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展现生命的真正意义

在法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我从同修家出来,沿着大街往旅社走。我也不愿打的,因为打的费用比住宿费还要高。有时到达旅社要走好几里地,远的时候要走十来里路。看看时间晚了,我就跑步前進。几年来,我来来去去的,县城里几乎没有一个同修知道我的行踪。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就这样一步步走在县城的大街上。今生今世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与师尊正法同在,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最神圣的,怎会感到苦呢?如果怕吃苦,不能跟随师尊往前走,泡在红尘中,被世间的名利情腐蚀着生命,那才可怕呢。
——本文作者

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值此网上法会,写出自己在助师正法中修炼的一些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学法内修,同化大法

师尊在法中讲道:“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从师尊的讲法中我悟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必须时时刻刻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才是自己在世间存在的根本意义。

这些年,我一直参与资料点的工作和做些协调方面的事情。到了后来,资料点建的多了,我们这个资料点的工作量就相对的减少了,看似没有了前几年那样繁忙,但是法对自己的修炼,却要求的更加严格。

多年来,我始终坚持认真学法,只有学好法,才是自己修炼的保障,才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即使资料点工作最忙的那个阶段,大部份时间,我也能保持静心、入心的学法。每当自己学法达到最佳状态,真是句句入心,感到强大的能量从法中而来,包容着整个身体,哪怕在寒冷的冬天,也觉得身心暖融融的,非常舒服,越学越想学,体会着那种如饥似渴的感受。学法真正入心时,该做什么事情,法就会点给自己。

例如:有一天我在学法时,法中清晰的点给我,需要去某个地方。我赶快去了某地一同修家。同修一见我,高兴的说,正盼你来啦,这里有篇揭露迫害的文章。我拿到文章,把它整理后,马上发给了明慧网。当然还有不少这方面的例子,就不多写了。只要抱着敬师敬法的心,坦诚的学法,就能达到这么好的效果。

但是我也不是每次学法都是如此好的状态,事情多了,人心上来了,也是学不進去的。但是我总是能尽快突破不好的状态。因为我深深的懂得学法不能走形式,如果象完成任务似的,结果什么也学不到,就是欺骗自己。

学法不仅要学好《转法轮》,师尊每发表新的讲法,我都争取多学,并学好。尤其迫害发生后,师尊每次讲法都是指导我们在风雨中如何走好、走正,都是有针对性的,我就尽量把法学透,明白师尊在这个阶段让我们怎样去修、去做,就能把当前的事做好。每隔一段时间,我还要从头到尾把师尊的全部经文、讲法学习一遍,使自己修炼中少出偏差,少走弯路。法学多了,学好了,自己就在不断的同化法,不断的去掉人心执著,就能不折不扣的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紧跟正法形势。

二、真诚、守信,珍惜与同修的缘份

“同修”两个字,绝不是一个表面层次上的简简单单的称呼,特别在大法修炼中,他的内涵太深了。我们同是一个师父,同修一部大法,又能互相配合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担负着师尊赋予的重大使命和责任,这是关系到无量无际众生生死存亡的大事。

我一直非常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严格要求自己,真诚的对待同修,遇事想着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这使我和不少同修之间建立了互相的信任,在助师正法中发挥着很大优势。多年来,我都是抱着诚实、守信的态度,与同修配合去做证实法的事。

一次,当地整体上需要协调一些事。因我当时不在县城住,我和一个同修约好了去县城的时间、地点。见面后由她再去通知其他同修。到了约定的那天下午,我该去见同修了,却下起了大雨。到车站一看,那些通往县城的短途客车都不见了,我只好穿着雨衣,骑自行车去县城了。六十里的路程,坐车半个多钟头就到,可骑自行车却需要两三个小时,而且还下着大雨。其实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可我并没有多想,只是骑着车子快速的往前赶,心想,必须准时到达,不能耽误大家的事。

走了大约二里路,我见后面来了一辆从某地开往县城的长途客车,就随便向司机招了招手,并没抱什么希望。我见司机根本就没在乎我,开车从我身边疾驶而过。我想:下这么大的雨,又是长途车,见我还骑着车子,人家能拉我吗?心里正这么想着,忽见客车在离我半里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还没等我走到跟前,司机已下了车在雨中等我呢。当我到了跟前,他亲切的说:“我一看是你,下这么大雨,能不拉你嘛。如果换个人,我可不拉。”司机忙把我的自行车挂在了后面的车架上,我向他道声谢,就上了车。坐在车上,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暖流来,暗自感叹师尊的巧妙安排和无量慈悲。

我提前到了和同修约定的地点,我想同修家离这里也就是三四里路,一定会准时来的。时间到了,同修没有来。雨虽然不大了,却仍在下着,我就继续耐心的等下去,眼看天要黑了,约定的时间也过去好久了,同修还是没有来。我知道同修不可能来了。也许同修认为下这么大的雨,我不可能来,她才没有来吧。

我心里很坦然,虽然我没有做成要做的事,但对于个人的修炼却感到非常的踏实。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使我更深刻的认识到同修之间真诚、守信的可贵。大家如果都能真诚守信,同修之间就少有间隔和矛盾,就会形成牢不可破的整体,在助师正法中发挥更大的威力。

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从二零零一年,我就承担了当地资料点工作,至今十年有余。在十年的风雨中,我所见证的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德,数不胜数。

承担资料点工作后,有两个最重要的问题,一直在心中考验着我。一个是能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另一个是能不能放下一切、放下生死去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

在信师信法的问题上,我从来没有对师尊的法怀疑过,即使有些讲法自己一时不能理解,我知道是自己没达到那么高的层次,暂时理解不了,等自己提高上来了,自然也就理解了。在这场迫害中,无论压力多大,我在内心中都没有动摇过对大法的正信。就是凭着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的正念,十年风雨中,在师尊无微不至的呵护下,我和同修、资料点,才闯过了一关又一关,一直走到了今天。

能不能放下自己的一切和生死,一开始我心里也不是太稳。只是想,有了什么事,自己就豁出去了,有种硬拼硬干的想法,不能完全站在法上看问题。通过不断的学法修炼,自己也不断的在法中升华着,正念越来越强,各种执著和怕心就越来越弱。在一次次面对邪恶时,自己基本上没有了怕,在师尊的保护和加持下,都能坦然的走过来。师尊讲过:“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但是这不是能有意表现出来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这一步,使你成为了这样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每当遇到重大困难和险恶的环境时,我就在心中问自己:你能不能放下生死?回答:能!经过千锤百炼和大法的造就,我在思想中渐渐的没有了生死的概念,也没有了被迫害的概念,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和一切邪恶。我象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努力的一步步同化着大法,大法也在一步步的造就着我,我把自己完全溶于法中,真的能坦然的放下一切和生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魔高一尺,道高万丈。没有我怕邪恶的道理,而是邪恶在怕我!

有一段时间,当地邪恶以查户口为名,想对大法弟子干坏事。一天,警察敲门时,我不为所动,把它视为假相,长时间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夜里睡觉时,邪恶在梦中向我求饶,求我别再发正念了。我不上邪恶的当,继续发正念彻底清除它们。此后警察再也没来过。因考虑到为法、为资料点负责,我从不敢放松自己的责任,不只是遇到事情了才发正念,平时也特别重视发正念。发正念是师尊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中的一件事,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师尊在法中告诉我们:“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悟到:如果我们掺着人的观念去看待大法,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我们把自己的观念摆在大法之上了,想证实的是人的论理和自己,而不是大法,那么法能显现给我们神迹吗?当我们用修炼人的正念站在神的角度上彻底的去改变常人的观念,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大法的神迹随时随地都可能展现在我们面前,从而使我们越修越坚定。

有时我自己要想见哪个同修或要做成某些看似不易做的事情,就用纯净、真诚的心,请师尊安排,很多时候都是恰到好处。一次,我想见一个同修,就贸然去了另一个同修家,看看我要见的同修是不是在他家。到了他家,我要见的同修正在那里。同修对我说:我昨天刚到,明天准备走,你今天却来了,真巧了。

一次听同修说,我们当地被绑架的几个学员出来了。我就对他说,自己要去见其中一个学员。同修说,这个学员的家人对她看的非常严,不让咱们的人见。我说,就请师父安排吧。也没多想,就去了那个学员家。我必须去见这个学员,一是了解一下他们被迫害的原因,二是准备揭露邪恶。我没有任何顾虑的敲响了她家的大门,出来开门的正是同修本人。她对我说,这段时间家人对她看的很紧,丈夫班都没上,专门在家看着她,这会正睡觉呢。我们就在大门外说了半个小时的话,我了解到了一些基本情况,离开时,她的丈夫还在睡觉哪。

如果我们对信师信法有丝毫的打折扣,或者抱有不纯的目地,心态不正,都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神迹的。

四、以苦为乐

师尊在《精進要旨》〈真修〉中告诉我们:“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我是九八年春天得法的,没有机会见过师尊,但是师尊高大伟岸的形像却时刻在我的心目中。师尊费尽千辛万苦来世间救度我们,替我们承受着历史上所造下的巨大罪业,又给了我们宇宙中无上的荣耀,那么我们在修炼中吃点苦还点业又算什么呢?

十年来,在助师正法中,我风里来雨里去的,有时会感到苦;但一想起师尊的话,马上就是另一番心情。今生今世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与师尊正法同在,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最神圣的,怎会感到苦呢?如果怕吃苦,不能跟随师尊往前走,泡在红尘中,被世间的名利情腐蚀着生命,那才可怕呢。

零八年的一天下午,我去一个地方把资料点用的东西带到我们住的地方。这里离我们住地六、七十里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不坐车,用自行车带过去。我把三个大箱子捆绑在自行车的后架上,两边各一个,上面再摞一个。我开始没想那么多,觉的六、七十里路不算什么。谁知没走几里地,就感到蹬起车子有些吃力。我以为车带没气了,下车一看,前后带的气都满满的。我想,也许驮的东西太重了,才这么难骑?可是车子越来越沉,好象被什么东西拖住似的,累的我两腿又酸又痛。我就这么继续吃力的蹬着车子往前走,大约走了二十多里路,已是精疲力竭。这时,天渐渐黑了下来,前面至少还有三十多里的路程。

今天无论如何也得赶到住处,我是修炼人不是常人,这点苦还不能吃吗?我暗暗给自己鼓劲。但是,骑上车子走不了几十米,双腿就累的撑不住了。就下来歇一会,等腿痛缓一缓,再骑车往前走。就这样走走停停的,我想这得什么时候到地方啊?就改变了方法,骑几十米,腿累的撑不住了,就下来推着车子走。等腿痛缓一缓,就再骑上去。这样又走了一段路,觉的还是太慢,就干脆拼命往前骑吧。我请师尊加持,心中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我心里说,腿是我的,我说了算,不就是痛嘛,痛也得往前骑。我咬着牙硬是往前骑,两腿的酸痛真是很难形容,我在心里背着法,这样一气能骑一公里。实在骑不动了,就下来推着车子走一段。后来,我就把腿痛当成好事,心里一点都不觉的苦,就高兴,就把吃苦当成快乐。如果是邪恶干扰,我就不承认你。这么一想,腿马上就不怎么痛了。离住地还有四、五里路的时候,车子一下轻松起来,象有人推着一样,一气骑到家,而腿也不痛了。我又一次在实践中体会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过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法理。

卸下车上的东西,我把自行车放在一个小屋里,就没再动它。隔天再去骑时,却发现自行车后圈的气门箍没有了,只有孤零零的气门芯,而车带里的气却非常满。这时我才明白,那天一路上是邪恶在给我捣乱。要知道带着几十斤东西,再骑上一个人,自行车后圈的气门箍没有了,这么大的重量压上去,气门芯一下就会被挤出来,车带马上就没气了。如果车带没气,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啊?庆幸的是,我虽然吃了点苦,师尊却为我化解了更大的难。

五、扩大自己的胸怀和容量

我知道自己在一定成度上还达不到那种洪大的宽容,有时会陷在人的思想中衡量别人,不能真正的体谅别人。前些年师尊多次点化过我,我也更深的认识到这方面的不足了,也很想尽快提高上来。平时自己觉的有所進步了,状态还不错,可是一到关键时刻,就象吹起的气球,一放气就又回到了原态。使我非常苦恼,怨自己不争气。我深知作为修炼人必须往更高境界突破,在助师正法期间,要能包容一切人和事,达到那种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才能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

一天我发正念时,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肚子在一个劲的扩大,不一会扩大到能装下一座城市。我知道师尊和大法对自己要求越来越严,越来越高,让自己尽快达到应该达到的标准。这不仅是一个扩大容量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只有达到标准,自己才能够承担起师尊和大法赋予的责任和使命。

一天晚上,我与协调人到一个老年女同修家,商量帮其他同修建资料点的事,商量完了,已是深夜。我准备去住旅社,老年同修却挽留我住在她家里。我见时间太晚了,就住下了。

前些年我来县城和同修们协调一些事情时,通常事情办完了,天也很晚了,就去较远的一家便宜旅社住宿(五元一宿),很少住在同修家。那些年,我就这样来无踪去无影的。而且有段时间,邪恶总想找我,同修们也都知道它们把我视为所谓的重点(我当然不会承认),我凡去哪个同修家都非常谨慎,考虑到同修的修炼环境,不想给他们带来任何麻烦,或造成压力。从另一方面讲,多数都是女同修,我就更不愿住在同修家。

这次我住在这位女同修家,她的年龄几乎和我母亲差不多少,这使我心里也稍微轻松一些。没想到,这位老年同修事后竟对另一位同修说:“你那天咋没把他(指我)弄走,让他住我这里?!”我当时听了这话,心中不由得一阵酸痛。她怎么可以这么说?明明是她让我住下的……。转念又一想,不能抱怨同修,是自己没考虑周全,不该住在她家。师尊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我怎么不替别人着想呢?我在心中暗自叹息,怨自己没做好,没有时刻牢记师尊的教诲。我没有因为这件事对老年同修产生怨气,后来和她碰面,心里象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我感觉自己的容量在扩大。

这以后,每次来县城,我就再也不住同修家了。每当办完事情,我就去那家便宜的旅社住宿。几乎每次去旅社住宿时,天都很晚了,有时是深夜。我从同修家出来,沿着大街往旅社走。我也不愿打的,因为打的费用甚至比我的住宿费还要高。有时到达旅社要走好几里地,远的时候要走十来里路。看看时间晚了,我就跑步前進。几年来,我来来去去的,县城里几乎没有一个同修知道我的行踪。一方面为了安全,一方面也不想增加同修的负担。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就这样一步步走在县城的大街上,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却很少感到过苦。

有一天晚上,夜太深了,我去那家旅社住宿时,旅社已关门了。我敲了一会门,老板也没出来。这地方旅社不多,有那么两三家,也许都关门了,我不愿再打扰人家,就想着:找棵树下将就一夜吧。于是漫不经心的往城外走去,走着走着,见一家旅社大门外站着个人,我一问,是旅社的老板,象专门等我似的。我知道师尊时刻都在自己身边,千般万般的呵护,并时刻用大法指导着我,使我一步步的走好走正。

有多少个夜晚,当自己独自走在大街上,望着浩瀚的宇宙、深邃的天空,也曾生出几多感想:一个立志于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今天存在于天地之间,就得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法徒,为救众生,有勇气冲破重重困难,解体一切邪恶,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闯出自己的路,撑起一片天,为师尊正法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阻力。

在这场迫害中,为了安全问题,很多事情需要保密,需要修口。有的人能理解,有的人就不太理解。我经常告诫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求别人理解自己,只要自己一心为法负责,走好走正,一直走到底,才问心无愧。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道:“不需要任何人证实你,也不需要表现给任何人看,你对的起你的良心的时候师父就会看的见。”

这些年来,在各种困难面前,我一次次的在心中对自己说:自己要是做不好,就会对不起师父。而无论我们付出多少,经历了什么样的困苦,师父可从来都不会亏我们。

五、师尊的鼓励

有一段时间,我需要在甲同修家配合做一些事情,因为同修家的环境非常好,也想让他把环境利用起来做些大法的工作,走出自己的路。甲同修有些顾虑。为了安全我就尽量的晚来早走。天黑了过来,第二天一大早就走。我深知要为同修负责,维护好同修家的环境,不能因自己给同修带来麻烦。

这段时间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做,有两个同修准备建资料点,我得帮着买设备,还要解决技术上的一些问题。有个技术同修遭绑架了,他所负责的那一块我得去操心,我还准备着整理当地邪恶的材料,揭露它们。还有个地方,我得经常去给他们送东西……同修的事当然也都是自己的事,只要同修做的事符合法,自己就得无条件的配合。虽然有些事看上去难度很大,我也不会被困难吓住。我知道有师尊在有法在。

但是这么多的事情摆在面前,一时的还真感到有些千头万绪。偏偏在这个时候,甲同修被假相干扰了,心态有些不稳,让我早晨再早点走。我觉的为难。因为有时从同修家出来得去远地方办事,需要在他家附近等车。如果早了要等一个多小时,这样对我们都不利。为了不给他增加压力,又没法对他说清。我一时感到左右为难,心里也不太舒服。但我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师父让我们善意的理解别人,自己就应该站在同修的角度上看问题,为别人着想。从另一方面讲,对同修应该尽量的体谅和包容。在甲同修这里要做的事情也快结束了,最后的时候不能给他造成压力。我决定再早走,不坐车了,直接骑车子走。

当晚我就做了个梦:我想上楼,在楼外一圈一圈的转,却找不到楼梯。后来到楼内一看,原来楼梯就在里面,我一下就上去了。醒来后我更加明白是自己该提高了,只有向内找,才能升华上来啊。

第二天早晨,四点多,天还很黑,我就离开了同修家,骑车到某地去见其他同修。已是入冬的天气,由于身上穿的单薄,又这么早出来,风一吹,感到有些寒冷。一想,这冷能算什么,我还能怕冷吗?我应该利用各种环境提高上来,不能总让师父为自己额外的操劳。这样一想,身上也不觉冷了,心中反而升腾出一种快乐。我在心里想着师尊的法,无条件的同化法,法就往我的生命中输送着新的血液。虽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但自己修炼路上的前景却是光明的。我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中,感到非常幸福。

我骑着车子大约走了二十里路,天才见亮。这时却突然起了大雾,能见度很低。我在雾中大约又走了二十里路,才接近要去的地方,抬头往前望去,只见霭霭晨雾中,路旁的一个警示牌上露出几个大字:千条大道任你走。蓝底白字,非常醒目。我意识中知道,牌子上有两行字,上面一行好象被雾遮住了,一个字也看不到。我想,是不是师尊在鼓励我?当时也没太在意,反正觉的自己心情非常好。

后来再次路过那里,见牌子上的两行字是:道路连着你我他,安全关系千万家。我更加确信了那天茫茫晨雾中显现的“千条大道任你走”,是师尊的慈悲点化和鼓励。要我就这样好好修下去,走下去,就会畅通无阻。

六、用心去救人 处处显神迹

想到还有那么多众生没被救度,尤其一些偏远地区的农村,大法弟子不太容易走到的地方,我们也不能把这些众生落下。有了时间,我便常去那些地方发放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和神韵光盘。我每次去时,都用正念保持着非常纯正的心态,只是一心救人,其它什么都不想。有时会遇到一些素不相识的人热情的和自己打招呼,让我看到众生渴望被救度的心情。

今年七月份,海外媒体报道了江鬼脑死亡的消息,明慧网也及时编发了有关真相资料,提供给大法弟子去救人。这期间,我就抓住这个机会多发资料,多走村庄。

下面是接连三次去偏远地区发资料出现的神迹,让我深刻体会到,在当前,大法弟子救人的事情是最大的,什么都得让路。

一天下午,我去一个地方发资料,走到半路,本来晴朗的天突然狂风大作,风中夹着雨点,从西南而来,那阵势就是要来一场狂风暴雨。我去发资料救人,怎么遇到这样的天气呢?我知道大法弟子做什么事,师尊都在看着,只要自己心正,师尊就会帮助,什么也干扰不了。人们都在慌慌张张的躲避着风雨,我却骑着车子继续往前走,丝毫不为所动。不一会风停了,大雨虽然没下来,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眼看我的身上被雨淋湿,就向雨神说:你可以淋湿我的衣服,你不能淋湿真相资料。

我要去的地方都是些沙土地,这里的人叫做“沙窝”。遇到旱天时,路上都是沙土,有些路段由于沙土很深,连车子都骑不动,只能推着走,蹚起的沙土飞扬起来还往身上落。这地方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下雨了,又是仲夏,干旱非常严重,路上的沙土一定不会少的。到了那里,雨也停了。看看脚下的路,简直太妙了:刚才这地方的雨似乎下的大一些,路上的沙土一湿,路面变的硬梆梆的,非常好走,也不用担心沙土飞到身上。慈悲的师尊提前安排正神铺好了道路!

时隔不久,我去另一个地方发资料。快到早晨五点时,听到空中雷声隆隆,越来越近。我就想不要下雨,不能耽误我去救人。不一会雷声就不响了。我五点出发时,空中下着零星的小雨,天阴的非常沉,好象要下大雨似的。我心里只想着什么也不要干扰我救人,就骑着车子往前走。不一会,天上的阴云散去了,露出了太阳。我放心的把资料送到一个个村庄。

过一段时间,我又去一个地方散发资料,夜里不停的下着雨。救人的事,不能因下雨改变。第二天一早,当我出发时,仍下着小雨。我就请师父帮助,别让雨再下了。立竿见影,雨立即就停住了。我去了十来个村庄,顺利的把资料发放完毕。这天从早五点到十点,五个小时没有下雨,十点后又下起了雨,一直下到半夜。白天这珍贵的五个小时,不仅使我顺利的发完资料,而且还让众生有足够的时间捡到资料。这其中体现了师尊和大法对众生的无量慈悲。同时也是对大法弟子的鼓励。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师尊多么希望我们能够抓紧救人,多多的救人啊。虽然有时看起来阻力很大,只要我们把心摆正,能坚定的信师信法,一切都会为我们开路,救人就会畅通无阻,展现神迹。

师尊在《精進要旨》〈博大〉中讲道:“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按照师尊的要求和大法的标准去做,法就会不断的给我们显现出神迹来。加强着我们的正念,坚定着我们的信心,促使我们更好的完成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今后一定要更加精進,珍惜大法之缘,珍惜所剩不多的时间,珍惜已走过的路,珍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伟大称号!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