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零开始学起 常年编制真相资料

做好当地真相 坚持实修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当我看到《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的通知后,我心里激动万分,我想:这次我一定要投稿。前几次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由于我自己没有足够的重视,再加上每次征稿时,我都在帮其他同修组稿、修改,没能参加前几次的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

随着修炼中逐步修去更多的人心和执著,我越来越重视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后来我参加了一次交流会征稿。由于自己长期在资料点工作,为了安全考虑,很多工作都是默默的和同修配合着,并没有向广大的同修说过我是做什么什么工作的。所以在写稿过程中,很多证实法的工作我无法在文中提及,以至于稿件写来写去,变成了一个证实大法好、净化身心的文章。当然,我的稿件最终没有被选中发表。虽然有一点遗憾,但是我为了安全,感觉就没有其它办法了。这是我当时的境界体现。

但我一直想参加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但苦于不知道怎样写。后来,大法给了我智慧和勇气。所以我这次看到通知后马上开始写稿,修改了几次后投稿明慧,将自己的实修过程用这种形式向广大同修交流,向伟大的师尊汇报。

一直坚修大法师父为我疗伤

从我得法开始,直到现在,我一直被伟大的宇宙大法熔炼着。我知道,作为一个生命来说,能得到大法是多么幸运,是多么的幸福,也是一个生命存在的根本目地和意义。

在邪恶的迫害中,为了证实大法,我失去了很多常人的利益。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悟到,一个修炼者从理性上认识到大法的神圣,对大法的正信所表现出来的坚定,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也害怕过,但从没有对大法、对师父怀疑过。当我被邪恶之徒迫害时,我心中坚信:修大法没错,大法是最正的,师父也是最正的。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在慈祥的看着我,在为我承受。我被迫害受伤后,伤口一直在流水,我坚持学法炼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采用任何常人的治疗手段。一天梦中,我看到慈悲的师尊来到我床前,用手轻轻的抚摸我的伤口处,为我疗伤(写到这,我泪水涟涟,弟子的每一步修炼,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看护。弟子惟有精進,才对的起苦度我们的师尊)。梦醒后,我的伤口迅速恢复,不久后就愈合了。

从“伸手要”到“自己做”

迫害开始后,同修们制作了大量的真相资料。我当时帮同修运送了很多大法真相资料和经文。那时候,很多资料都是大资料点制作的,品种繁多、数量众多。但是,我后来发现,资料中出现的问题越来越多,比如复印不清晰、错页、错字等现象越来越严重。对经文的印制质量也很差,字几乎看不清。当时,同修需要很多的资料,而资料点又因为种种原因,资料越做越差。但同修需要的资料还在不断的增加。看到同修们费劲的看资料和经文,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怎么办呢?我想:如果我能做资料的话,我会把资料做的很好。

就这么一念,慈悲的师父就安排懂技术的同修帮我买机子,教我操作,教我上网。而且神奇的是,每当我需要咨询技术同修时,技术同修就来了。但我们之间没有留任何联系方式,技术同修每次来之前,都没有和我联系,都是直接来。每次我看到技术同修,我第一句话就是:“是师父安排你来帮我了。”

后来,如我所愿,经我制作的大法真相资料和经文源源不断的送到同修手里。因制作用心,字体清晰,裁纸、装订都很精美。看到同修们再也不用为“看字”费劲,我心里很欣慰。

机子出故障先找自己

有一天,机子突然不工作了。我尝试了种种常人的办法都不行,程序重装了,电脑重启了,仍然不起作用。我心想:机子啊,你怎么这时候出问题啊,我还要做资料啊。正在我懊恼之时,一同修提醒我说:“这是干扰,我们发正念吧。”我坐下来,仔细的查找干扰的原因,后来发现我有一颗强烈的干事心,不管做什么事情心里都不静。

回想起有一次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发完正念后,同修严肃的给我指出:“你的手倒了,你知道吗?”我惭愧极了,因为发正念时,我的脑子翻腾的厉害,一会儿想,A同修的文章待会儿还要再修改下;一会儿想,B同修的文章可以发走了;一会儿又想,C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应加到哪篇文章中去……后来发正念结束了,闹钟响了,才使我惊醒:我刚才开小差了。我向同修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与执著。

我认识到,表面上我在考虑证实法的事情,其实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影响了发正念除恶的效果。我想,作为资料点的大法弟子也要实修自己,不能执著于做事,做事不是修呀。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马上改。我盘腿坐好,腰挺直,确保手掌不变形,集中精力,心中默念正法口诀,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一切干扰、迫害大法的一切因素。”当时感觉到强大的能量场,整个身体处在一片能量中,全身发热。发完正念后,同修告诉我,他看到一股青烟从机子后面冒出。我想,那是邪恶的因素被销毁后的表现。我再次打开机子的电源,机子又愉快的工作起来了,一切正常了。

制作当地真相为民众搭起了解真相的桥梁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上发表了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语。在学习了师父评语,又看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原文后,我十分愧疚,心想;为什么我就想不到这一点呢?我认识到自己修炼的差距。我想,我要按照师父说的做,制作当地真相资料,为当地民众了解大法真相,搭起一道桥梁。

当时,当地没有系统的揭露迫害的资料,只有零星的不连贯的一些资料,出了几期就没出了。我想,我要做,就要把这件事做好。

1、师父教我做真相资料

说是说,但怎么做呢?那时,我连基本的OFFICE功能都不熟悉,OFFICE包括哪些部份我都不清楚。但是我凭着坚信师父的这一念,我想一切困难都会克服的。

为了做好资料,我还去买了介绍排版、打字的书。可是由于基础太差,书基本看不懂。怎么办?我想到,只有把电脑打开,自学了。

我打开电脑,新建了一个文档,这点点、那点点,把我能看到的工具栏上的字都点开,看看里面是啥。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学起了WORD,“喔,这个功能还可以这样用”,“喔,这儿还有这个功能”……。看了两天,自学了两天,这时我想,我应该开始做了。

开始的时候真的很难,我想把真相的标题放在那儿,而它就牢牢的守在另一边,挪也挪不动。我想把一张图放在那儿,可是那张图就象在跟我捉迷藏似的,整个版面到处跑。我坐在电脑前,急的满身大汗。我心里向师父求助:“师父,我想做当地真相资料,但是我不会,怎么办啊。”我感叹以前自己错误的把电脑当成外星人文化,电脑知识没学好。

我休息了一会后,再次回到电脑前。我想,我要慢慢学,不能着急。于是,我冷静下来,再打开文档,一一的把工具栏上的字都点开,慢慢琢磨。这些功能我都没有用过。但很神奇的是,当我点开一个功能,我好象就知道怎么用了。我试了一下,真的是这样用!我想,一定是师父在帮助我,在教我用呢。当我需要用什么工具时,因我还不太熟,一下就不知道该点击哪个地方了。这时,手不经意的将鼠标滑到一个地方,并调出了一个工具。我一看,正是我要用的工具。我想,慈悲伟大的师尊一直在帮我呢,谢谢伟大的师尊!

当第一份当地真相资料做好后,我真的不相信那是我——一个完全不懂电脑的人做出来的。我十分感激师父的慈悲指点。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直坚持做了几年的当地真相资料。和明慧建立单线联系后,我就将当地真相发往明慧,请明慧同修帮助发表。值得一提的是,明慧同修每次收到稿件后都认真的修改,不但要修改文章,使其更通畅、准确,还要综合考虑所有文章内容上的搭配,发现我选材内容有所偏颇时,明慧同修就不辞辛劳的帮我将其中的一篇文章替换成另一个内容,还根据新加的内容配上插图,使整个资料涉及面更广,更吸引人。

我每次都要将明慧同修修改后的版本下载下来,当成教材看,和我上传的版本比较,学习明慧是改了哪些地方,琢磨明慧为什么要这样改。有时在编辑某处想表达一个意思,可改来改去,感觉老是没有表达的很透彻。因为时间有限,只有打包发给明慧。明慧同修修改后,我一比较,发现明慧同修真的把那处修改的很贴切。初期,明慧同修还在信箱里教我排版的技巧。在此,我真诚的向明慧同修致敬,感谢明慧同修几年来对我的帮助和鼓励。一路走来,当地真相能在本地更大范围的传递、制作、散发,和明慧同修的辛苦付出真的是离不开啊!

2、当地真相资料是连接当地民众与大法真相的桥梁

我很重视当地真相资料,因为这是当地民众了解真相的直接途径。我从明慧上取材,编辑后制作成真相资料在当地民众中散发,极大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当地真相资料,就象是一座桥梁,将明慧网和当地民众连在了一起,为当地民众打开了一扇了解真相的窗口。

3、在编辑过程中实修

*放下求完美的心

在实际的编辑过程中,为了将文章修改的更好,反复的看同一篇迫害文章,要重复看很多遍,改后再重复看很多遍。为了营救同修制作的专刊资料,需要及时的更新。更新资料的过程就是内容重组的过程,要及时的反应当前的迫害重点。更新资料时,经常是一篇文章看十几遍。

为了最大限度的避免错字、病句,编辑好后,我会请同修检查一遍。我也向明慧同修学习排版,想排的更美观,更吸引人。但不知不觉中,一颗执著心慢慢冒了出来。

有一次,为了资料排版的更美观,我花掉了大量时间来调整版面。因为这事耽误了另一件重要事情的配合。和我配合的同修不客气的指出:“××稿件我早就拷给你了,到现在你还没有改出来。下一步的真相资料怎么做的出来?你怎么那么磨蹭!”我只好给他解释,是因为另一件事耽误了,我想把那件事做的更好。同修对我说:“你应该放下求完美的心。”我赶紧查找自己,发现我真的是在求完美,一篇急需发送的文章,交给我改,可能要改很久。我对自己的排版一直都不满意,一直向往着能排出更精美的资料。但是,我却没有注意整体配合的问题,揭露邪恶的文章错过了及时发送,对邪恶的震慑将大大减弱。我也认识到,我是大法弟子,选材都是明慧文章,不会有大问题。而为了枝节问题,仅仅为了调整版面,而影响了真相的资料制作、散发,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我向同修承认了自己的不足,并在以后的编辑过程中吸取教训,在迫害文章的编辑、发送、更新过程中,在不影响质量的前提下,提高编辑速度,尽可能迅速的将我得到的迫害消息及更新信息发往明慧,同时,修改同修的文章也提速了。

*当好明慧通讯员

“尽快的编辑、回复”说起来简单,可是实际做起来,需要毅力。很多时候,白天刚刚更新完一篇较长的揭露黑窝迫害的文章,晚上又陆续得到甲同修被迫害的消息、乙同修要求修改的文章、丙同修对明慧资料的更新要求等等,即很多很多的真相编辑工作要在同一时间内完成。也就是说,在极短的时间内,起码要编辑三篇以至更多的文章,发往明慧后,还要持续跟踪报道同修被迫害信息。与此同时,还要顾及当地真相资料的选材与制作。有的时候我觉的很累,每当这时,我就想起我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背诵师父的讲法鼓励自己。我经常背诵《洪吟二》中的:“大法徒 重任担在肩 救度众生讲真相 清除毒害法无边 神路不算远”(《洪吟二》<大法徒>)

我知道,我的累算什么?相比起来,我才负责了一个城市部份迫害消息的编辑,无法与明慧同修浩瀚的工作量相比。我看到明慧同修交流时,有一位同修说,本来想把一篇文章编辑完再休息,但由于太疲惫,头一仰就睡着了。我看后十分感动,我感到明慧同修在那么忙的情况下,还细心的修改我们这些大陆编辑们发过去的文章、传单、小册子。我还有什么说的呢?我只能做好,做的更好。在“累”的情况下,需要我冲破人的观念,不断的增强正念,持续不断的、及时的向明慧提供尽量准确的本地消息。

有一天,我收到明慧同修的来信——《明慧通讯员工作须知》。“明慧通讯员?”我是“明慧通讯员”?虽然和明慧同修联系几年了,但收到这封邮件,仍然使我吃惊不小。我问自己,明慧同修称呼我为“明慧通讯员”,我尽到“明慧通讯员”的职责了吗?我仔细的读了几遍对明慧通讯员的要求,更明确了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虽然从常人的表面认识来看,我文化水平不高,编辑能力不能和明慧同修相比,但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在明慧同修的帮助下,在编辑、排版人力资源严重缺乏的时期,我也冲破重重阻碍,编辑了很多文章和真相资料。很多编辑过程中,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师父的加持,赋予了我超越自身的智慧,当我坐在电脑前编辑时,智慧就源源不断的涌现。我也一直在不断的向明慧学习新闻报道的编写,学习资料的排版。明慧同修在文章中提出真相资料的制作要领及排版要领,我都及时把这类文章打印下来,作为教材使用。看的出来,明慧对真相资料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也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内容更贴近新闻报道,排版更美观。

*冲破枯燥整理资料

制作资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选材、编辑、修改、排版等等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做,都是些看起来很枯燥的事。本地很多同修被迫害的资料不齐,需要整理。光是编辑的本身就需要大量的时间,整理资料需要花更多的时间。但为了掌握从明慧得到的第一手资料,我经常是一整天一整天的坐在电脑前,在明慧网页上一一查找同修被迫害的消息,粘贴在文档中,再按照同修被迫害的形式整理成表格。实在忙不过来时,我还找了其他同修帮忙整理。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本市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第一张统计表格终于做出来了,这为后来的当地真相资料的制作提供了方便。由于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是冲破重重阻碍,传到明慧上的,所以揭露黑窝的资料制作好后,我会请协调同修帮忙找到资料中所涉及的当事同修,协助核实资料细节的真实性,真正的为明慧负责。

*积极参与整体营救

有时我正在着手编辑真相传单,为了营救同修,协调的同修找到我说,急需制作揭露某黑窝的真相资料。每当这时,我都默默放下手中的事,积极配合整体营救,马上开始制作同修需要的资料。因为我知道,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只有一念,无条件的配合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只有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发挥的力量才是最大的。

扩大心的容量对同修慈悲宽容

丁同修定制了好几种真相资料,而且要的很多。于是,我和几个同修配合,加紧赶做了出来。等丁同修来时,他却不要了,而且是一张都不要。我当时真的不明白,很生气,心想:这人怎么这样?但我知道我的心态不对了,因为我清晰的记的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中的一段讲法:“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师:是应该叫他们清醒了,使他们的环境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对照大法,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我怎么能去执著同修的不对呢?我冷静下来,细细的查找自己的心。我问自己,为什么我那么生气呢?后来我得出的结果是,我不够善,我慈悲心不够,不能宽容同修。深挖下去,为什么不够善呢?因为我觉的他欺骗了我,伤害了我,其实是妒嫉心在起作用。想到这儿,我的心里豁然开朗,再看同修,也不觉的他烦了。当我放下了人心后,另一同修恰恰需要这些资料,就都拿走了。

在与同修相处时,在遇到矛盾时,我把矛盾都当成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矛盾发生时,我不与同修争执,不管从表面上看,同修对还是不对,我尽量对他善,最大限度的善待他,同时找自己的执著,往往很快就能找到执著和不足。

在实修中,我非常珍视所有提高心性的机会,严格要求自己,一思一念都不敢懈怠。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修炼就是修自己,我牢记师父说的:“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我还悟到,只有百分之百按照师父说的去修,才是真正的修炼。

看明慧文章增强正念

当我第一次用破网软件打开明慧网页,看到明慧主页上师父的照片:《静观世间》时,我眼睛一亮,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静观世间》的照片,心里在对师父说:“师父,我终于可以自己上明慧网了。”我知道,弟子一路走过来,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点化和看护。

后来,为了和明慧同修建立单线联系,我按照资料点手册的介绍,在明慧网上学着建立站内信箱。在建立信箱时,我发现大陆大法弟子明慧信箱的后缀都是zhengnian(“正念”),我非常震撼。我对自己说,我要用正念证实法,正念要强。

才上明慧网就收获颇多,后来看明慧新闻,正念逐渐的越来越强。我认识到看明慧文章可以增加正念,也将明慧文章尽可能的拷贝给其他的同修。有一个老年同修,开始他只是想看明慧新闻,因为很难见一面,我就给他拷贝了几年的明慧新闻。过了一段时间,这位老年同修主动提出要上明慧网,要自己下资料。可见,明慧文章对增强大法弟子的正念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坚持学法受益良多

虽然每天都有很多事等我去完成,但我始终牢记师父的讲法:“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精進要旨》〈拜师〉)我每天把学法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再急的事情也放在学法后去做,从不占用学法时间。

师父的新讲法发表后,我起码要连续学习五、六遍以上,直到对新经文有印象。《转法轮》连续学习一段时间后,集中时间学习师父的其他讲法。但是不管学什么,学法都是排在任何事情的首位。

正是因为我充份重视了学法,做证实法的事始终用大法来衡量,不被周围不正的因素影响,持续稳健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比如,有同修拿来某光盘或某资料说,“内容很好,我要多少张。”在制作别的同修拿来的光盘或资料前,我们(真相小组)都要先检查一遍内容,如果内容符合大法、可以在明慧上查到它的出处、质量好的,我们就制作,尽量满足同修的要求。但如果光盘或资料内容不符合大法,或不是从明慧下载的,或质量差,我们一张也不会制作。

有时,因同修拿来的资料内容不符合大法,我明确的告诉同修:“这个资料我们是不会做的。”然后,给他解释为什么不做的原因。有的同修听到了,不吭声,把资料收起来走了,而有的同修就不满意了:“你们为什么不做?!他们(指他认识的部份同修)都说好!我也觉的好!你们不做,我拿到其它地方做!”说完,不容我再解释,站起身气呼呼的走了。我冷静的看着同修离去的背影,心想:作为资料点大法弟子,我们不是复印机,把关好资料的来源是极其重要的,我们肯定要对拿来的资料進行鉴别。因为我们制作的资料将直接面向广大世人,内容不符合大法会不会误导世人、以至于将世人千万年等待的机缘都毁掉呢?所以我认为,坚持大法原则是必须的,也是对同修、对世人负责。我们不会为同修间的人情迷惑,去做不符合大法的、不是明慧发表的资料。

总之,不管我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我都用大法来衡量。我知道:只有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才算的上是“大法弟子”。几年来,资料点能走的正,重视学法是关键所在。

真相小组是一个整体

我和真相小组的其他同修之间没有间隔,我们一直是一个整体,几年来一起证实法。我们之间有时也有些小矛盾,但我们知道证实法是第一位的,矛盾从没有影响我们整体配合。矛盾发生时,矛盾双方都在找自己。所以,很快,矛盾就烟消云散了。

真相小组的每个成员都用法来对照自己的言行,在证实大法的工作中默契的配合,也是资料点能走正的关键原因之一。

结语

得法十几年,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跟随师尊走到今天。走过的路,种种神奇事例,如果细写,真的可以写成一本书。但由于时间有限,我只能将其中一部份证实法的故事整理出来与同修分享,向伟大的师尊汇报。

写文章的过程就是修炼提高的过程,也是被净化的过程。我通过写这篇交流稿,感到全身又被慈悲的师尊净化了,我对很多问题的认识也更加明朗,我更加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

弟子在此向伟大慈悲的师尊致敬!在此,我也向明慧同修致敬!也谢谢和我配合的真相小组的其他同修们,感谢你们给我的帮助和鼓励!文中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