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深州市邪党人员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深州地处华北平原,古称卧牛城,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真善忍”得以洪传,佛光普照,修者日众,达七千多人修炼。然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黑云压城,群魔乱舞,有组织、有预谋迫害大法弟子,其罪行血腥残酷,其邪恶令人发指。现将部份迫害罪行曝光如下:

一、综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任深州市邪党政法委书记的尹玉珍拉开了当地迫害法轮功的序幕,江氏流氓集团的一切邪恶指令都是他具体传达实施,对大法弟子的强制洗脑、非法拘留、监控、抄家、罚款、开除、劳教、判刑等等一切迫害手段都是他亲自拍板定局。7.20期间,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被押回、拘留、公安局审问、强迫写保证书的就有一千多人。尹在任期间,调动各科局、乡镇一把手主抓迫害法轮功,把所有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全部登记造册,当时几乎人人都遭受交书、表态、抄家等迫害。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哪怕只有一天,也要逼写保证书并罚款。原深州市义务辅导站的三个主要负责人张志梅、张瑞峰、史从君(邪悟为犹大)在九九年七二零被非法关押后,尹指使深州电视台逼迫录像,电视表态。

九九年十二月份,尹指使六一零在影乐宫召开了臭名昭著的公捕大会,被逼迫上铐侮辱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四人,参加会的各单位、各乡镇共计一千多人。法轮功学员张瑞峰、许艳香、史从君三人被五花大绑捆着,当宣布他们三人的名字时,被后面的武警一脚踹倒在地,跪在台前,还被摁着头。十四人都被宣布刑事拘留,有的被开除、有的被双开。此次所谓“公捕大会”的录像在深州电视台连续播放了七天。在尹任职期间,因坚持修炼,深州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九十多人,非法判刑五人,送洗脑班五十多人,非法拘留看守所二百多人,非法拘留乡政府、派出所五百二十多人次。

张建涛是迫害法轮功的第二任政法委书记,上任后不听大法弟子多次劝善讲真相,继续维持迫害,多次在电视上宣布迫害政策,诬蔑谩骂法轮功,张的口头语是“抓了就判”,在犯罪的路上越走越远。第三任书记是李广信,继续秉承迫害政策。在十七大和奥运期间,公安局长陈真,副局长赵涛直接指挥非法抓捕了一百多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五人,劳教十一人,敲诈勒索六十多万元,骚扰抄家一千多人次。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新换上的政法委书记叫边广信。

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二零一一年十月份,深州市被非法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三十五人,他们是:刘新允、刘富瑟、杨杏田、程小珍、赵金旺、李小兰、贵分、郑念节、位小荣、张春条、耿翠芬、张新慧、赵书卷、田增勤、康小荣、郭敬哲、柴宗库、杨艳温、张大宗、王邵民、郝君卫、尹根旺、瑞琴、书辉、庆长、郗强、孙玉章、李占立、张彦宏、张金爽、张秀清、孙中怀、孙大拽、李君平;张之泉。

去北京上访失踪二人,她们是:李向红、王大君。

被非法判刑十七人,最长刑期高达十五年;非法劳教一百四十一人,大法弟子许艳香曾被劳教两次;绑架进洗脑班一百二十一人;非法抓捕一千三百二十人;非法骚扰七千六百九十三人次;绑架一千八百九十三人次;被迫流离失所二十三人次;非法勒索罚款一百九十多万元;敲诈款项二十余万元;被抢财物有:功放机二台,录音机二十八个,VCD、DVD3五台,彩电二十台,自行车六辆、卫星接收锅二十八个,电脑八台,放像机三台,复印打印机十二台,MP3十五个,MP4、MP5三个,讲法录音带十五套,手机三部,拖拉机一辆,光盘、真相资料若干,大法书、法像若干,切纸刀二个,A4纸二十箱,有的邪恶之徒在抄家时还偷钱、偷皮鞋、拎花生油、拿孩子的好吃零食、偷身份证、扣身份证等等,许多家庭惨遭中共蹂躏,致使原本幸福的家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大法弟子张进峰因不放弃信仰,被关进精神病院折磨;李振岭二零零八年被中共乡政府多人毒打致使头部受伤,至今时有头痛,脑筋不清楚;代连威在看守所被迫害成神经病,现已失踪半年;李少中在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在银行任职的丈夫忍受不了邪党的压力,单方面离婚;刘兰朵夫妻被非法关押劳教后,家中仅剩下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度日,而恶徒恶警还半夜三更的跳墙进屋恐吓骚扰抄家,造成孩子心理长时间恐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杨会林一家三口修炼,都被非法劳教,其妻子杨小温被迫害致死,杨会林从邪恶黑窝高阳劳教所正念逃离后流离失所多年,家中仅剩一个被非法劳教回家的儿子;宫少显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的这几年中,被非法关押、蹲坑、骚扰十几次,被抢东西、抢钱,门诊部开不成,家人担惊受怕,曾一度流离失所;孙艳恩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洗脑班多次,几经生死,逃离洗脑班后流离多年,丈夫离婚,有家不能回。

二、发生在公安局里的罪恶

曾任公安局政保科长的尚运航和现任政保科长的张德纯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罪犯。尚因迫害法轮功卖力,二零零零年被邪党当局记了“二等功”,它领导的政保科“三等功”。深州市所有对大法弟子的抓捕、抄家、勒索罚款、刑讯逼供、关押、劳教、判刑都是政保科的恶警们干的,所有编造的所谓“材料”也都是出自政保科之手。尚运航还多次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叫嚣:我枪毙了你!政保科其他恶警的名字是贾双万(副科长)、张元相、杨连计、李占圈、叶宪峰、刘曾棋。

案例一:尚运航二零零一年在西阳台村非法抓捕了被迫流离失所的北京农业部大法弟子柯兴国,当场捆住,几个人抬起来狠狠的往地上摔,立刻鼻口鲜血直流,惨不忍睹;带入市公安局后反铐起来,恶警们对柯大打出手,电棍、吊铐、上绳、拳打脚踢、棍棒、摇电话机过电都用上了,两天不让吃喝,不让睡觉,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被折磨的鲜血淋漓、奄奄一息,后被非法判刑十年。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案例二: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市六一零季杰和兵曹乡宋庆庄绑架了大法弟子杨小温,傍晚公安局政保的恶警贾双万带人又去杨小温家把十六岁的儿子杨德强绑架,杨德强不配合,就把杨德强铐上背铐,扔进汽车后备箱,此情景被杨的邻居看到。在公安局,贾双万和张元相刑讯逼供毒打杨德强,用皮鞋踩手铐,踩胳膊,长时间搧耳光。晚七点,贾双万强行按着杨德强摁手印后秘密送进看守所。杨不配合他们,张元相就用皮鞋猛踩杨的太阳穴,看守所的几名恶警也对这个十六岁的孩子拳打脚踢,孩子几次被打的昏过去,折磨的死去活来,据悉,看守所恶警还开了枪吓唬。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在看守所,杨被拖进一间小屋,被贾、张伙同看守所恶警摁趴地上,强行脱去鞋子、扒光衣服,用皮带轮番打,贾打累了,张接着打,打了好长时间,杨德强硬是咬着牙没吭一声。在一旁站着的一名恶警还说:使劲打,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棍子硬。打人发了疯的恶警贾双万找来一个竹制刑具,狠打杨的手背。夜深了,才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杨德强关进监号里,贾还发令说:谁也不让见。后来,贾双万他们又提审过杨德强五、六次,每次都是刑讯逼供,每次杨回监号都是伤痕累累。杨德强被非法劳教三年。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案例三:二零零一年七月四日,大法弟子张尽凌从上课讲台上被非法抓捕,在公安局,遭到恶警们酷刑折磨,揪头发撞墙,打的脸肿嘴出血,踢腿跪地,双手铐上,左右开弓扇脸打骂,贾双万还用热水泼张尽凌的脸,张绝食抗议,被三天两夜铐在暖气管上,后张尽凌的丈夫被勒索二千元钱才把伤痕累累的张接回家;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深夜,张尽凌又一次被政保恶警从家中绑架,在公安局,贾双万、张元相等几名恶警把张踢倒在地,反铐双手,用腿顶头,用脚踩腿,恶警贾双万用高压电棍电击身穿短裙的张尽凌,张被电的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血肉模糊,空气中散发着肉焦味,恶警们一直把张尽凌折磨的恶心呕吐、昏迷了才住手,张尽凌拒绝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第二天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劳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案例四:大法弟子孙艳恩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在公安局被铐三天三夜不让合眼,孙艳恩为不再受迫害,从公安局政保科所在二楼跳下,一条腿摔骨折。在他弟弟家休养期间,恶警还不放过她,逼写不修炼的保证,经常去她弟弟家骚扰,才修养一个月,尚运航就带人去强行把她劫持关押进了看守所,尚还和孙的家人说:让她去看守所养着。真是毫无人性,邪恶至极。

案例五:二零零三年女大法弟子张新茶被绑架后,在公安局受到酷刑折磨,吊打、电击、上绳等,之后还把小茶押送保定地区徐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男大法弟子孙玉章七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在公安局铐了三天三夜。

案例六:公安局政保科恶警们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后,投入看守所或劳教所,很多次不通知家属,知法犯法。二零零七年十一—十二月,恶警在广场绑架了三、四十名大法弟子,都被关押进看守所或洗脑班,不通知家属,家属去找人也不告诉,张俊梅和杨丽芳被非法送进劳教所也没告诉家人。

案例七:二零零七年十月初,大法弟子张志梅和王清慧被非法抓捕,在深州市公安局受到酷刑折磨。当时张志梅已是五十九岁的老太太了,被衡水公安局来的六、七个恶警搧耳光,踹倒跪地,双腿小腿肚被恶警穿皮鞋猛劲踩,两个恶警一人一只手揪着头发,另一只手把张的两只胳膊抻成一字,其他恶警用手指狠抠两侧肋骨,这种刑罚叫刮肋骨,疼痛难忍还不会骨折,对张的酷刑迫害是衡水公安局恶警左铁汉带领六、七个恶警干的。武强看守所因张浑身伤痕累累而不收,后经衡水公安局施加压力,才勉强收下,张志梅的伤被武强县看守所记录在案;王清慧在公安局三楼被衡水、深州恶警连抽耳光十几下,后来也是衡水姓左的恶警踢她、踹她折磨她。深州市公安局经常把衡水公安局恶警请来抓捕深州的大法弟子,他们躲在背后装聋作哑,实则是害怕。

案例八:疯狂敲诈、勒索敛财。秉承江魔头“经济上截断”的恶令,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成了公安局发财的手段。非法抄家时随意拿东西拿钱,转眼不认帐,抓人就关看守所,出去拿钱说话,不拿钱就劳教或判刑。赵涛和赵恩学明目张胆的就说:不交罚款就劳教,没说的。尚运航还非法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印过大法经文的一个小复印部、小印刷厂罚款,非法抬走复印部价值一万多元的机器,小印刷厂被罚五千元,连白条都不给打。中共十七大和奥运期间,公安局非法抓捕了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勒索每人罚款一万元,最低的五千元,那一次就勒索罚款六、七十万元,罚款不给任何收据。

案例九:非法无期限关押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许艳香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年多;刘富瑟近半年;李少中在看守所和洗脑班被来回非法关押一年,后从洗脑班走脱流离失所;孙艳恩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逃出洗脑班流离失所;仅二零零一年就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近一年之久。

三、发生在看守所里的罪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看守所成了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魔窟。当时任所长的程玉良紧跟江氏流氓集团,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折磨。他非法规定:看守所不许炼功学法,如有违反,轻则打骂,重则上铐或电刑。在一九九九年冬,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十多名大法弟子,其中有二十多人被强制上铐,当时看守所手铐都用没了,程就指示让铁匠炉用钢筋打制了一批土铐给学员戴上,这种土铐人戴上后手脚更受限制。即使这样手铐还不够用,就把两个人一人一只手铐在一起,吃饭、睡觉、上厕所两个人都得在一块,不给解开。当时两个年龄最小的姑娘孙丽和郑某被铐在一起,两个人的手连勒带冻,都肿的象蘑菇一样。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更有甚者,恶警把学员两脚铐上后,两手下伸到两腿中间再给铐上,任何时候学员都得弯着腰,吃饭让人喂,上厕所得别人给解裤子,睡觉也不能脱衣服还得戴着,比对死刑犯还苛刻。被铐学员长时间不能洗漱、内衣不能换、女学员来例假也不给解开,真是没有人性、残酷至极。受此刑罚的除孙艳恩、小敬、李少中三名较年轻的学员外,还有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她们是:刘富瑟(六十多岁,已被迫害死)、宋宪英(五十四岁)、张素卿(五十五岁),最长的戴铐三个多月。

冬天看守所滴水成冰,一点热水也不给大法弟子,整天都是蒸不熟的玉米饼子,有时饼子里还有老鼠粪,连菜都没有,即使这样还勒索每天二十元伙食费。其他犯人可以买高价馒头和菜,法轮功就不卖给,后经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后才卖给。只要是程玉良上班,他就挨个监室走,挨个监室打骂,犯人给它起外号“程不济”。大法弟子孙艳恩抵制迫害,被程玉良揪住头发毒打,眼睛、脸被打得青肿多日。

二零零零年程因其恶行被安排退下,换上赵恩学当所长,赵上任后,表面上文明多了,但骨子里依然是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北京大法弟子柯兴国在看守所时,赵恩学、康志军指使董天宇、刘全多次毒打他,还唆使犯人多次毒打他,柯整日伤痕累累。为争取学法炼功的合法权利,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柯曾绝食反迫害,被强行野蛮灌食多次,还被赵恩学伙同公安局政保恶警打得昏死过两次。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邪党十七大召开期间至奥运前,看守所非法关押过百余名大法弟子,他们被所长赵恩学、指导员王二喜逼迫超负荷做奴工,被看守所犯人打骂虐待,六十六岁的老太太张允、李小兰还被他们无人性的逼做超负荷奴工。法轮功学员一进看守所恶警就指使犯人毒打学员,打的方法手段很多,什么“看电视”、“拍电报”、“摇辘轳”,还有用手指缝夹烟,把手往拉蚕豆的刀上墩,蒙上被子乱打等等。法轮功学员三欢(一条腿残废)跟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以补鞋为生,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刚进监号,号长靳鹿鹿(饶阳人,二十五岁)就问:为什么进来的?三欢说:炼法轮功。于是靳鹿鹿手下七八个人一起打他,一边打、一边问:还炼吗?三欢说:炼。就接着打,直到他们打累了,说:你说不炼就不打你了。三欢说:炼。于是又接着打,直到打得他动不了,拉了一裤子屎。接下来还问:回家还炼吗?三欢说:炼。犯人们用牙刷把夹在三欢手指缝里,攥紧四个手指头(此刑类似古代上夹板的刑罚),再有人拧牙刷把,象拨电视台一样转,犯人管这叫“看电视”。

牙刷钻指缝
牙刷钻指缝

学员刘忠义被靳鹿鹿手下的人一脚踹到墙上,当时一边脸就被水泥墙撞破了,他们又打他另一边脸,七、八个人拳脚相加,暴打一气,刘被打得脸肿变形眼睁不开,直到回家时也没恢复好,脖子上还有一道紫黑的勒痕。

学员孙中怀六十多岁了,号长嫌他干活慢,罚他到厕所里,两臂向上,往后朝天举,还得蹲着不能动,致使老人差点栽进便池里,多次搧脸打耳光,有一回还拿着拉蚕豆的刀(木制,一头有刀片,一尺长,一点五寸厚,二点五寸宽)脱了裤子打屁股。

所长赵恩学一向仇视法轮功,当有学员绝食反迫害时,他就让恶警或犯人把学员按在椅子上,捆上双脚,按住两个胳膊,头被按在椅子的上面楞上,从鼻中插管子强行灌食,学员被插的满口鲜血,食里面还经常掺进不明药物。五十多岁的学员郭小梅被强行灌食回屋后,一口一口的吐,浑身烧的她用后背贴在水泥墙上;学员金玲香血压高也被强行灌食,灌食回屋后就浑身哆嗦半天,即使这样赵恩学也不放过她,连着灌食三、四次,直到出现生命危险才罢休。

法轮功学员小敬不配合报号,被赵指使恶警刘全、董天宇揪着脖子往外扔,打得小敬鼻子、脸、眼睛青肿多日;学员孙艳恩不报号,被他们从屋中往外扔到水泥墙上,在摔落地时昏死过去,他们惨无人道的用凉水把孙泼醒,孙身体多处受伤,头痛、恶心,眼睛二十来天看不清。恶警刘全、康志军还扬言:打死白打。

二十八岁的男法轮功学员赵世坤在广场被绑架后,在看守所仅仅三天,就被打的脾脏裂开,最后被迫住院摘除脾脏,住院期间,恶警们二十四小时监控,赵被迫害致残。

在看守所,夜里二点四十五分起床做奴工,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里面的日用品比外面贵一倍或几倍,法轮功学员铺的、盖的、穿的、用的经常被犯人抢走,或者被犯人用破的烂的换走。

以上所有罪行都是在所长赵恩学、指导员王二喜指使、操纵和默许下进行的。

四、发生在洗脑班里的罪恶

王景刚曾是司法局的一个副局长,兼邪恶洗脑班的头头,专管对大法弟子的强制洗脑、精神迫害。后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被邪党升任司法局局长。接替王当洗脑班头头的是康丙超,六一零的季杰也是常驻洗脑班,虽然大法书他都看过,但他不信,自恃知识渊博,专有一整套转化蒙骗大法弟子的歪理。洗脑班采取不让睡觉、关禁闭、搞“车轮战术”、利用犹大灌输邪恶谎言、放污蔑大法的录像等手段逼迫大法弟子转化。洗脑班把大法弟子每人关一间屋子,窗户拉上窗帘,门锁着,只有吃饭才给开一下,送进饭去,犹大进去洗脑开开,二十四小时吃喝拉撒睡都在屋里,睡的是地铺,和关禁闭一样。

深州中学青年教师、法轮功学员刘新允在邪恶洗脑班被折磨至精神失常后,在家中被软禁,神志不清时跳楼摔成高位截瘫,在承受了半年多巨大身体痛苦后去世。

深州市邪恶洗脑班曾非法关押过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邪恶犹大史从君常在洗脑班做转化工作,出坏主意折磨学员,比如把大法师父的名字写在地上,让法轮功学员用脚去踩;必须亲口骂师父才算转化合格等等。史从君还主动带着六一零的人去各乡镇抓捕大法弟子,绑架进洗脑班转化,因迫害前她是深州市辅导站的义务辅导员,认识一部份大法弟子。

刘凤巧(大屯乡祁刘村,四十五岁)在家中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近四个月,期间曾五天四夜不让睡觉,被施以“车轮战术”进行所谓的“转化”,上厕所、吃饭都有人跟着。 孙艳恩绝食反迫害,被王景刚、康丙超等人摁住,野蛮灌食。男学员强忙活被犹大们三天三夜强制洗脑,王景刚还亲自在地上拖拉着他走。

犹大郑建成在洗脑班整天骂骂咧咧,骂师父、骂大法,骂人。五十多岁的女学员黄纯曾四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一次,郑建成拉着黄纯去厕所,在路上逼迫黄纯骂师父,还让黄纯把师父照片扔到厕所里,黄纯义正辞严的警告他:休想。你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等待你的是无休止的恶报,你就等着遭罪吧。

洗脑班还大量敛财,除了每天勒索的二、三十元生活费外,王景刚还利用被关学员家属着急救出学员的心理,大肆敲诈钱财,如果家属送礼较多、符合了王的心思,就出去的快,反之就关住不放。

洗脑班养着一个叫王三的打手,经常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是积极参与迫害的主要帮凶。

各乡镇政府也都设有六一零办公室、伙同派出所、司法所十二年来,多次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抄家、非法罚款、非法打骂折磨大法弟子、逼写不修炼的保证等等……。

五、实施迫害的主要罪犯

原深州市政法委书记:尹玉珍;原深州市公安局局长:祝兴国;原深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华;原公安局政保科长:尚运航;深州市法院法官:杨志林;深州市检察院检察官:宋电庄、孙寒冰;原深州市邪恶洗脑班校长:王景刚;现任洗脑班校长:康丙超;洗脑班打手:崔建军、李占永(深州市工会)、曹藏圈、王三(最为邪恶);原深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季杰(主抓洗脑班);原深州市六一零主任:牛文海;现任六一零主任:苏少杰;原深州市电视台台长:王铁江;原政保科恶警:贾双万、张元相、杨连计;

原深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建涛;原公安局长:陈真;衡水公安局大队长恶警:左铁汉;深州公安局副局长:赵涛;原深州市政法委书记:李广信;公安局政保科长:张德纯;政保恶警:李占圈、叶宪峰、刘曾棋、原深州市看守所所长:程玉良;现任深州市看守所所长:赵恩学;指导员:王二喜;看守所打手:康志军、刘全、董天宇;

护池乡:刘运海、根林;乔屯乡:广科、小勇;太古庄乡:小兵;大堤镇:闫树茂、张建民、赵晓民、钱松槐;于科镇:张震江;东安庄乡:尤树可、刘双月、李建广、刘保祥、刘建明;位桥镇:陈克强、郭小辉、郭召、张君峰;深州镇:杨进强、刘玉只、陈建勇、张丙全、李新辉;溪村乡:张占伦、黄文举;穆村乡:潘蛋;兵曹乡:田士宁、宋庆庄(已遭报身亡)、麻大岭;辰时乡:王记勋、王旭照、王拴成、曹三、刘玉环、陈光;唐奉镇:张树杰、葛春英、贾永丰、杨文芳。

六、追随恶党,天理不容

一件件血泪斑斑的事实,控诉着邪党恶警的残酷迫害;一桩桩人性无存的罪恶,记录着深州大地的血雨腥风。即使按照现行中国法律,深州市的迫害责任人及打手犯下了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他人言论自由、渎职罪、酷刑罪等多种罪行,并已记录在案,审判在即。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斩断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古人云:邪不压正。善恶有报是天理。真诚希望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责任人及打手,悬崖勒马,认清正邪,用实际行动忏悔罪恶,为自己和亲人留一条生路。历经十二年的迫害,法轮大法洪传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弟子没有怨恨、没有报复、没有悲伤揭露迫害是为了救度众生,曝光邪恶是在挽救被邪党谎言欺骗蒙蔽的宝贵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