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李玮聆被劫持数月 母亲二次要人遭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法轮功学员李玮聆被非法关押在长宁看守所已数月之久,她母亲近期两次去要人遭拒绝。

十月十二日,李玮聆的母亲到看守所去要人,那天正好是接济日(家属给犯人送钱、送物或接见的日子),见有人在排队,她母亲也排队等候,等轮到她母亲时,里面的警察认出了她(因她母亲在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被关在长宁看守所九个月)就说:你没有接到通知自说自话闯了来,下次不可以。她母亲说:“那我要求见所长”。女警察拨通了所长的电话,转告了李玮聆母亲的要求。放下电话,女警察对李玮聆母亲说:“同意了,让保安带你去吧。”

进到里面,李玮聆母亲见到所长,就说要求见到女儿,回答是拒绝(这个所长是女看守所所长,姓肖。长宁区看守所所长,名字叫王林榕)。他说,在没有判决之前,不允许任何人接见,并指着墙上的条文说着。她母亲说,什么条文,本来你们就是非法关押,对大法弟子根本不讲什么法律……。他说,你们有意见可以等法院判了以后去上诉。当问到女儿情况时,他说,她的情况,就是高血压。

李玮聆母亲从看守所出来,正好看到女婿在排队写接济单(每月可接济四百元),因母亲没准备只交了二百元,里面的办事人员说,够了,别交了,她母亲也没坚持,女婿人老实,也没敢坚持。回家时,女婿埋怨说使接济的钱没交上,在里面钱越多越好,碰到什么意外可以用。

十月十七日,李玮聆的母亲又去了长宁看守所,第一,她要给那认识的所长讲真相;第二,把少交的钱补上,不能剥夺了女婿的权利;第三,得知法院延期到二十四日开庭。

一到那里,那个收钱的警察在打电脑,他一看到李玮聆的母亲就说:“你怎么又来了?”她说:“我要见女儿。”回答还是那句:“不可能。”李玮聆母亲说:“她父亲过世一百天了,我来接女儿回家见最后一面”。警察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类事情”。她对他们说(共四个人,一个警察,三个保安):“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法轮功没有错……”。一个保安马上制止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敢……。”她母亲说:“你脱了这身衣服还不是和我们一样……”她母亲在临走时,还告诉他们:“我劝你们牢记法轮大法好,会救你们的命。”这个警察的番号:021419。

李玮聆,现年五十三岁,家住上海长宁区长宁支路,曾是上海市食品一店的营业员。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李玮聆为说明真相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恶警送至精神病院,并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二零零零年她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遣送回沪后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李玮聆绝食抗议,被恶警野蛮灌食迫害,几个恶警、打手一拥而上,有的抓手,有的铐手铐,有的坐在她的肚子上,野蛮的用力插管,致使食管破裂,血都喷出去很远。回家后,由于当地警方街道不断骚扰,李玮聆被迫离家出走,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后来在山东做真相时被当地公安“六一零”人员绑架,被遣送回上海。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一年被送入上海女子监狱迫害。

李玮聆出冤狱才二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上海长宁区“六一零”在她外出时绑架了她,晚上,恶警用从李玮聆身上抄到的钥匙到她家进门抄家,她女儿刚刚下班回家,恶警抄走了很多个人财物。

李玮聆的老父亲生前在无数次遭到抄家的惊吓中,得了严重的心力衰竭和糖尿病并发症,长期卧病在床,经常送医院抢救,每当居委会通知要开始“监控”了,老人就发病一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