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内科大夫讲真相

信师信法走正走稳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西医内科大夫,修炼前已从医二十多年,但却落下了一身病。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一年,这些病不知不觉全消失了。我的工作每天能接触几十人,这给我每天面对面讲真相提供了有利条件。迫害一开始,我就开始讲。我讲真相还有一个群体,那就是药品推销商,逢我接触的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做了三退。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年弟子,当初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入修炼的。我是一名西医内科大夫,修炼前已从医二十多年,但却落下了一身病:顽固性头痛病、风湿关节炎、肌肉痛、严重的运动病(晕车病)等,折磨的我哪也不想去,只要外出,包括赶集、开会、逛商店、或者坐车,回来就是大病一场,止痛片不离身。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一年,这些病不知不觉全消失了,从此后我坚信师父讲的一切全是真的,我要跟随师父修炼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了,那时虽然学法不深,但我有坚定的一念:我师父是超常人,谁也动不了,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我们修炼大法没有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过去有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走的正做的正,我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我,因此那时没有太害怕的感觉,也许就是这颗信师信法坚定的心,师父看到了,正法修炼十二年,师父一直呵护着我、点悟着我,使我平稳的走到今天,在此首先叩谢师尊慈悲救度。下面从三个方面向师尊回报与同修交流。

一、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

我的工作每天能接触几十人,这给我每天面对面讲真相提供了有利条件。迫害一开始,我就开始讲,那时多以第三者身份讲,利用巡视病房的机会,询问他们对江魔迫害法轮功的看法,他们大多认为江魔太坏,普遍反映炼法轮功的都是善良人。于是我就和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大法师父怎么教导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超越常人的人。

后来有了救人的大法真相资料,当时到我手的真相资料不多,我几乎是当面发,讲完真相后,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再送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出世后,又开始了讲真相劝三退。我讲的对象,上有市领导、人大、法院、局长、下有平民百姓,这些年讲了多少人我也记不清。记的有一位当时是法院院长(后任人大副主任),我给他讲了真相后,他爽快的做了三退。一位副团级军官,后来转业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干了副职,我给他讲过真相,后来这人遇到我的同事还询问我的情况,他告诉同事,真不忍心抓炼法轮功的人,他们确实是好人,同事说那你们就别抓,他说上边压力太大,没有办法。这真是共产邪党自己干尽了坏事,还要拖本该得救的人一起对大法犯罪,走上一条祸及子孙、断绝未来的路。

我讲真相还有一个群体,那就是药品推销商,逢我接触的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做了三退。有的厂家来一个劝退后,紧接着又换一个,来一个讲一个,有几个还看了师父广州讲法录像,还有一个自己复制了一套讲法录像光盘,有两个还请了《转法轮》,还有的听我讲三退后,又把没听的领到我的面前听真相,我知道这都是师父把有缘人推到我面前,还有三、四个人不定期的来取真相资料。

说起给药品商讲真相,还有一段小插曲。开始几年,我为了拒绝受贿而使自己少造业,采取驱赶、拒绝接见他们的办法,有时我还遭到某些人的谩骂,认为我不食人间烟火。

后来通过学法,读到《转法轮》中讲:“人类社会各行业都是应该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于干什么职业。”“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着心。”

我怕造业修不上去,而把该得救的生命拒之门外,这不是一颗私心吗?这不是在犯罪吗?再说造不造业是人心的问题。认识提高了,我开始接见他们,直接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病人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和责任,行贿受贿是不正之风,法轮功学员绝对不能干这事,希望你们能理解。他们基本都能理解,有的即使不用他们的产品,他们也愿意到我那儿坐坐,说是很愿意听我讲。

这些年我在讲真相中,也遇到不少奇迹。举两个例子。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患有冠心病、重度心衰、心律每分钟跳三十九次,全身浮肿,生活自理能力完全丧失,呼吸困难,不能平卧。那一年她住了四次院,氧气不离身,一次我给她讲了真相,并送她一个真相护身符,老太太高兴的无法言表,从此后她每天睡觉前、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双手捧着护身符,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这样坚持,几年后我见到她,那真是脱胎换骨,口唇红润、精神饱满,浮肿完全消退,她自己说体重减了近四十斤,全是水减掉了,心律恢复到每分钟七十次左右,她告诉我现在走十里路都不成问题,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住院。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大法师父!”谢谢我把这么好的东西送给她。我说:“你与大法有缘,一切都是师父做的,你只能谢谢师父。”她还告诉我,有一年她儿子从高压线上摔下来,只擦了一点皮肤,这都是法轮大法师父的保佑。我说是的,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会有福报的,后来她的老伴、儿子都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还有一个青年女子,发热七、八天,在家什么药都吃了也不管用,一天她找到了我要求我给她输液,我给她查了一个血常规,血象正常,于是我给她开了几块钱的药,给她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叫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高兴的答应了,第二天起床后,全身轻松,再也不发热了,他们全家都相信“法轮大法好”,都做了三退。

当然人心是不一样的,这些年我先后有三次被恶人诬告,每次都是恶警气势汹汹的来,找单位领导、找我丈夫,但最后都是灰溜溜的走了。有人说是单位领导保护了我,其实我知道都是师父保护了我。恶警来时我没有害怕,因为我深深的明白我没做任何坏事,我是在救人,是在救被邪党谎言蒙蔽了的众生,是在做宇宙中最正、最好、最神圣的事,而恰恰是邪恶在迫害、在干坏事、在对大法犯罪,害怕的是邪恶,受到审判的应该是邪恶。

当然我要找到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在法中及时归正。我一直这样坚信师父坚信法,只要我们站稳救度众生的基点,就不会走偏,走的正、做的正,师父就会保护我们。师父对我的呵护和保护很多很多,下面简单举几个例子。

有一次我给一个中年男患者夫妇俩讲真相,讲着讲着進来一青年男子,可能是他的儿子,我接着讲,青年人发话了:你是炼法轮功的,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六一零”的,你不怕我举报你吗?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是当今世界上的一个人,我用医术救了你父亲的命,我还要告诉你父母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让你们明白法轮功没有错,是被迫害的,明白了真相对你们有好处,这有什么不好。”那青年人根本听不進去,气势汹汹的转身走了。虽然我当时没有怕,但过后心里不稳,我发出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把心放在法上。

第二天上班,一陌生男子喊我的名字,并送给我一包真相资料,我心中一愣:这不是公安派的诱饵在引我上当吗?没有多想,我将计就计想把真相资料送给领导,于是给领导打电话,一次、两次、三次无人接听,我还不悟,又给副职打电话,接通后说:我有事找你。他说:你等以后吧,我马上要下乡。我惊醒了,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第二天副职问我有什么事,我说一点小事,不用了。这都是那颗怕被迫害的私心在当时占了上风,修炼人心中没了正念,不在法上,就是人的状态,就是邪恶钻空子的时候。后来知道那天真是同修送资料,要不是师父点化、保护我,不知会给大法造成多大损失。

二、善化丈夫 浪子回头

我的家庭在外界看来是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但是一家不知一家的事,丈夫的粗暴脾气常常令我毛骨悚然。加之他一出生就泡在邪党的文化中,在这个大染缸的污染下道德下滑。年轻时,我外出学习,他那边有第三者插足,这一下不可收拾,一个、两个的,本来就脾气不好的他,在情的带动下,简直是魂不守舍。就在我修炼的前后几年,我几乎是在骂声中生活,他动不动就发脾气、摔东西,有时还动手打人,特别是喝酒后更凶。修炼前我虽然也做到了忍,但那个忍是无奈的忍,打不过、骂不过他的忍,是常人的含泪而忍。

修炼大法后我才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用真善忍来指导自己的言行,并学会了向内找自己,我为什么会有这种遭遇,原来我有一颗高傲自大的私心,总认为我各方面条件都比他好,他应该如何对我好,而不是我作为人妻怎样关心他、爱护他;另一方面从法中明白可能是我前世欠人家的要还债;还明白了修炼人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与修炼有关,都有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找到了问题,我放下一切心,从生活上关心他,家里的活多干点,他骂我,我装作没听见,坚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摔东西,我就收拾打扫,我明白他在帮我提高心性。有时他骂着骂着突然停下来了,问我怎么不发话、怎么不生气?我说:你给我好东西我还生气吗?我就给他讲打人骂人要给人家德,是干损德的事,他不语了。有两次他又想发火,突然不发了。他说:“我太佩服你的忍力了,我也要学着忍。”我告诉他,我的善良、忍耐是大法师父教我的,我让他比一比,看一看,你找的那些女朋友哪个比你老婆更善良?哪个能做到这种忍?他认可了。

在善的感化下,丈夫变了,变的温柔体贴人、关心人,现在的他家里买菜做饭样样都干,两人都上班时,他会抓紧时间回家做饭,很多时候我下班回家,他把饭已经做好了,几乎再听不到他的打骂声了,第三者也自动退出了。现在他虽然还没走入修炼,但表面看也在修自己,过去曾干过对大法不敬的事,现在他经常买来水果洗净后,端到师父的法像前供养。这真是大法的神奇,改变了我,改变了丈夫,改变了我的家。

三、把坏事变好事

在我几次被恶人构陷后,来自家庭方面的干扰不断。一次本单位的同修被邪恶迫害,丈夫承受不住,我回家后,丈夫劈头盖脸的打了我整整一夜,口口声声要叫我死,又是掐又是打,借着酒气魔性大发,我说什么他也听不進去,我知道这是共产邪灵在操控他,但发正念不管用。事后我才知道当时发的根本不是正念而是恨念,我生出恨他的心。

天亮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该怎么做?师父的话出现在我的脑海:“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下去了。作为夫妻那是缘份,从法中我悟到修炼人不能离婚,离婚等于把他踢出去,后果是很可怕的,我必须得救他,怎么救?师父讲:“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精進要旨二》〈路〉)我悟到:丈夫的本性是善良的,是旧势力的因素、共产邪灵利用我丈夫的怕心,还有我对他的情,在操控他来干扰我救度众生,叫他对大法犯罪而毁他,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有使命、有责任的,我是来救众生的,而不是毁众生的,我要正一切不正的。首先我要放下对丈夫的情,把他视为众生的一员,慈悲的善念想他不要对大法犯罪,我要曝光这件事情,利用来讲真相,揭露邪党怎样控制、迫害众生的。

于是第二天一上班,我就找到单位领导,让他看我身上的伤痕,同时我告诉领导,我的丈夫是一个很好的人,也很爱我,之所以出现今天这种事情,不是我的错,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也不是我丈夫的错,这一切都是共产党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是江魔一手造成的,这笔帐我要记在江魔身上,希望领导能分清善恶。几个领导不停的点头,同时狠狠的批评了丈夫一通,丈夫当面向我道歉。晚上回家,丈夫为了缓解矛盾,请来了几个亲朋好友,我装作生气的样子不吃饭,他们都劝我吃饭,我说吃饭可以,但必须允许我说话,他们异口同声:允许、允许。就这样他们一边吃饭,一边听我讲真相。我讲法轮功是什么,怎么叫人做好人,共产党怎样编造谎言蒙蔽众生,怎样迫害修炼人,他们都一个个细心听,其中一人说:就是现在不让炼,让炼我也炼。

就这样坏事变好事,十几个人听明真相,这真是哪里有问题哪里就需要我们讲真相。

以上只讲自己做的好的一面,总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写起来又觉得要写的东西很多,一个修炼人所经历的确实太多太多,每一个修炼人不知倾注了师父多少心血,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因环境宽松了我却懈怠了,安逸之心就象一个无情的杀手在拖着我而迟迟不去,真的是无颜面对师父,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精進,紧跟正法進程,随师把家还。

第一次参加法会投稿,不当之处请大陆大法弟子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