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无私无我 才能不负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在家里、在黑窝,我时时处处在修自己对法的坚定,结果在家弟弟象凶神般打我,我想你不能干扰我修炼,我心里非常怨恨他们;在劳教所,我用人心对待迫害,用人心去抵御非人的折磨,对那里的管教没有慈悲、在心里恨他们,希望他们快点遭报,导致最邪恶的大队长狠毒的电我,用死人床折磨我。那时的法理不清,基点没摆正,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看待这场迫害。结果还是摔了大跟头。

当从法理上认识到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后,我不再患得患失,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慈悲,修去私心后取而代之的是坦荡祥宁,认识到责任重大后才能严肃而紧迫。

——本文作者

修炼大法已有十几年了,可在根子上一直没有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的关系。以前总是把自己摆在首位,我要修炼、我要提高,我要如何为大法付出,我要……,所以当迫害发生后,当媒体铺天盖地的阻挠大法修炼者时,我想不通,修炼做好人没有错,为什么迫害、干扰?气愤、委屈、不平,甚至不顾一切的和这一切抗争。当丈夫、亲人阻止我时,我认为他们干扰了我的修炼,我把我的修炼看得很重,谁也不能干扰。

那时的讲真相、到北京证实法就是为了树立威德,或为了个人的解脱、圆满,根本目地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特性在我身上的体现,因此招致比较严重的迫害,失去了工作。那时把自我提高、反迫害放在了第一位,而把救度众生、证实法放在第二位。

在家里、在黑窝,我时时处处在修自己对法的坚定,结果在家弟弟象凶神般打我,我想你不能干扰我修炼,我心里非常怨恨他们;在劳教所,我用人心对待迫害,用人心去抵御非人的折磨,对那里的管教没有慈悲、在心里恨他们,希望他们快点遭报,导致最邪恶的大队长狠毒的电我,用死人床折磨我。那时的法理不清,基点没摆正,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看待这场迫害。结果还是摔了大跟头,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恶事。在北京的看守所,我每天不配合监号里的一切,不和牢头狱霸说话,我很看不起他们配合管教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那个牢头也看不上我,总是叫着我的代号让我干这干那。我把被一蒙什么也不听,我认为这是不配合邪恶。

通过和同修交流我改变了对牢头狱霸的心态,当我发自内心和她们交流,慈悲讲清真相时,她说:你不要仇视我们,我们也知道大法好,我也在偷着看书。

通过学法切磋,看明慧网上的体会文章,我的心性从个人修炼,如何反迫害升华到救度众生上来了。师父在讲法中强调:“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真正从个人修炼走向正法修炼,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了。

在家里,我发自内心的和家人讲真相、救度他们,没有怨与委屈,不再把干扰我的人视为迫害我的魔,我把他们都当作众生来救度,亲人、朋友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在邪恶的黑窝,我没有被迫害的概念,来了我就要救度这里的众生证实法,没有被“转化”的思想,慈悲的对待那里的所有生命,甚至对邪恶的犹大,发出最强大的正念清除她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结果那里的所长、最邪恶的管教都对我非常尊敬,甚至害怕我知道他们在背地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我看到几个长期在那里虽然绝食、不配合迫害的很坚定的学员只是在处于不被迫害、不被转化,而对周围的人的能否得救很麻木,甚至对身边的同修遭受魔难也很麻木,认为那都是她自己的事。结果有的绝食三年了,还没有走出旧势力的安排。从她们身上我找到了我被迫害的根本原因。

我们当地同修遭受的迫害比较严重,同修们各自为政,互相间没有形成整体,同修们满足现状,只关心自己的小圈子,有的只顾自己的提高,遇事向外看,依赖协调人、依赖资料点。看到这些我发自内心的向内找:从当地存在的问题我找到了自身存在同样的问题,我找到了由于法理不清,从根本上还不能认清今天师尊正法的内涵,不能明白助师正法的意义,加之邪恶的迫害的阴影,我不能认清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在人心、怕心的驱使下自己给自己安排修炼的路,时而安逸,时而放松,有选择的做证实法的事;选择自认为比较安全的方式做三件事,我甚至不能体悟到和师父签约下世的份量与庄重,用人情去掂量,揣度师尊到时能高抬贵手,让不精進的弟子有个好未来。旧宇宙生命那种自私、自保,自己安排正法的路的观念在我生命的深处存留,稍不注意就被它干扰。所以我做三件事不是以大法的需要去做,而是从人心出发等靠要:不敢上网、不敢做资料,不敢做这、不敢做那,这哪是助师正法。

“我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讲出了一个很大的理。其实呢,这个宇宙啊,众生知不知道我是谁是无关紧要的。但是,有一点要清楚,就是,我在正法,不管我是谁,我在正法。我曾经对旧的势力讲过,你可以不知道我是谁,你可以不相信我是谁,都不是你们犯罪。可是哪,我要去哪儿,用你们的概念讲我也是修炼,那么我将成就什么,你们是知道的。反过来看你们所干的,你们是不是犯罪啊?再有哪,在更高层次上来讲,要成就什么,这个概念也没有,那就是宇宙的选择。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鼓掌)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我不想给它们定太大的罪,此时我不想说出什么罪名来。但那是绝对错的,绝对不能够那样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悟到:当我们把证实大法放在第一位,圆容师父所要的放在第一位,就符合正法对我们的要求,当然那无私的壮举会得到师父和众神的保护,就会顺利无干扰;而我们为了完成任务、或为了建立威德出于为私为我的目地,当然就符合了旧势力的想法,它就有理由干扰破坏。

一次去一个非常邪恶的监狱营救同修,我们在法理上认清了我们是救度包括那里的所有警察和众生来的,我们没有“恶人”的概念,一路上和所有有缘的众生讲真相,包括警察。他们对我们非常尊敬,最后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同修被营救回来。

还有一次我和另两位同修去一偏远农村发真相材料,路远又不好走,而且农村几乎家家养狗,我和同修发正念:清除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我的心没有静下来,我停下来找自己,为什么静不下来呢、为什么要清除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邪恶,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是圆容师父所要的,谁能干扰的了?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而不是大法弟子,于是我们一起发出强大正念,清除所到之处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我们一下就定下来,那天谁家的狗都没叫,伴着万里祥云,我们怀着巨大的慈悲把真相材料送到千家万户,并发出慈悲的善念:让世人珍惜这难得的救度机缘。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你们是从最艰难的迫害中走过来的,神都羡慕,你们却不知道珍惜,再回头想找那个过程都没有了,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别说到了正法结束的时候,就是现在,当弟子明白了法理,我现在都深感汗颜与无比的遗憾:因为私,我失去了多少救度苍生的机会,那时机就象神韵现场的空位失去了就永远找不到那些生命得救的机会。新宇宙的觉者要达到正法的要求:在成住坏灭的最后阶段挽救众生,洗去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特性,达到无私无我的正觉。无量的众生的命就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上悬着,我们做的好与坏真是千钧一发、万钧一发啊!

当从法理上认识到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后,我不再患得患失,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慈悲,修去私心后取而代之的是坦荡祥宁,认识到责任重大后才严肃而紧迫,我要把最好的拿出来圆容师父所要的,只要对救度更多众生有利,我就去做,只要对整体提高有利,我就默默的去做。于是组织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我们都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们都开始放下自我,从狭隘的个人修炼提高到正法修炼,从不想承担到每个人都主动去做证实法的事,为了救更多的人,发挥更大的作用,就应不等不靠,大道无形。很多人都买电脑,上网;买打印机,印资料;买手机,发彩信,还去找回昔日同修,面对面讲真相,使用真相币讲真相,真相币在我们这到处都是。

我和同修们一起默默的帮助同修建立更多的证实法的项目,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虽然付出很多,但我觉的一个人做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做好。虽然我们不是协调人,但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如何做好,更应无私的想到更多的同修,尤其那些长期封闭、不懂技术的同修和农村同修,很需要在法理与技术方面的提高和帮助。有很多尤其农村的同修来找我帮忙解决技术和其它问题,有时我刚刚送走一个同修,另一个就接踵而至,这花去了我的很多时间和精力。看到同修一个个都能开始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我想到了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在这过程中我最深的体会是:当我们要做救人的一个项目时,只要基点摆正,我们的心性和正念到了,师父早已在另外空间为我们铺垫好了一切,在做大法的工作中,只要做的正,符合法,就会出现许多神奇,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在这过程中,有过不理解和分歧,放下自我,不排斥不同意见的同修,修好自己是最重要的,我的许多人心如证实自我、妒嫉心、不平衡的心,党文化等曾经阻碍了我与同修之间的配合,影响了形成整体,对证实法带来干扰。我现在认识到修炼何等的严肃,必须彻底修好自己,多看同修的闪光点、多看自己的不足,只有在最纯净的心态下才能收到最好的救人效果。也只有不带人心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

学习师父的最新讲法,我更加感到责任的重大。我们必须放下自我,荡尽污浊,消除间隔,形成强大的整体,我们才能完成那久远的洪誓大愿!

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