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勇猛精進 助师正法(5)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在修炼过程中我三次撞汽车,都有不同的悟,因为法中的要求也不同了。第一次撞汽车,我肯定的说没有事,这就过去了。第二次,我被行驶中的大货车撞了,我从车底爬出来,来到驾驶室,是个香港司机,吓傻了,口里喃喃的说:“撞人了!撞人了!”我把他拍醒,说没事,我就是你撞的那个人。他不信,绕着车仔细瞧了一圈,才放下心。第二次被撞,我就去想别人,不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了。第三次,我走在行人路上,被车追着撞了,我急着办事,象没感觉一样,理都没理,忙自己的事去了。(我被汽车撞没事,而在另外空间,我看到师父的法身真真实实的被汽车碾过去了,实质的东西都是师父为我们承受了。)
——本文作者

(接前文)

给检察院人员讲真相

我当时被关在教育队。教育队是最邪的,三年非法劳教我有二年关在教育队。警察看我经常帮同修,很气,就把我调到一大队,她们说一大队是天堂,二大队是鬼门关。劳教所还想非法加长我的劳教期。

我写信给检察院,揭露劳教所的邪恶迫害。我叫大队长送信到检察院,劳教所很怕。我对劳教所说:我又没有罪,把我关在这里,到期也不想放我,还想继续迫害我,说我不“转化”,又不劳动,要加我的劳教期,这样加期不行。我就不能承认。

检察院的人来了,找了我三次,那人也很好。我说:我多冤枉,我就是宣传法轮功,怎么不能宣传了?你说我怎么错了?是错还是对?为何不让我们讲话?哪个地方不能让人讲话?我又没有放炸弹,又没有做坏事,抓了我,还劳教我三年?以前劳教我二年。他比较同情的对我说,以后不要来这个广西。我说我要走。他说:你马上就到期了,为何不早写信?检察院的人还说劳教所:你们怎么这样对法轮功?劳教所看我这样,又把我调回教育队,说还没有教育好。

救助邪悟者

劳教所有一些邪悟者。邪悟者给我讲所谓佛教的东西,看到他们这样我难受,我哭了。她们说,你很有善心,学观音菩萨最好。我说你们记住师父吧,你们得了大法的好处,以前的身体怎么样好了,这样快就忘记了吗!?神全部都撒手了,只有师父一个度人,我看到另外空间观音菩萨都学《转法轮》,真是的,你们怎么去学观音菩萨呢?

那里情形很坏,考验也是很大的,总是过心性关。邪悟者也不好,整天举报我。我就想如何跟她们讲这个道理,让她们悟回来。

有一个比较邪的,是医生。同修没人愿理她,我就跟她打对面干活。有些同修很恨她,说你为什么跟她一起?她整天举报你?我说我不怕,她们报我就让她们报吧,这样她们可以快点出劳教所去,早点明白,这样就好。那个邪悟的医生觉的我人很好,她告诉我一个故事(某禅师收养了一个被人抛弃的婴儿,却被诬是他的私生子),《神韵》晚会也演过,她说我就象那个和尚。我说:你们都举报我吧,不要报别人,报我你们都可以减刑,可以早点出去。结果,她们都举报我,知道我不会怨她们,说其他人会骂她们。

被举报就会有体罚:关禁闭,打、不让睡觉,铐、不让上厕所……,我不怕这些,打我我不痛,拿我无奈何。不让我睡觉,我比她们都精神,看我的人还打瞌睡。不让上厕所。夹控人员要干活到十二点多,很累,有一天晚上我很想上厕所,又不想叫醒那夹控(我上厕一定要她们跟上才行,有两个人夹控我,一边一个),她们很累,不忍心叫她们。我就不管了,我要睡觉,就拉了,整个被子都湿了。但第二天起来,什么都没有,干的,被子连印都没有。我真的谢谢师父,因为我出的善心,故师父帮我。

那里很多老鼠,晚上来咬人的脚。我就清除那里的老鼠,后来我们这个房间没有老鼠了。邪悟者出来后,都悟回来了,那个医生也从新学法了,走回来了。师父慈悲,不记众生的错,只看对大法的态度。

在三界内做判官

在劳教所三年,我不但在这个空间过关,同时在另外空间做很多很多事情。那时,晚上经常元神去另外空间做事,威德非常大。我在三界内做判官,救人、销毁邪恶。师父曾经问过我用什么形象去另外空间正法?我说要小孩形象,如果形象太威严,不好,虽然是做判官,也要考虑别人好不好接受。师父就把我化成一个小孩。

无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救很多的人,有非常巨大的威德。我在劳教所的三年修到了无形的境界。这次修炼,比上两次难小些,没有去求吃苦,没有太多的执着心,比较顺,基本没有来自高层空间的干扰了。

我看到另外空间的都在学《转法轮》,但每个空间的内容都不同。

感师恩

劳教差不多结束的时候,晚上睡觉,我的主意识被师父带上去了。这时我修到了无形,看到另外空间师父法身很多,非常美好。有人圆满是很大很大的事情,高层生命都来了。师父把我的修炼过程放给众神看,众神都很感动,说这个大法弟子真的是悟性非常好,虽然走了些弯路,但没象其他人掉下来、在一个层次徘徊,都是一直修上来。

师父把我变作一朵巨大的莲花,拥在怀里,打手印,舞动着我,感觉很舒服很舒服,都是能量。师父一直落泪,多慈悲。

我这次很稳,很平静,也不望师父了,师父贴着我说,你还要去修。师父落泪,我也落泪,众神都落泪,在我修炼过程中师父为我流下的泪水和我自己的泪水,师父把它们合在一起,化成甘露。这些甘露可以带到我世界里,一撒,甘露洒落处就生出奇异美妙的花,而且,因为含有师父的泪水,在我的世界里可以随时看到师父。

另外空间的神和旧势力都不平,很嫉妒,这是宇宙历史没有过的,更高境界的神也不平——从来没有过一个神的泪水和师父的眼泪合在一起。他们问师父,为何对我这样,这样多好处给我(很多神比我层次更高)。师父说:你们是对我非常敬佩,但你们没有一个象某某大法弟子一样用心对我(人间的语言无法形容),而且某某大法弟子流的眼泪跟我流的眼泪差不多,假如你们有一个象某某那样,我一样给你们这些。这时,没有一个神说话了。

这次是师父告诉我还要修。我说修,师父就落泪了,这样苦我都修炼。我又被打下来,从新修。

再修

这次从头修炼更难了,从来没有感到这么难的。骨头全身都是硬绷绷的,想搬腿都搬不上。我以前打坐都是一夜的打,身体很软的,但这次打坐单盘都盘不上。第一次打坐,脚翘得很高,我想怎么都要打上去,不能这样。腿压下去又翘上来,我才体会以前人家打坐是这样难。我就闭着眼睛咬着牙,“一、二、三”就搬,非要搬上来,这个关不过不行,“叭”,腿就断了。我马上想师父的话(一定要想师父的话,想其它一点都没有用),师父法中讲过申公豹头掉了还可以往回安,我这还只是腿而不是头,算什么?这时师父马上就把我的腿接上,我就可以打坐了,打的平平的。

修得高就要吃更多的苦,业力更压下来很大。悟性也要好,向内找,修心。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例如,我去一个地方,汽车一过,满眼都是沙子,我马上想到不是沙子,是我以前的业力。我洗澡,有时肥皂粘在眼上,我也知道是业力不是肥皂,我都要悟,内找,不能怪汽车,也不能怪沙子。

在修炼过程中我三次撞汽车,都有不同的悟,因为法中的要求也不同了。第一次撞汽车,我肯定的说没有事,这就过去了。第二次,我被行驶中的大货车撞了,我从车底爬出来,来到驾驶室,是个香港司机,吓傻了,口里喃喃的说:“撞人了!撞人了!”我把他拍醒,说没事,我就是你撞的那个人。他不信,绕着车仔细瞧了一圈,才放下心。第二次被撞,我就去想别人,不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了。第三次,我走在行人路上,被车追着撞了,我急着办事,象没感觉一样,理都没理,忙自己的事去了。(我被汽车撞没事,而在另外空间,我看到师父的法身真真实实的被汽车碾过去了,实质的东西都是师父为我们承受了。)

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多年来全面运用在法中修炼出来的神通,助师正法。我的交流就到这里。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全文结束)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