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亲属、全楼的人都感动了

一举一念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我们一栋楼的人好多都处熟了,处的象亲人一样了,有了年历和神韵光盘就一一送到他们家。有一户平时讲真相不爱听,孩子闹病时我去探望,也没带东西,就告诉她让孩子念大法好,她很感动,当即给全家全“三退”了。那孩子见面就非常亲近的喊“奶奶”。在外孙学跆拳道的道馆,我帮经理扫雪,收拾鞋架子,帮老年人找座,每次散场我都把板凳搬進屋子。外孙学我样子也搬,后来孩子家长们都学我。有的说:“这个老太太真好,又年轻、身体又好、心态还好”,“她可不是一般人,他们炼法轮功的人都好。”
——本文作者

师尊好!
同修好!

我有幸得大法,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师父同在,与正法同在,是我最大的荣幸和自豪!虽说修炼十几年来摇摇晃晃,跟头把式的,还能跟师父走在回家的路上,是伟大的恩师、伟大的法,容弟子跌倒再爬起,每走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慈悲!借此法会,弟子谢谢恩师!因为过去跌的跟头较多,从此弟子就抱定了一个信念:紧紧抓住师父的手,听师父话,坚定稳步走好师父给铺好的回归路。下面交流自己在平凡中沐浴浩荡师恩的点滴体会。

一、小小花朵师培育,橙黄紫绿放光彩

我的修炼和证实法的路是师父给铺好了的,有时自己悟不到,达不到大法对这一层次的要求,而不敢走。师父早就提出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家零五年初就买了电脑,自己有一定文化,可是因为当时有怕心,用人的观念看问题:心里对电脑有一种畏难,好象是年轻人的领地;电脑是变异人类的东西;身边有资料点就行了,我不用学了。后来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也悟到了这些都是人心,我们大法弟子有条件的都应该上明慧网。可是能不能学会?

这时小外孙要看动画,逼着我学会开机、找动画和唐诗等。听同修说,一个初中小孩就能把自由门软件安上,我下决心也要上大法弟子自己的明慧网,就问女婿女儿、问外甥、问已经上网的同修,因为我还不懂电脑,问也问不明白,人家告诉我也听不懂,那时技术同修很少,不便联系,还是求师父吧。我就求师父帮我,用一个真相光盘插進电脑,手不知点哪里,弄了三个多小时,满头大汗,最后打开一电脑硬盘,已经装满了小鸽子,大概有十几个,到底哪个可以用啊?懵了。其实都可以用,自己不知道。我就求师父说,“师父,如果没用的就让我删掉,有用的就留下来,”可是怎么删都不知道,手不知怎么就按了右键,真是删到最后只剩一个了,对话框出现:此文件不能删,回收站满(大概)。打开自由门找到明慧网,师父慈悲的坐着,静观世间,我心中既高兴又平静,好象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家。

从此连续几天,天天看到明慧网文章和师父,可几天后,打不开了,一打听,同修说软件早就升级几次了,还能打开就已经是奇迹了。后来技术同修指导怎么自动升级和下载软件,也学了一些有关电脑知识。这时我怕丈夫不理解,没敢打印资料,只是每天上自己“三退”的名单,从而学打字,進而打一些较短文章,后来打同修“三退”名单。稍熟练一点,就打法会文章,写真相信,虽然慢些,但有师父加持,也能很快打出来。后来从安全考虑,我又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安装了我们专用系统。

今年年初,一资料点同修被绑架,邪恶也要绑架她丈夫。我跟同修的丈夫(也是同修)切磋向内找,切磋中男同修很接受。过一段时间,我还想再“帮一帮”他,这期间听说他们以前不好好学法,跌了跟头还不悟,干事心强,完全没想到找自己。这时有一同修跟我说:某某同修被邪恶迫害,摔的不能走路,许多同修都去帮着找“心”,一拨接一拨的,找的同修静不下心学法,其实同修自己已经找到了。我一听这不是点化我来了吗?师父慈悲啊!我该找自己了。被绑架的同修太忙,因为大家都在等靠要,没有尽自己的责任。男同修懂技术,谁有事几乎随叫随到,没有任何怨言,他们没时间静下心学法炼功,很劳累。如果我们都能做,都不等不靠,他们会没时间学法吗?他们还会干事心那么强吗?(当然他们也有执著心)师父不是早就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吗?自己为什么就不迈这一步?还在等靠、求安逸、怕危险,这不是自我保护的私心吗?

想起前些年有一篇明慧网文章,说有一个地方,同修听说邪恶要查谁家有资料点,全村同修都买了电脑,解体了邪恶的迫害。我让同修给买了打印机,开始做资料,分担了资料点同修的一点压力。我小组同修都愿寄真相信,我就写真相信,打印明慧网上的真相信。除供小组用资料外,自己每周做了资料自己发,小册子、周报、地方真相,真相贴。资料点在制止迫害、震慑邪恶中发挥着较大作用,我也修去了怕心、等靠心、安逸心。家人也随之归正了。

修炼刚开始,我丈夫极力反对,我被邪恶抓到看守所、劳教所,他也受了不少罪,理解不了,总是干扰不断。近几年我知道修自己了,我在法中归正,他也被改变了,当我把打印机拿到家时,他没反对,不嫌花钱,还很高兴,好象还很自豪,腾出橱子让我放东西。我做资料时,他做饭、擦地、洗衣,接孩子。一次我打资料,他带外孙出去,把我锁在屋里,回来他告诉孩子“别砸门,我们自己开门,姥姥就知道是家人来了”。有时我去发资料、张贴真相,他也帮我一起去。电脑和打印机也明真相,象两个听话的孩子,和我配合的很好。

走过来一切是那样的自然、平静,是师父一步步领着我才走过来的。只是这朵小花开的太迟了,太小了。我悟到花儿再小也点缀着、丰富着整体,只要在法中就会放出异彩,橙黄紫绿无论什么颜色,只有互相配合的好才使整体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二、不负使命助师行,兑现誓约救众生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的史前大愿,这一段时间是师父留给大法弟子救人、修出无私无我的最高境界、成就大觉者果位的。师父说众生都是为法来的,很多人在历史上都很了不起,很多的王和主都转生到中国来了,救了一个人就等于救了一个宇宙,无量众生。旧势力竭尽全力的毁人,我们是争分夺秒的救人抢人。我们的修炼,我们的圆满都在三件事中。

几年来,我一直不断的写真相信、发真相、面对面讲真相,又参加了手机讲真相。我体会,只要弟子有救人的心,师父就把救人的机会和有缘人送到面前。我有一同事夫妇,他们已经搬到另一个城市,我一直在想他们。一天,学法的路上又想起他们,如果有机会见到他们,一定把真相讲给他们。就在第二天,就在同时同地,一抬头同事夫妇就象变戏法似的出现了,他们说串完亲戚就想来转转,没目标的走走。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互相问了好,就直接讲了真相,他们很痛快就“三退”了。还有很多我想救的,也是不期而遇,都得救了。

我老家较远,由于家人都搬到城里,每逢过节才回一次,而且只是短暂停留,总想回家去讲真相,救救那里的乡亲。今年我干爹去世,因为他没有亲生女儿,按乡里风俗,我就得做女儿应做的事。我干娘象命令似的必须等我干爹咽气前让我赶到,这样我就得住下。这不是师父的安排吗?我带上几十个护身符、一袋真相扇子就去了。女儿不用陪灵,我就借机讲真相,一天一夜我遇到了老同学、新老村干部、我的老师、儿时伙伴、老邻居、亲戚,有机会就讲真相。

我一人也确实讲不过来。晚上天很热,吃过晚饭,来很多人看乐团吹唱的,我就抱着扇子说:乡亲们都挺热吧?我是这村人,给你们拿宝贝来了。有的认出我,说:某某某你发吧,咱村没事。大家争着要,我举着扇子告诉大家:这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经常念着保平安,不要听信前几年中共谎言,大法现在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发完后一对一讲“三退”。第二天有几个人拿着扇子在街上扇,有的追着我要。我给现任村长讲真相,由于时间短没讲透,他没答应退党,但答应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母亲听完真相当时就念大法好,还表示告诉他侄子、现任村支书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这一次有四十四人“三退”。

手机讲真相我做了二年多,发信息,打真相电话,发彩信,这个项目溶入我的日常生活中,出门就打,特别是现在有了智能全自动拨打手机,更方便了。深切体会到众生在觉醒,有的听完还让打过去,有的在电话里就喊“大法好”。有的发短信来询问,有全听完的或愿意听的,我立即发短信劝“三退”。一个北京人,听完真相后,发短信说:“谢谢你,祝你们成功,祝你们队伍不断壮大”。

手机讲真相救人效果很好,有很多人都是听到过真相电话后愿意“三退”。我深深体会到师父的加持,也出现过一些奇迹。有时由于听的多,时间长了忘了抠电池,就自动停机,师父保护弟子安全。一次我看到明慧网有关于“修炼法轮功合法”的真相语音,就下载到手机卡上,结果试打时语音有个别字中断,听不清,我认为这个内容正是向民众普及的,就求师父加持,让它变好。这样想了就一边发正念拿上手机出去了,打了几十个,都非常清楚。有时自己懈怠,师父就让同修点化、鼓励我精進。过年那两天,我的卡用完了,办了一张下月的,中间只好休息,年三十同修长途真相电话打到我手机上,我找到自己的差距,有歇年的思想,立即就办了新卡,打真相电话一天不间断。

师父讲:“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的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认识到发正念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助师正法的必须做的,我每天坚持四个整点发,晚上对本地发,坐车、或到市场、商场发正念,二年来每周有半天到劳教所或看守所、洗脑班近距离发正念,还有全区每周半天发正念。

特别是近距离解体看守所、洗脑班,这一年多每周一次不间断,无论严寒酷暑,风霜雨雪。在此过程中,把基点放在整体配合、解体邪恶、救度众生上,而不仅仅是营救同修。自己心性不断升华,带动了没参加过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成熟起来,也确实抑制了邪恶的迫害,体现了整体的作用。在此过程中修去了怕心,修出了慈悲,我看到参与迫害的人都很可怜,就和一位同修在多名同修正念加持下,去“六一零”找洗脑班校长、六一零副主任劝善。我和他是熟人,他感到很吃惊,说,你们敢到这来找我?同时威胁我们,我们发正念,笑着不动心。当他知道大法弟子确实是为他好时,收敛了邪气,脸上也露出笑容。

三、怀大志、拘小节,一举一念证实法

大法弟子的言行反映着修炼状态,做得好就是证实大法,我们所做的都将给后人留下来。我按师父要求的多学法,每天参加小组学法,晚上自学,并用法归正自己。坚持炼功,改变本体,天天保持好的精神状态,把大法的美好展示给世人,一举一念证实法。

在家做好家务,带好孩子,不懒惰,关心他人,和家人说话尽量保持平和,情绪乐观,用正理教育孩子,用修炼人的行为影响家中常人。养成良好习惯,从不玩牌,不看电视,做事利落不拖拉,能做到的事自己多做,尽量不让女儿女婿操心,从不埋怨别人做的少或做不好。在外边,从不看赌博,不集群闲聊。过去自己有爱说话和开玩笑的习惯,虽不是低俗的,玩笑言语也不在法上。时时不忘大法弟子的身份,少说闲话,站在法上看问题,讲话认真,郑重,语气亲切、善良、平和,为他人着想。我也很注意自身形像,出门走亲访友、上街穿的得体,干净,端庄,头发干净有型,见人面带微笑,展现大法弟子风貌。不便讲真相的时候就发正念,把“大法好”打入他们思想中。这样走到哪里,都受到尊重,被年轻人视为长者,老年人视为朋友。有很多人表示愿意和我在一起,有的人听我说话舒服。我的一位老乡称我“有素质,令人佩服”。

我按师父要求的大法弟子处处做好人,在处理亲戚关系上,保持善良、大度、忍让,对自己和丈夫的亲属一视同仁,多关心,多走动,从不想过去谁对我如何。如我丈夫弟媳,在分家时,误会婆婆暗地向着我们,把分给我的家具拿去用了,房子也长期占着。我不但不生气,还可怜弟媳长期有病,经济上不宽裕,经常去探望。今年弟媳住院,我送一千元钱给她,需吃药三年,我每月给送去三百~五百元。弟媳对谁都说,老嫂辈母,我嫂子就是妈。我让她学大法,给她书和mp3,她娘家妈说:“别人也劝我学,我没上心里去,就冲你这么好,那本书我学,我给霞念书。”(弟媳叫霞,不能自理,老妈来照顾她。)

我婆婆是公公的后老伴,我对婆婆好,婆婆的亲人都知道。夏天,我给婆婆买了衣服送去,从未见过面的老姨婆从远处来了,老姨第一次见到我,就叫出我的名字,她说:“你二姨(我管后婆婆叫二姨)早就告诉我们说你忒好,我知道你炼法轮功,我刚才看你给她买的那一柜子好衣服,你二姨在你们家我放心。”我借此向老姨讲真相,我公公也帮我说:“我儿媳妇都是为咱们好,听她的吧。”这样全家三口都“三退”了。

小区里都是刚搬来几年的新邻居,我热情与他们打招呼,谁有事尽力帮忙。我楼上楼下的楼道经常擦;下雨了把外面的自行车给搬進楼道或苫好;我楼口地下室的灯坏了,自己买来灯座找物业修好,默默交着公用灯电费。有人问为什么这样做,我就说:“我师父叫我做好人。”

四楼大叔是个老村支书,刚搬来时我劝他“三退”他不听。在他有病时,我经常问候,帮他拿东西,帮他搬自行车,提醒他家注意安全,他逢人就说我好,我给他《九评共产党》、给什么真相资料都要了,答应“三退”。他有时也扫一扫楼道。对面屋媳妇娘家妈说:“我看全小区楼道就你们的干净,谁擦的?你们楼道的人真好!”她女儿说:“我们这儿好人多,我婶儿擦的,她信法轮功,是最好的人。”

我们一栋楼的人好多都处熟了,有婚丧大事、生孩子等,我主动参加,结识更多人好讲真相。有病的主动多问候,有时帮他们接送孩子,拿钥匙,处的象亲人一样了,有了年历和神韵光盘就一一送到他们家。有一户平时讲真相不爱听,孩子闹病时我去探望,也没带东西,就告诉她让孩子念大法好,她很感动,当即给全家全“三退”了。那孩子见面就非常亲近的喊“奶奶”。

在外孙学跆拳道的道馆,我帮经理扫雪,收拾鞋架子,帮老年人找座,每次散场我都把板凳搬進屋子。外孙学我样子也搬,后来孩子家长们都学我。有的说:“这个老太太真好,又年轻、身体又好、心态还好。”“她可不是一般人,他们炼法轮功的人都好。”

以上是我修炼的一点体会,有不在法上的请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