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坚持信仰遭残酷折磨

湖北应城市吴振贵十二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吴振贵,女,1957年生。湖北应城市客运公司退休职工。1996年年底因严重眼病及其它病痛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炼功不久病痛全消。1996年7月20日后,她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受了本单位和当地公安、派出所的长期迫害。

修炼前吴振贵身患顽固性头疼、失眠症、左眼视网膜脱落、右眼青光眼。为了治病,耗费了所有积蓄,每年都要向单位报销数千元医药费。单位财务经理都说她是“药罐子”。尽管长年住院医治,却没有一点改善,到后来头越疼越厉害,眼睛看物越来越模糊且伴随剧烈疼痛。此时,同事介绍她修炼法轮功。当她知道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大法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时,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果然,炼功只有三个月,吴振贵全身的病都没有了,更可喜的是视力完全恢复正常。家中又有了往日的欢乐。

一、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勒索钱财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作为法轮功学员,吴振贵最清楚法轮功是什么,看到大法被谎言任意诬陷和抹黑,就和同修杨艳红(2004年11月初,杨艳红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结伴去北京上访。她俩于99年11月15日赶到北京信访办门口时,发现那里有大批警察,戒备森严,根本不让民众去反映情况。她俩还是想办法进去了。当她们填写好了上访原因,在表格上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交到工作人员手上后,立即被几个警察当作犯人一样按在墙角,紧接着就将她们劫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

11月的北京已很寒冷,那天晚上还下着雨,应城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将她们两人背靠背用手铐铐在靠近房间门口的一张单人床上,警察们在暖气房里呼呼大睡。她俩整整被铐了一夜。第二天她们被劫持回应城公安局,又被非法关押在应城第一看守所。这一关就关了近四个月。吴振贵的家人很着急,要求放人,公安局政保科开口就向家人索要五千元钱,吴振贵每月只有两百元最低生活费,家里还有读书的孩子,家中经济非常困难,但为了把她换回来,家人只得去借钱钱付给公安。

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应城公安局原政保科聂么山、周涛、徐国华。

二、揭露洗脑班的残酷遭毒打

2001年3月16日,晚上10点钟左右,家人都已入睡,应城城中派出所的几个恶警突然闯到吴振贵家中,谎言欺骗家属说要吴振贵到应城城中派出所开会,说一点事情,马上就回来。吴振贵到那里之后,却立即被关进铁栅门里。当晚被骗去的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应城城中派出所将他们送到应城办的洗脑班,地点在打靶场。那次被绑架去的共29名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绑架的有李京波、杨建桥等人。

该洗脑班由应城“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政法委、应城城中派出所串通一气搞的。洗脑班的恶人以他们扭曲的人性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坏事,强迫骂人、强迫抽烟喝酒、赌钱,教他们骂脏话。女警察张亚丽要吴振贵喝酒,遭到吴振贵严厉抵制。邪恶之徒不准他们读书炼功,否则就是打骂,给他们灌输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强迫他们看,强迫他们听。法轮功学员们拒绝配合,吴振贵在黑板上写了大大的几个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610”头子冯迎春把吴振贵叫到办公室,恶毒谩骂她,并体罚她,一天一夜不准她睡觉。

吴振贵从洗脑班回家后,写了一份真相材料,揭露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毒手段,同时也写出了大法的美好及大法在全世界的弘传盛势,和自己修炼法轮功如何身心受益,做好人。

吴振贵将材料交给了本单位,单位有关人员将此材料交给了“610”办公室和城中派出所。恶徒们看后气急败坏,立即把吴振贵的丈夫找去,恐吓她丈夫说吴振贵写的是“反动材料”,并威胁她丈夫说他们的孩子要受牵连(他们的儿子2000年考上国防科技大学,就因吴振贵炼法轮功被学校拒收)。恶警看她丈夫被吓住了,又乘机唆使她丈夫要好好“收拾”吴振贵。恶警让她丈夫和他们一起吃饭,饭间给她丈夫大量灌酒。饭后,她丈夫醉醺醺回到家,进门就破口大骂,说吴振贵写“害了整个家”,说着就发起了酒疯,拿起棍子朝吴振贵浑身乱打,棍子打断,又拿起鞋子打,把吴振贵打倒在地,又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吴振贵头上,手拿鞋子打她的头。鞋底打掉了,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骂,并说“别人说了,打死你没人找,你娘家哥哥也不敢来找我。”越打越凶,并残忍地伸出双手要挖吴振贵的眼睛,并大叫:挖瞎你眼睛让你看不成法轮功的书!此时吴振贵已倒在地,不能动,听到丈夫叫骂,立即滚到了墙边,双手将自己的眼睛死死捂住,一个多小时的毒打,她丈夫打累了,又加上酒的麻醉,没有精力了,在原地不动,并说“等我休息一会,再来把你弄死。”说着就呼呼睡着了。

这时吴振贵在地上听到丈夫说要害死她,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见丈夫睡着了,随手拿了几件换洗衣服,也来不及看自己身上的伤,只觉得浑身粘糊糊的,但看见手、胳膊都是血,一走一瘸出了门。出门一看,天要黑了,去武汉班车没有了,举目无亲,去哪儿啊﹖到处在迫害法轮功,去同修家,怕影响同修,在外面转了几个圈,还是没找到去处,天也黑下来了,最后实在没办法,还是去了一个同修家,敲门进去后,同修一眼见到吴振贵大吃一惊,忙说:“你怎么成这样了,是谁干的﹖”吴振贵将经过告诉同修,同修看到吴振贵满身是伤,难过地流着泪,又是热天,穿的单衣,血印在衣服外面,嘴、脸、眼都是紫青,满头血包,头发粘在血包上,腰、腿、背全是大块大块的紫血块,这时吴振贵感到浑身剧痛,站也站不起,蹲也蹲不下,上则所拉出的都是污血块。

其实吴振贵的丈夫原本对家庭是负责的,爱家庭,爱孩子,在他母亲面前是个孝顺的儿子,是中共邪党把好人变成了坏人,把人变成魔鬼,吴振贵的丈夫把吴振贵往死里打,不光是她丈夫的错,更是中共的罪恶,是中共邪党在对老百姓犯罪。

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人:
应城客运公司、“610”办公室、应城城中派出所,李清风、李克谦、郭应涛,冯迎春、杨斌、滕又山,徐波,张亚丽、李京波等。

三,迫害升级,被逼流离失所三年

吴振贵逃离家的第二天,应城客运公司、610办公室、应城城中派出所,在应城到处抓捕吴振贵,到应城每个法轮功学员家中去寻找,没有找到,吴振贵在同修家几天,身体稍有好转,她怕影响同修,只好远走他乡。

吴振贵的丈夫亲自带领着由应城客运公司、“610”办公室、应城城中派出所三方面组成的专门小组开着一辆车到吴振贵娘家到处寻找吴振贵,到吴振贵的亲朋好友、同学家骚扰寻找,还联系吴振贵娘家当地派出所,要求他们协助抓捕,把吴振贵娘家也闹得人心惶惶。他们甚至在吴振贵姐姐家附近的一个旅店住着,整天在她姐姐家门口盯梢。一段时间后看无希望就走了。

吴振贵在外乡过了二十多天后,一个亲戚告诉吴振贵,应城因为找吴振贵,抓了另外二个应城法轮功学员,吴振贵得知后心里很难过,她说:“我修的是大法,无私无我,一切为别人,不能让同修替自己受罪。”

吴振贵立即乘车返回应城,到应城城中派出所去替换同修。原应城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杨斌立即将她关进了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在非法关押期间,吴振贵多次绝食抗议迫害,身体被迫害得皮包骨。

此时恶警仍不放人。2001年8月30日,吴振贵被非法劳教一年,应城公安局原政保科徐国华、周涛、李京波用手铐把吴振贵铐着,劫持到沙洋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吸毒犯是劳教所里的打手。劳教所恶警派两个吸毒犯包夹吴振贵。恶警指使吸毒犯毒打她,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吴振贵拒绝,两个吸毒犯轮流打她,对她拳打脚踢,打头、连续打嘴巴几十下,每天都是这样毒打,吴振贵的脸、眼睛长期都是肿的,晚上不准她睡觉,罚她在窗子边立正站一夜。一天,两个包夹吸毒犯又要打她,她立即盘腿坐下,威严地说:“我学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你们再打我,我就从此绝食。”两个吸毒犯毒不再打她了,但要她每天做十几个小时苦工。

在一年的非法劳教中,吴振贵受尽了折磨。

2002年8月30日,吴振贵从劳教所回来一个月后,单位邪党徒又上门骚扰,不准吴振贵的丈夫到单位上班,上班地点改在家里,在家上班工资照发,目的是监督吴振贵,不准吴振贵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来往,不准吴振贵炼功。单位恶人李清风、李克谦又用他们的孩子来威胁吴振贵的丈夫,目的是要她丈夫严管吴振贵。致使吴振贵每天都处在丈夫的打骂中,只要吴振贵读书炼功,她丈夫就掐吴振贵喉咙,反着扳吴振贵的腿。吴振贵的脖子、胳膊上经常是丈夫的手指血印。

吴振贵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2003年9月再次被逼流离失所,远走它乡。这一走就是三年。在流离失所期间吴振贵居无定处,因为中共追捕那些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经常以查户口,查身份证为借口绑架法轮功学员,而且她又身无分文,这三年她真是受尽苦难。

2006年7月份吴振贵的丈夫外出做生意,吴振贵于2006年7月底回到了应城家中。

2007年6月11日晚,吴振贵及同修四人,给世人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被应城黄滩派出所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到应城市公安局地下室。第二天上午应城国保大队何建设、甘文超二人将吴振贵连拉带拖拉到审讯室,说要做笔录,吴振贵不配合,向他们讲真相。到下午黄滩派出所和应城国保大队又将吴振贵劫持到应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吴振贵绝食绝水六天,抗议非法关押,6月18日回到家中。

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应城黄滩派出所
应城国保大队:何建设、甘文超。

2008年4月12日晚,吴振贵粘贴真相不干胶,再次被诬告,被应城城中派出所野蛮绑架,非法关押在应城第二看守所。吴振贵不听看守所恶警的指示,被第二看守所副所长喻志坤毒打,喻志坤对她拳打脚踢,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边打边骂脏话。吴振贵始终不配合,五天后回家。

直接参与迫害单位和人:
应城国保大队;
应城城中派出所警察:程晓明、周鸿浪;
应城第二看守所恶警:喻志坤

2008年奥运前,中共又在全国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2008年7月23日,应城客运公司总经理李克谦配合应城城中派出所,在晚上7点钟左右闯到吴振贵家。家中没人,恶警撬开两道门,破门而入,非法抄家,并在她家门口守了三天企图绑架她。

直接参与迫害单位人:
应城城中派出所所长徐华平,刘杰,及徐华平手下的数名警察;
应城客运公司经理,李克谦

2009年8月18日,吴振贵回娘家,在武汉蔡甸区街上给世人发真相资料,被深受中共毒害的人诬告,被武汉蔡甸区蔡甸街派出所野蛮绑架。当天就被武汉蔡甸区国保大队警察劫持到武汉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武汉市拘留所里中非法关押着湖北各地法轮功学员,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隔离,不让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接触。法轮功学员被日夜监视,如同犯人一样。吴振贵被非法关押15天才到家中。

直接参与迫害单位:武汉蔡甸区国保大队,武汉蔡甸区蔡甸街派出所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中,吴振贵多次被无辜地绑架到拘留所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