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劫持二百名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在淄博市淄川区王村镇,曾经非法关押上千名法轮功学员。截止到二零一一年十月份,该劳教所共剩下四个大队(其中一大队在今年变成戒毒大队,人数大约四十名左右),劳教人员总数大约是四百名左右,其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大约二百名左右,其余都是普教人员(其中包括正常上访人员,其他信教人员及收容、诈骗、传销、偷盗、卖淫等人员)。下面是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隔离 施高压

恶警最常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就是隔离迫害法轮功学员。将她们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找几个邪悟或普教监视,其余的人都不能接触她们。不允许她们与其他人说话,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交流,甚至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令恶警害怕。不允许传大法经文,不允许炼功,不允许跟常人讲大法被迫害真相,不许喊“法轮大法好”,违规就要扣分。恶警还延长包夹人员劳动教养期限,并用扣分,来威胁犯人看好法轮功学员,在隔离的高压恐怖中,人人自危。

“转化”迫害

其次,恶警指使邪悟者不停的说着污蔑师父与大法的话,所谓的“教育转化”,强制地让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师父与大法的光碟和书,用她们的歪理邪说曲解大法与师父,甚至逐字,逐句,逐段的歪曲,对于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的种种反迫害,呼唤正义良知的行为进行歪曲。

从国内到国外,从法轮功学员的个人品德到家庭生活到社会交往进行恶意的歪曲,造谣,污蔑,诽谤。每天除了睡觉那点时间,其余全部都在强制地从耳朵、眼睛向法轮功学员灌输那些歪理邪说,而且恶人会利用有的人既想修炼又怕被迫害的人心,让他们去学佛教。我们都知道佛教已走入末法时期,不能度人。如果你不听不看,不配合她们,邪悟者甚至会动手或谩骂。这种折磨从法轮功学员踏入劳教所那一刻开始。

思想控制

恶警逼着法轮功学员写“四书”(悔过书,坦白书,揭批书,保证书);写“月小结”,写“周记”,作每周每月思想汇报;学习邪党文化课(大概有十多门);唱邪党歌曲,每日必唱;举行各种活动,一大会一小会的都是为邪恶作宣传,维护恶党,替它歌功颂德,连过年过节吃顿饺子都不忘小题大做的向“伟大的党”感恩一番。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转化”,恶警就疯狂加大“转化”迫害力度,亲眼所见所闻的有这么几种,包括:

1)全天二十四小时不准睡觉,直到人熬的精神崩溃,承受不住。

2)长时间用固定姿势站着或坐着,不准动,不准离开她们规定的活动范围,比如让人“面壁”。

3)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胳膊上写师父的名字,强握着她的手写骂师父与大法的话,把人固定在一个地方。

4)把人关到“禁闭室”,吃喝拉撒都在这一个屋子里,不与任何人接触,然后那些警察不时进去“说服教育”一番,软硬兼施:软的就是在生活上关心,在感情上表示安慰,同情,可怜;硬的就是恐吓,威胁,让你感到如果不配合恶警就要被电棍电;永远关劳教所、监狱,出不去了,或者会受到酷刑折磨,危及生命。

有个叫马玉娟的同修被关在“禁闭室”不到一个月就瘦了二十多斤,每天的饭菜就放在“禁闭室”门外的地上,来来往往的人就那么从旁边来回走着,有时热的变成凉的,还没递进去,如果绝食反迫害,恶警就会送去医院插管灌食。

5)一个班组(通常十二个人)只安排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其中,恶警命令所有普教都不准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准她出屋,甚至洗脸刷牙上厕所都在屋里,无论上哪都有人跟着,有人盯着,用这种不平等的对待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上的歧视与污辱。

药物摧残迫害

尤其是一些老年法轮功学员,进入劳教所遭到迫害以后,在身体上出现不同程度的病态,然后恶警就逼着她们吃药、打针、打吊瓶,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注射那些肮脏的东西。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叫李淑梅,从一进劳教所,恶警就逼她吃降压药、打吊瓶,她多次拒绝这种迫害。有一次因为她头不舒服,为了减少痛苦,她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接着恶警就叫嚣着要给她延期六个月,把她关到“禁闭室”、让她写认错书,后来又给她非法延长教期一个月。许多常人由于诚心念颂“法轮大法好”身体越来越健康,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屡见不鲜。法轮功学员喊一句“法轮大法好”,也无非是想缓解痛苦。这样看来让你身体健康并不是恶警所要的目的,在那“嘘寒问暖”的假相背后是对法轮功学员身心自由的禁锢,用心险恶。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奴工生产,榨取钱财

无论年老还是年轻,都要干一种叫“电感器”的活,这种活所用的胶带有强烈毒性,干的人都不同程度的有过敏现象:浑身起小疙瘩,发红发痒,严重的满身满脸都是。每个人都规定了劳动产量,超出这个产量就可以加分(十分可减刑一天),这个分却太难挣了,因为这劳动产量会根据她们的需要随意调整,挣多少也在他们的限制范围之内。

恶警用“挣分减天”,“劳动竞赛”“物质鼓励”等手段榨取着劳动果实,让被关的人成为一台台替他们干活的机器,那些常人在无知中被她们所利用,协同恶警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实际上,中共操控下的劳教所犯下如山如天的血腥罪恶,这项具有中共特色的劳动教养制度,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律制度,而是以法律之名践踏法治的非法制度。现在劳动教养也日益成为中共邪党任意打击上访和维权人员,打击异议人士,尤其是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工具。

上述不过是中共无数血腥迫害的一点点,那些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并且隐秘而残酷。纵观整个劳教所不过是一个向人灌输邪党文化和榨取劳动成果,给邪党灌输能量的大魔窟。

扭曲变态的心理让那些替中共卖命的人干了坏事却不自知,其实静下心来想想,她们所干的一切都只不过在维护共产党的独裁专政,成为维护其权力欲望的工具而已。那些所谓的为了法轮功学员免于迫害之苦;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早日走出劳教所;为了减少法轮功学员家人的痛苦;为了维护社会稳定等等都不过是为自己的迫害行为找借口。