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心中想着师父要的

配合同修实修自己 默默补充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这一世转生到北京的常人,他们也是很不容易的,不说社会中各高阶层、高知识的人,就是在街上遇到的打工仔,都是比较能闯荡,有独立见解,才要到这个城市来的。怎么样能突破邪恶的抑制、封闭,帮助他们在各种利益、权势的诱惑中选择了解真相,得救度,北京本地的同修们在做着,世界各地及国内许多城市的同修都在做。前几年,一些高级的住宅,進去发资料比较不容易,但是,许多住宅内的常人都说他们接到法轮功的真相电话了,这一、两年,真相短信更是大量的发進来。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们是北京大法弟子,互相是亲属同修,我们想跟师尊和大法同修们汇报、交流一下,在北京这个特殊的邪恶环境下,在证实法救度世人的路上,怎样把助师正法放在心中,默默配合、补充同修,圆容整体的体会。

一、为证实法救人的需要,走出突破北京封闭状态的路

我与祥(化名)因为是亲属关系,平时在一起学法、交流都很随时方便,在多年的证实法中,我们根据北京当地的实际情况,走大道无形的路,由点及点,延伸到面的形成整体。

当初,我们从个人证实法的状态中突破出来,与能接触到的同修配合。在北京这个邪恶的中心,理智的做好三件事,不给大法和同修造成损失,这是我和祥考虑后的决定:去掉攀比心,多学各地方同修修炼、救人的精進状态,但不照搬,只要证实法救人需要,我们就默默补充、圆容同修,单线联系,由点及点,延伸到面,形成大道无形的整体,突破北京封闭的状态。

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位能接触到的同修,珍惜同修间的缘份,能在正法期间相互配合,这是多么荣幸的啊,大家比学比修,互相鼓励,在邪恶的环境下,有师在有法在,一点都没有压抑和无助的感觉,渐渐的证实法的事做的越来越堂堂正正,许多同修的家庭环境也都越来越好。

真正能走正,学法是最最关键的,学法、背法,这是我们与同修经常交流,互相提醒的。同修中有学法、修心扎实的;有心境宽容、能为他人着想的;有放下自我,为救众生肩负大量事务的,这些都使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配合同修,早期的时候我们认识到,技术的问题也是一个障碍大家做好三件事的关键,没有好的技术后盾,同修的顾虑心也重,现在看起来很简单的上网、打印、刻录,在当时很多同修都是伸手要资料,自己不能解决。我和祥就分工,我学技术,给同修装系统,教技术,祥负责帮同修购买设备。

师父讲了三界内相生相克的法理,在北京邪恶的环境下,相生相克,也有其有利的一面,这个城市电脑、打印设备普及的早,卖耗材的电子城到处都有,上网的人群数量巨大。我们就以此鼓励同修:独立上网,做资料,遍地开花。我们谈我们的认识:地方上的同修,特别是前些年,地方的资料点,买耗材基本就是省会城市才有,同修冒着很大的风险,坚持着走过来,有的地方同修在电子城,都知道哪个是蹲坑的特务,就是凭着正念,一次次的去進耗材。我们这个城市,在这方面很容易,我们要珍惜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利用好这个条件,做到独立开花。节省了时间,也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祥在给同修购买设备时,总是很尽心,包括有了天地行网站后,每次购买设备前,都要到天地行上看看推荐的品牌、价位。祥又会不失时机的鼓励同修自己去买耗材,突破怕心,所以,我们认识的同修,都能自己独立完成资料的制作,还有给郊县的同修提供资料的。这样,整体的力量在无形中被法融贯而成。

北京是师父当年在国内传法时办班最多的城市,亲自参加过师父讲法班的老学员人数也多。九九年以前,北京的各辅导站及打破区片划分的大的学法组,都促使北京同修互相之间熟悉、认识。所以,在证实法的这个特殊阶段,在邪恶的环境下,北京同修间的联系也自有我们自己的方式和渠道,在同修的内部,没有大面积的连成有形的整体,但要做什么,需要找到谁,都有相互的联系。单线联系,由点及点,延伸到面,这也是师父慈悲为弟子们早就安排好的吧。

二、配合同修实修自己

配合同修的过程,也是师父对我们修炼实修的考验。与同修配合的时间久了,自己这里积攒的事就多了,有时摆不正轻重缓急的关系,或学法没跟上,修炼状态不好,邪恶干扰也会钻空子。

有位老年同修,修炼很精進,平时有什么需要的事,让祥到家里给解决,祥几乎每次都办到。有一次,祥有急事,事前没有联系就直接去了老同修的家,老同修见到祥很冷淡。祥回来后心情低落,觉得很受挫。我们就开始向内找,想起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知道是过关,是自己有在同修中希望受大家欢迎的心。

但是,有些天了,祥总是说以后再有事也不去老同修家了,这个情绪说明还是有没找到的人心。有一天,又说起这个事,交流中引起一个思路:我们在自己没有错,是老同修心性有问题,但我们要“忍”,这么一个前提下向内找的。这就有些可怕了,再找找,这个想法其实在我们的修炼过程中没少出现,总是自己没有错,对方不对,但我们要修心,要忍,那么这个想法符合法吗?我俩意识到这个不好的观念在障碍我们真正的同化法。师父告诉我们遇到什么事都找自己,看自己,我们被这个“没有错”挡着,能真正向内找吗?是实修吗?

对和错,是常人中在论短长,修炼者是要按照法的不同境界的标准不断升华的。遇到任何事都想着找自己,才是真找自己。这样一想,心里亮堂了,祥找到了根:哦,我没有为别人着想,老同修家里有不方便的地方,我没有事先打招呼,肯定给同修带去压力了,把自己要做的事看重了,有为私的心。

有一阶段,我在做一个项目,出于安全考虑,没有对同修说。那期间,家里外面的麻烦事不断,需要帮同修的事也多起来,我忙于做事,学法和发正念都跟不上了。祥提醒我几次,我心里头有怨气,心想还说这些干什么呀,你能帮我的多帮点比啥都强。就在这个糟糕的状态中,一位对上网总有顾虑的同修,三番五次的要求我重装系统。一开始是一个笔记本电脑,之后就是三个本,再后来这三个本两个月每个月都轮流出现一次,装完后同修还疑惑重重的,加上其它的事情,我真是焦头烂额的,知道要多学法了,心也静不下来。之后,我做的项目被取消了。

心里那个悲痛,可想而知了。我知道是自己没有修好,不能达到师父正法的要求。但心里对那位不断拿笔记本电脑来“干扰”我的同修一直有想法,就这位同修事多,总是疑心重,还不直说,每次都找个理由,要求重装电脑。好啦,这下把我给“干扰”成了,自己还不知道,真气人。

带着这样的情绪,我与这位同修之间可有戏看了,每次在电脑的事上,我表面都装的很有耐心,同修也是很客气,但回去后,同修总是这不放心,那不放心,来信询问时都能感到同修的顾虑。我静下心向内找:我没有去体谅同修,还把自己没做好的责任推到同修身上,让同修承受这种不好物质的压力。自己没有修好,失去了一个证实法的机会,是自己没有重视学法,才有被干扰的漏洞,教训是深刻的,还不摔跟头悟道?!悟到了,这之后,再有电脑的事,解决后这位同修都很真诚的谢谢我,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在与同修们配合的久了,北京老学员身上的素质也越让我们看到自身的差距。许多老学员,他们得法早,修心扎实,对师尊坚信。他们做证实法的事都走的很稳。我们接触的老学员,有些是九九年七•二零后就走在了证实大法的行列中,在证实法的路上,发挥着坚实的作用。在邪恶的中心,在巨大的邪恶抑制下,他们突破自我,学习外地同修的长处,不封闭,真的了不起,与这些同修比学比修,我们真是受益匪浅。

三、心中想着师父要的,助师正法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中心的北京,环境也在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快速的变化着,身在其中感受最深。

这一世转生到北京的常人,他们也是很不容易的,不说社会中各高阶层、高知识的人,就是在街上遇到的打工仔,都是比较能闯荡,有独立见解,才要到这个城市来的。怎么样能突破邪恶的抑制、封闭,帮助他们在各种利益、权势的诱惑中选择了解真相,得救度,北京本地的同修们在做着,世界各地及国内许多城市的同修都在做。前几年,一些高级的住宅,進去发资料比较不容易,但是,许多住宅内的常人都说他们接到法轮功的真相电话了,这一、两年,真相短信更是大量的发進来。

身在北京的我们,在配合同修的过程中,也在检验我们对师尊正法的认识、理解,及怎样放下自我,站在师父正法的角度,助师正法、圆容师尊要的。

我和祥配合的同修中,三件事大家做的角度有所不同,有位同修在郊区推广遍地开花上一直坚持,做的很好,也为暂时不能开花的地区提供资料。祥就配合这位同修,购买设备,小到一个mp3,大到机器、电脑。

这位同修接触的同修很多,慢慢安全上注意的不够,有一段时间,不断有这位同修认识的同修遭绑架,这位同修自己也出现了“病业”的干扰。祥提醒同修,但同修好象没有在意。祥的心里有压力了,安全上这么没有保障,怎么配合啊?

祥和我交流了几次,我们觉得要真是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也不注意其他同修安全的,交流后还是做不到,就没有必要勉强配合了。但这位同修救人的心很纯,只是长期这样做下去,有些事已形成习惯了,自己都意识不到。我们要放下保护自我的心,多与同修交流,修炼上共同提高,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助师正法。

通过多次交流后,同修“病业”的原因找到了,也意识到安全上许多地方应该注意。后来,祥跟我说:同修的“病业”是有某一方面心性修炼长期过不好关,这也正是我的问题,是师父让我看到我自己的不足,谢谢师父!

在证实法中,有时也有意想不到的魔难,但只要我们心中想着师父要的,把助师正法放在首位,魔难就成了师尊给我们提高的台阶了。师父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一次,做一项难度较大的项目,一位外地来京的同修与我们临时配合,过程中同修的表现很不尽人意,最后发展到“搅局”的状态,交流了也听不進去。没办法,为了把项目完成,我们只好顶着压力坚持。邪恶的干扰也不断衍生,魔难重重。但我们心中想着师父要的,想着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助师正法不能是空话,关键时刻要能走过来,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能走过来。

最后完成的还好,但那位同修却还在说我们的不是,话传到我这,白天听了也没太在意,到了晚上,怎么也睡不着了,那句刺耳的话,一次次把我从本来无法入睡中刺激的一惊、一惊的。啊,这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为什么魔性那么大,不配合还搅局。这样折腾了一宿。

早上起来,心里就是不平衡啊。见了祥时我说了自己的不平,祥很平静的看着我说:“一个神会象你这样想问题吗?”说完就走了。

我心里很沉,拿起《转法轮》随手翻开,看见:“所以只要他的心性提高上来,能够在矛盾中提高自己,那他就长功,就这么痛快。”最后这句“就这么痛快”落在心里很重、很重,很舒服。那一刻,我的心变得无限的宽广,师父的大法太伟大了!涤荡着我心灵的污垢与愚见,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

一会,祥满脸的不平回来了,進门就说:“听你刚才说的,我也觉得同修太气人了”我都要笑了,怎么刚才还告诉我“一个神会象你这样想问题吗?”这会儿自己的心被刺激的?我给祥讲了我翻开《转法轮》时看到师父法中讲的,又重复着念了几遍。祥笑了。

几天后,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和祥搬到了一个很大的新房子里,大大的玻璃窗上开满一朵朵晶莹的梅花,很美、很美。

感谢师尊给了我们大法!给了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谢谢师尊!

我和祥配合的比较多,我们修炼中的不足也有很多很多,在这个神圣的法会上,面对师尊和同修们,我们也想借此机会下个决心:在以后的修炼中,修去不足,把自己修的更清纯。

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告诉我们:“我就想: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弟子谨记师尊教诲,一定真修、实修,做一名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

给师尊合十!
给各位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