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看到差距到走出自己的路

在揭露迫害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在参加这个小组学法前,我一直觉得自己还算精進(其实是一种自以为是的表现),也建了家庭资料点,做各种形式的真相资料,也在协调一些事情。可是在参与到这个小组后,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差距,突然变得很茫然,不知自己该怎样做了。通过几年来的配合,我开始走出自己的路。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三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同修问我是否在揭露迫害、曝光邪恶这方面有愿望,当时我只是简单的理解为写写文章,觉得自己还很有思路,于是就参加了这个项目组。

在参加这个小组学法前,我一直觉得自己还算精進(其实是一种自以为是的表现),也建了家庭资料点,做各种形式的真相资料,也在协调一些事情。可是在参与到这个小组后,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差距,突然变得很茫然,不知自己该怎样做了。通过几年来的配合,我开始走出自己的路。下面是我在项目组修炼过程中的几点体悟:

一、找到自己应该配合的位置

我们这个小组涉及的范围比较广,可能要沟通协调给被迫害同修家属讲真相,也可能要与同修进行大小范围的交流,同时还要写文章做及时性报道等等。我的一直按部就班、有序的生活被打乱。我不知道我在这个小组中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最关键的是,我发现自己的心性很差,根本没有同修那种责任和使命感,个人修炼这还不会实修,不会真正向内找,达不到法所要求的状态。

看到我的状态,同修们给予的是更多的鼓励和包容。大家决定让我试着先编辑及时性的揭露迫害不干胶和写点文章。即使这样,我感到压力也相当的大,做胶贴我会写文字,但不懂技术,还得找个懂技术的同修合作,两人共同完成。写出来的文字,用同修的话是党文化太多,表现自我感受的部份太多。

这时,我想到自己要想真正的负起责任来,就必须从自身的修炼上有所突破,我的问题是干事心强,不会向内找,不坚定正念实修。我决定按照师父的法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修炼。我不断的加强自己遇事要向内找的正念,每当看到师父在这方面的讲法就把他背下来,在学法小组上敞开心扉,正视自己的修炼。逐渐的我发现,我从只是形式上的向内找,在变为真心的修自己,能够遇事象个修炼人那样思考问题了。我明白是师父看到弟子想改变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于是将不好的东西帮我拿掉了。

编排迫害胶贴看似简单,明慧网还有现成的模板,但在实际做的过程中,也暴露自己很多人心,怕心、名心、标新立异的心、畏难的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等等,去这些心时,也是剜心透骨的。

一次,编排一个曝光恶人的胶贴,编好后发往明慧网,当时几个配合的同修都觉得做的挺好,结果明慧网没发,再修改还没发,第三次修改也没发。结果几天后,一个我们觉得编写的不是很好的反而先发了。我向内找,看到我在揭露邪恶这个问题上法理不清,大法慈悲但威严同在,我写出的东西表面上善但实际上有维护人的东西,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对这个生命好,不想对他的生命真正负责。

还有一次,营救一个同修,晚上忙到很晚胶贴才排好,第二天同修就回来了,这过程中,我明白了师父要的是我们每个人参与进来,找好自己的位置,完成好你的使命就行了,而我也放下了证实自我的心。

我在写文章的过程中摆正基点,认识到这是自己证实救度众生应该走的路,对于写出来的文章认真修改,经常请有经验的同修帮助修改,每次同修修改之后都能看到自己的差距和不足,吸取经验和教训下次做好。

二、在揭露迫害项目中扩大了心的容量

以前我修炼的环境接触人比较少,我也不会随意接触不熟悉的人。参加这个小组之后,最先打破我的观念是能不能容的了更多的人和事。

开始时接触陌生的世人或同修,有怕心,怕自己会不会被认为是活跃的人、会不会遭到迫害、做太多的事被别人知道了会存在安全问题,等等这样的念头经常往外冒,我不断的排斥和否定它,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一次,去同修家里,我看到他在各方面技术相对都比较精通,家里同修也是人来人往的,我就明白了这是一种容量,我应该加大这种容量。于是陌生的同修需要住处时,我把他们接到家里,需要的技术不会时,我主动去学;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容量变大了,做什么事觉得难的心淡了。

在这种配合过程中,有时压力很大,既要做好日常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还要工作,照顾家庭,有时要写的文章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熬夜成了习惯,但回过头来看,容量真的扩大了,看问题也能从整体、大局考虑。

三、主动发挥协调作用更大面积揭露邪恶

今年我们当地发生了一场严酷的迫害,几位同修在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面对这次的迫害,同修坐下来向内找,这是我们多年来,对该监狱揭露曝光不足,才导致邪恶如此的肆无忌惮。我悟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主动承担责任,窒息邪恶,解体邪恶,结束这场迫害。

从悟到,到做到,是个实修的过程。这个监狱多年来迫害的同修范围很广,涉及几乎全省各地区。为了获得详细的信息,我需要去很多地方。

在我去第一个地区的前一天晚上,我的身体剧痛,坐卧不宁,我知道这是邪恶要动摇我的正念。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说:无论怎样,只要是师父要的,弟子就一定去做。虽然一夜未睡,身体还在疼痛,我坚定的和同修去了外地。过程中,我看到师父非常有序的安排,明白了这就是自己修炼的路,我只要正念坚定就可以了。我真的感受师父说的:“远隔重洋啊,很难得和大家见一次面。但是呢,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第二次走的时候,亲情的考验来了,表现上是孩子舍不得我,哭了,实际上是我自己情未放下,早晨动了一念,孩子成天看不到妈妈真可怜,是人心。孩子哭了后,我知道我必须放下这个情,其实如果我真的为孩子好,我应该让他在配合大法弟子救人的事上摆放好位置,这才是对他生命的永远负责。

第三次的表现是到了当地找不到联系的同修,天很冷,我和同修站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坚信师父的安排是最好的,在等人的过程中,我们就信师信法,不让自己有任何的人心。而等我们的同修早就来了,她穿得很少,一直等在那,虽然有干扰,但大家没有任何人心,见面时大家都为师父的安排感动了,之后的配合非常好。

这过程中,我知道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到了那,与同修在法理上互相交流,咱们要揭露邪恶,解体邪恶。同修们主动的配合,主动的承担,在默默的圆容做好这件事,我们只不过起到一个穿线的作用。但我知道我的容量加大了,放下更多的人心,我非常感谢师父给予我的这一切。以后我会做的更好,回报师恩。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