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六一零”近三个多月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六一零”近三个多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概况,据局部统计:今年7月17日到11月11日的110天,已至少绑架177人、冤判9人、致死2人,加上之前已绑架关监、洗脑、判刑的404人,迫害致死的5人,四川今年前10个月,绑架关监、洗脑、冤判等受迫害人数至少581人,迫害致死7人。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一、各地迫害情况介绍

成都49人被绑架到洗脑班,王明蓉被迫害致死,大多数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其余被绑架到成都各区县洗脑班。加上之前的110人,成都今年至少已绑架159人。

成都:绑架洗脑49人,刘素芳、何友明、余勤芳、王义、唐文武、康淑兰、潘庭英、王明勋、陈国珍、兰其迪、李文玉、徐登全、于倍英、黄姨、黄强、杨明福、杨云霓、曹晋凤、陆友秀、黄桂芳、冯素清、郑玉华、蒋太珍、席桂莲、任祖琼、杨先富、罗兵夫妇、高春秀、付佑云、王淑琼、吴惠、范兴明、熊家玉、徐正容、尤义伟、赵春蓉、杨靓、任祖琼、赵云强、张义祥、晏丽君、岳术君、马琼芳、郑维刚、刘顺国、易成凤、黄云芳、王明蓉(被迫害致死)

乐山:绑架关监或洗脑6人,一名法轮功学员,余发全、钟俊芳、陈保琼、王文清、李仁清,之前已绑架28人。

达州市:绑架洗脑5人,赵本勇、李小兵、李蕾、沙洪、王其宣,被非法逮捕的有沙洪、李蕾,之前已绑架19人。

广元:绑架2人,王林、闫宗芳,之前已绑架10人。

内江:绑架2人,何丽被绑架到洗脑班,伍正芳被冤判三年。关在养马河监狱。之前已绑架5人。

泸州:绑架洗脑15人,张光先、张义林,何世方、刘隆惠、陈勇,徐玉楷、刘代群、甘宗文、王怀明、左胜文、贺世芳、唐天敏、王桂珍、黎忠明、杨太珍等,之前已绑架7人。

宜宾:绑架洗脑17人,邓金兰、金素芳、杨旭、吴洪岭、郭素荣、陈玉琼、刘梦群、龙树香、张正明、陈星吟、张新健、何晓华、李阳芬、高朝君、刘明霞、杜小双、黄华遭三年冤狱又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前已绑架15人。

自贡的荣县:绑架洗脑5人,朱荣贵(男)、邹智平夫妻、胡泽强(男)、邱碧玉,之前已绑架5人。

南充:绑架洗脑5人、迫害死1人,周昌华、刘华祥、宋素清、杨小雪,一位不知姓名、退休女教师罗值遭迫害含冤离世,之前已绑架23人。

雅安市:绑架1人,陈弟文,之前已绑架4人。

眉山:绑架洗脑、冤判4人,石华芬、王玉如、徐建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四川绵阳劳教所、毛姓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枉法批捕。之前已绑架10人。

资阳:绑架洗脑15人,肖惠清、谢冬云、周全良、王永成、刁其乐、李华彬、周茂、方诗明、余玉良、刘家成、黎雨、胡林英、陈世建、杨渝生、吴吉富、杨林菊,之前已绑架14人。

遂宁市:绑架关监、洗脑10人,彭香莲、蒲远玲、王群、罗尤富、陈仕和、吕中正、陈益兰、卢洪友、何先约、刘金蓉,之前已绑架15人。

广安:绑架洗脑14人,胡修春、刘学淑、徐小兰、陈兵、李正海、梅仑先、王贤辉、包明全、李明谦、黄芝辉(女,76岁)和蔡正芳(女,73岁)、胡修春、白树英,之前已绑架5人。

绵阳市:绑架洗脑12人,张正芳、陈家柱、王彦才、万却却、罗厚甫、老魏的妻子、张志英、李福琼、郭全珍、吴启慧、仁凤云、陈秀英,之前已绑架41人。

德阳市:绑架洗脑7人,冤判6人,谭金会、胥执春、万茂容、秦正秀、李淑容、曹桂英、余大香冤判4年、颜发英冤判三年、刘平冤判四年、叶启兵冤判三年、邱菊员、邱玉琼冤判几年后监外执行,之前已绑架47人。

攀枝花市:绑架2人,何富明、赵铁梅,之前已绑架39人。

凉山州:绑架洗脑1人,周廷秀,之前已绑架7人。

巴中平昌县:绑架洗脑2人,秦晓林、吴伯成 ,之前已绑架2人。

不明地区:3人,贺春芳、汤卫宣、何殿松

二、两人被迫害致死

(一)成都市康复医院护士长王明蓉女士被迫害致死

王明蓉,女,五十三岁,家住成都金牛区茶店子蜀跃路六号普罗旺斯小区,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属警察编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非法开除;任派出所所长的丈夫也因此无法往分局升迁,被调往金牛区保安公司。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左右,成都市金牛区金泉街道办、金泉派出所及“六一零”恶人将王明蓉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不到十天就把她迫害致死。

据知情人士透露,王明蓉生前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洗脑班恶徒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殴打,遗体遍身鳞伤。公安局却对其丈夫称,是为阻止王明蓉炼功和喊口号而将她捂死的,并以工作等相关利益威胁其丈夫不得追究,更不能让法轮功借此要说法。

在王明蓉遗体被迅速火化后,公安局要求她丈夫及女儿立即离开成都回老家去,避免与人接触。据悉,王明蓉的丈夫和女儿,因失去至亲且无法为之讨回公道,内心的痛苦无以名状。

而新津洗脑班这个凶案发生地,在王明蓉家属被告知王明蓉死亡的第二天,立即遣散了所有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和其“包夹”帮教人员,企图进一步掩盖杀人罪证。

新津洗脑班恶行昭彰,之前曾对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和精神的疯狂迫害,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

(二) 南充退休女教师罗值遭迫害含冤离世

罗值老人,七十三岁,中专文化,系南充阆中市阆师附属小学退休教师。罗值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一身疾病全无,身心健康,精力充沛。罗值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先后六次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殴打和罚款,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含冤离世。

罗值因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被当地邪党列为重点迫害对象。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罗值老师被绑架到南充市高坪区的西山洗脑班,“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人员曾强令所在学校派杜某与朱清莲二人(退休教师)先后到该洗脑班做所谓的“陪教”,强迫他们参与迫害法轮功,给二人的主要任务是二十四小时随身包夹、看管、监控、限制罗值人身自由,采用各种手段“转化”罗值对真善忍的信仰,逼迫罗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强迫她抄写诽谤、谩骂法轮大法的文章、书籍,如不接受所谓“转化”就以劳教相威逼。

当时罗值家中还有七十多岁患脑萎缩晚期、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无人照料,状况凄惨。她老伴与子女多次找到公安局要求放人,直到七月二十日,在国保再次逼迫她女儿交五千元现金后才将罗值放回。放人时,所谓的“陪教”朱清莲花钱盗用罗值之名定做一面锦旗给洗脑班“歌功”,企图掩盖邪党罪恶的洗脑班迫害,迷惑下一拨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二零零三年拨巨款在南充市顺庆区西山风景区洋人湾里面,秘密建立了全封闭式的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黑窝,对外谎称“南充法制教育基地”。这个洗脑黑窝披着“法制教育”的外衣,实质是一个违法犯罪机构。仅以阆中市为例:几年来,先后被绑架到南充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杨顺本、冯平、任玉清、张琴、冉媛德、胡文琼、罗值、刘兴玉、潘月珍、庄惠群、武东苏、李洪英等十二人,其中潘月珍在洗脑班被迫害致突发严重心脏病两次送南充市医院抢救,生命垂危;胡文琼双目被迫害致几乎失明后,因不接受“转化”继续遭到一年强制劳教的迫害。这些学员回家后曾多次遭到国保恶警和居委会恶人的上门骚扰,长期遭受社区与所在单位、派出所恶人的非法跟踪、监控。

十一年来,老人先后六次被中共恶警劫持,非法拘留,关押殴打和罚款,最高一次罚金高达二万;先后二次被绑架到阆中和南充西山洗脑班迫害,在南充西山洗脑班遭强制洗脑三个半月致使肾衰竭。老人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含冤离世。

三、四川各地六一零、国保行恶案例

(一)丈夫、女儿、儿媳均被迫害致死后,白发老太婆余勤芳又被劫持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成都法轮功学员余勤芳在成都龙泉十陵镇被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十陵上街37号十陵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被送入新津洗脑班,第二天又转到龙泉洗脑班非法关押。

余勤芳是原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的夫人,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余勤芳和谢德清被成都市成勘院与府南街道办、六一零办公室、石人南路社区、府南派出所蓄谋联合绑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长刘川等人暴力殴打,致伤,随即送新津洗脑班关押,二十多天后谢德清被迫害致死。

本来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却无端遭受中共邪党迫害,谢德清和他的女儿谢卫琼、以及大儿媳均被迫害致死。余勤芳被绑架后目前家中剩下两个幼小的孙女需人照看。

谢德清被迫害致死事实请见:《谢德清被“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害死(图)》

(二)成都白发古稀老人周素琼被迫害昏迷

成都金堂三中园区法轮功学员周素琼,七十三岁,在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半左右接到通知,要分安置房需要身份证要去照相,去了后一直无音信。

二十九日晚上公安车把周素琼送回家,当时周素琼处于昏迷不醒,老实的儿子喊母亲,警察制止儿子,说:让她睡。警察走后,周素琼一直昏迷不醒,儿子把母亲送去医院检查,脑中有瘀血,背上青紫,胸口贴有胶布。

现在周素琼头部做了手术,仍处于昏迷状态。周素琼在失踪期间发生了什么,请知情人提供线索。

(三)四川航天管理局职工古稀老人夫妇遭受再遭迫害

四川航天管理局职工唐文武(男,70岁)、康淑兰(女,65岁)夫妇,二位老人多年来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了多次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夫妻俩被绑架到成都武侯区金花洗脑班,各被罚款一万多元,从每月工资中扣,实际扣除多少不知道。所有扣的钱都不开收据。

二零零一年,唐文武老人因出去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刑拘一个多月,出来后被工作单位、人民派出所、盐市口办事处三家单位实施软禁,夫妻被同时软禁,长达五年之久。软禁期间扣发养老金及其它福利。软禁期间不给涨工资,不准出单位,门口有七八人看守,买菜有单位派专人负责买,不准儿女回家看望。唐文武被送到锦江区办的洗脑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住院期间单位领导还到医院叫医生给唐文武打毒针,被医生拒绝。

单位负责人:李道林,袁宗强,胡明东,黄素珍,蒋剑双
成都市锦江区盐市口街道办事处,张姓人员

(四)成都郫县恶人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近期,在短短的几个月内,郫县政法委、610办、各镇综治办和派出所先后绑架郫县辖区内的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如郫筒镇的黄桂芳、冯素清、郑玉华、蒋太珍、席桂莲等;唐昌镇的任祖琼、蒋开贵、杨先富;花园镇的罗兵夫妇;犀浦镇的陈正碧、交医的邓医生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红光镇的高春秀、付佑云、王淑琼,尤义伟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德源镇的吴惠、范兴明、熊家玉、徐正容等到郫县洗脑班迫害。

(五)乐山国保抢法轮功学员的巨款,六一零用小钱收买良知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晚十时左右,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外国语学校门外,法轮功学员钟俊芳开的一家服装门市,被突然来的一群警察和若干辆警车包围,警察强行绑架了六名正在读书的法轮功学员,抢走了钟俊芳私人卖房款十几万元现金、代他人保管的现金三千元、做服装生意的周转资金及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私人物品,当时警察非法对门市查抄时,钟俊芳的弟弟、侄女都在场,钟俊芳想把存折交给其侄女时,被周文华一把抢走;余发全被抄家,警察抢走了个人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私人财物,非法关押在犍为看守所。钟俊芳绝食抗议迫害,一个多星期后送医院抢救。

乐山国保今年在市中区罗汉乡和水口乡(是否只有这两个乡现在了解的还不是很准确)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每个法轮功学员去一天,恶人就发五十元钱给家人。而家人出于对邪党的惧怕,为了保全家庭和儿女的前程,且又被邪恶欺骗说只是做所谓的签字就回来,只得配合邪恶逼迫法轮功学员去。

乐山龚德祥,女,63岁,五通竹根滩法轮功学员,家住五通桥竹根滩佑君街。二零零八年在发送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非法关押在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劳教三年半。自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后再无任何音讯,家属多次联系不上。

(六)内江伍正芳被连续绑架,被非法判刑 九旬老母含悲离世

伍正芳,内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四月被内江国保绑架到内江谢家坝洗脑班,非法关押几个月。出来不久,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后,一直没有消息。现得知,伍正芳已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

在伍正芳被绑架期间,由她照顾的瘫痪几年的九十岁老母亲含悲离世。

(七)泸州纳溪洗脑班迫害老年人

四川泸州纳溪卫生陶瓷厂招待所,又名建陶山庄,是中共泸州市“六一零”私设的监狱,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绑架来拘禁其中,实施暴力洗脑迫害。从今年七月起,已知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贺世芳、唐天敏、王桂珍、黎忠明被中共“六一零”、派出所、社区等犯罪份子秘密绑架,非法关押在黑窝内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

在洗脑班遭受迫害的唐天敏五十多岁,其他三位皆是六十以上高龄的老人,贺世芳七十多岁。

(八)泸州杨太珍遭迫害经历

杨太珍,现年五十六岁,泸州市纳溪区安富镇居民。被多次绑架、关监、洗脑、罚巨款、两次被国保、六一零非法劳教,受尽折磨、酷刑。

杨太珍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在赶集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期间遭恶警暴力折磨,被捆绑、灌食、注射不明药物;杨太珍坚持对所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包括迫害她的警察、看守所、狱医、围观民众等。杨太珍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纳溪棉花坡镇派出所恶警再次绑架杨太珍,非法关押一天半,她又被铐上手铐、又遭受一番强迫体检、照相的野蛮折磨。

杨太珍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再次进京上访讨说法,再次被纳溪邪党之徒绑架,并非法劳教两年。

杨太珍被非法劳教迫害,落入魔窟遭受到非人的折磨。杨太珍的家阴云笼罩,一片悲哀。更让人悲伤的是,二零零一年二月,这些邪党徒要杨太珍家交出一笔巨大的现金罚款。他们威胁说:如果不把钱拿来就拍卖房子!

这笔罚款是26718.20人民币现金。杨的丈夫交了钱没得到收据,得到的是一张打印单《安富街道办事处涉及法轮功人员开支情况表(杨太珍)》,上面列出:1、上次王小萍进北京费用5600元;2、王小萍去重庆费用2836.20元;3、周祯儒去成都费用1320元;4、袁丽华进北京费用5080元;5、赵大强进北京费用7092元;6、粮油宾馆法轮功学习班3900元(杨太珍在洗脑班8天时间吃饭自己付了钱的,这3900元是被勒索的);7、纪委检查涉及法轮功开支890元;8、合计:26718.20元。

二零零三年三月,杨太珍从劳教所回家后,受到纳溪区“六一零”、国保大队、社区居委会与管段民警更加严厉的管治,这些邪党徒经常给她丈夫打电话或叫去谈话施压,要他对妻子严加看管。这些中共邪党徒不仅破坏家庭,毁灭人伦与亲情,也极其严重的破坏了社会。他们还无耻的恐吓:对他们的所有违法犯罪恶行一概不准对外讲,更不能上诉,勒索去的几万元钱不准对外声张,否则就抓去坐牢。

(九)宜宾六一零、国保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今年6月初,宜宾市邪恶的610成员在菜坝宜飞老年公寓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来自九市一区的13名法轮功学员后,8月下旬又非法抓捕了11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的洗脑迫害;10月25日,在三江厂蹲坑,利用法轮功学员早上出门之机,在住家附近,绑架了宜宾三江厂法轮功学员邓金兰、金素芳、杨旭等到宜飞老年公寓洗脑班进行迫害。

(十)宜宾黄华遭三年冤狱 又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宜宾市法轮功学员黄华被绑架,几个月后,被中共南溪县法院诬判三年。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黄华从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出来,八月二十二日,又被宜宾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南溪县“六一零”绑架到宜宾市飞机场菜坝老年公寓洗脑班迫害至今。黄华的家人正在向洗脑班要人。

黄华,男,四十岁左右,四川宜宾市南溪县原国营红光厂(原565厂)职工,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按照法轮大法中的真、善、忍要求自己。无论在生活或工作中,凡是认识他的人都讲:此人踏实,脾气好,性格内向。曾经多次被评为厂里的先进,并且获奖,口碑极好。

黄华还曾先后被拘留十五天,看守所被关押四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劳教一年,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

四川南溪县610主任张涛13990930606
宜宾市政法委书记杜志平0831-2336712

(十一)宜宾刘明霞被绑架到洗脑班后下落不明

刘明霞,女,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人。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被江安“六一零”及公安恶警绑架,后被秘密劫持到长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并秘密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刘明霞非法刑期满,刚出狱又被宜宾市“六一零”恶徒劫持到宜宾飞机场老年公寓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刘明霞遭暴力折磨,被迫害得站立不住,全身直哆嗦,紧闭双眼。

邪恶洗脑班要结束时,恶警又强迫刘明霞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并且要她必须写明:由于炼法轮功导致家破人亡(其实是她丈夫陈某逼她离婚的,这次遭迫害也是陈某构陷的)。刘明霞拒绝写。自此失去音讯,至今下落不明。

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头目:谢主任、张主任、陈科长、肖处长;包夹:陈立梅;村干部:何开富、吴新友、陈世琼。

(十二)眉山仁寿县恶党法院欲枉法冤判修善的古稀老人

今年夏天7月左右,眉山市仁寿县毛姓老年法轮功学员(70多岁)在给当地百姓讲真相,被恶人告发,遭到当地恶警的绑架,现在当地恶警,检察院,法院准备起诉修善的古稀老人。

(十三)原雅安市情报所所长陈弟文讲真相遭绑架

原雅安市情报所所长、法轮功学员陈弟文(男,六十多岁),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赶庙会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雅安市多营看守所。

陈弟文是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他之所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时期决定修炼法轮功,起因于他的一个要好的朋友。这位朋友家住广州,瘫痪三年在床,所以陈弟文出差到广州,都要去看望这位瘫痪的好友。让他感到吃惊的是,一次到了广州跟这位朋友打电话说要去看他时,朋友说今天请您吃饭,陈弟文说,那我只有背你下楼,朋友说:不用了,我自己走下楼。陈弟文满心疑惑:朋友家住六楼,再说他已瘫在床上三年了,怎么能自己走下楼呢?心里很纳闷的赶往他家一看,惊呆了,朋友已不再瘫痪了。

据悉,陈的这位朋友是邪党中央政法委顾问,瘫痪期间,一位朋有去看望他,走时送给他一本《转法轮》叫他好好看一看。他说我现在都这样了,我还看什么书喔?这位朋友说:这本书最适合您看了,然后把书放在他枕头边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他心头不舒服、怎么也睡不着,才想起朋友送给他的书。看了一段时间他感到全身关节痛,因为瘫痪期间腿是没有知觉的,怎么会关节痛,心想一定是这本书起了作用?就赶紧叫保姆扶他起床。

保姆说您怎么起得了床?您是不是睡糊涂了?他说:不,您把我扶起来我要下床。保姆没办法只好扶他起来,把脚给他抬到床边,然后扶着他扒着墙壁走了三圈。他叫保姆放开他,他“叭”一下摔在地上,痛的他全身冒汗,过了一会儿、叫保姆把他扶起来躺在床上。就这样他每天坚持看《转法轮》这本书,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

陈弟文回来后,出于好奇心,也想了解一下这本书中的奥妙,就找了一本《转法轮》来看,这本书中的法理把他折服了,使他思想发生了改变。这本书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道德回升,是一本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好书呀。从此、他走入法轮大法中修炼。他不贪、不占、处处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

陈弟文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曾经被非法劳教一年。

(十三)资阳市雁江区国保黄光武、二娥湖洗脑班肖惠等坏人还在疯狂迫害好人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资阳市雁江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黄光武,带着手下董德、女国保杨某等多人,秘密绑架了雁江区医药公司退休职工杨林菊。同一天还绑架了西门加油站负责人杨渝生、火车站退休职工吴吉富夫妇,并非法抄了省劳模、和平路七十多岁的退休幼儿教师卓玉均的家,逼供折磨卓玉均几小时,导致卓病重住院。吴吉富的妻子重病在身,仍然被恶警黄光武强行绑架,后来看吴吉富的妻子实在病重才放出来。

雁江区还有多少人被秘密绑架,现在还不知道,只有法轮功学员偶尔碰到被绑架者的家人,才断续知道一例例被绑架案例。杨林菊已被雁江区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一个多月,一直无人知道被绑架消息、绑架后被迫害信息。最近,二娥湖洗脑班肖惠等坏人已放出风来,说杨林菊精神极不正常,为她对杨林菊注射、投放破坏中枢神经、内脏毒药毒杀杨林菊先找好借口,以掩盖恶行,逃避罪责。

十多年以来,杨林菊一直在雁江区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罪恶滔天。)、居委的迫害中,几经生死。

(十四)资阳市简阳古稀老人被绑架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上午十点钟,简阳市国保和草池镇政府综治办和“六一零办公室”等多人闯入草池镇原政府秘书周全良家,强行抄家,后来这群人直接把周全良绑架到资阳市雁江区迎接镇臭名昭著的二娥湖“法制教育中心”迫害。

周全良,七十多岁,四川省简阳市草池镇人。周全良见到老伴胡桂芳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不久,原本患有多种不治之症的身体,不药而愈,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对人仁慈,处事和睦亲切。为此,周全良老人也跟着修炼,信仰“真善忍”,全家得福报。

二零零三年,其老伴胡桂芳坚信大法,被资阳法院冤判五年,送往四川省简阳市养马镇四川女子监狱迫害。在关押期间,她被恶人强打毒针,造成慢性中毒,后回家不久含冤去世。从此,周全良老人孤独地生活。就是对这样的老人,简阳邪恶也不放过,将老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简阳市“610”办公室主任 :唐宪国 13320685898;主任:杨宗揩 13982923297
简阳市国保大队,大队长:鄢宜权(音毅)13980382856(家)电话27263848、副大队长:范增学 13158497052、教导员:鄢利邦 13708266888

(十五)遂宁古稀老人罗尤富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已近一个月

遂宁市蓬溪县金桥乡二村五社法轮功学员罗尤富,男,七十岁左右;于2011年9月18日被金桥乡刘乡长、大队主任谢文平、遂宁洗脑班的恶人绑架到遂宁洗脑班,迫害到今。

(十六)遂宁吕中正一家受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早上,吕中正到遂宁实验中学上班。刚到学校就被遂宁市国保、公安 、北乡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他们并抢走了吕中正身上的钥匙,十多个警察直赴吕中正家。吕中正的妻子刘金蓉 、儿子吕无忧正在家中。

警察抢走了家中的两台电脑、打印机一台和一些真相资料物品,并将刘金蓉绑架到遂宁拘留所洗脑班,留下吕无忧一人在家,生活困难。直到现在邪恶之徒也不准家人会见 。

北固乡派出所警察刘总:手机 13002830038
遂宁市公安局郑支队队长:手机 13909068180

(十七)广安市邪党610妄图枉法冤判古稀老人

广安市邪党610(改名防邪办)、国保妄图枉法冤判古稀老人黄芝辉(女,76岁)和蔡正芳(女,73岁)被非法关押在广安市看守所,国保、610等预谋对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判刑,据悉将相关材料报检察院被退回后还不死心,又呈报第二次,还在继续迫害。

(十八)绵阳市涪城区国保逼迫古稀白发老人流离失所

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长申晓明、副队长邹泽等伙同花园派出所洪某某、花园村治安主任杨国清、花园二队队长姜云川,威逼张正芳的家人把张正芳老人送洗脑班,七十来岁的张正芳老人只好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在外。

(十九)绵阳古稀白发老人陈秀英被绑架到洗脑班

2011年11月2日上午9点过,四川绵阳科创园社区五队法轮功学员陈秀英老人(女,现年74岁),在家里被社区主任伙同科创园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吴家洗脑班迫害。

此次参与迫害责任人:科创园派出所恶警,社区主任张志平,帮教有本社区的妇女主任李季琼,还有一个女的叫党翠兰,洗脑班给她两人开工资,每人每天100元。

(二十)广汉市七十一岁退休教师再遭非法判刑

四川省广汉市法轮功学员余大香,是广汉一七四厂的退休教师,现年七十一岁。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被四川省广汉市中共法院非法诬判四年(监外执行)。

余大香老人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四年五月因被广汉市邪党法院诬判半年。二零一零年八月讲真相,被不明大法真相的三轮车夫诬告,后被绑架,被广汉市法院“取保候审”一年迫害。

(二十一)四川德阳市罗江县刘平四年、叶启兵等被非法判刑

四川德阳市罗江县邪党法院非法冤判刘平四年、叶启兵三年、邱菊员、邱玉琼监外执行。

(二十二)李金汝被非法拘捕

达州市法轮功学员李金汝(原名李蕾),女,40多岁,达县毛巾床单厂下岗职工,因她坚定真、善、忍信仰做好人,曾多次被通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迫害(身体迫害、精神迫害、经济迫害)。今年7月12日又被达州市六一零及公安恶警强行绑架、抄家,刑拘在市公安局看守所一个多月;7月19日又被市公安恶警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设施罪”的借口拘捕,面临被非法判刑。

李金汝前两月在医院里守护患了重病(医院发了病危通知)的丈夫,现在她丈夫双眼仍看不清;接着又在医院里守护她生病住院上了年纪的婆婆;不幸的是她上了年纪的公公又急又气又生病住院了。

四、编后语

各地国保绑架人时,借口都是:这次是省上通知,我们才抓的人。四川省经济正在破产,四川省乡村还有数百万极贫极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老弱妇幼,可是四川省六一零、政法却每次几百万、几百万的拨巨款(老百姓的血汗钱)给全省近40个洗脑班残害善良。疯狂绑架洗脑法轮功学员,大多数是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对白发苍苍的修心向善的老人用各种招术凶残蹂躏。这岂止是践踏人权?这岂止是祸国殃民?这岂止是被人类唾弃的异族败类马列的传人对炎黄子孙进行的比亡国奴更残酷的蹂躏?这是西来邪灵对找回传统文明的中华儿女的惨绝人寰的强制癌变、魔变,直至虐杀啊!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工具”,其实是残酷蹂躏同胞、血腥屠杀善良、除良护暴的特权暴政利益团伙的专门凶器。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出来后,被重点曝光过的邪恶地区消停了一段时间,可是省邪恶不断给他们打气、壮胆,特别是挟持未重点曝光邪恶的地区:泸州、宜宾、资阳、绵阳、广安等六一零、国保行恶,四川各地邪恶就又开始猖獗。

政法委书记欧泽高、省政法委秘书长、原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兼省公安厅“610办公室”主任李克力、省“610”办公室主任(现改名“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贾月成、副主任毛某某、江朝林、省委“610”办政研处处长黄硕、省政府“610”办公室鄢正刚、邢卢生、(江朝林、黄硕、鄢正刚、邢卢生不知有无变更。)国保、公安头子孙继昌、曾省权等四川省黑恶势力团伙,以匪治民,在被共产党引向的反人类的歧路上越走越远。不但不迷途知返,还用利诱加强制命令,裹挟整个四川省各地政法、六一零、国保等手下垂死挣扎、疯狂行恶,妄图把所有误入邪党歧途的“无产阶级专政工具”强拉在不归路上,与中共陪葬。这个黑恶势力团伙,是四川省巨难的制造者和直接责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