为一起合作的同修被迫害牵涉到了我担负的资料点,我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后在家人和同修的营救下回到了家中,那次迫害对我身体损伤很大,回到家不长时间就白发斑驳,而且身体机能出现严重衰退现象。

从表面上看,这次迫害是同修承受不住说出了我,我知道,实际上是自己修炼中长期有问题造成的。在这之前,我已经有整整两年的时间处于失眠状态,在修炼路上,我遭遇到了与另外空间邪恶长期对峙的压力,每天晚上,另外空间邪恶都会在我睡眠时攻击我的肉体,每晚都要起身几次正念除恶才能入睡的情形,耗费了我相当的体力。

我很是疲惫,也找不到原因所在,与身边的同修交流,众说纷纭,都没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实质原因。与同修们相比,我觉得自己算是修炼勤奋的,学法很多,发正念也很多,却找不到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我很困惑,也很想能有个同修代替我做资料,同修们也都在帮忙想办法分担,但是技术上的不成熟和同修家庭环境的困难,使新做资料的同修很是为难,真相供应不上了,同修抱怨我修炼跟不上,耽误救度众生了。

我很是苦恼,苦恼同修们不理解,苦恼自己修炼中遇到的难题解决不了,我与同修之间出现了间隔。就在这时,邪恶跟踪、绑架了几个同修,很多同修被牵涉了出来,遭到了迫害,我也没能例外,几名同修被非法劳教了,多名同修被劫持到洗脑班。表面上看邪恶真的太猖獗了,但是在邪恶迫害中我也发现,学法好、正念强的同修,有的没被牵涉到,有的当天就凭正念闯了出来,而我,却被邪恶关押迫害了两个月。我认识到,同修们在修炼上有差距,所以结果各不相同,那不是走了多长的路,吃了多少苦,做了多少资料能顶替的了的。

可是我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面对自己很不乐观的身体状况和眼前的困境,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力不从心,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开始修炼。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算起来这是第三次感觉自己走不动了——每一次自己这种状态时,周围都有同修被迫害,前两次自己都依靠修炼的勤奋闯了过来,但是现在,体力的持续透支已经不是勤奋能解决得了的了。我愁眉不展,不知以后自己还能不能走的下去。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就这些本事,都使出来了,我现在真的精疲力尽走不动了……我想,自己或许就是这么一块料,已经尽用到头了吧。

晚上在睡梦中,看到师父使劲托着我的脚跟往上送,面前阻挡我的是一张破的稀稀拉拉没有多少力气的网,可疲惫的我却一寸也上不动了。醒来后,师父使劲往上托送我的情形使我难以忘怀,这么多年来,其实一直是师父在往上托自己,与其说我精疲力尽了,不如说我这个不省心的弟子,已经把师父弄的也很疲惫了。

我开始静静的学法。有一天,送女儿去上学的路上,面对眼前的车水马龙,我想起自己几年来,边打工、边维系资料点,还要面对各种纷繁问题的那种艰难,各种困难积攒到最后,现在要想往前走,经济问题成了瓶颈因素。那一刻,我用十足的定力说了句:“再也不能这样了,我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深刻体会到:有份稳定的工作,经济上走上良性循环,是至关修炼效率,是能在正法路上走稳走到最后的保证,也是救度自己身边众生的关键因素。

我原本在金融系统工作,邪党迫害最疯狂的时候,单位配合“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经常骚扰迫害我,那时候不懂如何用法去破除这一切,我对单位说:你不就是用工作来要挟我放弃大法吗?我就是打工也要修炼大法!后来,我真的失去了工作,随后也失去了婚姻;从二零零三年起,也真的用打工支撑起了资料点的担子,也走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路,最困难时馒头、咸菜都吃不上了。同修们看到我生活困难,平时也给予资助,但是我都一分没动,用在了做资料上。这一点我从没跟同修们提过,基本上困难时都是从父母那里背米背面接受接济的走了过来。但是,多年来经济上对家庭的依赖,已经使父母感到负累,我觉的经济问题非解决不可了。

我坐在父母家的院子里,静静的养身体和精神,跟爸爸商量怎么找份稳定的工作。过了一段时间,爸爸说哥哥为我找了份工作,是去离家几千里远的边境城市,爸爸问我去还是不去?想起自己眼前已经别无选择,我说先去看看吧。我在网上留言与当地配合多年的同修告别,同修们都不赞成我去,说大家希望我继续做资料,生活上可以接受大家接济。我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告诉同修自己的身体状态已经很差了。

告别父母和年幼的女儿,我坐上开往几千里远的边境城市的火车,想着自己要去一个陌生的、很远的地方,感觉自己好象一位身揣经书、心系修炼的云游的修道人,已经走了很长的路,现在又要上路了……

到了新单位后,一切出乎意外的顺利,单位给安排三室一厅的单身宿舍,还配有网线,同事开玩笑说,我的住宿条件跟处级领导是一样的。当我安定下来时,惊讶的发现,在另外空间,当地的众生身着他们民族的服装,载歌载舞的在欢庆我的到来……呀,原来众生知道大法弟子来了!

二、学法修心归正自身

在新单位安定下来了,工作和生活上的清净,使我能静心大量学法、发正念和阅读每日明慧文章,仔细查找自身存在的问题。我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偏离法很长时间了,每周忙着做资料,使自己难得有这么集中的时间深入的同化法,对修炼的认识,很多还停留在个人修炼的认识状态,并不符合正法法理的要求;做了大量的揭露恶党的真相,其中却掺杂了仇恨、争斗和厌恶心。

渐渐的我也发现,以前长期干扰自己的那种与另外空间邪恶对峙的状态消失了,失眠消失了,我终于有个安稳觉睡了,身心可以静息一下了。我的健康和体力在回升,我想:可能这是自己现在法学的好了带来的变化吧。

但是有一天,同事们在办公室聚餐喊我去。大家边吃饭边看电视,我没法逃避,就跟着看了会,但是就在那天晚上,睡梦中的我又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攻击,以前那种与邪恶对峙的状态又回来了。我明白了:原来造成我被邪恶长期肆无忌惮的侵害肉体、让我长期失眠的原因,竟来自常人媒体中的邪恶!我起身立掌,清理自己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来自常人电视中的一切败坏生命与物质。瞬时,一股气流经过鼻子、从身体内抽出,一段时间才抽干净,而且过程中还夹带着“吱吱”的叫声。我感触万千,想起师父在《转法轮》“清净心”里讲的:“所以现在这个客观存在的环境,也在严重干扰着我们炼功人往高层次上修炼。裸体画就搁那放着,大马路中间挂着,一抬头就看见。”原来师父早就讲了,可我现在才认知到。

没想到造成我长期失眠的干扰来源于此!从这个问题入手,我开始全面的审视自身存在的问题。我出生在书香门第,从小嗜读而且爱好广泛,在常人看来是广泛好学的优点,却在修炼中成了招惹邪恶因素的莫大障碍。

我渐渐看清了人间的理真的是反过来的。有次,哥哥给我报考了中级职称考试。在学习中,我发现经济领域的书籍也已经很脏了,原本以为这些专业只跟数字打交道,应该比较干净,可是学习的过程中,也在往身体内灌输黑乎乎的脏东西。我放弃了学习。哥哥是大学教师,很严肃的跟我说:“虽然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不想学,但是我觉的那些职称并不完全代表利益,那是人信誉的象征。你什么职称都没有,谁能认知你的能力呢?难道修佛就要什么都放弃吗?”我跟哥哥说:“佛家修炼是要求越来越纯净的,纯净的目地是为了更纯正的对众生负责,那些常人中的书真的太脏了,我发现无一例外,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释迦佛要弟子到庙里修炼,整天只念经书了,他没有能力大面积解决弟子被常人社会污染的问题,但是大法能解决。我的职称不是不能考,要学的话就得耗费相当的精力,每天用修炼去清洗来自学科中的脏东西,这也会给我的师父救度众生增加额外的难度。咱家曾经以书香门第自荣,但是我现在觉得,那还真不完全是好事!”哥哥听后默默的说:“原来师父不读大学是有原因的……”呵呵,哥哥叫师父了!

我真正体会到了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其实更难,师父在最近的《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再去看任何常人中的影片和书籍,有时候出门偶然抬头看到或者听到,就正念清理背后的邪恶因素,回到家后再集中清理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招惹的败坏因素。

常人中已经没有什么可看的可玩的、可执着的了,生命中除了修炼和救度众生已经没有别的了,有时候想想也会感到很寂寞。往往别人家都在欢天喜地过节时,自己却在学法、做真相或者外出发真相。看看自己才三十多岁,青春年华就这么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悄悄走过了,修炼真的很寂寞、也很苦。但是,得到法时的快乐是无以言表的。

有一天,学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真疯”这么说:“因为他不知道冷,所以冬天他会光着脚在雪地里跑,穿着单衣服,冻的脚上大口子往出淌血;因为他不知道脏,大便他也敢吃,尿他也敢喝。过去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人,那个马粪蛋冻的邦邦硬,他啃起来还很香,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状态下吃不了的苦。你想他这一疯得遭多大罪吧,当然他往往伴有功能存在的”。

在那一刻,我一下笑出了声,感觉中师父就坐在我的对面,用最形象最贴切的方式,把那一境界的要求讲述给了我,真是别有洞天,寂寞连其背后的物质都没有了。

三、正用钱财收救众生

工作环境稳定后,我开始着手学习手机讲真相的项目。与此同时,单位领导问我对单位的薪金要求是多少。这个问题自己还真没考虑过。我想,多年打工一月才几百,如果现在能一月两千就很知足了。

果然,有天,领导跟我说,你的工资先按两千发着,最后多少还没定下来。我很惊讶:怎么这么轻易给我两千了?一定是师父看我想救人在帮我了!

钱有了,我买了手机卡开始做真相发送的工作。做着做着,发现两千块钱其实根本不够用,除去做真相买手机卡的花费,自己剩不下多少钱。我在心里感叹:如果工资能再多加五百就好了。

这样一段时间后,领导又找我,说单位又给我加了五百元的工资。

听到这个决定,我乐了,怎么我想多少就是多少?难道工资多少是我说了算的吗?那怎么可能呢?我的学历不高、又没职称,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观念对吗?符合法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妒嫉心”时说:“在更高级的生命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

我想,也许今天这个工作,就是为帮助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和救度自己对应的体系的生命所成的,那我该把自己的工资定到多少呢?最后我把工资定在了三千上。

过了不长时间,单位对我的工资标准定下来了,就是三千。领导说,这个数是单位领导开了几次会才定下来的。我心里很想笑,我知道那是我的心性和对正法的理解不到位造成的,师父讲的相由心生,就这么准确的展现给我了!

现在,随着心性容量的扩大,我的月收入也已经超过了六千,我用手机讲真相的技术也在成熟,一部智能机带两部MTK手机做的很顺手,我的讲真相范围也在扩大,边境城市和内地城市都做,从号码段到周围同事熟人,短信、彩信、语音拨打都做,真相内容也随着正法進程在日渐丰富。我又快快乐乐的走在正法收救众生的路上了!但是,经济环境的改善,使我也发现,钱财上的富裕对我也形成了新的考验。

有一次,久未回家的我给女儿买了块一百多元钱的头巾,女儿很高兴的戴着去姥姥家,爸爸看到女儿戴的头巾问了句:“很贵吧?”我随口答道:“嗯,一百多。”爸爸顿了顿,很严肃的对我说:“有钱了更要学会理财,每一分钱都得响当当的花的掷地有声!”爸爸的话很重的敲打了我,也响当当的留在了我的心里,我明白了那句话背后的真正意义:我所得到的一切,其实并不真正属于我;怎么正用这些钱财,其实众生都在看着!期盼着!

记得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我曾在大资料点上呆过一年的时间,那年夏天,资料点的同修花了八元钱给我买了身人造棉的衣服度夏,那身衣服我穿了一个夏天,因为大家都那样,所以那时自己并没有觉得苦。后来,我从资料点回到家外出找工作,在一次去新单位面试前,我花钱买了身二百元钱的衣服,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寒酸。我拿着新衣服出了服装店,猛然看见店前的树下,扔着一身跟我那八元钱一样的衣服,衣服在路上已经被践踏的不成样子。那一刻,我的心被猛的揪了一下,我知道了师父的用意,我看到了自己当初在资料点上那种境界的神圣,而回到常人中渐长的人心,已经使我在慢慢远离那种圣洁的境界。

那一刻,我哭了。这件事也永远刻在了我的记忆里,在后来的几年中,自己又承担资料点后,我从来没有动用过资料点的一分钱,甚至同修对我的接济我都没动,父母平时对我的接济,能省下来的我都添到了做资料里,母亲有一天在给我零花钱时对我说:“孩子,虽然这么多年跟着你受了这么多惊吓,很生你的气,但是还是想给你钱,你爸爸说我每天蹬着三轮车去街上卖菜也要攒钱给闺女,真苦命,可是你不知道妈妈每次给你钱后我有多高兴……”

我知道,师父是在用妈妈的话告诉我,资料点的每一分钱都是大家用生命省下来的,那是众生得救的希望和重托!我要象珍惜妈妈的苦心那样珍惜每一分钱。

后来二零零八年恶党奥运我遭迫害,被家人和同修营救出来,打开家门后的那一幕,把母亲吓坏了,屋内成摞的光盘和真相资料摆在那里,恶警又偷偷来过家里了,并且向我示意,他们已经发现了资料、还有藏书的地方,但是他们没有动。更令我震惊的是,原本被恶警抢走的资料点的一千多元钱又被放回了我原来藏钱的地方,可以说,被迫害后我在金钱上没有损失一分钱。邪恶问我有没有存款,我说我没有属于自己的钱,一分也没有。但是同被关押迫害的另一位同修却被邪恶从家里抢走了六万元钱;另一位同修的存折被邪恶扣住,同修每天去要。我不知道那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我的经历使我体会到,在正法的今天,大法弟子能不能正用钱财是极其关键的因素;如果真能做到舍尽一切没有属于自己的,我想邪恶是不敢动大法弟子一分钱的。

我在单位干会计。单位会计业务并不多,一个月的业务一个星期就可以处理完,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全部自己支配用来修炼救人。更可贵的是,每年我有五个月的假期可以回到内地带薪休假,这样我又有充足时间回内地和当地同修们一起救度当地众生了。内地的同修不再说我不该去外地工作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用来救度众生的,自己做不好是不行的。

现在每天,我都很充实的走在修炼路上,感觉每天就跟在跟时间赛跑一样,就是这样,还是觉的时间不够用,救人不够多。

四、结语

我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最后,与同修们重温师父最近的《什么是大法弟子》中所说:

“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在神的眼里看,生命是同等的,阶层是人类社会划分的。我就希望大法弟子互相之间都能够象以前那样、象你们得法当初那样精進。过去佛教中有句话,意思是从头到尾都象开始一样,你一定圆满。”

感谢伟大师尊的浩荡佛恩和慈悲救度!能在宇宙正法、天体从组的伟大时刻追随师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生命无比荣耀!在最后的正法路上,我会持之以恒的走下去,更深入细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

也感谢同修、众生和家人在困难时给予的不懈帮助!愿大家都能得大法的救度,随师把家还!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