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电话讲真相体会

众生盼得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在初期接电话时心里不稳,劝退的效果就不好。后来随着我在法上的认识提高,正念越来越强、心态越来越稳的时候,干脆对打来的电话个个接听,来者不拒。直接讲真相、劝三退。这个局面打开之后,成效显著,往往十个电话就能劝退六、七个,在我抱着慈悲善念去做的时候,劝退的比例就越来越大。

做这件事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体会,就是众生都在急切的盼着得救。尤其是开始接听打来的电话后,这种感觉尤为明显。有个人打来电话,我还没怎么跟他讲真相,他就同意退了。后来他发来短信说:“我一直很郁闷,突然收到你的短信,一下子轻松了,你以后多给我发这样的短信。”

——本文作者

我把自己近一段时间以来用手机讲真相的一些体会和做法向师父、向同修们汇报一下,若有不符合法之处,请大家帮助和指正。

我悟到当今手机通讯的飞速发展与普及是为我们救度众生提供的一个方便。手机的优势在于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大面积传播真相信息,并且可以打破空间的距离、打破人中划分的等级、部门、年龄的界线,正好弥补了其它讲真相方式中的不足。大法弟子每发出的一条短信都能起到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巨大威力。

抱着纯净心态做

我用手机讲真相快三年了。起初因为没有太用心去做,怕过滤,往往在短信里面要夹杂一些个符号,再加上遇到封卡呀等等问题,效果不理想,所以没有扎扎实实的坚持做下来。最近几个月来,自己无论是在心性上、还是在做法上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和飞跃,觉得可以和同修切磋一下了。

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那么我们无论做什么救度众生的项目都要把住一个关键——自己是不是抱着纯净心态去做的,如果当中掺杂了为私为我的心,就要赶紧把它去掉,否则就很难做好救度众生的工作,弄不好还会带来麻烦。

在做这件事情伊始,安全问题就成了我的一个阻碍。从常人这边的技术要求上来看,什么手机定位啊、什么监听啊、发短信时间的长短啊、不能在家里做啊等等,这限制、那注意,心里老是处于一种不稳的状态,达不到很好的救人效果。后来我悟到大法弟子不能老是把自己摆在一个被迫害的位置,一做证实法、救众生的事就和迫害联系在一起,这个观念是我们当前的一个重大障碍,一定要扭转过来。我们是来助师正法的,是未来将要主掌天地的佛道神,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有大法保护我们,就有正神加持我们。当然注意安全也是应该的,但是我们不能完全陷在常人的思维方式之中。

师父讲:“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其实做资料、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方式,也都可能招来迫害,而实际起作用的是背后的邪恶。因为它不是人对人的迫害,也不是人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所以要从根本上否定邪恶迫害,就只有静心学法,修好自己,去掉执着。努力使自己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新宇宙的标准,安全才能得到真正的保障。即使这样,因为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我们意识不到的执著,还有剩下的业力需要消掉,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等等因素,有可能还会遇到魔难。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坦然面对,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和难。

在手机讲真相的具体操作上我是这样做的,比如我发出短信的过程中,常常会有人打电话進来,接不接呢?接吧,怕不安全。不接吧,又错过了救人的机会。后来我想到打电话来的人肯定是与我有缘,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使对方失去得救的机会,我决定开始接听电话。

在初期接电话时心里不稳,劝退的效果就不好。以前都在户外做,有时还怕旁边的人听见,就把声音压低,同样效果不理想。后来随着我在法上的认识提高,正念越来越强、心态越来越稳的时候,干脆对打来的电话个个接听,来者不拒。直接讲真相、劝三退。这个局面打开之后,成效显著,往往十个电话就能劝退六、七个,而且对方还非常的感激,有时说的话和回过来的短信让我都很感动。比如有人说:我坚决支持你!”“你做的事很有意义,有需要帮助的随时和我联系”。还有人说:“我可以把你发来的短信转发给别人吗?”等等。我当然要鼓励他,因为这是做最大的好事,将来会有大福报的。在我抱着慈悲善念去做的时候,劝退的比例就越来越大。

我配备了两部手机,一个用于群发,一个用于专门回复对方的反馈,这个手机短信的字数可达好几百,并且还可以发彩信,能够更详细的讲清真相,两部手机缺一不可。我差不多是每天发短信可以用一张手机卡,一口气发三小时左右,也就是发一千五百至二千条短信,号码的疏密不同所需的时间不等。待到移动提示只剩几元钱时,我就会停发,将卡留待三~五天,因为这期间还会收到要求三退的短信。我为什么要一次性把卡上的钱基本上用完呢?一个是这样三退的效果显著,再一个是发过短信的卡如果隔段时间再发会不顺畅,而且还会出现部份文字丢失的现象,有时还会出现一种假相,你试的时候能发出去,钱也会扣,可是就是收不到反馈,不知是不是移动备了案做了什么手脚。特别要注意的是,移动卡要是给你发来一串看不懂的英文符号时就要警惕了。这是我的一点经验,给同修提供一个参考。

在短信内容的编辑上,因为大法真相的内容容易过滤,且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的句子不能改动,添加符号也不严肃,这类短信我都是用彩信发的。那么三退的内容我可随意变化,只要对方看的懂,能够有效的突破邪恶的封锁就行,实践证明也确实有效。我编写的短信内容大同小异,只要能发出去,不要担心对方看不懂,现在的中国人真的聪明的了不得。就在我写稿的时候,有好几通电话来,我没有理会,心想不能受到干扰。有通电话铃声好不容易停了,结果又响起来了,我想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还有比众生得救更重要的事吗?于是我拿起电话,是上海一个成年男性打来的,我问他看明白了没有,他说看明白了,就是拿不准“共共少”指什么?(这是唯一问此问题的人)我讲给他听了。他又问:是不是我坏事干多了,你给我发这样的短信?我说:不是,是共产党坏事干多了老天爷要清算它,现在都在三退保平安。三退呢就是把自己以前入党入团入队时发的誓作废,如果不退出来的话,那它干的那些坏事就有咱们的一份,到清算它的时候咱们就要跟着遭殃,那不是很冤枉吗?他说:哦,那你还跟很多人发呀?我说:对呀!他说:我没入过呀!我说:你小时候没戴过红领巾吗?他说:我都是拿在手上的。我说:那也不行,也得退!我给你取个“天意”的名字退出来吧,就是顺天意保平安的意思。他说:好!谢谢!这个过程写起来象很长,其实就一~二分钟的事,一个生命有救了。

再回到短信上,通常一张卡发完会收到三十条左右的回信,当然各种态度的都有。如果是表示同意退的,我会给他取个名字发过去,并对他表示祝贺,还配有一张吉祥的图片。收到这样短信的人,有的还会回“谢谢”、“好人一生平安”、“心想事成”等一些感激的话,每张卡都有几个甚至十几个表示要退的。对其它的短信内容,比如问你是谁、骂人的、坚决支持的、恐吓威胁的等各种类型的回信,我会把准备好的更详细讲真相的内容再发几条,有时间再根据不同的人的心结与之短信交流,劝退效果也不错。通过交流好多人都想与我交朋友,称我:好兄弟、大哥什么的,还留下自己的姓名;有时好多天后还收到这样的短信:“我是平安(我给他起的化名),我好烦。怎么还不开机啊?”还有问:“如果是你要想考出好成绩,你该怎么做呢?”还有说:“我二十几岁,怎么一直都不顺呢?”等等,有些问题我会给他们一些建议,但都需要时间,所以有的我就没有理会了。我真的觉的很对不起他们,毕竟他们把我当朋友看待很信任我才问的。

众生急盼得救

在用电话讲真相的过程中自己感触比较深的就是要破除固有的观念。以前我发短信是以本地区为主。回复短信的人很多、表示退的人也不少。有一次我随意看到一个号就发过去了,这时有电话打進来,我一看才知道这是上海的号,没费多大事就给退了。不经意间就破除了“上海地区很邪恶,那里的人难得救”的观念,从此以后我又打开了一个局面,一直坚持往上海发,效果特好。有些甚至自己认为完全不可能退的人也退了,这样的例子不少。

举个典型的:一次在看收到的短信时,有两个骂下流话的,我当然不会动心。我还是象对待其他人一样,发了另一条短信,结果这两个人马上又回了一条骂人的话,紧接着电话铃响了,是其中的一个,他是党员。我很平和的跟他讲真相,没想到非常容易的就劝退了。电话还没放下,另一个骂人的又打来电话,我还是很祥和的跟他讲,他说他不信这些就挂了。过了大概二个多小时,我把电池一安上就收到一条短信,是那个骂人的发来的,他说:“我不相信共产党,我也不信神,我是个重现实的人。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骂你。”我一看倒有点感动,回答说:“我刚才手机没电了,现在才看到你的回信,我觉得你还是很善良的,你之所以不相信神,是因为中国人从小就受马列无神论的教育,只相信眼睛看到的。你想一想,在电波没有发现之前,谁会相信它存在呢?看不见、摸不着的,是不是?所以我劝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相信这一点,也请你放心,生活一切照旧,只是当大灾难来的时候会得到上天的照应。如果你同意我的建议,就跟共产党划清界限,退出来就行了。”他说:“好,就相信你一回。”我说:“我真的太高兴了,我给你取个‘潇洒’的名字退出来吧。祝你平安快乐!”他说:“好,你也一样。请问你是什么学历?”我说:“学历不重要,关键是做人要真诚、善良、多为别人着想。因为坏人什么学历的都有。”他说:“说得太好了,再见!”

实践中我深深感受到救人不能看人的表面,不管他是警察也好、特务也好,不能以貌取人,任何观念都是障碍!不管他做什么工作的,首先他是一个生命,我们应该尽可能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即使有些看上去很恶的人,我都会发短信去,消去他恶的一面,启发他的善心,当然极坏的、不可救要的人也有,那只是个别的。我接触的人绝大多数都转变了态度,有的人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最后很高兴的三退了。有部份人虽然没有退,但也为他以后得救奠定了基础。

有些人做了三退之后夸我很有才,因为他们觉的不可思议!“怎么会被你说动心的呢?”(其实我属于不善言辞的人)他们不知道这是大法的智慧,是慈悲的力量所起的作用。

做这件事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体会,就是众生都在急切的盼着得救。尤其是在突破自我的障碍开始接听打来的电话后,这种感觉尤为明显。有个人打来电话,我还没怎么跟他讲真相,他就同意退了,我给他取的名字叫“苍松”(我准备了很多起好的化名)。后来他发来短信说:“我一直很郁闷,突然收到你的短信,一下子轻松了,你以后多给我发这样的短信。落款:苍松。”

还有几次我刚开机,电话就来了,我心里想:难道是公安?怎么这么巧呢?结果我接了电话后,全部都是来三退的。我还收到这样一条短信:“怎么没给我发呢?”我估计是他看到他朋友的短信了,于是我给他发了一条,他很高兴,马上回了“好!”。还有一个女孩(估计是个女孩),我头天发的短信,她不退,但一直和我保持联系,晚上问我在忙什么?起床后还向我问早。我不气馁,继续给她发短信讲真相,虽然花了一点时间,最后成功的劝她退出了团、队组织。

因为我是按号段发短信,一个不漏的接着发,我也悟到无论是回短信的人还是打来电话的人,肯定是与我有缘的。所以凡是有反馈的,我隔段时间还会给他们发大法真相的彩信,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有时我就在想,真有点象师父讲的那样在收救我们的众生吧。

用手机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也有过遗憾。每次发出几百条短信,只有几十条短信回复过来,大部份人处于一种麻木状态。我分析了一下,在不愿退的人中,受邪党毒害很深对法轮功有偏见的人是最难救的;再一类就是完全被邪党洗了脑的人;还有就是宗教界人士等等。对这些人往往要花不少时间去跟他们讲真相,“艰难”的劝退。有一次上海一中年男士打来电话,我给他讲大法的真相足足有二十多分钟,他说:我再给你几分钟,如果你能说服我我就退。遗憾的是我还是没能做到,其实他是很想退的。还有些人是很有希望被劝退的,可是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用短信与他们交流。如果我能再突破一点直接打去电话劝退,我想会有更多的人得救。

修炼的过程

记得两年前我参加了本地一个用手机讲真相的交流会,就看到有两个同修互相配合,直接用手机打长途电话劝退,每天下午打两个小时,晚上打两个小时,效果很好,当时已经坚持了半年了。他们没有什么这个、那个的顾虑。一张卡也就一、两天就用完了;还有一个老年学法小组,每天学完法后就开始打电话劝退,经过一段时间他们说收获太大了,怕心去掉了,积累了讲真相的经验,再出去面对面的讲就很容易了。

我想师父已经把路给我们铺好了,就只等着我们去做,等着我们从人中走出来。就象神韵卖票一样,做不好的话,主要是由于我们人心的障碍,使得一些生命错失良机。师父在几年前就讲过现在的邪恶少之又少了,我认为之所以能在某些地区表现的很猖獗,主要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就象我对修炼的严肃性还是认识不足,表现上三件事也在做,可还是有点水水汤汤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心也不静,执着心一大堆长期没修去,保护自己的心还是大于救人的心等等,这都是邪恶能够存在的原因之一吧。

那么实践中我悟到,用手机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过程。开始接听电话的时候,我都尽量避免说“共产党”之类的敏感词,思想中还是有怕录音什么的,后来我发现不行,自己都不能堂堂正正的怎么能救了人呢?当放下更多自我一心为众生着想的时候,我接电话就很坦然,每句话都说的很清楚、很慢、很有力,没有杂念,心里就是想着救人,我想在另外空间看可能这时口里吐出的是利剑、是莲花吧,这种正念之场连对方都能感受的到,所以救人的效果很好。

我现在已经是不错过任何一个打来的电话,每天都是怀着一种喜悦的心情在救度着众生。接听对方打来的电话还有一个好处,因为我先发过短信了,大概的内容对方已基本明白,所以可以直奔主题,不用再找什么切入点了,一、两分钟就可劝退一个,特别适合象我这种不善言辞的人做。通过不断的魔炼,明显的感到自己怕的物质在减少,心性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断提高。

有一次在接一位年轻女士打来的电话时,突然一阵无形的恐惧袭来,搞得我声音颤抖,手脚发软。她虽然口气不是太好也没有威胁我啊!咋回事呢?以前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我也没动过心。这次到底是什么触动了那个怕的物质呢?我想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冒出来了我就把你抓住彻底清除,也许到了该去掉你的时候了吧,于是心里很快就稳定下来了,一点没有影响到我救度众生的事。

比起海外大法弟子用电话讲真相每天劝退几十人,我做的还很不够,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太远。但是我希望能通过我的一点体会给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一点启发、一点自信,也走出一条适合自己证实法的路。

我以前虽然也做资料、发资料什么的,但是我直接劝退的人很少,都是亲朋好友、或者在自己认为合适的情况下劝的,多少天都难得劝退一个人。我统计了一下(因为我现在每个回复的短信、打来的电话、哪些三退了都有记录,甚至每张卡都编了号),不到三个月,仅通过手机讲真相就劝退了四百多人,虽然比那些做的好的同修劝退人数的零头都不够,但对我自己来讲也算是个突破吧!

当然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刚刚写完这篇稿子,就遇到严重的封卡现象。连续几张新卡被封,同修也有类似的情况。表面原因是某个所谓的敏感日要到了,邪党加强了安保措施,其实是针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来的。但是我深深相信,“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它们既然能封,我们也一定能破,这也是相生相克的理决定的,而且法已定了邪恶的任何举措都将以失败告终。

这几天我摸索了一下,它还是通过过滤封卡,有些短信开始可以发,但发到一定的数量后就被过滤,而且一经过滤,此卡就被封死,当然彩信和语音是封不住的。所以编辑短信内容就是很关键的了,这次我编辑了一条表面上完全不涉及三退的短信“我们整天忙于生计,不曾意识到我们正处于新旧交替的历史时期;古今中外的预言都惊人一致的说到了这几年要发生大事,想知道如何安然度过这个时期吗?”发的非常顺利,目地只是引起对方的兴趣,结果有五十多个回信,然后我再把真相彩信发几条,也劝退了几个人。过程中虽然增加了许多麻烦,邪恶给我们设了许多的难关,但凭着大法弟子的智慧,再加上神助,就能如意的运用手机讲真相救众生,这也是建立威德的好机会。我们只要用心去做,就能完成好我们的历史使命。

助师正法是我们到世上来的大愿,我要与所有真修弟子一起共同精進,多救众生,做到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