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名北京中学理科教师的体会

一思一念中向内找 修去各种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北京的一名中学理科教师,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回想当初入门时,自己是抱着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厌恶政治和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开始时,觉的修炼圆满离我太遥远了,我能身体好、做一个好人就行了,所以在读《转法轮》时遇到讲消业和心性问题时就仔细的多看几遍。
——本文作者

师父告诉我们“可以说明慧网是大法弟子办的网站中,是一个关键的网站。从初期建立开始就确立了把他作为大法弟子修炼与交流的窗口,和及时报道大法弟子被迫害等情况,所以就更加使明慧网的作用举足轻重,”(《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要维护好自己的网站。看到第八届大陆法会征稿的通知,我考虑了很久,我想不管自己修的如何,都应该借此机会谈一点自己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求得同修的帮助。

一、从感性认识逐步上升到理性认识

我今年五十九岁了,是一名中学理科教师,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还是处于修炼的感性阶段。回想当初入门时,自己是抱着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厌恶政治和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开始时,觉的修炼圆满离我太遥远了,我能身体好,做一个好人就行了。所以在读《转法轮》时遇到讲消业和心性问题时就仔细的多看几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我也只是用人心去想问题,担心、烦躁、愤怒。没能站在法的认识上面对这场迫害。后来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特别是二零零四年以后我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七年来我们反复的系统的学习了师父的全部讲法。我还背、抄《转法轮》。在学法中我逐渐的明白了法理,每学一遍都有新的领悟。在学法中我学会了向内找,知道遇到问题向内找是修炼的机制。对于这场邪恶的迫害我明白了“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对一个常人社会民众团体的迫害,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对一个修炼者群体的迫害,这是宇宙中正与邪的较量,这也是在正法过程中所触及到的那些个为私、为我、变异生命与正法本身進行的较量。”(《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对于修炼,我明白了,指导我们修炼的是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久远久远以前就向师父立下了誓约,今天来到这一世得法,就是要修去后天形成的所有人的观念、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正象师父教导我们的,“那么个人的修炼就只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必备基础了,助师与救度众生、证实法才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才能兑现史前的誓约。”(《曼哈顿讲法》)现在,我在尽全力投入到证实法中。

二、在一思一念中逐渐去掉各种人心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逐渐的明白了,学法要入心,还得实修才能不断提高,我是在党文化的环境中生活了几十年,形成了许多变异的观念。修炼圆满就是要去掉这些观念洗净自己。下面通过几件事谈谈我是怎样向内找修自己的。

1、去掉上明慧网时的怕心

我二零零四年开始通过自由门登录明慧网。刚开始上网时内心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总怕网警搜寻到,匆匆上网下载了每日明慧立即断网。由于有怕心,出现一点问题都怀疑被网警发现了,有的时候上网紧张的直出汗,有的时候越急越上不去。随着不断的学法,不知不觉的怕心不见了,怕心一少,上网出现干扰的问题也少了。在这个问题上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在自己的潜意识中有“破网违法”的观念,从小的时候起就被邪党的什么听境外电台都是违法,是反革命等论调吓唬的形成了一种自律的观念。仔细想一想,从人的理上讲,上网是公民的权利,上什么网是言论自由的范畴。从法理上讲,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更是堂堂正正的,明慧网是我们唯一能够听到师父教诲的途径。上明慧网是修炼的需要,是证实法的需要,是救度众生的需要,是使自己不断跟上正法進程的需要,任何邪恶都无权干涉,更不可能阻碍的了,我就要堂堂正正的上网。现在每天上明慧网已成了我证实法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有时下载大文件(如神韵)连续十多个小时,都没有一点怕心(当然我也注意符合常人的安全措施)。我真正的体悟到正念正行是我们做好一切的保证。

2、从发放真相资料崴脚修去人的观念

我多年来参与了用各种方法讲真相,救度有缘人。其中有一项是定期与同修配合发放真相资料,在我们的心里没有敏感日的概念,到目前已经有七年多的时间了。发资料时我们交替着一人发正念,一人发资料,把制作精美的真相光盘、真相资料贴挂在各家住户的门扶手上面。我深深感到这个救度众生讲真相的过程也是实修自己的过程。记的初期,有一次我们两人一起去发资料,同修在楼下发正念,我从楼上往下一户一户的贴挂真相资料,走到一户门口刚一贴,里面的狗突然叫了一声,还有开门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加快了下楼的步子,心里还咚咚跳个不停,一下脚踩空了两节台阶,全身压在了我的右脚上,左脚还踢了一层住户的门。出了楼门一看右脚肿了,我们换了一个楼,坚持发完资料。

回到家里我想,师父告诉我们遇到任何问题都要向内找。那么我脚崴了一定是我有要修去的东西。回想自己每次发资料的心态,发完资料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于自己的怕心吗?这怕心又来源于在内心处有一种发资料违法、怕被邪恶绑架的恐惧,除此以外我发现在我的内心还有一种完成任务的意识,再往深处想,思想里还有一种我是一个知识份子、教师,发资料多有失身份啊,还想过如果被邪恶抓去,学生要是知道了多丢面子啊。不找不知道,一找我大吃一惊,发资料是救人的一种方式,做这件事应该是神圣的,内心应该是纯净的,可我却带着那么多人的观念,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吗。后来每次出去之前我都先发正念,清除思想中不好的观念和不好的念头,观念转变了,心态就平稳了,就能够坦然面对各种状况了。比如有的时候刚一進楼门正好有人出来,我就会坦然的打一声招呼,让人感觉到我就是这里的住户,遇到的如果是老人,我会主动的去搀扶将她送到楼下再上去。遇到异常我们就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巧妙的避开,几年来我们跑了北京很多居民区。现在我们做的已经得心应手,轻松坦然了。

3、在证实法中修去执着自我的观念

没修炼时,在常人中我性格暴躁、点火就着,工作中是一个有能力、有主见的女强人,能说能干,事无巨细都是我说了算,从表情上都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强势。修炼以后,不断的学法我的脾气逐渐的变好了,居高临下的气势也减了许多。记的第一次参加集体学法,我的强势表情差点把一位同修吓走。这件事在我的思想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告诫自己要时刻记住,修好自己,不要急于发表自己的看法,要容。可是事情却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观念形成了可以说是深入骨髓了,不是一个注意就行的。

随着与同修在一起学法时间长了,和大家也都熟了,我有了很大的变化,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把我当成了她们中的一员了,我也生出了对同修的情,以往形成的观念又开始往出返了,而我自己还不察觉。一次学法,一位同修安排了一件事情的做法,我听后感觉与自己的想法不同,就急忙表示了反面的意见,大家在讨论,我也没改变自己的看法,于是僵持住了。突然另一个同修对着我说:“你总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你的说话语气让人很受不了。”话头一起,其他同修也开始给我提意见,并且说“我们对你都有同感”。看到大家都这样,我觉的很委屈不再说话了。大家看我不说话了就继续学法。

回到家里,想着学法时发生的一切,我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过去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我,我甚至不想去学法了,又知道这样想不对,我就打坐,坐在那心里也不平静,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流,嘴里念叨着“师父,我是好心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似乎听见师父在对着我说“向内找,一切向内找。”我心开始平静下来学法。师父教导我们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越最后越精進》)师父还说:“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我们的学员,包括我们的工作人员,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我要松散管理就是因为你放不下那常人,从而在工作中心里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我们的学员不要自己觉的不在其中啊!”(《精進要旨》〈再去执着〉)读着师父的法,我觉的句句都是在对着我说。回想自己在和大家一起证实法以来,时不时的在想这事应该这么做,那事应该那么做,嘴上说“容”,实际总是用自己的观念去判断,在“为别人想”的帽子下执着自己的观念。这就是我长期以来形成的执着自我的顽固观念。做常人的工作自己包揽的多一些可能是好事,但修炼的人遵循的是法理。

我与同修都是师父的弟子,来自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社会阶层,遇到的事情不同,承担的宇宙天体的责任不同,各自走的路也不同。我们每个弟子只能在证实法中,在法理的指导下,互相配合、互相圆容,只要是为证实法,为救世人,没有什么谁的办法好谁的办法不好,也没有谁该做这事谁不该做这事。而我却用长期形成的观念和思维习惯处理证实法中的事情。说轻点是伤害了同修,说重点就会影响证实法。仔细分析,这里不光有证实自我的心,还有争斗心,显示心、爱面子心,不想听人说的心等等各种人心。带着这些人心怎么能证实好法呢?人心不去就更谈不上圆满了。在常人中我很有能力,但形成的观念养成的习惯也多,正象师父说的“人的思维、想法,脑子中形成的各种观念,都是你长期在社会中接触各种事情过程中形成的,年岁越大积累的越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还讲“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曼哈顿讲法》)

看着师父的讲法对照着自己,真的是非常惭愧,我坚持己见伤害了同修,我决定去向大家道歉(第二天我就去道了歉),并且告知自己,要时刻记住:摆放好自己的位置,我是一个普通修炼者,不是常人中的领导,不能带着常人心做大法的事,我们是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我的业力和形成各种观念的物质师父在给我消,但形成的思维习惯,养成的毛病我要自己改掉。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再一次流出了眼泪,这一次是感恩师父慈悲救度的泪水。

证实法的路还没有走完,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人心、观念有待去掉。我会努力修好自己,从证实法中的一思一念中找自己,修去它们。踏踏实实做好自己该做的每一件事,牢记师父的教诲。我一定要好好学法修心,使自己从人的观念,经验和各种污染中拔出来,洗净自己,跟师父回家。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